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4章 天降神女 下

第934章 天降神女 下

  云澈起身,刚要返回冰云仙宫,忽然脚步顿下,凝眉看向了上空。☆番茄小说网w`w``.-c`o-m`

  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天空雪白一片,毫无杂色。须臾,他又低下头来,低声自语道:“错觉吗?”

  刚才,他隐约感觉到似乎上空有目光看向自己……而且好像不止一束。

  “唉?”遥远上空,蓝衣少女发出惊疑声:“他刚才……难道发现我们了?不对不对,他怎么可能会发现我们的【逆天邪神】气息。”

  “……”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瞳眸中闪过一抹惊色,轻声道:“他的【逆天邪神】修为,居然提升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快。”

  “君玄境五级……真的【逆天邪神】好快。”蓝衣少女更加惊讶起来:“上次我们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才是【逆天邪神】王玄境。”

  “师尊,弟子记得你说过,这个世界玄力的【逆天邪神】最高境界就是【逆天邪神】君玄境。要达到这个境界,这里就算是【逆天邪神】天赋最高的【逆天邪神】那类人也应该要修炼几百年甚至更久,最短最短也要几十年,为什么才隔了不到两年,他就忽然到达了这个境界……他会不会不是【逆天邪神】我们上次见到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白衣女子久久沉默。

  大开的【逆天邪神】冰门之后,一个玲珑倩影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走了出来。刚刚完成突破的【逆天邪神】风寒月欢欣雀跃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一只雪中精灵,她一眼看到云澈,美眸一亮,娇喊道:“宫主,你有没有看到寒雪?”

  “哦,是【逆天邪神】寒月师姐,你和寒雪师姐不是【逆天邪神】每天都粘在一起么,为什么今天会把她弄丢了?”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

  “是【逆天邪神】师叔,师叔。”风寒月很小声的【逆天邪神】做出从来都没有用的【逆天邪神】抗议,音调又马上变得开心起来:“因为这两天在闭关,成功的【逆天邪神】突破了,这样又比寒雪高出一级了,嘻嘻嘻嘻。”

  “哦!”云澈一声惊叹:“寒月师姐好厉害,居然已经霸玄境四级了,都快追上月璃师叔了。”

  得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夸奖,风寒月更加的【逆天邪神】眉飞色舞:“哼,那是【逆天邪神】当然。我可不能输给师姐她们。不过,这些也都是【逆天邪神】宫主的【逆天邪神】功劳,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宫主,我现在说不定连成就王座都很难呢,”

  “明明是【逆天邪神】寒月师姐天资极高,我只不过是【逆天邪神】帮了一点点小忙而已。”云澈“谦虚”的【逆天邪神】道,他一步步靠近风寒月,面露淫笑,还悄悄伸出魔爪:“寒月师姐玄力进步这么快,让我检查一下胸部有没有变得更大呀。”

  “不要!”风寒月唇瓣一翘,一声轻啐,刚要跑开,娇软的【逆天邪神】玉体已被云澈抱住,她内心一慌,垂下螓首,绵软怯怯的【逆天邪神】道:“宫主坏死了……不过……不过只可以摸一下……”

  “好,只摸一下。”

  云澈双手从她纤细的【逆天邪神】腰肋下穿过,直接抓在她的【逆天邪神】一双酥.乳上。随着隔着一层雪衣,但他稍稍用力,五根手指便都深深陷入一团绵滑细致的【逆天邪神】酥酪之中,

  “嘤……”

  一声细微的【逆天邪神】呻吟从紧咬在一起的【逆天邪神】紧张唇瓣中溢出,那双魔手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逆天邪神】忽然肆意的【逆天邪神】抓.揉起来,直揉成各种旖旎的【逆天邪神】形状。

  “宫主,说好了……只可以摸一下的【逆天邪神】……啊……”风寒月忽然一声惊吟,那张绝美的【逆天邪神】脸上渐渐浮现出越来越浓郁的【逆天邪神】粉红色,目光也已带了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迷离。

  “对啊,只有一下,我的【逆天邪神】手没有松开,就只可以算做一下啊。”云澈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解释道,邪恶之手肆意的【逆天邪神】亵渎着雪莲般圣洁纯美的【逆天邪神】少女禁地。

  “啊啊啊啊啊!!”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蓝衣少女一声惊叫,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他他他他他……他在做什么!他……他……他……他竟然在欺负那个女孩子,坏人!下流!无耻!太……太可恶了!”

  蓝衣少女一边唾骂着,还连忙转过身去,用力捂上了眼睛。

  “……”白衣女子月眉微蹙,也将雪颜别过,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清冷如前:“世之强者,无不是【逆天邪神】醉心玄道,淡薄七情六欲,方可大成。而他行事放浪形骸,丝毫不控制和压抑自身**,却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如此之大的【逆天邪神】进境……”

  “师尊,这个不是【逆天邪神】重点啦。他……他分明就是【逆天邪神】个下流的【逆天邪神】人!这样人……怎么可以做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蓝衣少女用力的【逆天邪神】摆头,对云澈的【逆天邪神】印象一落几百万丈,从挽救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好人瞬间变成了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下流之人。

  冰云仙宫北门前,风寒月整个人已完全摊在云澈胸前,口中不断嘤咛,却毫无抵抗之力。

  “咳,宫主。”

  慕容千雪清冷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响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如闪电般从风寒月身上移开,倒背身后,转过身来,一张面孔冷峻威严中带着平和,尽显宫主威仪:“原来是【逆天邪神】慕容师伯,有什么事?”

  整套.动作加神情的【逆天邪神】转换一气呵成,无懈可击,若不是【逆天邪神】慕容千雪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撞见,一定会认为自己刚才是【逆天邪神】视觉错乱,她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道:“宫主,幽玉和凌雪在昨日完成了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突破,是【逆天邪神】这代弟子除倾月外,最先成就王座的【逆天邪神】人,为牢固根基,需劳烦宫主为她们在冰云寒潭淬身。”

  “哦,我明白了。”云澈面露赞许,微笑着颔首:“那便一个时辰后开始吧,让她们可以现在便做好准备。”

  “是【逆天邪神】,宫主。”慕容千雪看了风寒月一眼,道:“寒月,寒雪正在找你,现在应该还在新的【逆天邪神】凝雪殿中。”

  “啊!我……我马上去找她。”风寒月连忙跑开……在跑到慕容千雪身侧时,慕容千雪半是【逆天邪神】愠怒半是【逆天邪神】无奈的【逆天邪神】盯了她一眼,而后者却是【逆天邪神】俏皮的【逆天邪神】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淬……淬……淬身!?”遥远上空,正捂住脸的【逆天邪神】蓝衣少女听到下面的【逆天邪神】声音,像是【逆天邪神】被踩了尾巴的【逆天邪神】猫又是【逆天邪神】一声惊叫,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淬……淬身的【逆天邪神】时候要全身……他他他……怎么可能让他……让他一个男人来帮忙淬身!啊啊啊啊!他果然就是【逆天邪神】个无耻可恶的【逆天邪神】下流之人!冰云仙宫里都是【逆天邪神】女孩子,都会……都会被他欺负的【逆天邪神】。师尊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师尊,要不要弟子下去帮忙打倒他,他……他太可恶了!”蓝衣少女已几乎抓狂。她这辈子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看到如此下流无耻玷污眼睛颠覆三观的【逆天邪神】画面……简直比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那些人还要可恶的【逆天邪神】多。

  “……”白衣女子幽幽一声叹息,不知在叹息着什么。她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忽然轻轻道:“小蓝,我们走吧。”

  “唉?走?”蓝衣少女一呆。

  “这里……我终于已经可以完全断却牵挂。”白衣女子闭上了眼睛:“最后,我想再去寒星界看看。”

  “师尊……”蓝衣少女冰眸中水雾再次弥漫,她唯有轻轻的【逆天邪神】点头:“次元玉里的【逆天邪神】力量,应该足够去一次寒星界,弟子……弟子马上陪师尊前去。”

  蓝衣少女侧过身去,几乎不忍心再看白衣女子惨白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容颜。她双手伸起,一枚玉色的【逆天邪神】圆石缓缓浮现,她闭上眼睛,神秘的【逆天邪神】力量无声运转,圆石顿时释放出暗淡的【逆天邪神】光芒,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玄阵以颇为缓慢的【逆天邪神】速度张开。

  “咳,咳咳……”

  白衣女子发出了痛苦的【逆天邪神】咳音,她的【逆天邪神】玉手按在了胸前,而就在这时,一抹猩红的【逆天邪神】鲜血瞬间从她唇角涌出,快速染湿了她胸前的【逆天邪神】雪衣。而在这抹猩血之下,白衣女子脸上最后的【逆天邪神】那一抹微弱血色也消失殆尽,冰眸中的【逆天邪神】瞳光快速暗淡,冰雾笼罩下的【逆天邪神】身躯剧烈摇晃,然后失去了所有滞空的【逆天邪神】力量,从空中直坠而下。

  “师……师尊!!”

  后方的【逆天邪神】坠空声让蓝衣少女转过身来,随之大惊失色,她想要扑上去将她抱住,但身前的【逆天邪神】次元阵刚刚张开了一半,将她强行拖在那里,蓝衣少女心急如焚间手忙脚乱,用了整整数息才将次元阵的【逆天邪神】力量收回,然后在失控的【逆天邪神】惊喊从向下方冲去,而这时,白衣女子已坠下很远……

  云澈的【逆天邪神】前脚刚踏入冰云仙宫,忽然感觉到一股异常的【逆天邪神】气息从无比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快速临近,他马上抬头,赫然看到,几乎就在自己的【逆天邪神】正上方,一个和天空融为一色的【逆天邪神】雪影正在漫天飘雪中急坠而下。

  虽然还隔着很远,但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瞬间认清,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子身影!

  而且她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和生命气息都分明虚弱无比,显然是【逆天邪神】失力而落。

  怎么回事?这里可是【逆天邪神】冰极雪域,怎么会有一个人从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上空落下?

  心中疑问,但云澈已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飞身而起,急冲而去,将那抹下坠中的【逆天邪神】雪影牢牢的【逆天邪神】接下。

  一具如冰雪般幽冷,如娇花般绵软的【逆天邪神】女子玉体落入怀中,一张苍白的【逆天邪神】面容也在云澈抱住她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印入他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看的【逆天邪神】他微微一呆。

  怀中的【逆天邪神】女子仿佛来自冰山之巅的【逆天邪神】绝代仙子,肌肤雪白冰莹,泛着似要透明的【逆天邪神】玉光,她的【逆天邪神】脸色虽然无比惨白,还带着没有化开的【逆天邪神】痛苦之态,却依旧是【逆天邪神】世上最极致的【逆天邪神】丹青都难以描绘的【逆天邪神】绝色。纤长而微蹙的【逆天邪神】双眉之下,她的【逆天邪神】眼眸闭合,雪白嫩盈的【逆天邪神】唇瓣微微张开……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云澈呆呆的【逆天邪神】看了她好一会儿,随之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变……

  毒!!?

  她的【逆天邪神】身上,好剧烈的【逆天邪神】毒!而且这些剧毒已完全侵入了心脉、玄脉以及全身骨髓甚至魂体!

  “师尊!!”云澈的【逆天邪神】上空,一个带着深深惊慌的【逆天邪神】女孩声音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临近,云澈还未来得及抬头,一抹蓝影已如流光般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你……你……你……你这个下流之人快放开我师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