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8章 逆世天书? 下

第928章 逆世天书? 下

  “小澈?你到底怎么了?你今天变得好奇怪?”看到云澈忽然又开始发呆,萧泠汐不由得担心起来,她抬步又走回云澈身边,轻声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什么担心的【逆天邪神】事?和我说说好不好?”

  随着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走回,暗淡下去的【逆天邪神】光芒又重新变得浓郁而明亮,再度恢复成了先前的【逆天邪神】亮银色。

  这其中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瞬间变化,云澈都看得清清楚楚。

  黑玉上的【逆天邪神】光芒所产生的【逆天邪神】所有变化,都是【逆天邪神】因为萧泠汐……她近则盛,她远则弱。

  云澈就算再怎么不敢相信,却也真真实实的【逆天邪神】看到……这分明是【逆天邪神】一种感应。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他拿起释放着银色光芒的【逆天邪神】黑玉,呈到萧泠汐的【逆天邪神】面前,用尽可能平缓的【逆天邪神】语调道:“泠汐,这块石头,你以前见过吗?”

  “唉?没有啊。”萧泠汐愕然摇头:“为什么会这么问?”

  “……”云澈是【逆天邪神】这个世上最了解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时时刻刻粘在一起,彼此知道对方的【逆天邪神】一切秘密。

  她虽然曾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小姑妈,但年龄比他还要小上一岁。她的【逆天邪神】玄道天赋平庸,而且对修玄也并无太大兴趣,但却一直很努力,只是【逆天邪神】为了要保护那时玄脉残废,备受嘲讽冷眼的【逆天邪神】他。而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成长,她修炼的【逆天邪神】步伐也逐渐放缓,直到如今,她的【逆天邪神】玄力也没有突破真玄境。

  和他身边的【逆天邪神】苍月、雪児、小妖后、苓儿、夏倾月她们相比,容貌也好,天赋也好,玄力也好,地位也好,都远远不及。

  她很普通,或许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她的【逆天邪神】普通,她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云澈内心深处最为眷恋和温暖的【逆天邪神】净土。

  但为什么……她竟会忽然和这枚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黑玉出现这样的【逆天邪神】诡异感应?

  这根本是【逆天邪神】不该发生……简直荒谬之极的【逆天邪神】事。

  短暂的【逆天邪神】沉默,云澈拿起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手:“泠汐,你拿着这块石头,然后仔细感受一下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感觉?”

  “啊……好。”从见到云澈到现在,萧泠汐就一直感觉到他的【逆天邪神】表情眼神之中无不透着怪异。她伸出手,将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神秘黑玉小心的【逆天邪神】拿起。

  就在萧泠汐将神秘黑玉拿在手中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黑玉上闪烁的【逆天邪神】亮银色光芒忽然爆开,这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变化让萧泠汐一声惊叫,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将手中之物丢开,同时身体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向后倒去。

  “泠汐!”

  同样因黑玉的【逆天邪神】光芒忽然炸裂而惊愕的【逆天邪神】云澈连忙向前,将差点的【逆天邪神】倒下的【逆天邪神】萧泠汐牢牢扶在怀中:“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没事,”萧泠汐摇头,还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笑了笑:“我没想到它会忽然发光,被吓了一大跳……呜,好丢脸。”

  “你的【逆天邪神】手有没有事?”云澈迅速拿起她刚才捧过神秘黑玉的【逆天邪神】手掌,深恐她被刚才炸裂的【逆天邪神】光芒伤到。好在,她的【逆天邪神】手掌白嫩如初,没有一丝异样的【逆天邪神】痕迹。

  “当然没事,我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被忽然吓了一跳而已。”萧泠汐从云澈的【逆天邪神】怀中站起,然后忽然盯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愣在了那里:“啊?那……那是【逆天邪神】……”

  云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回头,然后和萧泠汐一样怔在了那里。

  被萧泠汐在惊呼之中丢出的【逆天邪神】神秘黑玉落在了不远处的【逆天邪神】地面上,只是【逆天邪神】,它原本正在释放的【逆天邪神】银色光芒消失不见,又恢复了通体漆黑的【逆天邪神】状态。但,就在它的【逆天邪神】上空,从地面到房顶的【逆天邪神】空间,一大片灼目的【逆天邪神】银色光华却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扩散、分离、扭曲……最后,竟形成了数百个大小近似,但各不相同的【逆天邪神】形状,整体的【逆天邪神】排列在空气之中。

  “……”云澈目光微直。这些光芒同样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气息,若是【逆天邪神】闭上眼睛,将完全感知不到它们的【逆天邪神】存在。

  这些银色光芒所呈现的【逆天邪神】,似乎是【逆天邪神】一堆奇形文字,排列的【逆天邪神】也颇为整体。但云澈目光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却完全看不懂这些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文字……完完全全,一个都不认识。

  天玄大陆、幻妖界、沧云大陆所用的【逆天邪神】文字都是【逆天邪神】世界文,世界文据说是【逆天邪神】上古时代诸神所创造,范用于整个混沌空间。因为创世神每创造一个星球或星界,留下的【逆天邪神】都只会是【逆天邪神】这种文字。因而,无论这个星球上的【逆天邪神】三个大陆,还是【逆天邪神】茉莉所在的【逆天邪神】众神之界,以及其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星球星界,所用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语言与文字。

  或许会有一些种族因某些原因而自创某种语言或文字,但不会不通晓范用于大千世界的【逆天邪神】世界文。

  而呈现在眼前,明显是【逆天邪神】文字的【逆天邪神】东西,却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世界文,且其文字构成方式和世界文全然不同。

  难道,这不是【逆天邪神】某种文字……而是【逆天邪神】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符号?

  云澈疑惑与思索间,耳边,忽然传来萧泠汐轻渺似梦的【逆天邪神】呢喃声:

  “逆……世……天……书……”

  云澈愕然转头,发现萧泠汐正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浮在空中的【逆天邪神】银光,目光怔然,状若失魂。

  “泠汐,你刚才说什么?”云澈惊疑道。

  萧泠汐伸出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指向空中的【逆天邪神】银光,她的【逆天邪神】眼眸在轻荡,里面是【逆天邪神】极深极深的【逆天邪神】茫然:“这些字……我……我……”

  “……难道,你可以看懂这些字?”云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道。

  萧泠汐点头,然后又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眼瞳里全然茫然,还有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慌失措:“我不知道……我明明没有见过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我……我居然……我居然可以看懂这些字,每一字我都认得……可是【逆天邪神】,我明明不认识的【逆天邪神】……我明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文字。”

  “小澈,到底……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做梦?”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双手一下子抓紧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明明从未接触过的【逆天邪神】东西,自己却忽然对其无比熟悉,这带来的【逆天邪神】绝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意外之喜,而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言喻,发自灵魂的【逆天邪神】恐惧。

  “你……真的【逆天邪神】认识这些字?”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内心剧震。

  “嗯!”萧泠汐更加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她伸出手,指向最上空单独悬浮的【逆天邪神】文字:“最上面的【逆天邪神】那四个字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逆世天书。还有下面所有的【逆天邪神】字……我全部……全部都可以看懂。”

  “……”云澈久久无言,心中一片躁乱。看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样子,今天也分明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这种文字。而且他和萧泠汐一起长大,从不知道她学习过其它的【逆天邪神】什么文字……而且在天玄大陆,从古至今,似乎也始终都只有世界文,从未有过其它语言或文字的【逆天邪神】记载。

  第一次见到这种文字,却可以看懂……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再加上黑玉和萧泠汐之间的【逆天邪神】感应……一切,都透着无法用任何已知常理解释的【逆天邪神】诡异。

  “泠汐,不用紧张。”虽然一头乱麻,但他岂能让萧泠汐继续沉浸在这种忽然而至的【逆天邪神】惊吓之中,连忙安慰道:“这种事,其实很常见的【逆天邪神】。有些天地异宝拥有很强的【逆天邪神】灵性,会自己认定主人,不承认的【逆天邪神】人,就算得到,也丝毫无用。而由它承认的【逆天邪神】人,它会主动赐予它的【逆天邪神】力量。那些黑色石头就是【逆天邪神】我捡来的【逆天邪神】一枚天地异宝,我之前用尽方法,它都毫无反应,而你刚才走过来时,它就忽然发光……看来,它应该是【逆天邪神】喜欢你的【逆天邪神】气息,所以主动释放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并主动建立了和你的【逆天邪神】灵魂联系,所以,你才会忽然看懂这些来自它的【逆天邪神】奇怪文字。而且,也只有你才能看懂。”

  “啊?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样吗?”萧泠汐瞳眸中的【逆天邪神】惊慌顿去,显然,她相信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毕竟,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层面、见闻都远远的【逆天邪神】高于她,再加上他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小澈,她当然相信。

  当然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云澈心中无奈呻吟,口中却是【逆天邪神】道:“当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天地异宝比这个还夸张,它现身的【逆天邪神】时候,除了它的【逆天邪神】主人,其他人甚至都看不到它。”

  萧泠汐轻拍胸口,缓缓舒了一口气:“原来是【逆天邪神】这样,刚才真的【逆天邪神】吓死我了,还以为自己忽然……忽然中邪了。可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玄力那么弱,这块黑色的【逆天邪神】石头为什么会喜欢我的【逆天邪神】气息呢?”

  “呃……这个和玄力强弱没有关系。有的【逆天邪神】异宝需要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才能把它征服,而有的【逆天邪神】则喜欢纯净无垢的【逆天邪神】气息,泠汐你显然属于后者,所以,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很正常。”云澈强行解释道。

  “嗯。”萧泠汐点头,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美眸眸光闪闪,分明带着崇拜之色:“小澈,你懂的【逆天邪神】好多哦。嘻,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你不知道的【逆天邪神】事。以前小澈那么让人担心,没想到,长大之后,会变得这么的【逆天邪神】了不起……真的【逆天邪神】好像是【逆天邪神】在做梦一样。”

  “咳……”云澈老脸微红,目光重新转向浮在空中的【逆天邪神】诡异文字上:“泠汐,你把这些字翻译给我听好不好?我很想知道上面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

  这些文字之中,必定包含着这块神秘黑玉的【逆天邪神】秘密……说不定,还能解释萧泠汐和它之间的【逆天邪神】感应,以及为什么会认识这些诡异文字。

  “好。”萧泠汐抬起头,眸光轻扫,开始认认的【逆天邪神】读起这些由银色光芒拼成的【逆天邪神】文字:

  “轰鸣之始,混沌之初,天地无序,光暗无间,世之源力,天道为缚,一世荒芜,百世苍莽,万世浮屠,星辰为宙,堕天浮寰,千峥皆为逆,万华皆空幻……”

  萧泠汐一字一字的【逆天邪神】念,云澈一字一字的【逆天邪神】听。这似乎是【逆天邪神】一段极为晦涩难懂的【逆天邪神】经文,云澈的【逆天邪神】默默的【逆天邪神】听着,最初的【逆天邪神】几十字,似是【逆天邪神】一段难懂的【逆天邪神】描述。但到了后来,文字的【逆天邪神】意境忽然一变,明明是【逆天邪神】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字眼,从萧泠汐口中念出,落在他耳中时,却每一字都在狠狠撞击他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他从身到魂都莫名震颤……那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奇异,或者说可怕的【逆天邪神】感觉。

  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意志,像是【逆天邪神】被什么东西死死的【逆天邪神】牵引,全部集中在了萧泠汐所念的【逆天邪神】文字上,视线、听闻、嗅觉……五感全部封死,整个灵魂世界苍白一片,唯有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回荡。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他无比熟悉,但念着这些文字时,每一个字音都像是【逆天邪神】传自远古的【逆天邪神】鸿蒙宇宙,隐隐约约的【逆天邪神】,有一股庞大、深远、苍茫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意境铺开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似乎感觉到了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却无从捉摸,更不要说去理解和领悟。

  他开始朦朦胧胧的【逆天邪神】察觉到,这似乎并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经文,而是【逆天邪神】一部玄诀,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逆天邪神】玄诀。当初,蕴含着天道浮屠之力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他都可以在短时间内顿悟,而这段似玄诀的【逆天邪神】文字,他极其模糊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某种神秘意境的【逆天邪神】存在,感觉到了每一字都似乎带着远古的【逆天邪神】气息,但却又捉摸到那个意境是【逆天邪神】什么,甚至无法理解其中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

  整篇“经文”很短,只有寥寥六百来字,在云澈懵懂浑噩间,萧泠汐已全部念完,目光落在最后一句,低喃道:“最后一句话,似乎是【逆天邪神】一个没完成的【逆天邪神】断句,这篇奇怪的【逆天邪神】文字,应该并不完整,还有其他的【逆天邪神】部分。”

  “……”云澈回过神来,双目恢复了焦距,但大脑中却是【逆天邪神】一片空白。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