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4章 疑惑
  这些人的【逆天邪神】死,也代表着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所有的【逆天邪神】中坚力量全部覆灭。此后,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纵然继续存在,也已彻底不复圣地之名。

  云澈转过身,在他目光投来时,至尊海殿与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人无不是【逆天邪神】眼瞳瑟缩,脚步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后退。

  “从明天开始,你们去把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收入你们之下,若不顺从或无法掌控,直接格杀。他们所有的【逆天邪神】高手已经全部葬身在此,剩下的【逆天邪神】人你们处理起来应该简单之极。”云澈语气无比冷漠的【逆天邪神】道。

  “至于那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资源,一半运送到妖皇城,另一半,你们自己看着分吧。”

  见云澈丝毫没有要杀他们的【逆天邪神】意思,他们已是【逆天邪神】大松一口气,陡然听到两大圣地的【逆天邪神】资源他们居然可以分走一半,心中无不是【逆天邪神】喜出望外。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和他们一样都是【逆天邪神】鼎力万年的【逆天邪神】圣地,万年积累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资源与底蕴,他们两圣地能共得一半,简直是【逆天邪神】天上掉馅饼的【逆天邪神】大好事,他们岂有不尽心尽力之理。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云澈将已经完全吓瘫的【逆天邪神】夜玄歌扔到了夏元霸脚边,然后低低的【逆天邪神】向夏元霸说了几句话,夏元霸目光一闪,然后微微点头,足有云澈两个大的【逆天邪神】手掌将夜玄歌牢牢提在手中……而直到现在,夜玄歌都完全不明白云澈为什么要如此“优待”他。

  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在夏元霸和紫极的【逆天邪神】带领下很快离开幻妖界。云澈陪着小妖后留在皇陵前,他关切的【逆天邪神】问道:“彩衣,你真的【逆天邪神】不去天玄大陆,亲自将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清理掉么?”

  小妖后微微摇头:“罪魁祸首已经全部伏诛,如今的【逆天邪神】一切,已足以告慰父皇他们在天之灵。剩下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些被摆布的【逆天邪神】棋子,便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吧。”

  与当初诛灭淮王府九族、血洗妖皇城的【逆天邪神】小妖后相比,如今的【逆天邪神】她心境明显的【逆天邪神】平静了许多,锋芒与威凌依旧,却没有了曾经似海的【逆天邪神】怒怨与仇恨。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抱过她,在她耳边道:“彩衣,你放心好了,以往的【逆天邪神】灾祸,再也不会出现了。”

  ————————————

  随着空间玄阵的【逆天邪神】完成,曾经只能依靠太古玄舟进行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如今已可以通过玄阵来完成。归心似箭的【逆天邪神】萧烈在第一天就返回了流云城,不放心他的【逆天邪神】萧泠汐自然随他一起。

  一起回到流云城的【逆天邪神】还有萧云夫妇与萧永安。

  一直牵挂着国事的【逆天邪神】苍月也很快回到了苍风皇城。

  几天之后,云澈和凤雪児一起,带着冰云仙宫上下两千弟子,通过空间玄阵,返回了已经久违的【逆天邪神】冰极雪域。

  当初小妖后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恶战,让大半个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冰雪近乎全部融化。如今隔了小半年,在这里的【逆天邪神】酷寒之下,大地已再次变得雪白一片,脚下铺着已经很厚的【逆天邪神】雪层与冰层,只是【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却几乎看不到了冰川的【逆天邪神】存在。

  “慕容师伯,你们真的【逆天邪神】要自己重建冰云仙宫?真的【逆天邪神】不要妖皇城那边帮忙吗?”云澈向慕容千雪等人道。

  慕容千雪道:“曾经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便是【逆天邪神】先祖们以冰云诀自行建起,先祖们可以做到,我们同样可以。而且,在宫主的【逆天邪神】引领下,我们这一代的【逆天邪神】整体实力要胜过先前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代,新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也只会比以前更好。”

  “在那之前,我们会先寻找先祖们的【逆天邪神】遗体。她们都置于冰层深处,一定都安然无损。”楚月璃道。

  “那好吧,”云澈点头,她们以冰云诀凝化的【逆天邪神】寒冰,再加上这里恒古的【逆天邪神】酷寒,要比琉璃砖瓦还要坚固百倍:“相信这段时间,新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样子,众位师伯师叔,师姐师妹都已是【逆天邪神】心有成竹。”

  “宫主尽管放心,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给宫主一个惊喜哦。”风寒雪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

  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纷纷散开,当初冰云仙宫灰飞烟灭,她们黯然神伤,泪盈眼眶,如今要以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来重建冰宫,她们每一个人表现出的【逆天邪神】,却又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兴奋和期待。

  看着她们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面露微笑,彻底的【逆天邪神】放下心来。这几年间,冰云仙宫先后遭遇了数次劫难,如今终于可以回归平静。他也算没有愧对带着眼泪和乞求将宫主之位托付给他的【逆天邪神】宫煜仙。

  ……也保住了小仙女从小到大的【逆天邪神】家。

  “云哥哥,那边为什么还有两个玄阵?”凤雪児忽然指向了南侧,就在连接两大大陆空间玄阵的【逆天邪神】前方,赫然还存在着两个小上许多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而且这两个玄阵,似乎……似乎还残留着我们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气息。”

  云澈笑着道:“这两个也是【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玄光颜色稍浅的【逆天邪神】那一个,连接着流云城,颜色稍深的【逆天邪神】那一个,连接着凤凰城。这两个,都是【逆天邪神】你父皇在这一个月内尽全力铸造而成的【逆天邪神】。”

  “啊?父皇?”凤雪児轻吟一声。

  “那日我在海殿只是【逆天邪神】随口一提,他果然放在了心上。在流云城,也同样有一个连接凤凰城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你父皇这么大费周章,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方便你经常回去。”云澈看着凤雪児道。

  “……”凤雪児张了张唇,星眸一阵微微的【逆天邪神】氤氲,忽然道:“云哥哥,我的【逆天邪神】确都好久没有回去了,父皇他们一定很牵挂我。凤凰城现在应该正在重建,也是【逆天邪神】最需要我帮忙的【逆天邪神】时候,所以,我想回凤凰城一段时间。”

  云澈欣然点头:“我这段时间会在流云城,有玄阵相连,我们随时可以相见。雪児可以白天在凤凰城,晚上呢,就乖乖回到我的【逆天邪神】怀里来。”

  “云哥哥,你……你越来越坏了,”雪児一声娇嗔,绮丽的【逆天邪神】红霞浮上仙颜。

  两人在传送阵前分开,一个回到了凤凰城,一个回到了流云城。

  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传送阵就设在萧门大院中,云澈走出传送阵,却没有马上去找萧泠汐他们,而是【逆天邪神】腾空而起,灵觉瞬间笼罩了这个流云城。

  云澈现在的【逆天邪神】灵觉之强已是【逆天邪神】今非昔比,凌云城中的【逆天邪神】每一缕气息都清楚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之下,很快,他便锁定方位,如闪电般掠向城东,落在了一个全身银衣的【逆天邪神】中年男子身旁。

  人前忽然多了一个人影,那个银子男子瞬间警觉,但看清云澈,他慌忙拜了下去:“在下皇极圣域罗圣殿殿主骆池,奉圣帝之命在此等候云宫主多日。”

  “多日?居然这么早就来了。”云澈嘀咕一声。

  “是【逆天邪神】,云宫主交代之事,岂可怠慢。”自称骆池的【逆天邪神】银衣中年人无比恭敬的【逆天邪神】道。

  “人呢?”云澈道。

  “就在我背后的【逆天邪神】小屋中。”骆池答道。

  “把轩辕问道交给我,至于另一个……你在这里继续等候一天。”

  “是【逆天邪神】。”

  很快,一个身着黑衣的【逆天邪神】人被骆池拎了出来,放到了云澈身边。

  轩辕问道脸色焦黄一片,没有了平日里哪怕半点的【逆天邪神】气势和傲然,瘫在那里的【逆天邪神】姿势,活生生像是【逆天邪神】被打断了全身骨头的【逆天邪神】狗。

  “唔……”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喉咙里溢出艰涩的【逆天邪神】呻吟,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然后终于看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那一刹那,他如遭电击,瞳孔一下子放大了几十倍:“云……云澈!”

  “哼,”云澈冷笑一声:“轩辕问道,还认得这是【逆天邪神】什么地方么?”

  “啊……啊……”轩辕问道嘴巴大张,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便彻底跌入绝望的【逆天邪神】深渊,在极致的【逆天邪神】恐惧之中,他别说回答,连完整的【逆天邪神】说出一个字都已无法做到。

  云澈将他拎起,腾空而去,很快返回了萧门,然后循着气息,直接落向了萧烈的【逆天邪神】庭院。

  “澈儿,你回来了。”

  看到云澈,萧烈将怀中刚刚哄睡的【逆天邪神】萧永安轻轻放下,脸上满是【逆天邪神】温和的【逆天邪神】笑:“既然回来了,就多住几天吧。这两天,汐儿已经把你的【逆天邪神】房间重新收拾打扫过了。”

  “嗯,已经离开家这么久,当然要多住几天。”云澈应声道:“爷爷,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

  云澈手臂一伸,将门外的【逆天邪神】轩辕问道一把吸了过来,然后丢在了萧烈面前。

  萧烈被吓了一跳,惊疑道:“这个人是【逆天邪神】?”

  “他叫轩辕问道。”云澈微吸一口气,然后字字铮铮的【逆天邪神】道:“二十四年前,就是【逆天邪神】他,毒手害死了萧叔叔!”

  “……”萧烈如闻霹雳,身体剧烈摇晃了一下,本是【逆天邪神】带着温和笑意的【逆天邪神】脸上快速浮起一层苍白。

  云澈连忙向前扶住萧烈,沉着眉头道:“当年整件事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已经死了,参与这件事的【逆天邪神】人也都得到了该有的【逆天邪神】下场。我唯独留下了这个人的【逆天邪神】命……因为他该由爷爷你亲自来处决。”

  萧烈将他和萧泠汐抚养长大的【逆天邪神】那些年,永远渴望的【逆天邪神】两件事,便是【逆天邪神】治好他的【逆天邪神】玄脉,以及找到当年害死萧鹰的【逆天邪神】凶手。前者,云澈不但玄脉恢复,而且扬名天下,后者,便成了萧烈这一生最大的【逆天邪神】心结。

  如今,他一直苦苦追寻,做梦都想找到和手刃的【逆天邪神】凶手终于找到,而且就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沉积了二十多年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怨恨在他灵魂之中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动。

  “你……是【逆天邪神】你……是【逆天邪神】你……杀死了我的【逆天邪神】儿子……是【逆天邪神】你!”

  一直平和如水的【逆天邪神】他,脸色在短短几个瞬间便扭曲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全身释放着浓烈的【逆天邪神】悲伤和同样浓烈的【逆天邪神】戾气。云澈没有安慰和规劝,因为他知道这是【逆天邪神】萧烈一生最大的【逆天邪神】仇恨和心结,必须让他尽情发泄,亲手了结,否则,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一辈子都会被压在沉重的【逆天邪神】阴影下,永远不会真正轻松。

  萧烈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衣领,扭过他蜡黄绝望的【逆天邪神】面孔,看着眼前这个不同戴天,杀了他儿子,毁了他一家的【逆天邪神】仇人,萧烈眼瞳欲裂,全身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我……我……我杀了你!!”

  云澈一辈子,都从未见过萧烈露出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表情,发出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声音,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向上,抓在了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喉咙上,颤抖的【逆天邪神】双手凝聚着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痛苦与仇恨……

  “呜哇哇哇……”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逆天邪神】婴儿啼哭声响了起来。这个熟悉的【逆天邪神】啼哭声让萧烈全身一抖,几乎是【逆天邪神】条件反射般的【逆天邪神】一把扔下轩辕问道,急匆匆的【逆天邪神】冲到屋内,匆忙而小心的【逆天邪神】抱起了忽然被惊醒的【逆天邪神】萧永安……在抱起萧永安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戾气几乎一瞬间全部消失。

  “永安乖,不哭了不哭了,是【逆天邪神】太爷爷不好,太爷爷一定吓到永安了……”

  萧烈抱紧婴儿,温声轻哄,微垂的【逆天邪神】目光无比的【逆天邪神】溺爱和柔和,没有了哪怕半点刚才恨意下的【逆天邪神】凶煞,仿佛已完全忘记了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存在。很快的【逆天邪神】,萧永安便停止了啼哭,在他的【逆天邪神】怀中继续安稳的【逆天邪神】睡去。

  云澈:“……”

  “澈儿,”萧烈没有把萧永安放下,再次面向轩辕问道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竟已是【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平静平和:“这个人杀死了我的【逆天邪神】儿子,我做梦都想找到他,想把他碎尸万段。但是【逆天邪神】……我这双手,要用来抱永安,岂能染上肮脏罪恶的【逆天邪神】血腥。所以,你帮爷爷,把他献祭在永安爷爷的【逆天邪神】坟前吧,让他在天之灵,可以安心瞑目……”

  “好!”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答应,心中一阵难言的【逆天邪神】轻松……要比预想中萧烈亲手杀死轩辕问道来复仇雪恨的【逆天邪神】结局轻松的【逆天邪神】多。

  “嗯。”萧烈抱紧怀中安睡的【逆天邪神】孩子,抬头起来,看向天空,脸上露出了淡淡的【逆天邪神】微笑,虽然笑意中透着些许的【逆天邪神】感伤,但,却比云澈在他身上所见过的【逆天邪神】所以笑颜都要轻松和平和。

  当下,云澈抓起轩辕问天,来到了萧门后山,将他丢在了萧鹰的【逆天邪神】墓碑前。

  “轩辕问道,是【逆天邪神】时候送你去和你爹团聚了。”云澈一脚踩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让他的【逆天邪神】脑袋深深的【逆天邪神】叩在了萧鹰墓前:“哦不不,你爹死的【逆天邪神】时候是【逆天邪神】形魂俱灭,你就算是【逆天邪神】走完十八层地狱都别想找到他了。”

  “我萧叔叔一家大恩大义,却因为你这样一个垃圾,而发生了那么巨大的【逆天邪神】惨变……你真是【逆天邪神】死一万次都不够偿还!”云澈阴沉着脸,恨恨的【逆天邪神】道:“下地狱赎罪去吧!”

  凤凰炎瞬间燃起,轩辕问道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绝望的【逆天邪神】惨叫,便直接化成飞灰,洒在了萧鹰的【逆天邪神】墓前。

  云澈退后两步,向着萧鹰的【逆天邪神】墓碑深深拜下,低声道:“萧叔叔,你当年救了我们一家,却让你自己遭遇灾祸。你的【逆天邪神】恩情,我们云家终生难报,直到今日,才总算是【逆天邪神】为你报仇雪恨。如今你大仇得报,萧家也有了后人,希望你在天之灵,可以含笑安心。”

  再次深拜,云澈腾空而起,刚要准备飞回萧门,却又忽然顿了一下,然后转移方向,向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东方疾飞而去。

  他的【逆天邪神】心里,一直都盘踞着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疑问。

  那就是【逆天邪神】藏匿在流云城东的【逆天邪神】那整整一百斤紫脉神晶。

  一百斤紫脉神晶是【逆天邪神】何种概念?

  整个天玄大陆平均一百年都产出不了多达一百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而明明无比贫瘠的【逆天邪神】流云城,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冒出了整整一百斤。

  而最为诡异的【逆天邪神】一点是【逆天邪神】,如此庞大量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生成的【逆天邪神】过程应该要几千年甚至万年。其存在期间必定释放出极为浓郁的【逆天邪神】紫晶气息。而那些庞大宗门,尤其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对紫脉神晶这种最高等资源都有无比敏锐的【逆天邪神】嗅觉和侦测方法,却是【逆天邪神】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一个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神晶矿?

  反而是【逆天邪神】被凤凰神宗在短短数年前发觉。

  就好像……这多达百斤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是【逆天邪神】在近些年一下子冒出来的【逆天邪神】一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