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9章 告别
  “……”沐冰云转过身来,无尘的【逆天邪神】眸光再次看向了他:“仅此而已?”

  这轻轻短短的【逆天邪神】四个字,让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忐忑一瞬间消散无踪,转而被无尽的【逆天邪神】狂喜代替,他连忙道:“对!仅此而已!我就只有这一个请求!我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还无法去你们所在的【逆天邪神】世界,到我拥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能力时,又不知要多久之后,但我又有在短时间内非去不可的【逆天邪神】理由,所以……如果你愿意带我去神界,这一个月之内,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云澈所呈现出来的【逆天邪神】激动清晰的【逆天邪神】落在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她心中微讶,缓缓颔首:“小蓝身上的【逆天邪神】次元石,足以再带一个人返回吟雪界。与你救我性命相比,不过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

  “真的【逆天邪神】可以?不是【逆天邪神】应该……会有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限制或禁制么?”云澈一时间颇有些难以相信……众神之界,茉莉所在的【逆天邪神】高等位面,亦是【逆天邪神】处在目前的【逆天邪神】混沌世界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位面,他虽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最强者,但众神之界对他而言,依然是【逆天邪神】犹如神话般的【逆天邪神】存在。

  “你所说的【逆天邪神】限制或禁制,并不存在。”沐冰云微微摇头:“相反,每年,都会有无数的【逆天邪神】下界玄者修至神道,从而可以遨游虚空,到达众神之界,这个过程,在神界称之为‘飞升’。在我吟雪界,每天都会接收到大量的【逆天邪神】从下界飞升的【逆天邪神】玄者,虽是【逆天邪神】下界,亦不乏佼佼者,其中的【逆天邪神】一些,甚至有资格进入冰凰宫。”

  “至于将他界之人带至吟雪界,亦非什么大事。只不过,以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在这个世界可以傲世天下,而若到了吟雪界,你或许会举步维艰。而且以我所见,你并非一心追求玄道极致的【逆天邪神】痴人……你确定要随我回吟雪界吗?”

  “对,无比确定!我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那种为追求玄道而极力想要去往更高层面的【逆天邪神】人,但我有另外一个非去不可的【逆天邪神】理由!”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说道,双手已悄然攥紧。

  茉莉……你等着我,我马上就会到你身前,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再见到你!哪怕,我得到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完整的【逆天邪神】告别。

  “……既如此,那你便及早做好准备吧。”沐冰云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轻语道:“我和小蓝便留在这里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向你讲述一些关于神界的【逆天邪神】事,你也做好向身边之人的【逆天邪神】告别吧。”

  ……………………

  凝雪殿的【逆天邪神】门终于打开,云澈从中走开,他的【逆天邪神】身边,是【逆天邪神】一个犹如从画卷中走出的【逆天邪神】女子,傲然出尘,卓然若仙。

  “师……师尊!!”

  沐小蓝一声无限惊喜的【逆天邪神】呼喊,快步跑了上去,看着她分明有了血色的【逆天邪神】脸庞,以及她比之先前浓郁了数倍的【逆天邪神】气息,激动的【逆天邪神】眼泪一下子滚落了下来:“呜呜……师尊,你没事了吗?真的【逆天邪神】没事了吗?”

  沐冰云伸手,轻轻抚过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螓首:“小蓝,又让你担心了,不过如今看来,我们师徒,还有着很久很久的【逆天邪神】缘分。”

  “呜……哇!”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让沐小蓝从轻泣一下子转为大哭,她用力抱紧沐冰云,丝毫不顾及形象的【逆天邪神】大哭起来。

  “喂喂,小姑娘。”一直等她哭得差不多了,云澈才满脸郁闷的【逆天邪神】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忘了感谢我这个救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大恩人啊。”

  沐小蓝抹掉挂了满脸的【逆天邪神】泪珠看向云澈……但眼神却分明是【逆天邪神】警惕:“你……你没有趁机对我师尊做不该做的【逆天邪神】事吧?”

  沐冰云:“……”

  “~!#¥%%……”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狠狠抽搐,然后轻吐一口气,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小姑娘,你千万要记清楚你今天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唷,我一定不会让你白说的【逆天邪神】。”

  沐小蓝:“???”

  “前辈,”慕容千雪等人来到沐冰云身前,面色郑重中带着些许惶恐:“您……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千年前创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云先祖?”

  沐冰云还未回答,云澈已重重点头:“沐仙子的【逆天邪神】确就是【逆天邪神】冰云师祖,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逆天邪神】为了在生命终结前最后看一眼冰云仙宫。”

  “啊……”慕容千雪等人一声惊呼,随之,她们齐齐拜下:“冰云弟子……拜见冰云师祖!”

  “不必如此,你们起来吧。”沐冰云雪手轻抬,顿时,她们被一股轻柔的【逆天邪神】力量所托,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全部站起。

  “千年前离开冰云仙宫时,我本已决心就此断绝尘缘,再无牵挂,但我终究还是【逆天邪神】无法做到冰心无尘。”沐冰云悠悠而语,尤其是【逆天邪神】生命临近终结的【逆天邪神】这几年,她总是【逆天邪神】不可遏制的【逆天邪神】回想起冰云仙宫……担心着它的【逆天邪神】“千年大劫”。

  毕竟,那是【逆天邪神】她最为安心,最为无法忘怀的【逆天邪神】一段岁月,被她收入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第一代弟子,每一个都倾注着她的【逆天邪神】一缕心血……就像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孩子一样。

  “师尊,这和冰心无尘的【逆天邪神】境界才没有关系,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太善良。”沐小蓝目光闪闪的【逆天邪神】道:“而且,正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当年留下了冰云仙宫,又正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一直记挂着这里,才在今天得到了善报……太好了,大界王知道的【逆天邪神】话,也一定会无比开心的【逆天邪神】。”

  云澈微微侧目……大界王?

  “……”沐冰云没有说话,但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语让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多了几分温度,嘴角,也轻轻弯起了一个很淡很淡,但美若梦幻的【逆天邪神】浅笑。

  “没有想到,师祖您原来一直都仙姿在世,历代先祖在天有灵若知道此事,也定会……定会……”慕容千雪激动间,都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师祖,我们这就召集全宫弟子,师祖天降,这将是【逆天邪神】我们冰云仙宫千年来第一大喜事。”君怜妾道。

  “不必。”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出声拒绝:“我终究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若非意外,我亦从未想过再次出现在你们的【逆天邪神】面前。此事,还是【逆天邪神】不要公开为好,否则,或许会有可能给你们带来未知的【逆天邪神】麻烦。”

  “各位师伯师叔,这件事,的【逆天邪神】确就我们几个知道为好。”云澈道,他目光从冰云众女身上扫过,郑重道:“我也有一件事要宣布……”

  “自先宫主将宫主之位托付于我,转眼已两年多的【逆天邪神】时间。这段时间虽然波澜不断,但总算没有辜负先宫主临终所托。”

  云澈难得露出如此郑重的【逆天邪神】神情,慕容千雪等人也都静静听着,疑惑着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如今,冰云仙宫已焕然新生,曾经的【逆天邪神】厄难,也不会再有,我也终于可以完全安心。”云澈伸出手臂,随着蓝光的【逆天邪神】闪动,冰云仙魄浮空而出:“慕容师伯,今日,我便将冰云仙宫宫主之位,正式交付于你。”

  “啊!?”

  慕容千雪完全呆住,君怜妾等人同时惊呼出声:“宫主,为……为什么要忽然传位?”

  “宫主,你……不要我们了吗?”风寒月和风寒雪更是【逆天邪神】差点哭了出来。

  “不不不,”云澈连忙解释:“我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嫌弃你们,或是【逆天邪神】嫌弃这个宫主之名。相反,对于冰云仙宫,我有着不弱于任何人的【逆天邪神】情感,这些年,我在保护你们的【逆天邪神】同时,也一直在享受着这种感觉。若是【逆天邪神】你们不嫌弃,我甚至愿意一辈子保护冰云仙宫,只是【逆天邪神】……”

  “我已决定,一个月后,随沐仙子前往众神之界。”

  “啊!!”

  这次,是【逆天邪神】凤雪児惊喊出声。

  ————————————————

  幻妖界,妖皇宫。

  “你说什么?神界?”

  听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反应一如预料中那般剧烈,就连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都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小妖后姐姐,你快劝劝云哥哥。”凤雪児眸光楚楚,隐隐带泪。

  她们都已听闻过关于神界的【逆天邪神】传说,那里,有着太多太多强到他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强者,也就有着太多太多未知的【逆天邪神】变数与危险,就连如何往返,都是【逆天邪神】她们所不能想象。

  在天玄大陆,云澈为天下至尊,无人能敌,无人敢惹,而到达这种高度,拥有如今的【逆天邪神】一切,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逆天邪神】生死波澜。

  而现在,他却要舍弃这一切,去往只在传闻,从未有人真正到达过的【逆天邪神】众神之界!?

  蓝极星到众神之界,那是【逆天邪神】一段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空间与位面的【逆天邪神】跨越。若他真的【逆天邪神】去往了神界,不知要别离多久才能再次相聚。而且,她们都是【逆天邪神】最了解云澈的【逆天邪神】人,他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境,都绝不是【逆天邪神】那种会忍辱吞声的【逆天邪神】人,别说大亏,连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小亏都不会吃……这样的【逆天邪神】他到了那个遍地为“神”的【逆天邪神】世界,极有可能会步步危险,她们怎么可能安心。

  “彩衣、雪児,我知道,我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很自私。”云澈内疚的【逆天邪神】道:“轩辕问天才死了半年,天玄大陆和幻妖界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我却忽然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决定。但是【逆天邪神】,我真有非去不可的【逆天邪神】理由。”

  “理由?什么理由?”小妖后微咬嘴唇,胸口阵阵起伏。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对她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晴空霹雳。

  “云澈哥哥,你是【逆天邪神】想去找你的【逆天邪神】师父,对吗?”苏苓儿走过来,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是【逆天邪神】。”云澈微微点头:“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你们提起过关于我师父茉莉的【逆天邪神】事,因为我和她之间的【逆天邪神】很多事,就算说出来,你们也会难以理解。我和她相遇在八年前,那是【逆天邪神】我最卑微、最无助的【逆天邪神】时候,那时的【逆天邪神】我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爷爷和泠汐遭遇欺凌,却只能像丧家犬一样被逐出家门,连扑咬他们一口都做不到。而她的【逆天邪神】出现,改变了我的【逆天邪神】一生。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逆天邪神】我,我或许也没有幸运可以拥有你们。”

  “或许你们无法理解,但我和她自相遇之后,始终日夜不离,她改变我的【逆天邪神】一生,也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懂我,最了解我的【逆天邪神】人。我在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对她的【逆天邪神】依赖,但分离之后,我才知道,我对她的【逆天邪神】依赖,远远的【逆天邪神】超过了我自己的【逆天邪神】预料。而且,我和她的【逆天邪神】分离太过突然和仓促,甚至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从那日的【逆天邪神】忽然分别中走出。”

  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低叹一声,眼前尽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影子:“她走了之后,我每天都会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思念她,她离开的【逆天邪神】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反而越重,几乎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她。后来,每当我想起她时,都会莫名有一种很不安的【逆天邪神】感觉……一种,我或许再也见不到她的【逆天邪神】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惶恐,后来,金乌魂灵忽然对我说了一句很奇怪的【逆天邪神】话,它说如果我在五年之内见不到她……那么今生今世,我将再也别想见到她。”

  小妖后:“……”

  凤雪児:“云哥哥……”

  云澈闭上了眼睛,有些不敢面对她们的【逆天邪神】眸光,因为他深深的【逆天邪神】知道,自己这个自私的【逆天邪神】决定只会给她们带来无比沉重的【逆天邪神】担心与牵挂……还有长久的【逆天邪神】分离。但是【逆天邪神】,如果不见到茉莉,或许这一生,他的【逆天邪神】灵魂都不会完整。

  妖皇殿一时安静了下去,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眸光一直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当看到他脸上那刹那闪过的【逆天邪神】痛苦神情时,她的【逆天邪神】心一瞬间软了下去。

  小妖后转过身去,声音忽然变得无比平静:“好!我和雪児陪你去。”

  云澈就知道小妖后一定会说出这句话,因为在回来之前,凤雪児和她说过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话。但他只能摇头:“她们回神界的【逆天邪神】传送阵,只能再多带一个人。”

  “……”小妖后全身微僵,久久没有声音。

  “小妖后姐姐,让云澈哥哥去吧。”苏苓儿站到了云澈身侧,双臂柔柔的【逆天邪神】抱住他,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因为他……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人,我喜欢,也正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

  “……”小妖后娇小的【逆天邪神】身躯微微而颤,许久,她缓缓抬头,幽幽轻语:“是【逆天邪神】啊……他自始至终,都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人……否则……我又怎么会……爱上他……”

  ——————————

  【居然真有很多少年少女相信我去上学了。别闹,我就开个玩笑,像我这等快五十岁的【逆天邪神】大叔……哦不,大爷,还上个毛学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