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7章 冰云先祖

第937章 冰云先祖

  沐冰云?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

  “沐冰云?居然和我们冰云的【逆天邪神】先祖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名字。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慕容千雪忽然道。

  “这倒也算是【逆天邪神】一种缘分了。”木蓝依接口道。

  两女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瞬间想起……对了,千年前创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云先祖,也是【逆天邪神】叫沐冰云,还真是【逆天邪神】巧合。

  “才不是【逆天邪神】名字一样。”沐小蓝摇头,既然不能说的【逆天邪神】已经被迫说了,那么那个秘密也根本没有必要再隐瞒,而且还能成为让云澈救她师尊的【逆天邪神】理由:“我师尊她就是【逆天邪神】你们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先祖!就是【逆天邪神】我师尊在千年前创立了冰云仙宫。”

  云澈:“……”

  冰云众女都是【逆天邪神】微微愕然,慕容千雪随之道:“小姑娘,我理解你想救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心情,但这类话可千万不可乱说。我宫先祖早在千年前便已仙逝,任何人都不许触犯她的【逆天邪神】仙名。”

  “我才没有乱说。”见她们都根本不相信,沐小蓝急了起来:“一千年前,师尊她被炎……被一些坏人暗算,在危机时刻强行用次元石逃离,醒来时就落在这片大陆上,那时候师尊就身中剧毒,还因为受伤太重而失去了力量和记忆。冰云仙宫,就是【逆天邪神】至尊在恢复记忆和力量的【逆天邪神】过程中建立起来的【逆天邪神】。后来师尊力量记忆完全恢复,便离开了这里,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仙逝。”

  “不可能!”君怜妾断然摇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我说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沐小蓝更加急了起来:“我和师尊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逆天邪神】因为师尊牵挂冰云仙宫。对了,我听师尊说过,她当年离开的【逆天邪神】地方,是【逆天邪神】一个她取名为‘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地方,她在冰夷神殿的【逆天邪神】墙壁上,刻下了冰凰封神典……啊不不,是【逆天邪神】冰夷神功的【逆天邪神】神诀,她传位的【逆天邪神】第二任宫主,名字叫曲哀音,是【逆天邪神】她在沧澜国边境所捡的【逆天邪神】一个婴儿,曲哀音这个名字也是【逆天邪神】师尊取得。还有还有……当时师尊身上共有两块次元石,她用其中一块返回了吟雪界,另一块,她留在了冰夷神殿,并以其铸造了一个空间玄阵,用来在冰云仙宫陷入危机时逃走使用。”

  “啊……”慕容千雪、木蓝依、君怜妾、楚月璃、风寒月、风寒雪全部听的【逆天邪神】呆在了那里,而身具冰云仙魄,知道冰云仙宫所有先祖记忆的【逆天邪神】云澈则更是【逆天邪神】心中大震。

  尤其,他刚刚清楚的【逆天邪神】从沐小蓝口中听到了“冰凰封神典”五个字。

  与此同时,他的【逆天邪神】脑中也瞬间闪过当初茉莉和他说过的【逆天邪神】话:

  “冰夷神功,在千年前因冰云先祖沐冰云而忽然出现,之前从无任何记载,你不觉得奇怪吗?这门玄功,可没有你想的【逆天邪神】那么简单。想要修炼它,必须要有某个神兽的【逆天邪神】血或者魂,否则就算悟性奇高,可以领悟,也永远不可能释放出半点威力。”

  “……你还是【逆天邪神】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就算再给她们一万年,她们也不可能修成冰夷神功。”

  “你和夏倾月之所以练成,那是【逆天邪神】因为夏倾月拥有九玄玲珑体,可是【逆天邪神】在极大程度上突破法则的【逆天邪神】界限。至于你,你有邪神玄脉,甚至可以做到忤逆秩序和法则,再加上水灵邪体,你当年都可以跳过前四境强行领悟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第五、六重境,要强行修炼冰夷神功根本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

  “……只不过,无论你还是【逆天邪神】夏倾月,所施展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虽然要远胜寻常的【逆天邪神】冰系玄功,但比之真正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依然差的【逆天邪神】很远。说起来,真正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可是【逆天邪神】和凤凰颂世典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上古神诀。”

  “在上古诸神时代,朱雀、凤凰、金乌为三大火系至尊。而水系,也同样有三大至尊,那便是【逆天邪神】青龙、冰凰、冰麟。由于冰是【逆天邪神】水之形态中最具威力的【逆天邪神】形态,所以,冰凰、冰麟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是【逆天邪神】以寒冰为主,唯有青龙以水为主,冰之威力则要稍逊于冰凰和冰麟。”

  “而冰夷神功,便是【逆天邪神】来自冰凰的【逆天邪神】上古神诀。”

  “我可以很明确的【逆天邪神】告诉你,这个世界,绝无冰凰的【逆天邪神】传承。”

  冰凰封神典……

  茉莉当初所提过的【逆天邪神】【冰凰】!

  还着重说过这个世界绝对没有冰凰留下的【逆天邪神】传承。

  难道……

  “你还有什么可以证明?”云澈沉眉问道。他已经开始相信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因为这个小丫头长得就是【逆天邪神】一副压根不会说谎的【逆天邪神】样子。

  沐小蓝努力想了一想,忽然退后一步,全身蓝光微闪,冰灵飞舞,她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掌上,一株小巧的【逆天邪神】冰蓝玉树缓慢的【逆天邪神】成长,散开华丽的【逆天邪神】冰枝雪叶。

  “啊!冰夷神功!!”冰云众女齐齐惊呼。

  “……”云澈微微一呆,目光集中在沐小蓝手中的【逆天邪神】蓝光上,如被一股无形的【逆天邪神】力量吸引,久久没有移开。眼前,是【逆天邪神】冰夷神功无疑。因为生长在沐小蓝掌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冰夷神功中最为常用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但,沐小蓝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冰夷气息,却和他认知中的【逆天邪神】冰夷气息有着太大的【逆天邪神】不同。

  他所修炼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一门颇为强大的【逆天邪神】冰系玄功。

  而在沐小蓝身上,无论玄光、玄气,还有她手中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都仿佛拥有着生命,拥有着独立的【逆天邪神】灵魂,并释放着一股他从未能碰触过的【逆天邪神】寒冰法则。

  难道,这就是【逆天邪神】茉莉当初所言……由冰凰之血或冰凰之魂催动,真正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

  “这是【逆天邪神】当年,师尊在这里留下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那个时候,师尊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想起了神诀,却没有想起它的【逆天邪神】名字,冰夷神功是【逆天邪神】她临时所命名,而它真正的【逆天邪神】名字,是【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同时,师尊也忘记了修炼【冰凰封神典】需要特殊的【逆天邪神】条件,普通人根本无法修炼的【逆天邪神】。等她想起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就自创了一门新的【逆天邪神】玄功,我记得叫……叫冰云诀。”

  “还有还有!”沐小蓝马上又想到了什么,连忙伸手在白衣女子身上轻轻一拂,顿时。一枚小巧的【逆天邪神】菱状冰凌从白衣女子身上浮空而起,在空中释放着异样梦幻的【逆天邪神】蓝光。

  “那是【逆天邪神】……冰云仙魄!!”冰云众女再次惊呼。

  冰云仙魄,她们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认识。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它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至宝之一,是【逆天邪神】每一代宫主的【逆天邪神】身份证明,其中承载着冰云仙宫所有功法和历代宫主的【逆天邪神】记忆。而这一代,冰云仙魄自然是【逆天邪神】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而在天玄大陆,冰云仙魄是【逆天邪神】独一无二的【逆天邪神】。

  “它其实并不叫冰云仙魄,而是【逆天邪神】我吟雪界独有的【逆天邪神】冰凰寒晶,它虽是【逆天邪神】寒冰,却亘古不化,可融入人的【逆天邪神】躯体,亦是【逆天邪神】极好的【逆天邪神】灵魂载体。”

  “这些,总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了吧。”沐小蓝有些激动的【逆天邪神】道。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她不断的【逆天邪神】看向怀中的【逆天邪神】白衣女子,唯恐她会出现危情。

  “难道,她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冰云先祖?”

  冰云众女都是【逆天邪神】脸色怔然,面面相觑。乍听沐小蓝说白衣女子是【逆天邪神】她们已仙逝千年的【逆天邪神】冰云先祖,她们本能的【逆天邪神】不相信。但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话,以及她急声喊出的【逆天邪神】一个又一个凭证,就如道道惊雷,让她们在震惊中越来越无法不相信……

  内心深处,她们已经信了。但她们的【逆天邪神】认知,让她们又根本无法就此接受这种犹如天方夜谭的【逆天邪神】事。

  “我所说的【逆天邪神】话,每一个字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冰夷神功,还有你们说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这些……你们没有理由不相信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就是【逆天邪神】师尊千年前所创,你们都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也……也没有理由不救她的【逆天邪神】。”

  “云哥哥?”凤雪児看着云澈复杂之极的【逆天邪神】表情,轻声呼唤道。

  “你的【逆天邪神】师尊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冰云先祖这件事,还是【逆天邪神】等她醒来后再说吧。”云澈开口道:“你跟我来吧。”

  云澈说完,转过身去,快步走开。

  沐小蓝脸上所有的【逆天邪神】惊慌化作希冀和喜悦,她连忙抱紧白衣女子,脚步匆匆的【逆天邪神】跟在了云澈后面。

  冰云众女站在原地,每个人的【逆天邪神】雪颜上都带着无法化开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懵然。

  “她……她……难道真是【逆天邪神】先祖宫主?”君怜妾怔怔的【逆天邪神】道。

  “似乎……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楚月璃轻声道,冰夷神功、冰云仙宫、冰夷神殿、神秘传送阵、沐冰云之名、第二任宫主的【逆天邪神】名字与身世……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完全契合,连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偏差都没有。

  而且沐小蓝的【逆天邪神】样子,也根本找不到一丁点在撒谎的【逆天邪神】迹象。

  “天啊。”风寒月和风寒雪粉唇大张,久久无法合拢。

  云澈带着沐小蓝,径直来到了凝雪殿,一股明显重于其他地方的【逆天邪神】寒气夹带着浓郁的【逆天邪神】药香扑面而至。

  “把她放到冰床上。”云澈命令道。

  身为神界之人,如今却被一个“下界”的【逆天邪神】人呼来喝去,沐小蓝却不敢有半点抵触,连忙依言,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将白衣女子放在云澈身前的【逆天邪神】冰床上。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白衣女子身上扫过,然后斜了一眼沐小蓝:“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出去,然后把门带上,没有我的【逆天邪神】命令,谁都不可以进来。”

  “啊?”沐小蓝张大了嘴巴,她之前可是【逆天邪神】亲眼目睹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兽行”,岂能接受自己的【逆天邪神】师尊……还是【逆天邪神】在毫无反抗能力的【逆天邪神】状态下和他独处一室:“为……为什么要离开?我可以在旁边帮忙的【逆天邪神】。”

  “小姑娘,你难道不知道,神医在救人的【逆天邪神】时候身边不能有任何人打扰吗?你师尊的【逆天邪神】状况有多严重你应该很清楚,我救她的【逆天邪神】时候若是【逆天邪神】出现任何差错,她必定会彻底没命,你确定要留下来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瞬间唬住了沐小蓝,事关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生命安危,她再不敢多说话,脚步稍稍后退,小声道:“那我……出去就是【逆天邪神】了,你可一定要救我的【逆天邪神】师尊。”

  她一步步挪开,每一步都迈的【逆天邪神】极不放心,终于走出了凝雪殿,殿门关到一半,忽然又被打开,伸出了她的【逆天邪神】小脑袋:“我……我可警告你,不许对我师尊做不该做的【逆天邪神】事。”

  说完,她连忙把殿门关上,然后逃也似的【逆天邪神】离开。

  云澈:“……”

  面对躺在冰床上的【逆天邪神】白衣女子,云澈微吸一口气,心绪很快平静了下来。沐小蓝的【逆天邪神】解释,加之茉莉当初说过的【逆天邪神】话,以及她们又是【逆天邪神】出现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上空……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可以肯定,她应该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千年前创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沐冰云。

  冰云仙宫之名,就是【逆天邪神】取自她的【逆天邪神】“冰云”之名。

  在关于冰云先祖的【逆天邪神】记忆和传闻中,说她是【逆天邪神】在冰夷神殿中“羽化”而逝,而从未有人见过她的【逆天邪神】尸体。

  冰云仙魄所承载的【逆天邪神】记忆讯息有着历代冰云宫主的【逆天邪神】长相,却唯独少了先祖沐冰云。

  这些异常,也在这个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真相面前得到了完美的【逆天邪神】解答。

  云澈伸出双手,开始快速运转荒神之力,不过却并没有马上释放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

  因为有一件事,他必须要千万慎重。

  眼前的【逆天邪神】白衣女子不管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沐冰云,但她定是【逆天邪神】来自神界的【逆天邪神】人。而在那个位面,必然有着诸多关于天毒珠的【逆天邪神】记载……在他初遇茉莉的【逆天邪神】那一天,从未见过天毒珠的【逆天邪神】茉莉,却是【逆天邪神】一眼认出了天毒珠。

  白衣女子所中的【逆天邪神】毒太深,不但蔓至心脉玄脉骨髓,还和当年的【逆天邪神】茉莉一样侵入了魂体,只能无比缓慢的【逆天邪神】进行净化。他先前告诉沐小蓝需要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并不是【逆天邪神】虚言。

  整整一个月,以天毒珠为一个玄力不知深浅的【逆天邪神】神界之人驱毒……被识出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可能性无疑会很大。

  但她的【逆天邪神】状况,除了天毒珠,根本无法可救。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创立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初衷是【逆天邪神】拯救那些被遗弃的【逆天邪神】可怜女子,再怎么也不该是【逆天邪神】个忘恩负义的【逆天邪神】人……

  而且,若能让她带自己去众神之界找茉莉,也完全值得冒这样的【逆天邪神】风险!

  心念急转之下,云澈手掌一翻,覆在了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心口,浓郁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息顿时涌入她的【逆天邪神】心脉之中,掌心之中,也闪动起了微弱的【逆天邪神】净化之芒。

  ——————————

  【吟雪界】这个名字,起的【逆天邪神】不好……不好……

  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