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55章 “险境”

第955章 “险境”

  纪寒峰话未出口,考核玄阵忽然玄光一闪,一团白光脱离玄阵,缓缓而落,碰触到地面后,白光随之消失,映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

  其他玄者离开考核玄阵的【逆天邪神】形式都或被弹出,或是【逆天邪神】狠狠摔出,落地时都狼狈不堪,而云澈,却是【逆天邪神】被玄光很轻柔的【逆天邪神】送了出来,着地时是【逆天邪神】平稳的【逆天邪神】站立状态。

  因为其他人都是【逆天邪神】“死后”被驱离冰玄境,而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在存活状态下主动放弃。

  第一时间,云澈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毫无疼痛感,没有任何受伤的【逆天邪神】感觉,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的【逆天邪神】玄力消耗。不过马上,他忽然察觉到周围的【逆天邪神】气氛似乎不太对,快速睁开眼睛,看向了四周。

  前方,沐小蓝还留在远处,却是【逆天邪神】嘴唇大张,她身边则是【逆天邪神】目光带着深深异色的【逆天邪神】沐夙山。而身侧,一众玄者整齐排列,纪寒峰站在这些玄者前方,而看到纪寒峰的【逆天邪神】同时,他也一眼看到了站在队伍最前列的【逆天邪神】厉明成。

  而这些人,无论哪一个都是【逆天邪神】目瞪口呆,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逆天邪神】神情。

  云澈并非“死出”冰玄境,所以精神毫无混乱,他在瞬息愕然后,周围的【逆天邪神】阵势、气氛,以及众人的【逆天邪神】神情让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难道考核出了什么问题?

  不应该!那就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

  我特么是【逆天邪神】最后一个出来的【逆天邪神】!?

  铮!!

  玄力波动伴随着颇为巨大的【逆天邪神】声响从后方传来,考核玄阵的【逆天邪神】玄光在一瞬间收回,整个玄阵在短暂旋转后直接消失不见,玄阵范围之内空荡一片,没有半个人影。

  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最终考核,在这一刻真正终止。

  而最终考核的【逆天邪神】第一名,也就是【逆天邪神】最后离开冰玄境的【逆天邪神】人,赫然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看着在白光中现身的【逆天邪神】云澈和随之消失的【逆天邪神】考核玄阵,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大脑当机,久久瞠目,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厉明成的【逆天邪神】成绩极为傲人,他若取得第一,任何人都不会意外。但云澈,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分明只有君玄境五级,别说踏入神道,纵然在君玄境,也才中期而已。更何况他还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玄者,同级之中还是【逆天邪神】远弱于神界玄者,以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出身,别说寒雪殿,想进入落雪宫都极为勉强。

  他能参加这场寒雪殿的【逆天邪神】考核,不过是【逆天邪神】总殿主以嘲讽甚至带着些许羞辱的【逆天邪神】姿态给出的【逆天邪神】“特例”,他顺杆子接受,在所有人看来都不过是【逆天邪神】个笑话而已。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笑话”,居然在最终试炼中超过了厉明成,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云澈,你……你你你你你……”这天大的【逆天邪神】落差感让沐小蓝心念一时都转不过来:“你……竟然……第一……啊……”

  云澈看向了沐夙山,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明显是【逆天邪神】被这个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执事总管给阴了!而后者投来那颇具意味的【逆天邪神】眼神也分明是【逆天邪神】大喇喇的【逆天邪神】承认。

  他在冰玄境中短暂疑虑过“一刻钟”会不会有些太短了。

  没想到,居然是【逆天邪神】……太长了!!

  看来,应该是【逆天邪神】他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各种言行,以及暴雪境考核中察觉到了什么,所以“阴”了他一下,而且毫无痕迹,以他的【逆天邪神】城府,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能在神界都身居高位的【逆天邪神】人,又岂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寻常人物。

  不过,另一方面,这个结果也在告诉着云澈,他大大低估了如今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他初入君玄境时,便可击杀玄力已入神道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如今,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已至君玄境中期,或许,全力之下所能匹敌的【逆天邪神】神道玄者,层面要远高于自己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预期!

  但如此一来,他想要低调,已经是【逆天邪神】彻底不可能的【逆天邪神】。

  “唉,”云澈叹息一声,在心中默默自语道:“我这样的【逆天邪神】人,就像黑夜中的【逆天邪神】太阳,无论再怎么努力和刻意,也永远不可能掩下过于明亮的【逆天邪神】光辉。”

  云澈转过身,面向愣神中的【逆天邪神】众人,向纪寒峰道:“这样,我应该有资格成为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弟子了吧?”

  “不仅如此,”纪寒峰还未回应,沐夙山已是【逆天邪神】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你最后一个脱离冰玄境,已毫无疑问成为这一组中最为优异的【逆天邪神】新晋弟子。你不但有资格成为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还将得到一枚‘玉落冰魂丹’作为奖赏。以你目前的【逆天邪神】修为,若能在他人辅助下完全炼化这枚玉落冰魂丹,绝对可以脱胎换骨,从此一日千里,呵呵呵。”

  “等等!!”

  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响起,厉明成从队伍中一步踏出,脸色低沉,大声道:“玉落冰魂丹不能给他!这场考核的【逆天邪神】结果,任谁都看得出,根本就不正常!这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小子……分明是【逆天邪神】在作弊!”

  他迟了这么多年进入寒雪殿,就是【逆天邪神】在沐凤姝的【逆天邪神】授意下,赢取今年考核特别给予的【逆天邪神】“玉落冰魂丹”。为了今天,他忍了数年,也筹备了数年,“玉落冰魂丹”已是【逆天邪神】近在咫尺,怎能容许它落入他人手中……而且还是【逆天邪神】一个在他眼中不识抬举的【逆天邪神】废物。

  “我作弊?凭证呢?”云澈无奈道,事已至此,他想低调已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只能被迫顺着这个结果走下去了。

  “凭证?呵!”厉明成冷笑一声,一步步走向云澈:“这件事还需要凭证?只要是【逆天邪神】眼睛没瞎的【逆天邪神】人都能看得出你绝对是【逆天邪神】在作弊!冰玄境中的【逆天邪神】寒冰喋狼,每一只都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兽,而且有着极大的【逆天邪神】攻击性,就算是【逆天邪神】我,应付起来都要格外小心。而你,一个玄力只有君玄境中期的【逆天邪神】废物,在寒冰喋狼面前只有被秒杀的【逆天邪神】份,又怎么可能在冰玄境中停留超过那么久!”

  “明成师弟说的【逆天邪神】没错。”纪寒峰道,他目光直盯云澈:“相信不止明成师弟,在场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不可能相信这个结果。云澈,你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我寒雪殿的【逆天邪神】试炼是【逆天邪神】为冰凰神宗挑选上优弟子而设,何等神圣威严,你竟敢作弊!你区区一个下界贱民,把我冰凰神宗当成了什么地方!!”

  “纪寒峰!”

  “下界贱民”四个字将云澈稍稍激怒,他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直呼其名:“在考核之前,你曾说过,暴雪境的【逆天邪神】考核还有取巧的【逆天邪神】可能,冰玄境的【逆天邪神】试炼,任何人都不可能作弊,这可是【逆天邪神】你亲口所言!你现在又凭什么质疑我作弊?”

  “对啊!凭什么!你说云澈作弊,至少拿出凭证来啊!”沐小蓝冲过来,站在云澈身边,颇有气势的【逆天邪神】道。实则……她的【逆天邪神】心里很虚,非常虚。因为连她也很确定……云澈一定是【逆天邪神】作弊了!

  不然以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怎么可能在冰玄境中支撑那么久!

  但是【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带来的【逆天邪神】,她只能硬着头皮站在他这边。而且绝对~~绝对不能承认这件事!虽然不知道云澈究竟用的【逆天邪神】什么方法,但在寒雪殿考核中作弊,这可是【逆天邪神】巨大的【逆天邪神】丑闻,一旦被坐实,云澈什么后果她不关心,但很有可能会波及到沐冰云身上。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要确认云澈是【逆天邪神】否作弊,再简单不过。”厉明成胸有成竹的【逆天邪神】道:“刚才的【逆天邪神】考核,云澈在冰玄境中停留了整整一刻钟!这等成绩,我厉明成自认没能力做到,而云澈却做到了。那么,如果他没作弊的【逆天邪神】话,实力定然是【逆天邪神】远远在我厉明成之上的【逆天邪神】。”

  此言一出,周围玄者顿时哄笑一片。厉明成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三级,还是【逆天邪神】大后期,而且综合他的【逆天邪神】天赋,绝对足以匹敌神元境四级的【逆天邪神】对手。而云澈,是【逆天邪神】个连神道都没踏入的【逆天邪神】下界之人,是【逆天邪神】这场考核中的【逆天邪神】笑话,连和厉明成相提并论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在他之上。

  “那么,”厉明成向云澈抬起了手臂,眼神玩味而轻蔑:“是【逆天邪神】否作弊,一交手就知道。云澈,你既然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没有作弊,那我们就来比划比划。哦,你完全不需要打赢我,你只要能在我的【逆天邪神】手下撑过五招不败,我厉明成就承认你没有作弊。可是【逆天邪神】,如果你在我这个成绩不如你的【逆天邪神】人手下连五招都走不过,啧啧啧啧……”

  “哈哈哈哈,明成师弟好提议!”纪寒峰笑了起来,周围的【逆天邪神】众玄者也都向云澈投去了或怜悯,或幸灾乐祸的【逆天邪神】目光,心中都无比统一的【逆天邪神】认为厉明成提出“五招”都实在太看得起他……也或者是【逆天邪神】为了玩弄他。

  “云澈,你听到没有。”纪寒峰以命令的【逆天邪神】口气冷声道:“你若想证明自己没有作弊,就和厉明成交手一番以证清白!你若真有能力在冰玄境中支撑那么久,要应付厉明成区区五招,应该是【逆天邪神】手到擒来吧。”

  “不行!”沐小蓝一拉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袖,正色道:“云澈免第一道考核,是【逆天邪神】总殿主的【逆天邪神】亲口‘特许’,‘暴雪境’和‘冰玄境’的【逆天邪神】考核,云澈和其他考核者都循着同样的【逆天邪神】流程,进入同样的【逆天邪神】考核玄阵,你们无凭无据,仅凭猜测,凭什么说他作弊!云澈他可是【逆天邪神】我师尊亲自从下界带来,就是【逆天邪神】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实力,凭什么要遭受你们的【逆天邪神】无端质疑!”

  “而且,纪寒峰,你别忘了,”沐小蓝声音再度提高几分:“寒雪殿的【逆天邪神】考核都是【逆天邪神】由玄阵完成,你只是【逆天邪神】监督者和记录者,没有任何干涉考核过程和结果的【逆天邪神】权利,考核结果在玄阵消失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你根本没有资格要求云澈证明自己没有作弊。”

  “……”纪寒峰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因为沐小蓝说的【逆天邪神】没错,他只是【逆天邪神】个监督者和记录者,考核的【逆天邪神】过程和结果,都是【逆天邪神】由玄阵来进行和决定,他一个寒雪殿弟子,根本无权干涉。

  厉明成连忙向前,义正言辞的【逆天邪神】道:“云澈作弊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逆天邪神】考核结果的【逆天邪神】问题,这事关寒雪殿,乃至整个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公正严明和清誉!如果……”

  “哼!说的【逆天邪神】那么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玉落冰魂丹!”沐小蓝一语戳破厉明成的【逆天邪神】心思,然后催促道:“纪寒峰,考核已经结束这么久了,还不马上宣布结果,然后把玉落冰魂丹发给云澈!这才你应该做的【逆天邪神】事!”

  沐小蓝现在颇有一种火烧屁股的【逆天邪神】感觉,只想马上了结这里的【逆天邪神】事,然后拉着云澈去找沐冰云,之后的【逆天邪神】事再想对策。绝对……绝对不能让作弊这件事被当场坐实。

  “小蓝说的【逆天邪神】没错,纪寒峰的【逆天邪神】确没有干涉考核过程与结果的【逆天邪神】权利,自然也就没有权利要求云澈和厉明成交手以证清白。”

  一个平静的【逆天邪神】声音从后方传来,说话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沐夙山。听到沐夙山在为自己解围,沐小蓝心中大舒一口气,刚要投去感激的【逆天邪神】目光,沐夙山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一句话便差点让她跳起来:

  “但是【逆天邪神】,我有。”

  ——————————————

  (本章完)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