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3章 天降神女 中

第933章 天降神女 中

  云澈全身紧绷,牙齿紧咬,完全是【逆天邪神】用尽了全力,才没有让自己身体下陷和让劫天诛魔剑脱手。☆番茄小說網w-w-w-.`.-c-om

  这个重量……

  云澈猛一提气,顿时一声闷响,他的【逆天邪神】下半身完全没入地面,但劫天诛魔剑却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提起。

  红儿每吃一把剑,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剑势、重量以及挥出的【逆天邪神】威力都会随之增长。至今为止,红儿已经吃了五把霸玄剑、二十七把王玄剑,以及好几百把天玄剑,外加一大堆的【逆天邪神】各类玄晶。

  天玄剑和王玄剑在天玄大陆与幻妖界本就存量很少,霸玄境更是【逆天邪神】少如凤毛麟角,五把霸玄剑、二十七把王玄剑,这两个数字足以让圣地级的【逆天邪神】玄者惊的【逆天邪神】面无人色。红儿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将两片大陆近一半的【逆天邪神】顶级玄剑全部吃到了肚子里。

  才成就了和轩辕问天交手时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

  而红儿吃下永夜魔剑后,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变化竟是【逆天邪神】完全超越了先前所有成长的【逆天邪神】总和!

  云澈双臂已是【逆天邪神】灌入全力,却硬是【逆天邪神】无法将其抬起,就连握紧剑柄不让其砸下都无比勉强……而这种程度,如今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单单其重量,至少已达到了千万斤的【逆天邪神】恐怖程度。

  “喝!!”

  云澈炼狱境关开启,玄力瞬间暴增,他低吼一声,劫天诛魔剑终于被他抓起,整个人也腾空而起,向前方一剑挥出。

  轰———————

  这一剑,他仅仅是【逆天邪神】无比平实的【逆天邪神】挥出,不带任何的【逆天邪神】玄功玄技,但那一刹那,一股大到让云澈都骇然的【逆天邪神】剑势倾覆而下,剑尖所指,前方十里空间瞬间塌陷,地面被直接掀翻至高空,然后完全消失在塌陷的【逆天邪神】虚空之中。

  云澈全身僵在那里,这一剑之威,让他愣是【逆天邪神】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甚至不敢再挥出第二剑。

  随手一剑,便是【逆天邪神】如此威势。若是【逆天邪神】全力轰击……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剑威,就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被罩在其中,也会至少掉半条命。

  只是【逆天邪神】,伴随如此威势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巨大无比的【逆天邪神】消耗。虽然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挥出一剑,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双臂微麻,而且纵然是【逆天邪神】炼狱状态,手臂上依然是【逆天邪神】堪称可怕的【逆天邪神】沉重感。

  估计就算是【逆天邪神】他全盛状态,连挥几十剑也必定力竭。

  永夜魔剑……它终究是【逆天邪神】上古魔剑,是【逆天邪神】属于魔之层面的【逆天邪神】剑。虽然已成死剑,但红儿吃下后所能转化的【逆天邪神】力量,依然绝非天玄大陆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剑可比。红儿吃下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后果,是【逆天邪神】让劫天诛魔剑简直变成了另外一把剑。这样的【逆天邪神】威势,显然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君玄器的【逆天邪神】范畴,已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等级所能评定。

  “呼……”

  剑柄上的【逆天邪神】宝珠中,红儿正在深深酣睡,刚才那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动静都没有把她惊醒。云澈将劫天诛魔剑收起,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逆天邪神】冷汗,这才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

  “看来,必须要花费相当长的【逆天邪神】时间来重新适应它的【逆天邪神】重量和剑势了。”云澈自言自语道。同时他亦想到,若是【逆天邪神】有一天,他能以常态自由驾驭如今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那么,他也应该差不多真正踏入神道了。

  和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激战加上刚才那一剑,云澈玄力大耗,他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直接以行走的【逆天邪神】方式慢吞吞的【逆天邪神】返回冰云仙宫。

  冰云仙宫一如以往般冷清静寂。经过了这些年的【逆天邪神】风雨颠簸,冰云仙宫终于迎来了真正的【逆天邪神】新生。再过半年,待一切完全平静下来,她们也将开始准备招收新弟子的【逆天邪神】事宜。

  无人发觉,极其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一双如幽泉般的【逆天邪神】冰眸正默默注视着在冰雪中新生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她一身如雪白衣,全身被笼罩在如梦般的【逆天邪神】云雾之中,无法看清她的【逆天邪神】容颜,只能隐约捕捉到一抹飘渺似仙,却又曼妙如妖的【逆天邪神】仙影。

  她的【逆天邪神】身边,是【逆天邪神】一个身材玲珑的【逆天邪神】蓝衣少女。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岁,眸若冰晶,颜若初雪,周身浮动着比世间最纯净的【逆天邪神】水晶还要莹透清澈的【逆天邪神】冰灵。她双手拢着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手臂,似是【逆天邪神】在小心的【逆天邪神】搀扶着她。

  “师尊,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样子,好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是【逆天邪神】弟子记错了吗?”蓝衣少女也在看着下方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疑问道。

  “不,”白衣女子轻语:“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这里的【逆天邪神】元素气息,也发生了巨大的【逆天邪神】改变……咳咳,看来,在那之后,冰云仙宫又遭受了更大的【逆天邪神】厄难,被完全摧毁,之后,又得以重生……咳,咳咳……”

  白衣女子声音很轻,透着隐隐的【逆天邪神】虚弱,短短一番话,夹带着数次痛苦的【逆天邪神】咳声,迷雾缭绕下,她冰雪般的【逆天邪神】脸上透着病态的【逆天邪神】苍白。

  蓝衣少女轻声道:“这些年,弟子陪师尊来到这里三次,每次都会看到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看来,冰云仙宫这些年一直都在遭受很多很大的【逆天邪神】波折呢。”

  “劫难已过,此番不但新生,且所有弟子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有了颇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今后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只会更加鼎盛。咳……这一切,应该都是【逆天邪神】那位新任宫主的【逆天邪神】功劳。也无怪乎前任宫主会不惜逆破历史,将宫主之位传予一男子。”白衣女子缓缓的【逆天邪神】道,她每咳一声,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就会弱上一分。

  “是【逆天邪神】呢。她们的【逆天邪神】气息比起上次来,都提升了很多很多。如此一来,师尊也终于可以安心了吧,能被师尊一直牵挂着,冰云仙宫真的【逆天邪神】很幸福呢。”蓝衣女子转过脸颊:“师尊,我们已经看到了比预想还好的【逆天邪神】结果,现在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可以回去了?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气息太污浊了,停留久了,会加剧您的【逆天邪神】伤势的【逆天邪神】。”

  “咳咳……”白衣女子伸手捂唇,手指离开时,掌心已多了一抹淡红色的【逆天邪神】血迹,她雪手轻握,将血迹掩下,目光看向下方的【逆天邪神】无边雪域,轻语道:“小蓝,这次,陪我在这多留一段时间吧。”

  “啊?”蓝衣少女惊讶的【逆天邪神】看着她。

  白衣女子目光微朦,迷离若雾:“回首复看一生沉浮,却是【逆天邪神】在这里那段没有记忆,没有神力的【逆天邪神】时光最为舒心安和。回到吟雪界的【逆天邪神】这些年,我这条残命虽又苟延残喘千年,却无一日真正快乐。”

  “这些年,冰凰宫以无数珍贵灵宝为我这个必死之人强行续命,我深知他们对我依旧恭敬,不过是【逆天邪神】因为姐姐,背后他们想着什么,说着什么,我都知道。”白衣女子缓缓的【逆天邪神】闭上冰眸:“这次临行前,我已给姐姐留下遗音,我大限已近,将长眠于我最想长眠的【逆天邪神】地方,不要寻我。”

  “而这里,或许便是【逆天邪神】最合适我的【逆天邪神】长眠之地。”

  “师……尊……”蓝衣少女没有因为这些话而激动哭喊,她双眸盈泪,然后低下头,轻泣了起来。她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她能支撑到今天,已经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奇迹。

  她此时与她身躯相贴,更是【逆天邪神】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受着她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已枯竭到何种程度。

  “他来了。”白衣女子轻然道。她的【逆天邪神】瞳眸一片冰莹,无喜无悲……因为她早已看淡了生死。

  云澈从北方步行而来,总算回到了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主门前。他的【逆天邪神】前方,苏苓儿忽然探出头来,冲着他娇俏的【逆天邪神】一笑:“云澈哥哥,你总算回来了。快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逆天邪神】东西。”

  “玲珑酥!”嗅着飘入鼻中的【逆天邪神】味道,云澈眼睛一亮,快步来到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身边。

  两人依着冰墙,坐在松软的【逆天邪神】雪地上,苏苓儿用她的【逆天邪神】纤纤玉手将一枚枚玲珑酥喂到云澈嘴边,微笑看着他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吞下。

  连接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的【逆天邪神】玄阵就在冰云仙宫前,云澈白天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时候,苏苓儿她们也经常会跟着过来。看着云澈把最后一枚玲珑酥吃完,她的【逆天邪神】手指轻拭着云澈嘴角,一边问道:“云澈哥哥,为小妖后姐姐治疗的【逆天邪神】事,她依然没有答应吗?”

  “呼!”云澈一口气泄了下来,郁闷道:“岂止是【逆天邪神】没有答应,我这个月一共和她提了两次,第一次把我骂了一顿,第二次差点把我打一顿……我很久以前就想到以她的【逆天邪神】性格,肯定很难接受这种奇怪的【逆天邪神】治疗方法,所以让你提前好几个月到妖皇宫住,但结果依然是【逆天邪神】这样。”

  “是【逆天邪神】啊,小妖后姐姐那么尊贵又高傲的【逆天邪神】人,要她接受真的【逆天邪神】有些难呢。连我当初都吓了一大跳。”苏苓儿双手托起了腮帮,一副努力思考的【逆天邪神】样子。

  “苓儿,你好像……并不是【逆天邪神】很排斥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把脸凑到苏苓儿耳边,坏笑着道:“你难道就不会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我还好啦。”苏苓儿笑了起来,但脸颊依然有些发红:“如果是【逆天邪神】别人的【逆天邪神】话,虽然医者以救人为天命,但我可能真的【逆天邪神】做不到,但小妖后姐姐不一样啊,她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女人嘛,再说……”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声音小了下去:“我都那么多次和小妖后姐姐一起服侍云澈哥哥,为什么她还是【逆天邪神】那么坚决的【逆天邪神】排斥呢?难道是【逆天邪神】她不喜欢我吗?”

  “呃……当然不是【逆天邪神】,现在妖皇城上下,还有谁不喜欢苓儿?以她的【逆天邪神】性情,要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接受,我反而会觉得奇怪。唉,到底该怎么做呢……嗯,要不要和雪児一起把她打昏,然后再……好像行不通……”

  “那这样好不好?”苏苓儿好像想到了什么,美眸忽然微微亮了起来:“由我亲自去劝小妖后姐姐。”

  “啊?你去?”云澈愣住。

  “嘻,”苏苓儿一脸神秘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我觉得这件事,我和小妖后姐姐当面说可能会更加好。虽然小妖后姐姐平时最听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话,但这件事……不一定哦。”

  “我现在就去。”苏苓儿站起身来,然后直接小跑向传送阵:“云澈哥哥,天黑前要早些回来,说不定会有好消息!”

  “……”云澈嘴巴微张,伸手挠了挠鼻头,自言自语道:“真的【逆天邪神】没问题吗?”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