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7章 逆世天书? 上

第927章 逆世天书? 上

  返回流云城,云澈来到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庭院。

  院落内外收拾的【逆天邪神】格外整洁,房间中桌椅一尘不染,空气中弥漫着云澈再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淡淡馨香。

  两世之中,萧泠汐是【逆天邪神】他最亲的【逆天邪神】人,从他懂事到十六岁前,他们从来没有哪怕一天的【逆天邪神】分离。而他最为亏欠的【逆天邪神】人,楚月婵之外,也同样是【逆天邪神】萧泠汐。

  他为苍月保下了皇室和苍风国,为她报了父仇国恨,让整个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地位立于大陆之巅,他为凤雪児而最终饶恕凤凰神宗,并让其彻底摆脱覆灭之难,也助她凤魂快速觉醒,为小妖后保下幻妖皇族,帮她大仇得报……

  苍月已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妻子,凤雪児也与他定下婚约,对小妖后更是【逆天邪神】入赘……

  而唯独萧泠汐,他从未为她做过什么,只有一个没有实现的【逆天邪神】空洞承诺。

  而萧泠汐,也从未向他要求过什么,连哪怕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抱怨都没有过,永远都默默的【逆天邪神】站在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为他守望、担心、祈祷、担惊受怕……

  如今,一切的【逆天邪神】祸患都已不在,曾经高不可攀的【逆天邪神】存在,已经全部被他踩在脚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身边的【逆天邪神】人,爷爷的【逆天邪神】心结也已打开,他也终于可以完成那句当年对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承诺。

  即使已经下定了决心,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依旧是【逆天邪神】一阵紧张……如今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已基本没有什么事物足以让他生出紧张的【逆天邪神】情绪。而这件事,还未摆到萧烈面前,他已是【逆天邪神】紧张的【逆天邪神】有些心脏乱跳。

  简直比对战轩辕问天时还要发怵。

  云澈坐到书桌前,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闺房中等了许久,萧泠汐还是【逆天邪神】没有回来。等待之中,他顺手将那枚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神秘黑玉拿了出来,在手中反复把玩着。

  自从得到这枚神秘黑玉后,云澈经常会时不时的【逆天邪神】将它拿出来研究一番。因为它实在太过神秘,它跟着弑月魔君承受了邪神封印百万年的【逆天邪神】侵蚀,却是【逆天邪神】完好无损,表面光洁的【逆天邪神】连一丝微小的【逆天邪神】浅纹都没有。自己“轰天”状态下的【逆天邪神】极限一剑将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躯都砸个稀烂,再被金乌炎烧成渣,它依旧是【逆天邪神】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损伤。

  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探入其中,会瞬间消失无踪。就连茉莉,和有着广博远古记忆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都完全搞不清它究竟是【逆天邪神】个什么东西。

  他之所以现在拿出来,是【逆天邪神】在等待中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这既是【逆天邪神】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东西,又呈深邃无比的【逆天邪神】漆黑之色,十之八九会是【逆天邪神】某种远古魔石,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茉莉和金乌的【逆天邪神】力量它都毫无反应,那么,黑暗玄力呢?

  将神秘黑玉置于桌上,云澈稍稍凝神,手掌顿时浮起一团漆黑的【逆天邪神】光芒,然后缓缓靠近,将黑光覆向神秘黑光,试探着探入其中。

  但,和先前的【逆天邪神】每一次试探都一样,侵入神秘黑玉中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瞬间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就像是【逆天邪神】被一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虚空黑洞完全吞噬。

  “……”云澈沉默了一会儿,手掌的【逆天邪神】黑光顿时膨胀,这次,他不但动用了玄脉之力,还催动了魔源珠里的【逆天邪神】原始黑暗之力,两股黑暗玄力融合,整个空间顿时变得格外幽暗,空气也冷了下来,云澈手中安静的【逆天邪神】黑光仿佛成为了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中心,带着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被云澈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碰触向神秘黑光。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小小的【逆天邪神】一团黑暗玄光,但其中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完全释放之下,足以将整个流云城吞噬成一片废墟。

  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股力量,在触到神秘黑玉后,竟同样是【逆天邪神】一瞬间完全消失。黑玉别说损伤,根本连丝微的【逆天邪神】移动都没有,他蕴藏在黑暗玄力中的【逆天邪神】精神力也随同消失,根本探知不到其中的【逆天邪神】一丝一毫。

  “……”云澈顿时无语。居然连黑暗玄力都同样毫无反应,这块黑玉到底是【逆天邪神】个什么东西!?

  云澈又不甘心拿出同样属于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先是【逆天邪神】拿剑身在神秘黑玉上敲了敲,然后玄力一凝,剑身瞬间覆满黑光,向黑玉触去。

  结果依然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惊喜……所有试图侵入其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全都都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泥牛入海至少还能带起涟漪,而涌入神秘黑玉的【逆天邪神】力量却是【逆天邪神】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连哪怕一丁点声响都没有。

  “我就不信了!”

  云澈一手抓起永夜魔剑,一手开始重新凝聚黑暗玄力……这时,他忽然察觉到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气息正在临近。他迅速将永夜魔剑和黑暗玄力收起,然后手臂疾挥,将逸散在周围空间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完全驱散,以免伤到萧泠汐。

  做完一切,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出现在房门前,看到云澈,她美眸一亮,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小澈,听老爹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已经回来了,我还到处找你,刚才还在你房间等了好一会儿,原来你居然偷偷跑到这里。”

  “我刚刚有事出去了一下。”云澈站了起来,微吸一口气,定定的【逆天邪神】道:“泠汐,走,和我去见爷爷!”

  “唉?”云澈有些严肃的【逆天邪神】样子让萧泠汐面露疑惑:“你不是【逆天邪神】刚刚去过老爹那里了,又出什么事情了么?咦?你手边的【逆天邪神】那块石头好漂亮,我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这么奇异的【逆天邪神】光。”

  神秘黑玉还在桌子上,云澈没有来得及收起。

  云澈马上道:“这块石头是【逆天邪神】我在一个地方捡来的【逆天邪神】,一直没弄明白它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未完,忽然顿下。

  泠汐刚才说……光?

  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一转头,随之眼睛猝然一直……

  就在他手边桌上的【逆天邪神】神秘黑玉,此时赫然正在释放光芒!

  一种奇异的【逆天邪神】灰色光芒!!

  自他捡到这块黑玉,无论用什么方法,哪怕是【逆天邪神】茉莉那个层次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无法让它出现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反应。而此时,它竟然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自己释放出了光芒!

  而且是【逆天邪神】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诡异光芒——灰色的【逆天邪神】光!?

  这个颜色的【逆天邪神】光,不属于任何云澈认知中元素之力的【逆天邪神】光芒,它只有薄薄的【逆天邪神】一层,覆在黑玉之上,却是【逆天邪神】将黑玉原本的【逆天邪神】深邃黑色完全遮蔽,更为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层灰光竟然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气息……一丁点都没有。它近在云澈手边,但若不是【逆天邪神】萧泠汐出声,他完全没有感知到它的【逆天邪神】出现。

  要知道,以云澈如今的【逆天邪神】灵觉,哪怕是【逆天邪神】最最低等的【逆天邪神】萤火之光在百丈之内刹那闪烁,都不可能逃过他的【逆天邪神】感知。

  看着这抹莫名闪耀的【逆天邪神】灰光,云澈怔在那里,一时间都忘记自己下定决心马上要做的【逆天邪神】事。

  “小澈?”看到云澈忽然失声发呆,萧泠汐满脸疑惑的【逆天邪神】走过去,随着她的【逆天邪神】走近,神秘黑玉上的【逆天邪神】灰色光芒忽然动了起来,然后逐渐变得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明亮……

  萧泠汐走到云澈身前时,神秘黑玉上的【逆天邪神】光芒,已从昏暗稀薄的【逆天邪神】灰色,闪耀成微微灼目的【逆天邪神】亮银色。

  “啊?它的【逆天邪神】光还会变?”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它光芒的【逆天邪神】变化,萧泠汐愈加的【逆天邪神】好奇:“小澈,这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是【逆天邪神】特殊的【逆天邪神】玄晶吗?我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能发出这种光芒的【逆天邪神】东西。”

  “……”云澈没有回答,因为他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这抹从暗灰色变成亮银色的【逆天邪神】光芒所吸引。

  要让他在短距离内毫无察觉的【逆天邪神】力量光芒,要么是【逆天邪神】层面太低,要么是【逆天邪神】层面太高。但,层面就算再低,低至萤虫之火,也不可能在如此近距离下毫无气息。

  那么,难道是【逆天邪神】这抹光芒的【逆天邪神】法则层面……高到我的【逆天邪神】灵魂无法理解,灵觉无从感知的【逆天邪神】程度?

  但如果是【逆天邪神】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光芒,为什么我手指碰触在上面,却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感觉?

  而且,这抹浓郁起来的【逆天邪神】亮银色……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感?似乎,就在不久前见过同样的【逆天邪神】颜色。

  是【逆天邪神】在哪里见过……

  云澈静心凝神,快速搜索起最近一段时间的【逆天邪神】记忆……蓦地,一抹几乎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银色光芒,闪现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绝云崖下……那个有着彩色眼瞳的【逆天邪神】女孩的【逆天邪神】长发!!

  对了!她的【逆天邪神】头发,就是【逆天邪神】这种亮银色!在无尽黑暗的【逆天邪神】深渊之底,她的【逆天邪神】头发却始终释放着一种近乎耀眼的【逆天邪神】银色光华……和眼前的【逆天邪神】银色光芒很像。

  他的【逆天邪神】思绪快速回转……那毕竟只是【逆天邪神】那个女孩的【逆天邪神】发色,而且还是【逆天邪神】虚幻的【逆天邪神】灵魂体,两者颜色虽然很像,但也仅仅是【逆天邪神】颜色上的【逆天邪神】巧合,头发的【逆天邪神】颜色和上古黑玉的【逆天邪神】光,再怎么也不该有什么联系。

  “小澈?小澈!!”萧泠汐连续呼唤了好几声,拿起莹白的【逆天邪神】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小澈?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发呆?”

  云澈在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呼喊声回过身来,连忙道:“没事,我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这块石头发光,所以一时间有些惊讶。”

  他说话间,看着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目光微微一跳……因为他忽然想到,这个之前无论如何都毫无反应的【逆天邪神】黑玉,是【逆天邪神】在萧泠汐出现后,忽然发出的【逆天邪神】光芒。

  而它的【逆天邪神】光芒从灰色逐渐变得浓郁明亮……也是【逆天邪神】在萧泠汐一步步靠近的【逆天邪神】过程中。

  这是【逆天邪神】……

  不对!应该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巧合……泠汐怎么可能会和这个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东西有什么关联或感应。

  心中虽然直接否决,但疑惑却无法就此而散,他犹豫了一番,还是【逆天邪神】说道:“泠汐,你……试着向后退几步。”

  “啊?”萧泠汐粉唇微张,不明所以,但还是【逆天邪神】依言向后缓步退去:“是【逆天邪神】……这样吗?”

  随着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后退,神秘黑玉上的【逆天邪神】光芒陡然减弱,萧泠汐每后退一步,它的【逆天邪神】光芒就弱上一分,她连续倒退四步后停在了那里,黑玉之上的【逆天邪神】光明也顿时定格,再无变化。

  云澈:“……”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