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8章 神界契机

第938章 神界契机

  云澈静心凝神,荒神之力全力运转,天毒之力则是【逆天邪神】稍稍释放。他的【逆天邪神】手掌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心口缓慢向下,一直移动至小腹,再缓慢移回,眉头在这个过程中越拧越紧。

  沐冰云所中之毒虽然很强,但远远不及茉莉所中之毒,也远远不及红儿所中的【逆天邪神】魔毒。只不过,当初红儿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只有浅浅一抹,应该刚刚沾染,还未扩散,便被封入永恒之枢,所以他随手之间便全部净化。

  而沐冰云身上的【逆天邪神】毒……依照沐小蓝所言,她是【逆天邪神】在千年前就中了这种毒,却始终无法驱解,能支撑千年,必定是【逆天邪神】依靠极多的【逆天邪神】灵宝来强行续命。而整整千年,她身中之毒的【逆天邪神】蔓延程度可想而知。

  毫不意外,这些毒不但完全侵入了她的【逆天邪神】魂体,还形成了毒灵。

  并且是【逆天邪神】他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高等毒灵。

  毒灵他见过很多,能衍生毒灵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高等的【逆天邪神】剧毒,当年他随云谷在沧云大陆行医时,一共见过几十例毒灵,当初为楚月婵驱毒时,她所中的【逆天邪神】寒毒也衍生了毒灵……但这些,全部都是【逆天邪神】低等毒灵,都只有最低等的【逆天邪神】意识。

  而沐冰云身上的【逆天邪神】毒所衍生的【逆天邪神】毒灵,分明已经有了相当高等的【逆天邪神】意识,甚至有了特殊的【逆天邪神】独立生命力,且是【逆天邪神】以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命脉所生,与其命脉完全相连。若毒灵死,她也必死无疑。但反之,若沐冰云死,毒灵非但不会湮灭,其生命却反而可以就此真正独立。

  如此,要驱散她体内的【逆天邪神】毒,必须先除去毒灵,而要除掉毒灵,必须先切断毒灵与其命脉的【逆天邪神】联系。

  “呼……真是【逆天邪神】麻烦啊。”

  云澈小声的【逆天邪神】嘀咕了一句。随之右手抬起,掌心燃起凤凰炎,然后悬空覆在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心口上空,再缓缓的【逆天邪神】下压,直至凤凰炎就这么在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包裹下侵入她的【逆天邪神】躯体之中。

  随之,云澈整个人静寂了下去,全身一动不动,唯有额头上,一枚枚汗珠缓缓滑落。

  保持这个姿势整整半个时辰,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忽然睁开,双手同时抬起。

  嘶!!

  随着一声无比晦涩的【逆天邪神】尖吟,一道火焰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窜起,并快速扭曲成一个狰狞可怖的【逆天邪神】炎影。

  毒灵!!

  毒灵在极力的【逆天邪神】挣扎,嘶鸣,想要脱离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躯体逃窜。但毒灵终归是【逆天邪神】毒,再高等的【逆天邪神】毒灵,在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面前都是【逆天邪神】渣渣,云澈左手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前伸,一把将毒灵抓在掌心……顿时,毒灵被绿光所罩,一瞬间便完全消散,彻底湮灭。

  云澈却并没有松一口气,脸色反而微微一变。

  这是【逆天邪神】……金乌炎!?

  这个毒灵,还有她所中之毒的【逆天邪神】载体……分明是【逆天邪神】金乌炎。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千年前让沐冰云重伤和中毒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身具金乌神力的【逆天邪神】人!

  众神之界会有使用金乌炎的【逆天邪神】人,这一点云澈早就知晓。茉莉曾经和他提过一个叫“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地方,继承着朱雀、凤凰、金乌三大火系至尊神力的【逆天邪神】人便聚集其中,而且各成宗门。

  难道炎神界和吟雪界之间……是【逆天邪神】敌对关系吗?

  这些念想在云澈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马上又集中精神,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心脉开始,一边赋予着天地气息,一边缓慢的【逆天邪神】净化着炎毒。

  凝雪殿外,天色在不知不觉中暗下。整整三个时辰,凝雪殿中依旧毫无动静。沐小蓝已经不知在外面踱步了多少个来回,越到后来越是【逆天邪神】心急如焚,几乎没有一息能安定下来。她担心云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能拯救沐冰云……更担心这个下流龌龊脾气还特别臭的【逆天邪神】人会不会趁机对沐冰云做不轨之事。

  慕容千雪等人也都一直等在殿外,没有一个人离开,每个人心中都满是【逆天邪神】忐忑。如果一切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么,躺在凝雪殿中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她们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师祖!

  这件事岂同小可。

  凝雪殿内,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终于从沐冰云身上移开,他重重呼了一口气,额头上热汗直冒,全身结满了汗水所凝的【逆天邪神】冰晶。

  三个时辰,想要驱散她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毒是【逆天邪神】断然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但心脉之中的【逆天邪神】毒已净化大半,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扩散,而且在浓郁纯净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息下,她全身已自行恢复了足够浓郁的【逆天邪神】元气。

  云澈散去全身冰晶,然后一屁股坐在后方的【逆天邪神】冰椅上,这三个时辰对他的【逆天邪神】体力消耗不大,但精神负荷却是【逆天邪神】相当之重,他大喘了几口气后,忽然自言自语道:“原来神界的【逆天邪神】仙女也会这么懒,都醒这么久了还不肯起来。”

  “……”他声音刚落,冰床上的【逆天邪神】白衣女子缓缓的【逆天邪神】睁开了眼睛,寒冰凝成的【逆天邪神】宫殿之中,顿时多了两抹比雪玉还要冰寒纯净的【逆天邪神】光华。

  她坐起身来,玉臂抬起,眸光从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背上扫过,然后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轻语道:“你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

  她声音柔若飘雪,却又淡若清泉,没有惊讶,没有喜悦,没有激动,虽然是【逆天邪神】在询问,却平淡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在陈述。

  “这句话应该先由我来问你才对。”对于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反应,云澈心中格外惊异。一个承受了千年炎毒,始终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逆天邪神】人,在醒来后发现自己炎毒减弱,元气恢复后,本该是【逆天邪神】惊喜若狂,但她却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平静淡漠,就像是【逆天邪神】被冰封了情感一样。

  而她的【逆天邪神】这种平淡,又和初遇楚月婵时她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逆天邪神】冰心冷漠不同,她的【逆天邪神】眸光虽无温度,但并不冰寒,她的【逆天邪神】声音虽无情感,却格外轻柔,让人如沐春风,却又不敢靠近,唯恐有丝毫的【逆天邪神】亵渎。

  “你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千年前创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沐冰云?”云澈直截了当的【逆天邪神】问道。

  沐冰云从冰床上站起,白衣垂落的【逆天邪神】刹那,玉腿上的【逆天邪神】一抹似雪肌光一晃而过,她转眸看向殿门之外,轻声道:“看来,小蓝已经和你们说了很多事。”

  她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无疑是【逆天邪神】默认。

  “千年之前,我离开之时,便已是【逆天邪神】决心与这个世界斩断尘缘。没想到,我终究无法真正放下,还是【逆天邪神】回到了这里,还因此,又重获了活命的【逆天邪神】希望。或许,这也是【逆天邪神】天定机缘吧。”

  “你……”云澈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情感可以如此平淡的【逆天邪神】人……还是【逆天邪神】一个极美的【逆天邪神】女人,他试探着问道:“你先前差点死了,现在被我救了回来,你为什么却好像并没有高兴或是【逆天邪神】激动?”

  沐冰云转眸,静静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这些年,我每天都在等待死亡,是【逆天邪神】生是【逆天邪神】死,我早已看淡。忽然又有了活命的【逆天邪神】希望,我反而有些茫然无措。”

  云澈:“……”

  “不过能活着,固然好。”沐冰云幽幽道,瞳眸之中,总算有了那么一抹极其轻微的【逆天邪神】触动。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逆天邪神】问题,你是【逆天邪神】否也该告诉我,你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沐冰云探究的【逆天邪神】目光直视着他:“我当年因身受重伤,且玄力全失,无法及时驱散体内剧毒,导致侵入心脉魂体,已是【逆天邪神】回天乏术,纵然在我吟雪界,都根本无计可施。”

  “而你,明明只是【逆天邪神】下界之人,却只用了短短几个时辰,便将我疗愈到如此程度,若非此事是【逆天邪神】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决然无法相信。云澈,你果然非寻常之人。”

  云澈身体前倾,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的【逆天邪神】名字?”

  “近些年,我自感命不久矣,心中记挂之下,和小蓝已是【逆天邪神】到来冰云仙宫三次。第一次时,冰云仙宫正遭遇厄难,第二次,你已为新任宫主,那时,我感知到你竟强行修成了冰夷神功,还兼具属性相悖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我便察觉到了你的【逆天邪神】非同寻常,今日,是【逆天邪神】第三次到来,你再次让我惊讶,因为你的【逆天邪神】玄力竟然在短短两年之中,从王玄境跨越至了君玄境。”

  “……”云澈稍稍呆住,沐冰云之前,竟然还来看过冰云仙宫两次……而且还关注过他!

  “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成长,在吟雪界都已是【逆天邪神】不俗,而在法则低下,气息稀薄而浑浊的【逆天邪神】蓝极星,或许已堪称匪夷所思。而且……”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一双冰眸闪过一抹如雪晶般的【逆天邪神】光华:“竟连远古神物天毒珠都以你为主。”

  云澈“蹭”的【逆天邪神】从冰椅上站了起来,但马上他心中便已警觉,却已是【逆天邪神】来不及掩饰辩解,只能颇为无力的【逆天邪神】道:“好吧……你赢了。”

  麻蛋!光顾着看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去了,居然有点走神!

  这女人,长这么好看的【逆天邪神】眼睛干嘛!气人!太气人了!

  “看来,那果真是【逆天邪神】天毒珠。”沐冰云那双足以让天上星辰都失色的【逆天邪神】雪瞳中,终于晃过了一抹真正的【逆天邪神】讶色。

  “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你救我之命,我又岂会做害你之事。”不需云澈警告或者请求,沐冰云已是【逆天邪神】主动说道,她闭上眼眸,顿时,整个凝雪殿都隐约暗淡了几分:“既然是【逆天邪神】天毒珠,看来,我的【逆天邪神】性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可以就此延续下去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就这么被沐冰云直接认出……更确切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诈”出天毒珠,他依然有些憋闷不已,忍不住问道:“沐……仙子,你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天毒珠吧?而且据我所知,就算在你们神界,对天毒珠也只有传闻,从未有人见过,你为什么会直接认为我是【逆天邪神】在用天毒珠为你驱毒?”

  沐冰云柔声道:“只是【逆天邪神】忽然闪过心魂的【逆天邪神】猜测而已。我身上的【逆天邪神】毒已存在千年,其可怕程度,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连我姐姐都无计可施。而你,却可以在短短几个时辰做到如此地步,我无法不想到那个来自上古时代的【逆天邪神】传说。”

  “……”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动了动。看来,以后给人疗毒,还是【逆天邪神】要尽量小心一点,尽可能的【逆天邪神】放缓节奏,能十息净化的【逆天邪神】,要拖它十天半个月才行!但沐冰云身上的【逆天邪神】毒太烈,而且危在旦夕,他又偏偏不能不竭尽全力。

  只面对她的【逆天邪神】背影,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绪终于可以稍稍的【逆天邪神】安定下来。他眼神微微变幻,终于沉不住气道:“沐仙子,我有十成的【逆天邪神】把握在一个月内,将你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毒净化。之后,你受损的【逆天邪神】元气与玄力也应该可以快速恢复。不过,我并不是【逆天邪神】白白救你……我有一个条件。”

  “请说。”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很轻很柔,如飘雪随风。

  “我想请你……带我去神界!”云澈抬头,压抑着激动道。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