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5章 意外的【逆天邪神】真相

第925章 意外的【逆天邪神】真相

  流云城东原本是【逆天邪神】一片连绵的【逆天邪神】山地地带,因神凰军而早已变为一片平地。

  云澈虽然从小在流云城长大,但十六岁前,这个地方他却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来过。有诸多低等玄兽存在的【逆天邪神】后山区域,有萧泠汐或夏元霸陪伴,萧烈也并不会太过禁止他的【逆天邪神】进入,唯独城东的【逆天邪神】山地区域,萧烈绝不允许他和萧泠汐前往。或许是【逆天邪神】因这里离流云城太远,无法放心他们的【逆天邪神】安全。

  云澈来到上空,灵觉很快释放,笼罩住这片被神凰军践踏的【逆天邪神】土地。

  虽然很淡,但云澈依然能隐约察觉到这片土地曾经罩过一个封锁玄阵。很显然,凤凰神宗在发现这里的【逆天邪神】紫晶矿后,第一时间设下了无形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以免紫晶气息被他人察觉。

  但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一直扫到二十里之外,都没有感知到任何紫晶的【逆天邪神】气息。

  毫无疑问,凤凰神宗对于这件事无比的【逆天邪神】小心谨慎,将这里清理的【逆天邪神】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丝毫的【逆天邪神】痕迹。毕竟对那时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而言,一旦被四大圣地察觉到什么,后果将无比危险。

  从空中降下,踩在已经变得厚实的【逆天邪神】土地上,云澈沉眉思索,依然无法想通这里为什么会存在多达百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

  先前,他脑中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晃过这份疑惑,之后事情太多,关于紫脉神晶的【逆天邪神】疑惑便被他抛之脑后。而在处理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同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件绝不正常的【逆天邪神】事——百斤紫脉神晶,就算埋藏的【逆天邪神】很深,也必定会释放出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玄晶气息。四大圣地一直没有发现已经很不正常,而二十四年前,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因追杀他的【逆天邪神】父母云轻鸿与慕雨柔,还曾到过流云城……萧鹰也是【逆天邪神】那个时候遇害。

  若仅仅只是【逆天邪神】到过,未发现还算勉勉强强可以理解。但他们到来流云城之后,分明还在周边区域搜寻了数天,就算没掘地三尺也差不多了。以圣地层面的【逆天邪神】灵觉强度,为什么会丝毫没有察觉到如此庞大且高等的【逆天邪神】紫晶矿?

  何况能被派来追捕云轻鸿和慕雨柔的【逆天邪神】,必定都是【逆天邪神】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剑域那边还是【逆天邪神】由轩辕问道这个少主亲自带领。

  难道那个时候,这个紫晶矿还并不存在?

  不……绝无可能。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紫晶矿,必然经过了无比悠长的【逆天邪神】岁月,又怎么可能在短短二十几年内生成。

  另外,根据灵觉探知到的【逆天邪神】脚下土地被暗中挖掘的【逆天邪神】深度,这个紫晶矿埋藏的【逆天邪神】并不深,相反,甚至还可以称得上相当之浅,最浅的【逆天邪神】地方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二十丈深度——当初神凰军派了二十万大军驻扎此地,通过每日“演习”来弄出巨大的【逆天邪神】动静,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掩饰攫取浅处的【逆天邪神】紫晶矿而发出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站立良久,却是【逆天邪神】百思不得其解。若说这几千年来四大圣地从来就未临近过这片土地,因而始终没有察觉,或许还可以勉强解释,但要说来到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圣地之人全部大脑短路神经大条……实在是【逆天邪神】说不过去。

  就在云澈犹豫着要不要潜入山地之下一探究竟时,西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正脚步缓慢的【逆天邪神】向这边走来。

  云澈目光转过,看到了一个身材中等,面目慈和的【逆天邪神】老人,顿时眼神一动,起身飞了过去,落在了那个老人身前:“鸿爷,怎么会忽然有兴致来这里?”

  老人停住脚步,然后微笑了起来:“原来是【逆天邪神】小少爷。唉,马上又是【逆天邪神】夫人的【逆天邪神】祭辰了,老爷要我来采一些夫人生前最爱的【逆天邪神】芜兰花。小少爷,你又为何会来这里?”

  在萧门之中,云澈最敬重萧烈,之外,便是【逆天邪神】眼前的【逆天邪神】萧鸿。萧鸿原本并非是【逆天邪神】萧门之人,而是【逆天邪神】萧烈之父当年在外游历所救起,带回萧门,改姓为萧,从小一直照顾萧烈的【逆天邪神】起居,对萧烈忠心耿耿。当初云澈与夏倾月大婚,也是【逆天邪神】由他护送陪同云澈前去接亲。

  每年亡妻祭日,萧烈都会带上一大捧的【逆天邪神】芜兰花。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他亡妻生前最爱的【逆天邪神】花,这一点,云澈和萧泠汐从小就知道。

  “我是【逆天邪神】一时起意,过来看看。”云澈看了一眼四周,道:“这四周好像并没有芜兰花,要不我和鸿爷一起去别的【逆天邪神】地方找找吧。”

  “不用了,”萧鸿笑着摇头:“小少爷如今是【逆天邪神】万金之躯,岂能陪我做这等粗事。这里往年这个季节四处可见芜兰花,自从神凰军来过之后,这里被夷为平地,芜兰花也似乎难以找寻了,唉。”

  “原来往年的【逆天邪神】那些芜兰花,都是【逆天邪神】在这里采的【逆天邪神】。”云澈颇为感触的【逆天邪神】道:“说起来,从小到大,爷爷从来不许我和小姑妈来这里玩,我甚至都不知道这里以前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

  “呵呵,那是【逆天邪神】当然,”萧鸿笑了笑,感怀的【逆天邪神】道:“毕竟,这里是【逆天邪神】老爷的【逆天邪神】伤心之地,就连他自己,在那之后都极少再来这里。”

  “伤心地?”云澈微微愕然:“这里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是【逆天邪神】爷爷的【逆天邪神】伤心地。”

  “哦?”萧鸿面露诧异:“难道老爷至今都没有和小少爷说过么?哦……呵呵,那也难怪,那种事,老爷的【逆天邪神】确应该不会主动和你们提起。毕竟,那也是【逆天邪神】老爷心里最痛的【逆天邪神】地方。”

  “……”云澈感觉到了事情的【逆天邪神】不同寻常,追问道:“鸿爷,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会是【逆天邪神】爷爷心里最痛的【逆天邪神】地方?如果你知道的【逆天邪神】话,还请详细的【逆天邪神】告诉我,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当初的【逆天邪神】小孩子了。在知道之后,说不定,我还能有办法帮爷爷走出这里的【逆天邪神】阴影。”

  萧鸿却是【逆天邪神】摇头:“帮不了的【逆天邪神】,毕竟死者已矣。不过,告诉小少爷这件事倒是【逆天邪神】无妨,毕竟小少爷如今已是【逆天邪神】如此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人物。”

  “小少爷,你可知,当年夫人是【逆天邪神】如何过世的【逆天邪神】吗?”萧鸿忽然问道。

  云澈道:“当年萧鹰叔叔遭遇毒手离世,妻子殉情,他们的【逆天邪神】孩子又生死不知。奶奶受到打击太大,心郁成疾,在生下小姑妈后不久就郁郁而终……这虽然不是【逆天邪神】爷爷告诉我的【逆天邪神】,但萧门和流云城中都是【逆天邪神】如此说。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萧烈之妻当年因丧子之痛,在生下萧泠汐后郁郁而终,这一点,云澈十六岁前从未去怀疑过。而十六岁后,他多了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记忆,再想起这件事时,他所学医术,便让他脑中自然而然的【逆天邪神】产生疑惑。

  所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虽然丧子之痛痛彻心扉,但萧烈之妻在生下泠汐之后,会将所有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和慈爱之心转移到新生女儿身上。就算心中再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也会努力转为坚强——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母亲的【逆天邪神】本能,也是【逆天邪神】母亲最为伟大的【逆天邪神】地方。

  再怎么也不会刚生下女儿就撒手丢下,“郁郁而终”。

  何况,她当时绝非孤身一人,还有与她感情挚深的【逆天邪神】萧烈。

  所以,无论从医道,还是【逆天邪神】人性,萧烈之妻都不应该是【逆天邪神】“郁郁而终”,必定还有其他的【逆天邪神】原因。比如……因病而逝?

  萧鸿目视东方被踏平的【逆天邪神】山地,缓缓的【逆天邪神】讲述起来:“当年,萧鹰少爷惨遭毒手,小少爷又不知所踪,凶多吉少,夫人遭受重大打击,每日以泪洗面,而她那时又刚刚身怀六甲,老爷怕她伤心过度,坏了身子,每日都努力的【逆天邪神】安慰和哄她开心……唉,老爷那时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心痛不堪,但他对夫人的【逆天邪神】感情,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深之切啊。”

  云澈:“……”

  “在夫人身怀泠汐小姐大概六个月的【逆天邪神】时候,正值这里芜兰花开。芜兰花是【逆天邪神】夫人最爱之花,老爷便带着夫人来到这里,静赏芜兰花开,以图可以稍抚她心中丧子之痛,我当时便跟随伺候在旁。”

  “从上午一直到傍晚,夫人的【逆天邪神】心情的【逆天邪神】确难得有所好转。而就当老爷准备带着夫人返回流云城时,却忽然发生了一个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意外。”

  “什么意外?”云澈马上追问道。

  “夫人……忽然中了一道雷。”当时的【逆天邪神】一幕已过去二十多年,但萧鸿此时想起,依旧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惊悸。

  “中了……一道雷?”云澈愣住,大脑竟一时转不过来:“什么意思?怎么会好好的【逆天邪神】……中雷?”

  “我和老爷也是【逆天邪神】百思不得其解啊。”萧鸿叹声道:“芜兰花开,晴空万里,天空别说阴云,连片薄云都没有。却忽然有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刚好劈在夫人的【逆天邪神】身上……而且那道雷,还是【逆天邪神】奇怪的【逆天邪神】黑色。”

  “……黑色!?”

  “没错,我和老爷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道黑色的【逆天邪神】雷,我和老爷都是【逆天邪神】平生仅见。它的【逆天邪神】颜色,还有它的【逆天邪神】出现都无比的【逆天邪神】诡异,老爷那时以为是【逆天邪神】有人暗算,是【逆天邪神】杀死萧鹰少爷的【逆天邪神】恶人又回来斩草除根了,他暴怒找寻,但整片山地,除了我们三人,再也没有其他的【逆天邪神】人影,之后,也始终没有其他的【逆天邪神】意外出现。”

  “那之后呢?奶奶她中了黑色的【逆天邪神】雷电后怎么样了?”云澈急声问道,眉头死死皱紧。

  晴空落雷本就极不正常,若是【逆天邪神】他遇到,第一反应也定然是【逆天邪神】有人为之。而黑色的【逆天邪神】雷电……雷电玄力的【逆天邪神】基础色为紫色,他云家的【逆天邪神】紫云功在达到极高层面后,会质变成红色的【逆天邪神】雷电,但无论天玄大陆还是【逆天邪神】幻妖界,还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他都从未见过、听过哪个人、哪个宗门的【逆天邪神】雷电之力能呈漆黑之色。

  倒是【逆天邪神】焚绝尘和轩辕问天释放黑暗玄力时,极度压缩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有时会形成雷电状的【逆天邪神】玄光,看上去像是【逆天邪神】黑色的【逆天邪神】雷电……但,二十多年前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根本没有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存在,唯一能动用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正被牢牢的【逆天邪神】封锁在大陆之外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中。

  “被雷电所中的【逆天邪神】夫人当场昏迷,之后更是【逆天邪神】昏迷了整整三天才终于醒来,不过奇怪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夫人身上却完全没有被雷电所伤的【逆天邪神】痕迹。但那之后,夫人的【逆天邪神】身体变得格外虚弱,白日时常惊厥,夜间噩梦连连,老爷遍寻城内城外名医,试过各种大补小补,都毫无起色。后来,夫人整整怀胎十三个月,才终于生下小姐泠汐,之后,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便每况愈下,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