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47章 刁难
  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加上冰云宫主的【逆天邪神】名号,沐小蓝带着云澈一路畅通无阻的【逆天邪神】进到了寒雪正殿。更新快无广告。

  这虽是【逆天邪神】一个大殿,但和云澈认知中的【逆天邪神】“大殿”概念全然不同。进入之时,云澈仿佛踏入了另外一个广阔的【逆天邪神】天地。殿堂千丈之高,一眼看不见边际,不同于寒雪城的【逆天邪神】静寂,这里充斥着无数强大的【逆天邪神】气息,一眼望去,大殿之中到处是【逆天邪神】排列的【逆天邪神】整整齐齐的【逆天邪神】人潮,一直蔓延到视线的【逆天邪神】极处。

  每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息都强大无比——那绝对是【逆天邪神】超越君玄境界的【逆天邪神】气息,没有一个例外!如此多的【逆天邪神】人,大殿之中却是【逆天邪神】格外安静肃重,这些在下界可以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强者,在这里却是【逆天邪神】个个脸色紧张郑重,他们排列成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队伍,个个眼神、动作小心翼翼,连交头接耳都不敢。

  每个队伍,都排列着一万人左右,而队伍之多,云澈根本一眼看不到边。

  “这么多人?”云澈惊诧的【逆天邪神】道。

  “这几天刚好是【逆天邪神】寒雪殿考核招收新弟子的【逆天邪神】日子。”沐小蓝撇撇唇道:“这种考核每年都会有一次的【逆天邪神】,每次持续七天左右,今天应该是【逆天邪神】最后一天。喏,你看,考核是【逆天邪神】一万人一组,每天一百零八组,刚好对应一百零八寒雪殿。每一组都由一个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副殿主或者弟子进行考核,有时候殿主也会亲自参与。”

  “除了冰凰血脉的【逆天邪神】继承者,外来弟子,尤其是【逆天邪神】下界来的【逆天邪神】人,想要进入寒雪殿,都必须接受考核的【逆天邪神】。参与考核的【逆天邪神】底线是【逆天邪神】达到神元境,考核失败的【逆天邪神】话,要五年之后才能再次参加考核。至于你……”沐小蓝白了他一眼:“你是【逆天邪神】师尊带来的【逆天邪神】人,就不需要这些了。不过,你这么弱,到了寒雪殿被人欺负的【逆天邪神】话,我可管不了你。”

  “噢。”云澈耸了一下肩膀。坦白说,走后门这种事……他心里是【逆天邪神】有些拒绝的【逆天邪神】。

  一支队伍一万人,一百零八个队伍,神元境还只是【逆天邪神】门槛……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在这里小心翼翼参加考核,还不一定能通过的【逆天邪神】人,足有一百多万,修为全部都是【逆天邪神】神元境!

  这还只是【逆天邪神】考核的【逆天邪神】其中一天。

  云澈微微吸了一口凉气……轩辕问天拼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追求的【逆天邪神】神道,在这里简直跟不要钱的【逆天邪神】大白菜一样。

  沐小蓝和云澈进入,顿时引起了附近一些等待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的【逆天邪神】注意,他们察觉到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时,无不露出了鄙夷的【逆天邪神】神情,但看到他身侧沐小蓝肩侧象征冰凰宫弟子的【逆天邪神】铭玉时,则迅速眼瞳一缩,目光露出了艳羡和向往,头也下意识低了几分,甚至都不敢再多看几眼。

  “小蓝师姐,”几个守殿弟子快步迎了上来,颇为恭敬的【逆天邪神】道:“不知你到此有何吩咐?”

  “奉至尊之名,来为他取寒雪铭玉。”沐小蓝用目光示意了一下云澈。

  守殿弟子看了云澈一眼,面露惊讶,但既是【逆天邪神】一个冰凰宫主之命,他岂敢多问,连忙道:“快请。不过,由于是【逆天邪神】考核日,执事总管并不在凰玉宫,而是【逆天邪神】和总殿主一起监督考核,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总殿主?”沐小蓝眉头一动,似乎对这个“总殿主”有所抵触,然后摆手道:“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了,你们管好自己的【逆天邪神】分内事便好。云澈,我们走吧。”

  沐小蓝颇具威仪的【逆天邪神】道,然后带着云澈,直线走向正殿内部。

  很显然,在冰凰神宗,弟子之间的【逆天邪神】层次极为分明。寒雪殿弟子在冰凰宫弟子面前俱是【逆天邪神】恭恭敬敬,简直如下人一般。

  在肃重的【逆天邪神】大殿中走了很久,终于在一众等待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附近停了下来。沐小蓝走向一个穿着深蓝长衣的【逆天邪神】中年人。在她靠近时,那个蓝衣中年人顿时察觉,转过身来,笑着道:“哦?这不是【逆天邪神】小蓝么?怎么会到这里来?”

  沐小蓝恭敬道:“小蓝见过夙山前辈,此次是【逆天邪神】奉师尊之命,来为云澈取寒雪殿的【逆天邪神】铭玉……云澈,这位是【逆天邪神】寒雪殿的【逆天邪神】执事总管夙山前辈,还不赶紧来拜见。”

  云澈向前,学着沐小蓝的【逆天邪神】样子行礼:“晚辈云澈,见过夙山前辈。”

  “哦?你师尊之命?”沐夙山打量了云澈一眼,眼底晃过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随之问道:“最近一段时间,冰云宫主似乎并不在宗中,莫非此子是【逆天邪神】冰云宫主从其他星界带来?”

  “是【逆天邪神】,”沐小蓝如实回答:“是【逆天邪神】师尊从一个名为蓝极星的【逆天邪神】下界所带来。”

  “下界?”沐夙山更为惊讶,至于“蓝极星”,更是【逆天邪神】听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没有追问,而是【逆天邪神】缓缓点头:“在我记忆里,冰云宫主似乎从未从下界带过玄者回来,此次居然破例,看来此子虽玄力低微,但必有过人之处。呵呵,随我来吧。对了,小蓝,冰云宫主最近身体如何?”

  沐小蓝刚要回答,忽然,一个尖刻的【逆天邪神】女子声音从后方传来:“哼,这不是【逆天邪神】第三十六宫的【逆天邪神】沐小蓝么,今天是【逆天邪神】寒雪殿招收新弟子的【逆天邪神】大日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声音之下,云澈顿时看到沐小蓝全身猛的【逆天邪神】一僵,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她顿了一小会儿,才总算转过身去,垂首道:“小蓝见过凤姝殿主……今日是【逆天邪神】奉师尊之命来此。”

  云澈跟着转过身,走近的【逆天邪神】女子一身蓝衣,长发束起,凤目微斜,美艳中带着一股带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逆天邪神】寒意……而这股寒意,似乎是【逆天邪神】在针对沐小蓝。

  而看沐小蓝的【逆天邪神】样子,她分明是【逆天邪神】在害怕,还似乎有些厌恶这个人。

  “沐冰云?”说到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名字之后,沐凤姝的【逆天邪神】唇角分明是【逆天邪神】一丝敌意的【逆天邪神】冷笑:“她要你来做什么?”

  “呵呵,小事一件。”沐夙山淡笑着道,他目光看向云澈:“这位后辈是【逆天邪神】冰云宫主从下界带回来的【逆天邪神】玄者,冰云宫主欲让他入寒雪殿,我这便带他取冰凰铭玉去,至于入哪一殿,若冰云宫主无明确要求,便由总殿主安排吧。”

  总殿主?

  这个称呼让云澈心中顿时一惊。

  沐凤姝——统领一百零八寒雪殿、数百个殿主和副殿主、两百多万寒雪殿弟子的【逆天邪神】寒雪殿总殿主!

  是【逆天邪神】在整个冰凰神宗都地位颇高的【逆天邪神】人物!

  “下界?他?入寒雪殿?”沐凤姝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云澈,但也仅仅只扫了一眼而已,因为他连神道边缘都没能碰触的【逆天邪神】气息,根本没资格让她再多看一眼。

  沐凤姝忽然伸手,指向了云澈:“你让一个还没有踏入神道的【逆天邪神】下界废物入我寒雪殿?哼,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你们把我堂堂寒雪殿当成了什么地方!?”

  沐凤姝的【逆天邪神】声音极高,几乎传遍了大半个正殿,附近正等待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全部侧目,顿时,无数鄙夷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才君玄境五级?靠,这样的【逆天邪神】垃圾也想入寒雪殿?”

  “我当年君玄境五级的【逆天邪神】时候,连落雪宫都进不去,他竟然想进寒雪殿?吃错药了吧?”

  “嘘,别乱说话,应该是【逆天邪神】有后台的【逆天邪神】。你们没看到他是【逆天邪神】被一个冰凰宫弟子带进来的【逆天邪神】么……不过听总殿主的【逆天邪神】话,他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

  “切,这种一路靠走后门的【逆天邪神】废物真是【逆天邪神】到处都有。”一个同样来自下界玄者鄙视中带着嫉妒。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顿时一凝,然后马上沉住气,没有说话。而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变了好几变,微微咬唇道:“这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师尊的【逆天邪神】意思。”

  “那又怎么样?”沐凤姝的【逆天邪神】音调陡然再次提升:“我冰凰神宗是【逆天邪神】吟雪界首屈一指的【逆天邪神】神圣之地,之所以能有今日,皆依赖等级森严,体度严明!优等弟子是【逆天邪神】我宗的【逆天邪神】未来,当受优待,而废物就该到废物该待的【逆天邪神】地方去!任何人都不得私心越界,将资源白白浪费在废物身上!身为宫主,则更应该以身作则,严己示人!”

  “可是【逆天邪神】……”

  “可是【逆天邪神】什么!?”沐小蓝刚要开口,便已是【逆天邪神】沐凤姝厉声堵回,她凤目微沉,字字尖锐:“若是【逆天邪神】让一个才君玄境中期,连神道门槛都没摸到的【逆天邪神】废物就这么入了寒雪殿,我寒雪殿的【逆天邪神】尊严何在?”

  她一指那些正在等待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又将这些经历了无数艰辛才站在这里的【逆天邪神】玄者置于何地?若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公平都做不到,而是【逆天邪神】公然行私,我们又有何面目和威严来对待他们!”

  沐凤姝一番话说的【逆天邪神】掷地有声,义正言辞,更是【逆天邪神】直击那些玄者们的【逆天邪神】心坎。顿时,大片的【逆天邪神】附和声响起,而有人起头,附和声也顿时越来越大,越来越激昂……甚至激愤,转眼间便带起将云澈和沐小蓝淹没的【逆天邪神】滔天声浪。

  “就是【逆天邪神】!一个连落雪宫都没资格进的【逆天邪神】废物,凭什么入寒雪殿!”

  “总殿主公正英明!”

  “我们修炼了那么多年,才终于入了落雪宫,又在落雪宫苦修几十年,才有了接受考核的【逆天邪神】资格,他凭什么!!”

  “废物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后台再大也是【逆天邪神】废物……不愧是【逆天邪神】总殿主,虽然严厉,但真是【逆天邪神】公正严明。”

  …………

  不过,这些人群之中,也有少数知道些许内幕的【逆天邪神】人在窃窃私语着。

  “情况有些不对啊?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沐冰云’……那可是【逆天邪神】冰凰宫第三十六宫宫主的【逆天邪神】名字啊!冰凰宫主的【逆天邪神】地位是【逆天邪神】高殿主一级的【逆天邪神】……而且,沐冰云还是【逆天邪神】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妹妹……这这这……总殿主这几乎是【逆天邪神】直怼沐冰云宫主啊?”

  “我前段时间听说,冰云宫主在很久之前中了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毒,必死无疑。而她如果死的【逆天邪神】话,最有资格继任第三十六宫宫主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总殿主。但冰云宫主毕竟是【逆天邪神】大界王的【逆天邪神】亲妹妹,所以虽然必死,但大界王还是【逆天邪神】不惜耗费无数顶级的【逆天邪神】玄晶灵药,硬是【逆天邪神】吊住了冰云宫主的【逆天邪神】命……一千多年都没死,总殿主就一直没能上位……”

  “而且,几百年前,总殿主用来辅助突破的【逆天邪神】某种灵药被大界王强行取走用来救治冰云宫主,导致总殿主至今都未能突破……所以就……”

  “哦!原来如此……”

  “唉,女人的【逆天邪神】心思真是【逆天邪神】可怕啊。”

  周围漫天爆发的【逆天邪神】愤慨声让沐小蓝吓了一大跳,她一个连挟持人都紧张到发抖的【逆天邪神】小姑娘,哪里遇到过这种“触犯众怒”的【逆天邪神】阵仗,直吓得脸色一阵发白。而沐凤姝还不算完,沉声喊道:“明成,过来!”

  在她的【逆天邪神】喊声下,一个人快步从那些等待考核的【逆天邪神】玄者中走出,来到沐凤姝面前,恭恭敬敬的【逆天邪神】道:“总殿主有何吩咐。”

  “他叫厉明成,”沐凤姝凤眉横起:“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亲侄儿!”

  她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低呼一片,先前与他站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那些玄者更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双目圆瞪。厉明成微微一笑,完美掩下得意之色,同时不忘记用轻蔑的【逆天邪神】目光扫了一眼云澈。

  “而且他天资不俗,如今玄力已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三级,距离突破至神元境四级也只差一线,在这一组中,可以说无出其右。但他依然要老老实实,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接受考核,通过才能入寒雪殿!我身为寒雪殿总殿主,既没有因为他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侄儿而徇私,也没有因他的【逆天邪神】天赋而给予免除考核……他一个纯粹的【逆天邪神】废物,又有什么资格?”

  “回去问问你的【逆天邪神】师尊,她这是【逆天邪神】在明目张胆的【逆天邪神】践踏我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威严,还是【逆天邪神】在故意羞辱我寒雪殿!”

  沐凤姝的【逆天邪神】厉喝和猛然扣下的【逆天邪神】帽子吓得沐小蓝连退两步,周围异样的【逆天邪神】目光更是【逆天邪神】让她心神大乱,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我……我……师尊她……她……没有……”

  “唉。”气氛变得越来越不对,一直在侧的【逆天邪神】沐夙山暗叹一声,其实,殿主、宫主直接安排人入落雪宫、寒雪殿,甚至冰凰宫都是【逆天邪神】常有之事,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但他深知沐凤姝和沐冰云之间的【逆天邪神】“恩怨”,沐凤姝针对的【逆天邪神】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今日之事,而是【逆天邪神】沐冰云。

  她对沐冰云,可是【逆天邪神】有着千年积怨。

  他出声打圆场道:“小蓝,你暂且离开,再去问过你师尊的【逆天邪神】意思吧。总殿主,这毕竟是【逆天邪神】冰云宫主之意,也不好弄的【逆天邪神】太过难以收拾,你看……”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