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44章 再见,蓝极星

第944章 再见,蓝极星

  ————————————————

  幻妖界,金乌雷炎谷。

  云澈和小妖后进入金乌雷炎谷后,眼前的【逆天邪神】景象让他们沉默了很久。

  “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一直在减弱,而且减弱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快。”小妖后凝望远方,曾经暴动不息的【逆天邪神】火山,如今赫然已沉寂了一大半。曾经火浪遮天的【逆天邪神】火海,也只会偶尔翻腾起只有数丈高的【逆天邪神】火舌。

  “……”云澈心中清楚,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当初金乌将自己最后的【逆天邪神】源血和魂源赋予他时,就说过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只能再维持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后来又连续两次为他强行封锁魔源珠,更是【逆天邪神】极大的【逆天邪神】缩短了它存在的【逆天邪神】时间。

  “我们走吧,它说在你痊愈之后,便带你来见它。说起来,这是【逆天邪神】它第一次主动要见你,应该有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事。”云澈怅然说道,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逆天邪神】猜测。

  两人来到金乌雷炎谷尽头,刚要开口呼喊,金色的【逆天邪神】眼瞳便已在苍穹之上睁开。

  “看来,本尊醒来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时候。”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瞳光从空中罩下,然后落在了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身上。

  小妖后深深拜下:“金乌圣神,听闻您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比起一个月前,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已是【逆天邪神】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减弱,玄力从半步神玄衰弱至了君玄境六级。但她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却不再与玄力混为一体,而是【逆天邪神】变得独立且强盛。

  “你竟然……真的【逆天邪神】摆脱了三年绝期!?”

  察觉到小妖后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瞳光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动荡,声音中分明充斥着极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在它的【逆天邪神】认知中,都不应该发生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你究竟是【逆天邪神】如何治愈她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沉声问道,语气极为凝重。

  “这个……”云澈颇为慎重的【逆天邪神】想了一会儿,如实答道:“是【逆天邪神】我在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医道师父想出的【逆天邪神】救治之法。在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里,缓慢散去你当初赋予她的【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时候,将元气和玄气缓慢分离,让命脉重新独立,从而切断了对寿元的【逆天邪神】残噬。当初并没有绝对的【逆天邪神】把握,但没想到,效果之好远超预料,整个过程无惊无险。”

  “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医道师父?那个叫云谷的【逆天邪神】人吗?”金乌魂灵两次看过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自然知道云谷的【逆天邪神】存在:“不可能!他分明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凡人,而这种事,就算是【逆天邪神】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也不可能做到。你的【逆天邪神】那个玄道师父,应该也告诉过你她根本无法可医吧。”

  “……”云澈微愕,茉莉的【逆天邪神】确说过,要么他找到鸿蒙生死印,要么大道浮屠诀修炼到极高境界,否则,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救小妖后。

  但,使用云谷所授之法,再加上苏苓儿对医道的【逆天邪神】热爱、专注以及高的【逆天邪神】惊人的【逆天邪神】天分,她用了仅仅一个月,便让茉莉和金乌魂灵都无法救治的【逆天邪神】小妖后完全脱离了死亡之患。

  “可是【逆天邪神】,彩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因我师父云谷所授的【逆天邪神】方法而痊愈,虽然玄力大将,但除了寿元有所折损外,现在已基本完全无恙。”云澈认真的【逆天邪神】道:“说起来,当初师父说他有治愈彩衣的【逆天邪神】方法时,我也被吓了一大跳。”

  空中的【逆天邪神】金色眼瞳在持续颤荡,显然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它当初让小妖后在极短时间内获得极强力量的【逆天邪神】方法,是【逆天邪神】属于神道级别的【逆天邪神】命祭之法,是【逆天邪神】在绝境之下置之死地而获得强大力量,纵然在远古诸神时代,也根本无法逆转。

  又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凡人的【逆天邪神】医术所能逆转。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在如此之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内!并且治愈的【逆天邪神】如此彻底。

  除非……

  长久的【逆天邪神】沉默之中,金乌魂灵快速搜索着那些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尤其是【逆天邪神】关于云谷的【逆天邪神】记忆……很快,一个名字定格在它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天——道——医——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金乌魂灵忽然大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格外震耳,但也充满了释然:“云澈,云谷所修习的【逆天邪神】医经。名为,你可知,这本医经是【逆天邪神】何来历?”

  云澈摇头:“师父说他是【逆天邪神】从一个地方偶然捡到,而且只有半部。即使是【逆天邪神】半部,他穷极一生,也只悟透了三成。难道,你竟知道这本医经?”

  “三成?哼,能以凡人之力悟透三成,那个叫云谷的【逆天邪神】人,还真是【逆天邪神】个经天纬地,在凡人中几十万年难得一遇的【逆天邪神】医道天才。”

  金乌魂灵第一次称赞一个云澈之外的【逆天邪神】凡人,而且甚至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经天纬地”、“几十万年难得一遇”这等高到极致的【逆天邪神】评价:“到底是【逆天邪神】最后一个真神陨灭的【逆天邪神】地方,这里,可是【逆天邪神】被邪神留下了不少的【逆天邪神】好东西啊。天毒珠、轮回镜、邪神种子……居然还有这一部本以为已经消失在混沌之中的【逆天邪神】神书。”

  “神……书?”云澈一愣,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话,证明着它竟真的【逆天邪神】知道“天道医经”,而且其来头,貌似还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大。

  “‘天道医经’并非是【逆天邪神】这本神书的【逆天邪神】真名,不过,你的【逆天邪神】师父云谷起的【逆天邪神】名字倒也还算贴切。这半部‘医经’,你已熟记脑中,今后闲来无事的【逆天邪神】时候,你倒是【逆天邪神】可以多加参悟,若是【逆天邪神】能将这半部‘医经’完全悟透,不但你的【逆天邪神】医术可以冠绝天下,连神道之力下的【逆天邪神】绝命之患都可逆转,对你的【逆天邪神】玄道修为也会有裨益……而且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裨益。”

  “金乌魂灵,天道医经……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神书?”云澈急切的【逆天邪神】问道。

  “创世神黎娑,在缔造无数生命的【逆天邪神】同时,参照鸿蒙生死印中的【逆天邪神】生命铭文,以数千万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所撰写的【逆天邪神】!”

  “……哈!!?”云澈被惊的【逆天邪神】大脑直接一懵。

  中所记载的【逆天邪神】医理玄奥之极,但如此玄奥的【逆天邪神】医经,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历史上却从无记载。云谷在参悟的【逆天邪神】同时,也一直在追寻着它的【逆天邪神】来历,但始终都一无所获。云澈不知多少次听他感叹过会是【逆天邪神】何等奇人才能写出这样的【逆天邪神】医书。

  天道医经……云谷参悟了一辈子,他也背的【逆天邪神】滚瓜烂熟的【逆天邪神】那半本医书,竟然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创世神所撰写!?

  是【逆天邪神】真神……还是【逆天邪神】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真神所留下的【逆天邪神】神书!

  这又是【逆天邪神】邪神在诸神陨灭之后,不忍这本救世神书消失于混沌,而将它置于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吗?

  天毒珠和轮回镜……

  邪神种子……

  未死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君与永夜魔剑……

  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和奇异少女……

  就连天道医经竟然也是【逆天邪神】……

  这个邪神陨落,也是【逆天邪神】最后一个真神陨落的【逆天邪神】星球,到底被邪神埋下了多少秘密!?

  轰隆隆……

  就在这时,脚下的【逆天邪神】地面,还有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剧烈震荡起来,周围沉寂中的【逆天邪神】死亡之海陡然翻腾起一片片遮天火浪。云澈从发怔中醒来,惊声道:“怎么回事?”

  “幻彩衣!”

  来自天空的【逆天邪神】金芒忽然变得无比浓烈,抬头看去,金乌的【逆天邪神】金色双瞳竟然化作了两团剧烈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就连它的【逆天邪神】声音,都变得无比之威严震耳:“本尊与你们一族,终究有着万年的【逆天邪神】缘分。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你身为最后的【逆天邪神】帝王,在这力量为尊的【逆天邪神】世界,若无足够压倒性的【逆天邪神】实力,又岂能长久君临天下。”

  “本尊已时日无多,与其以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维持残命和这个世界,不如便成全了你!”

  轰!!!

  苍穹之上,两团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轰然炸开。

  小妖后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云澈虽有所心理准备,但依旧心神剧荡:“你……你要?”

  “哼!大劫将至,那凤凰魂灵甘愿舍弃神之尊严,将自己的【逆天邪神】最后存在赋予一个凡人,本尊又有何不可!虽然本尊之残力在大劫面前微乎其微,但……邪神有大恩于金乌,至少能以这少许的【逆天邪神】力量,守护一时这个邪神眷恋的【逆天邪神】星球!”

  这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最后的【逆天邪神】声音,随之,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乃至整个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世界,都忽然燃烧起了浓烈的【逆天邪神】金色火焰,整个世界,化作了一个磅礴无边的【逆天邪神】金乌火海,火海无比的【逆天邪神】剧烈的【逆天邪神】翻腾,然后在金乌魂灵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下,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向了小妖后。

  “彩衣,什么都不要想,马上集中心念,释放所有玄关。”云澈快速道,他仰头看着金色的【逆天邪神】天空,暗暗的【逆天邪神】叹了一口气。

  初见金乌魂灵,它的【逆天邪神】傲慢、霸道、蛮横让他近乎厌恶。

  但它暴烈的【逆天邪神】性情之下,却拥有着一个骄傲而伟大的【逆天邪神】灵魂……

  它虽然只是【逆天邪神】金乌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但和茉莉一样,是【逆天邪神】他人生中莫大的【逆天邪神】贵人。

  金乌魂灵消散,雷炎雷炎谷也在无尽的【逆天邪神】火焰中开始塌陷,金乌魂灵剩余的【逆天邪神】所有神力和魂力,就连维持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被它悉数抽离,全部涌向了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身体。

  轰!!!!

  金乌雷炎谷终于彻底崩塌,炽烈的【逆天邪神】火光耀亮了千里苍穹,将整个妖皇城都耀成了金色之城。

  妖皇城的【逆天邪神】所有玄者都被惊动,十二守护家族和诸王府的【逆天邪神】人全部蜂拥而至,却无一人能靠近。

  火焰的【逆天邪神】中心,是【逆天邪神】被排出金乌雷炎谷世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小妖后,他寸步不离的【逆天邪神】守在小妖后身边,整整三个时辰过去,金色火焰才终于完全熄灭。

  而沉寂了三个时辰的【逆天邪神】小妖后,也在这时终于睁开了眼睛……仿佛永恒冰冷的【逆天邪神】眼瞳,竟放射出了金色的【逆天邪神】瞳光。

  “谢谢你……金乌圣神。”

  她失神低念,金瞳之下,一滴泪珠缓缓而落,在她娇嫩的【逆天邪神】脸颊上滑下一道折射着凄美金芒的【逆天邪神】水痕。

  “我也终于……可以安心的【逆天邪神】去神界了。”云澈轻念道,心中无尽怅然。

  ——————————————————

  天玄大陆,冰极雪域,云澈离开之日,漫天飘雪。

  闪烁着神秘光华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从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背上浮起,穿过层层飞雪,落向了慕容千雪,安静的【逆天邪神】融入到她的【逆天邪神】手背之中。

  “慕容师伯,今后,冰云仙宫就要辛苦你了。”云澈微笑着道:“如果遇到什么难解之事,就通过传送阵向妖皇城,或者向雪児求助。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冰云仙宫,便会成为天玄大陆新的【逆天邪神】圣地。”

  “宫主……”慕容千雪垂下头,声音微微颤抖:“我一定……不会辜负你拼命为我们保下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

  “宫主……”风寒月和风寒雪姐妹都已泣不成声。

  “好了,宫主只是【逆天邪神】暂时离开,短短几年就会回来。你们俩好歹也位列冰云七仙,让师祖这么看着多不好。”楚月璃轻声安慰道。

  沐冰云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宫主交接仪式完成,她伸出雪手,一枚殷红中微带浅蓝冰芒的【逆天邪神】血珠在指尖凝聚,然后忽然散成六点光华,飞向了慕容千雪、君怜妾、木蓝依、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六人,直接没入了她们的【逆天邪神】眉心之中。

  “啊……”沐小蓝一声低呼,但想到这些年沐冰云对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牵挂,她又将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咽了回去。

  “这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一滴精血,虽然其中的【逆天邪神】冰凰血脉极为微弱,但,应该足够你们修成冰夷神功。”沐冰云手臂收回,柔声道。

  精血之损,几乎无法弥补。慕容千雪六人心中无尽感动,她们齐齐拜下:“谢师祖。”

  “云澈,我们该走了。”沐冰云看向云澈:“你现在改变决定,还来得及。”

  云澈笑了一笑,转过身,看向了前来为他送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们。

  “爷爷,爹,娘,萧云,七妹,元霸,月儿,泠汐,彩衣,雪児,苓儿……我走了。虽然,这次的【逆天邪神】决定很突然,而且可能会有三五年那么久,但我保证,这是【逆天邪神】我最后一次任性。等我完成心愿回来之后,你们就是【逆天邪神】赶我走,我都不会走了。”

  “澈儿,你……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做什么危险的【逆天邪神】事,千万要平平安安的【逆天邪神】回来……”

  慕雨柔话未说完,已扑在云轻鸿胸前哭了起来。

  “放心好了,澈儿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他去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片更广阔的【逆天邪神】天地,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对。”云轻鸿微笑着安慰道。

  “夫君,你安心的【逆天邪神】去吧。我们会好好照顾爷爷和爹娘,等你回来的【逆天邪神】那天,一切,都只会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好。”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她面带微笑,但眼瞳边缘,却漾动着竭力忍下的【逆天邪神】水痕。

  “大哥,你一定要平安的【逆天邪神】回来。”萧云泪光汪汪的【逆天邪神】道。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们的【逆天邪神】三件事!你最好每隔一个时辰都在心里默念一遍!”小妖后冰冷严厉的【逆天邪神】道。

  “云哥哥,我会……会保护好大家的【逆天邪神】,这里,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一定要早些回来……”散碎的【逆天邪神】一段话,凤雪児掉了五六颗泪珠。

  “你们啊,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只不过去另一个地方找一个人,又不是【逆天邪神】去打打杀杀,而且很快就会回来,又不是【逆天邪神】生离死别,基本上和出去玩一圈差不多,没什么好担心的【逆天邪神】。”苏苓儿浅笑而语,然后又轻轻白了云澈一眼:“云澈哥哥你也是【逆天邪神】,让这么多人替你担心,你要是【逆天邪神】回来晚了,我们可都不原谅你。”

  “好好好,我再次保证,无论我有没有达成目的【逆天邪神】,五年内,一定一定会回来,一天都不会多。”云澈连忙保证道:“我说不定,我两三年就回来了。”

  “姐夫,我……”夏元霸向前,有些激动的【逆天邪神】道:“我想陪你一起去,真的【逆天邪神】不可以吗?”

  云澈微笑着摇了摇头:“元霸,你才刚成为圣地之主不久,怎么能就这么弃皇极圣域不顾呢。你姐姐她有可能就在那个世界,我到了那边之后,也会试着找寻你姐姐,说不定会有奇迹呢。”

  夏元霸嘴唇动了动,终于是【逆天邪神】点了点头,然后握紧拳头:“姐夫,你离开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我绝不会松懈的【逆天邪神】。我保证你回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一定会大吃一惊。”

  “嗯,我很期待。”

  “这个人……霸皇神脉?”沐冰云看着夏元霸,冰眸中闪过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诧色。

  “咦?师尊你刚刚说什么?”沐小蓝凑过脸颊问道。

  “没什么。”沐冰云摇头:“开启次元阵吧。”

  “好!”沐小蓝拿出次元石,玄气注入,一个冰蓝色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缓缓释放,她小声嘟囔道:“要带一个下流的【逆天邪神】坏人一起回去……总觉得好不甘心。唔……他救了师尊的【逆天邪神】命,我应该很感激他才对……啊啊啊,但为什么他那么让人讨厌啊。”

  次元玄阵已张开,云澈向他们一挥手:“我走了,很快回来。”

  说完最后的【逆天邪神】七个字,云澈转过身去,直线走入次元玄阵之中,然后就这么背对着他们,不再回头。

  他不知道,自己这次前往神界会遭遇什么,他怕自己再面对那一双双带着深深关切、担心、不舍,还有泪光的【逆天邪神】眼睛,就真的【逆天邪神】走不了了。

  “宫主,我们也会一直等你回来!”风寒月大声呼喊。

  蓝光闪耀,次元玄阵开始缓慢旋转,并在旋转中带着沐冰云、沐小蓝、云澈三天浮空而起,越来越快,逐渐的【逆天邪神】已靠近云端。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目光一直追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没有一瞬间的【逆天邪神】离开。看着在视线中逐渐远离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的【逆天邪神】眼前忽然一片恍惚……她看到了一团火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被火光所笼罩,然后忽然粉碎,化作了飞散的【逆天邪神】灰烬……

  嘶!!

  高空之中传来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空间嘶鸣,次元玄阵已带着三人完全消失在了那里。

  “小……澈……”

  一种无法言语的【逆天邪神】难受与痛苦感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灵魂深处动荡,她抬起手臂,想要伸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但刚刚抬起一半,便眼前一黑,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向后倒去。

  “啊!小姑妈!!”就站在萧泠汐身后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七连忙伸手,将萧泠汐扶住。

  “怎么回事?”小妖后瞬间转身,随之眉头猛然的【逆天邪神】一蹙……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脸色异样的【逆天邪神】苍白,还分明带着痛苦,就像是【逆天邪神】在承受着什么残酷的【逆天邪神】折磨。

  “苓儿妹妹,快……快来!”凤雪児急声喊道。

  苏苓儿快步来到萧泠汐身边,抓起了她的【逆天邪神】手腕,但马上,她的【逆天邪神】手掌如触电般离开,惊声道:“这……这是【逆天邪神】什么脉象?”

  “她的【逆天邪神】脉象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逆天邪神】什么大病?”小妖后沉声道。

  “她的【逆天邪神】脉搏好快,”苏苓儿面带惊色:“快到了根本……”

  “啊……”

  就在这时,萧泠汐忽然一声轻吟,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泠汐,你怎么样?到底哪里不舒服?”慕雨柔关切的【逆天邪神】问道。

  “我……”萧泠汐扶着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手臂,毫不费力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强笑道:“我没事,可能是【逆天邪神】我太不舍得小澈了,看到他离开,有些难过。”

  苏苓儿再试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脉象,已是【逆天邪神】格外平稳,这让她粉唇微张,开始怀疑起自己刚才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出现了错觉……她刚才的【逆天邪神】脉搏之快,至少是【逆天邪神】常人的【逆天邪神】十几倍,那绝不会是【逆天邪神】出现在活人身上的【逆天邪神】脉象。

  应该是【逆天邪神】自己焦急之下的【逆天邪神】错觉吧……苏苓儿对自己道。

  “那就好,”虽然脸色依然有些白,但她的【逆天邪神】气息并没有什么异常,慕雨柔也稍稍舒了一口气,安慰她道:“有你们这么牵挂着他,他一定会早早回来的【逆天邪神】。”

  “嗯。”萧泠汐微笑着点头,但心魂之中,却定格着那一幅云澈在火焰中化作灰烬的【逆天邪神】画面。

  小澈……

  而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已在通往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空间隧道中。

  他前往众神之界,只为茉莉。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劝告,他亦牢牢的【逆天邪神】记在心里。他是【逆天邪神】个性情不安分的【逆天邪神】人,但为了父母,为了那些牵挂着她的【逆天邪神】人,他已经深深决定,在神界只为找到茉莉而努力,绝不为任何事犯险……哪怕要忍让。

  他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庞大的【逆天邪神】神界根本连一丝微小的【逆天邪神】涟漪都无法荡起。沐冰云带他前往吟雪界,也只是【逆天邪神】为了感谢他的【逆天邪神】救命大恩。对于他想要见到天杀星神之事,她虽会全力帮忙,但内心深处,却完全不相信会有成功的【逆天邪神】可能。

  她不会想到,她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竟改变了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格局。

  更不会想到,这个由她从下界带回来的【逆天邪神】人,在不久的【逆天邪神】将来,会将整个神界搅的【逆天邪神】天翻地覆……

  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命运齿轮,从这一刻开始重新转动。

  ————————————

  :神元境→神魂境→神劫境→神灵境→神王境→神君境→神主境→神灭境……

  :梵帝界、宙天界、月神界、星神界。梵帝最强,宙天次之,月神界与星神界半斤八两。

  :西神域>南神域≈东神域>北神域

  :落雪宫→寒雪殿→冰凰宫→冰凰神殿→界王亲传。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