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32章 天降神女 上

第932章 天降神女 上

  一晃六个月过去。

  轩辕问天灰飞烟灭后,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归于平和,天玄大陆早已人人皆知当世霸者已不再是【逆天邪神】圣地,而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千古第一人”云澈。他苍风皇室驸马、冰云仙宫宫主的【逆天邪神】身份,让苍风国和冰云仙宫赫然成为当世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在大陆的【逆天邪神】地位稳稳压过了仅剩的【逆天邪神】两大圣地——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

  大陆七国的【逆天邪神】霸主地位,也自然从神凰国,一朝转向了苍风国,苍风国也在这样的【逆天邪神】情势之下迅猛崛起,一日千里。冰云仙宫则是【逆天邪神】成为大陆玄者人人皆知的【逆天邪神】神圣之地,以往冰极雪域就很少有人踏入,如今更是【逆天邪神】无人敢近。

  六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重建已然完成。冰云众弟子的【逆天邪神】平均实力比之以往数代都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凝冰成宫的【逆天邪神】效率自然也高了数倍,新成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赫然要比原来的【逆天邪神】规模大上了一倍。只不过内部要简单很多,像冰夷神殿这类地方已注定无法再现,但冰云寒潭却是【逆天邪神】在这六个月中由地下寒脉重新再生。

  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北方,虽然有着凤凰结界的【逆天邪神】相隔,但依然不断传出着震天般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云澈以劫天诛魔剑与凤雪児连番恶战,今日这一战,已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中间没有哪怕片刻的【逆天邪神】停止。

  轰!!

  一道凤凰箭将劫天诛魔剑震开,直轰在云澈胸口,云澈顿时像枚炮弹般飞了出去,后背狠狠砸在凤凰结界上,半天没有站起,劫天诛魔剑也消失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

  “呼……今天就到这里了。”云澈说完,一头无力的【逆天邪神】仰倒了下去。

  “云哥哥,你的【逆天邪神】进步真的【逆天邪神】好快,我今天用了接近七成力量了。”凤雪児落下来,开心的【逆天邪神】道。

  “嘿嘿,毕竟昨天刚刚完成突破,君玄境每一次的【逆天邪神】提升,果然和之前的【逆天邪神】境界提升全然不同。”云澈闭上眼睛道。以重剑激战三个时辰,纵然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龙神之躯,也几乎快到了极限。

  这半年之中,云澈每天修炼四个时辰,他本身天赋就高至变态,又有着凤雪児这样的【逆天邪神】完美修炼对手,半年时间玄力已是【逆天邪神】连升四个小境界……这可是【逆天邪神】君玄境的【逆天邪神】四个小境界!

  半年时间从君玄境一级到君玄境五级,这绝对是【逆天邪神】足以载入天玄史册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纵然是【逆天邪神】凤魂觉醒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和霸皇神脉觉醒的【逆天邪神】夏元霸,都从未达到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程度。

  完全不动用邪神诀的【逆天邪神】常态,已是【逆天邪神】能匹敌凤雪児接近七成的【逆天邪神】力量。若是【逆天邪神】现在和轩辕问天交手,他有绝对的【逆天邪神】自信不开轰天、不动用黑暗玄力,单以炼狱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实力都可以战胜他。

  他成长的【逆天邪神】同时,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力也在进一步觉醒着。距离她突破某个天玄大陆从未有人突破过的【逆天邪神】瓶颈,达到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神道,已是【逆天邪神】越来越近。

  这时,云澈手臂中的【逆天邪神】冰云仙魄微微一闪,一个清冷的【逆天邪神】女子声音响起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海中:“宫主,凤凰神宗凤横空来访。”

  “……”云澈从地上坐起身来,向凤雪児道:“雪児,你父皇来了。看来这两个月没见到你,他按捺不住主动来看望你了。”

  “啊?那我们先回冰云仙宫吧,我也有些记挂父皇他们,不知道新的【逆天邪神】凤凰城建的【逆天邪神】怎么样了。”

  云澈微笑道:“你先自己回去吧,我刚刚想到了一些东西,想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凤雪児以为是【逆天邪神】云澈忽然领悟到了什么,马上颔首:“嗯,我知道了,云哥哥加油。”

  凤雪児离开,且并没有收起凤凰结界。

  天空飘雪落下,但都被结界隔绝在外。云澈坐在地上,目光不断闪动,似乎在挣扎什么,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逆天邪神】从天毒珠中拿出了一把漆黑的【逆天邪神】大剑。

  永夜魔剑!

  永夜魔剑里的【逆天邪神】剑魂已彻底消亡,整个剑身除了隐约散发着一抹很淡,但颇为阴抑的【逆天邪神】气息,便再无什么气势,看上去已是【逆天邪神】一把彻底的【逆天邪神】死剑,但云澈这段时间以劫天诛魔剑全力轰砸过它数次,却始终未能对它造成任何的【逆天邪神】伤痕。

  没有剑魂剑灵,连力量都似已被完全抽空的【逆天邪神】死剑,却依然无法以劫天诛魔剑摧毁……这毕竟是【逆天邪神】货真价实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剑,单单它的【逆天邪神】材质,就绝非天玄大陆这个位面所能理解。

  云澈右手放在剑身上,意识沉入剑中,一部玄功的【逆天邪神】完整玄诀便映现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永夜幻魔典!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挣扎着要不要修炼这部永夜幻魔典——亦是【逆天邪神】焚绝尘和轩辕问天成魔后所用的【逆天邪神】可怕玄功。

  其强大,毋庸置疑。

  但,它却是【逆天邪神】以黑暗玄力催动的【逆天邪神】魔道玄功!

  云澈如今最强的【逆天邪神】状态,便是【逆天邪神】将魔源珠中的【逆天邪神】玄力全部释放之时。魔源珠虽融入了玄脉,但却又是【逆天邪神】单独存在,邪神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力,云澈可以将之任意转化为水、火、雷、暗四种元素玄力,但魔源珠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却只能是【逆天邪神】黑暗玄力……至少现在,云澈还没有将之转化为其他属性玄力的【逆天邪神】能力。

  而且,魔源珠一直在自发的【逆天邪神】成长,他纵然毫不修炼,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会一直静默增长,化作他更为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就像是【逆天邪神】他什么都不用做,也在日益浓郁的【逆天邪神】龙神血脉一样。

  动用黑暗玄力是【逆天邪神】他最强的【逆天邪神】状态,如果再加上这部黑暗玄功……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云澈数次探查永夜魔剑中的【逆天邪神】永夜幻魔典,其玄诀早已深深的【逆天邪神】印在了心魂之中,想忘都忘不掉,但他始终没有修炼。因为这毕竟是【逆天邪神】与正道相悖的【逆天邪神】魔道之力,茉莉也明显表示出了对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厌恶。

  虽说力量只是【逆天邪神】力量,没有对错。但修炼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焚绝尘与轩辕问天,却都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性情扭曲……

  他怕修炼后自己的【逆天邪神】性情也会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被扭曲……最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还是【逆天邪神】他心底那股对“魔”的【逆天邪神】排斥。

  何况,他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警告过自己,绝不能在外人面对动用黑暗玄力。就连当初对战轩辕问天,都是【逆天邪神】刻意将他拖到海洋之底后才释放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既如此,又为什么要修炼这部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功。

  “主人,你在做什么呢?”

  云澈正在反复纠结间,一个如云雀般灵动的【逆天邪神】少女声音冷不丁的【逆天邪神】响起在耳边,云澈一转头,看到红儿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跑了出来,正笑嘻嘻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手中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

  “红儿?你出来干嘛?”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然后忽然注意到了她的【逆天邪神】视线……

  “因为忽然闻到了好香的【逆天邪神】味道呀。”红儿的【逆天邪神】嫩颜笑意盈盈,一双瞳眸扑闪着朱红色的【逆天邪神】瞳光。

  “你该不会要……”

  嗖!!

  云澈话音未落,眼前忽然一道红光闪过,他手上顿时一轻,永夜魔剑已没了踪影,而红儿已从他的【逆天邪神】左侧出现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右侧,怀里正抱着比她身体还要巨大很多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逆天邪神】光芒,一大排口水毫无前奏的【逆天邪神】从她唇瓣中倾下,一直拉到剑身上。

  “红儿你你你你你……”云澈眼睛瞪大,心急火燎的【逆天邪神】扑上了去,口中大吼道:“那个不能吃!!”  

  “哇啊啊啊!”看到云澈忽然扑来,明显一副要抢夺她“食物”的【逆天邪神】样子,红儿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云澈一把扑空,然后速度全开,向红儿直追而去:“那是【逆天邪神】魔剑!不能吃不许吃!!”

  “人家要吃,它明明很好吃的【逆天邪神】样子!”看到云澈追来,红儿怀抱永夜魔剑,一边大叫,速度也在陡然间提升了数倍,竟是【逆天邪神】快到了犹如化作一道红色流光,瞬间将他远远甩开。

  在遇到红儿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云澈就被她的【逆天邪神】速度所惊,死活没有追上。而今,云澈和那时相比已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他眉头一凝,“炼狱”开启,脚踏幻光雷极,速度瞬间快到了犹如切裂空间的【逆天邪神】光影。

  但,视线中的【逆天邪神】红儿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竟是【逆天邪神】比他极限下的【逆天邪神】速度还快。

  而且怀里还抱着个比她身体重上几百倍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

  “我!@#¥%……”云澈完全傻眼。

  而狂奔中的【逆天邪神】红儿看到已经把云澈甩开,一把抱起永夜魔剑,嘴唇大张,小巧晶莹的【逆天邪神】牙齿一口咬在漆黑的【逆天邪神】剑身之上。

  “嘎嘣!”

  一个大大的【逆天邪神】牙齿状缺口出现在了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剑身之上。

  永夜魔剑竟和先前红儿吃过的【逆天邪神】所有剑一样,被她直接一口就咬下了一个缺口。

  这可是【逆天邪神】来自远古时代,还是【逆天邪神】属于一个魔族君王,甚至承受了百万年邪神封印之力都未损坏,他以劫天诛魔剑更是【逆天邪神】半点无法摧伤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剑啊啊啊啊啊!!

  在红儿的【逆天邪神】牙齿之下居然活生生像是【逆天邪神】一片饼干那样脆弱!!

  “哇!好好吃!”

  上古魔剑的【逆天邪神】“美味”岂是【逆天邪神】寻常的【逆天邪神】剑可以相比,红儿一口之下,瞳眸里顿时闪烁起星辰般的【逆天邪神】光芒,她一边狂奔着,一边把永夜魔剑直接扛到唇边,以无比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吃了起来……无论是【逆天邪神】狂奔的【逆天邪神】速度,还是【逆天邪神】啃咬的【逆天邪神】速度,都快到了惊天地泣鬼神。

  “……”云澈已经停了下来,嘴巴张的【逆天邪神】比河马还大。

  咔咔咔咔咔咔咔……

  在连片响亮的【逆天邪神】啃咬声中,永夜魔剑快速消失在了红儿的【逆天邪神】口中,短短十几息的【逆天邪神】工夫便只剩下漆黑的【逆天邪神】剑柄。红儿在雪地之中兜了一个大大的【逆天邪神】圆弧,又“嗖嗖”的【逆天邪神】跑了回来,站到云澈面前,高高鼓着腮帮,一边陶醉的【逆天邪神】嚼动着,一边含糊不清的【逆天邪神】道:“唔……真的【逆天邪神】好好吃……已经快吃完了,再追人家也没有用了哦……哼,主人原来一直藏着这么好吃的【逆天邪神】东西。”

  “……”云澈眼睛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看着红儿,依旧保持嘴巴大张的【逆天邪神】姿态,硬是【逆天邪神】无法合拢。

  当年相遇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她就把龙阙吃了,当时把他吓的【逆天邪神】不轻,但之后他便很快习惯,她吃任何剑,他都不会再奇怪。

  但永夜魔剑……这是【逆天邪神】上古魔剑啊!是【逆天邪神】神魔时代的【逆天邪神】剑啊!居然也被她……三两口给吃的【逆天邪神】只剩下惨兮兮的【逆天邪神】剑柄!

  啪!

  剑柄被红儿随手一丢,她微微眯起朱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睛,满脸陶醉的【逆天邪神】拍了拍自己的【逆天邪神】小肚皮:“吃的【逆天邪神】好饱啊……唔?好奇怪,忽然变得很困……呜啊,主人,人家已经吃饱了,该回去乖乖睡觉了。”

  红儿打了一个大大的【逆天邪神】呵欠,一抹她自己都毫无察觉的【逆天邪神】黑光也在这时在她的【逆天邪神】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然后她直接不理会云澈,化作红光回到天毒珠中,扑到她(霸占了茉莉)的【逆天邪神】小床上,倒头便开始了酣睡。

  云澈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逆天邪神】头,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红儿这小丫头……到底是【逆天邪神】个什么怪物啊!

  对了!红儿刚吃了永夜魔剑……劫天诛魔剑会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明显的【逆天邪神】变化?

  一念至此,云澈迅速伸手,也不管红儿刚刚沉睡,直接唤出了劫天诛魔剑。

  巨大的【逆天邪神】朱红剑身凌空而现,云澈伸手握住剑柄,刚要抓起,却陡然间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双臂仿佛忽然坠上了万丈山岳,猛然下沉。

  轰!!!!!!!!

  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剑身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云澈脚下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周围的【逆天邪神】凤凰结界瞬间崩裂,整个冰极雪域都剧烈震颤,

  云澈死死的【逆天邪神】抓着剑柄,双臂所有的【逆天邪神】青筋都全部高高鼓起,就连整张面孔也完全变成了青色。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