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9章 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

第929章 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

  以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精神力,不要说区区六百字,就算六万文字,目光扫一遍或者听上一遍,都会一字不差记得清清楚楚。

  但听完萧泠汐所念的【逆天邪神】似经文又似玄诀的【逆天邪神】文字,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大脑空白,愣是【逆天邪神】一个字都无法想起,而且意识还隐约有一种在游离的【逆天邪神】感觉。他随之闭上眼睛,集中精神,顿时,那些怪文又开始逐渐的【逆天邪神】映现在他心魂之中,并越来越清晰……再睁开眼睛,却又完全遗忘。

  “泠汐,你能理解这段怪文的【逆天邪神】意思吗?”云澈试探着问道。

  萧泠汐摇头:“我可以识出这些文字,但是【逆天邪神】完全看不懂这些字的【逆天邪神】涵义。小澈,连你也弄不懂这些文字的【逆天邪神】意思吗?”

  就在这时,浮在空中的【逆天邪神】银色光华忽然闪动起来,所有奇异文字在光华中快速扭曲,然后重新汇成一团银色光华,飞回到神秘黑玉之中,完全消逝不见。

  神秘黑玉又恢复了先前的【逆天邪神】沉寂状态,纵然萧泠汐就在旁边,也没有再闪耀光华。

  云澈伸手,将神秘黑玉吸到手中,然后直接收到了天毒珠之中——不再让它和萧泠汐有任何碰触。

  “小澈,那块石头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呢?”萧泠汐无法按捺心中的【逆天邪神】好奇。

  “不知道,是【逆天邪神】我在一个稀奇古怪的【逆天邪神】地方捡到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语气格外随意,然后直接把话题完全撇开:“可能就是【逆天邪神】个很久之前用来记载古文的【逆天邪神】魂石吧。算了,不去管它了。走,我们去见爷爷。”

  说完,他直接牵起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手,两人一起走向萧烈的【逆天邪神】庭院。

  萧永安已经睡下,萧云夫妇似乎去祭拜父母了,萧鸿也没有回来,庭院里只有萧烈一个人。到了萧烈庭院,萧泠汐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想将手从云澈手中抽出,但意外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反而将她的【逆天邪神】手更加握紧,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慌然中,就这么牵着她的【逆天邪神】手来到了萧烈面前。

  “爷爷,我……有件事想和你说。”虽早已有了充足的【逆天邪神】决心和准备,但面对萧烈平和的【逆天邪神】面孔,他心中依然一阵紧张。

  “啊……”萧泠汐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口中一声轻吟,心跳骤然加快。

  “呵呵,澈儿你来的【逆天邪神】正好,我也刚好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萧烈看着他俩,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微怔,当即问道:“大事?是【逆天邪神】什么大事?”

  “是【逆天邪神】关于汐儿的【逆天邪神】事。”萧烈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萧泠汐一眼,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逆天邪神】手牵在一起,轻叹一声道:“汐儿今年也已二十三岁了,早已到了该谈婚论嫁的【逆天邪神】年龄。澈儿你已成婚八年,而汐儿却为我所累,一直都陪在身边照顾,终身大事始终毫无着落。如今我身体、精神一切都好,云儿夫妻恩爱,永安乖巧健康,眼下我最挂心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汐儿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

  “……爷爷你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澈儿,”萧烈双目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温和的【逆天邪神】道:“你见多识广,一定认识很多的【逆天邪神】年少俊杰,若有和汐儿合适的【逆天邪神】,就看着给撮合一下吧。你选择的【逆天邪神】人,我定会放心。”

  “老爹,我……我……”这件事,萧烈已经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和她说起,但这一次,却是【逆天邪神】当着云澈之面,萧泠汐心中大乱,不知所措。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一阵变幻,随之一下子坚定了下来,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爷爷,其实这个人,我早已经找好。”

  “哦?”萧烈目光微漾。

  云澈在萧烈面前忽然单膝跪了下去,目光和萧烈对视,字字铮铮的【逆天邪神】道:“爷爷,那个人就是【逆天邪神】我!我想请爷爷……把泠汐许配给我!”

  “小澈……”响在萧泠汐耳边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她这辈子听过的【逆天邪神】最震颤的【逆天邪神】声音。他说了出来,当着她的【逆天邪神】面,还当着萧烈的【逆天邪神】面,说出了她渴望,却又如禁忌般不敢去碰触的【逆天邪神】话语。

  萧泠汐也缓缓的【逆天邪神】跪了下去,眸光朦雾,轻轻的【逆天邪神】道:“爹,我……我这辈子,除了小澈,宁愿……永远都不嫁人。”

  相同的【逆天邪神】话语,她也在萧烈的【逆天邪神】面前,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说了出来,话语出口,所有的【逆天邪神】胆怯与担心反而无声消散,内心泛起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温暖与平静感。结果如何,在出口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便似乎已不再是【逆天邪神】那么重要,终于将心灵之底的【逆天邪神】话说出,整个灵魂,都忽如升华一般变得不同以往。

  “……”萧烈的【逆天邪神】脸上没有露出两人所预想的【逆天邪神】震惊、呆然、失望、愤怒,没有任何哪怕稍稍剧烈的【逆天邪神】反应,而是【逆天邪神】一片平静,须臾,他竟直接背过身去,幽幽一声轻叹。

  “爷爷?”云澈抬头。

  “呵呵,”萧烈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格外平和:“你们两个,忍了这么多年,今天总算是【逆天邪神】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云澈目光微愕:“爷爷,难道你早就……”

  “我是【逆天邪神】看着你们长大,你们从小就亲如一体,感情深不可分。十六岁后,你离开了流云城,汐儿一直陪在我的【逆天邪神】身边,我看着她对你日夜牵挂,朝暮思念……这份感情,根本远远超出了亲情之界。从那时起,我虽不知你对汐儿如何,但汐儿对你,却绝非亲情,而是【逆天邪神】情根深种,并且这种感觉是【逆天邪神】在知晓彼此并无血脉之系后完全释放。”

  “所以,我很担心,我担心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们曾经的【逆天邪神】‘姑侄’之系,而是【逆天邪神】怕汐儿只是【逆天邪神】一厢情愿,从而悲苦一生。”萧烈微微抬头,闭上了眼睛,如果云澈和萧泠汐此时可以看到他的【逆天邪神】神情,会看到他露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微笑。

  两人一时怔住,萧泠汐有些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道:“老爹,你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一点都不……介意?”

  萧烈微微摇头,淡淡而笑:“你们年纪相仿,又无血脉之系,还都是【逆天邪神】我最疼爱的【逆天邪神】孩子,听了你们今天的【逆天邪神】话,我欢喜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介意。我萧烈虽一生是【逆天邪神】个庸人,但从不是【逆天邪神】个迂腐之人。”

  “那……那你最近总和我婚嫁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了……”

  “因为我无法不担心啊。”萧烈轻叹道:“我深知你对澈儿义重情深,但澈儿……他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已经太高太高,他身边的【逆天邪神】女子,或为一国之皇,或为幻妖之帝,或为凤凰神女……你与她们相比,平凡如沙尘。澈儿虽对你爱护如昔,但我深深担心身边尽是【逆天邪神】世间奇女的【逆天邪神】他根本不会对你有男女之情,让你痴心成空,所以,我便以此来试探……呵呵,澈儿刚才跪下时的【逆天邪神】坚决,还有他眼神里的【逆天邪神】担心忐忑,让我知道我这些年的【逆天邪神】担心都是【逆天邪神】多余的【逆天邪神】。我心中最后的【逆天邪神】牵挂,也终于得以圆满。”

  “老爹……”萧泠汐伸手掩住嘴唇,眼角泪珠缓缓而落。

  “爷爷,你放心,”云澈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激动的【逆天邪神】道:“我会一生一世,照顾好泠汐。”

  “呵呵,如果是【逆天邪神】你,汐儿的【逆天邪神】未来,我可以完全的【逆天邪神】安心。只不过……”萧烈轻叹道:“你们虽毫无血脉之系,但世间尽是【逆天邪神】愚众,人言终究可畏,若你们有一日想要成婚,就选在幻妖界吧。”

  “好。”没有犹豫,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答应了下来。他看向了萧泠汐,萧泠汐也在悄悄看着他,两人目光碰触,同时而笑。他们原本一直以为,让他们不得不压抑情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萧烈,今天才知,原来他们之间最大的【逆天邪神】阻碍一直都只是【逆天邪神】自己。

  今日,云澈本是【逆天邪神】做好了迎接最坏结果的【逆天邪神】打算,没想到,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美好到几乎有些不真实的【逆天邪神】结果。他和萧泠汐之间原本不敢去碰触的【逆天邪神】阻碍,就这么在转眼之间,烟消云散。

  ————————————

  幻妖界,金乌雷炎谷。

  火焰的【逆天邪神】气息,比之上一次到来,又明显弱了一分。

  云澈来到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尽头,金乌魂影也在漫天洒落的【逆天邪神】金芒中现身:“云澈,你这次又是【逆天邪神】因何事到来?”

  云澈抬头,直接问道:“金乌魂灵,你有没有听过‘逆世天书’这个名字?”

  “逆世天书?”金乌魂灵重哼一声:“本尊从未听过,听其名字,似乎是【逆天邪神】一部玄功。哼,竟敢以‘逆世’为名,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口气。”

  “连你也没有听说过?”云澈面露愕然,随之失望,低念道:“那就太奇怪了……那些文字所记载的【逆天邪神】,究竟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

  “你似乎满腹心事。你又是【逆天邪神】在何处听到‘逆世天书’这个名字?”金乌魂灵道。

  “不,并不是【逆天邪神】听来。”云澈将神秘黑玉拿出:“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于它。”

  当下,他将萧泠汐与神秘黑玉之间产生诡异的【逆天邪神】感应,然后现出奇异文字的【逆天邪神】事,向金乌魂灵完整的【逆天邪神】讲述了一遍。

  “竟会有这种事!?”听完云澈的【逆天邪神】讲述,金乌魂灵表露出了远强于他预料的【逆天邪神】惊诧。

  “你将其中的【逆天邪神】文字绘出来给本尊看看。”

  “好!”

  云澈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竟是【逆天邪神】用了许久,那一个个扭曲的【逆天邪神】怪文才浮现在脑海之中,他伸出手指,以金乌炎在空中绘出了最上方的【逆天邪神】四个奇异文字……也就是【逆天邪神】意为“逆世天书”的【逆天邪神】四字。

  足足数十息,云澈才终于描绘弯成,四个火焰化成的【逆天邪神】奇异文字悬浮在空中。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金色瞳光洒在其上,须臾,便将瞳光收回。

  “金乌魂灵,难道……你也不认识这些文字?”云澈皱眉问道。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金乌魂灵答道。

  “那……为什么泠汐她会识得?我确定她以前从未接触过这种文字,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认识这种文字,还受到了很大的【逆天邪神】惊吓。”云澈微微握紧手中黑玉:“难道,真是【逆天邪神】如我编来安慰她的【逆天邪神】一样,是【逆天邪神】这枚黑玉喜欢她的【逆天邪神】气息,从而产生感应,并在无声无息间主动和她建起了某种灵魂联系,所以才忽然认识这种文字?”

  “你所说的【逆天邪神】萧泠汐,她是【逆天邪神】何修为,修炼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何种玄功?”金乌魂灵肃然问道。

  “这个……”云澈稍稍尴尬的【逆天邪神】道:“泠汐她不擅玄道,如今玄力只有真玄境七级,玄功是【逆天邪神】她所出生的【逆天邪神】萧门所修的【逆天邪神】飞鹰诀,是【逆天邪神】一门很低等的【逆天邪神】玄功。”

  “……”金乌魂灵沉默了下去,然后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暂离此地,将她带来本尊面前。”

  ————————————

  【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我又来吐槽了。】

  【关于萧泠汐,不少童鞋留言给我说这是【逆天邪神】强行给萧泠汐加戏,显得过于突兀。强行你妹!!我前文加了多少暗示!!暗示的【逆天邪神】都快成明示了!而且还都是【逆天邪神】在四百章之前!!全文唯一一个出现过心灵感应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全文唯一一个出现过预感能力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谁?全文唯一一个出现过灵魂“透视”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

  【好吧,其实也怪我,战线拉的【逆天邪神】太长,要留意兼记住以前的【逆天邪神】埋下的【逆天邪神】细节有些太强人所难了,毕竟不是【逆天邪神】所有人看书都是【逆天邪神】一行一行看的【逆天邪神】……比如我。所以我决定今晚的【逆天邪神】宵夜多加个圆润奢华的【逆天邪神】茶叶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