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3章 卸磨杀驴

第923章 卸磨杀驴

  “……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再也见不到她?”云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惊疑道:“难道你知道些什么?”

  “哼,那是【逆天邪神】因为……”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顿了一下,微动的【逆天邪神】金色瞳光彰显着它的【逆天邪神】刹那踌躇——因为它想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情和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处事方式,随之,它选择了隐瞒,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她身为星神,自然拥有自己的【逆天邪神】独特使命。五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不,甚至有可能低于五年,她就必须履行她背负的【逆天邪神】使命,到时,就算她的【逆天邪神】意志想要见你,她背负的【逆天邪神】使命却会让她身不由己。”

  “使……命……”云澈有些失神的【逆天邪神】低念:“是【逆天邪神】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使命,为什么会让她失去自由?”

  “本尊并不知晓。但你若五年之内见不到她,今后将再也不可能见到她这一点,本尊确信无疑。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很多事,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们凡人所能理解。”金乌魂灵声音依然平淡,但它深深知道,所谓的【逆天邪神】“使命”让她失去的【逆天邪神】又何止是【逆天邪神】自由。想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性情,它能告诉云澈的【逆天邪神】,仅止于此。

  “……”云澈怔在了那里,他忽然想到了夏元霸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那日夏弘义向他讲述的【逆天邪神】,被他取名“冬雪”的【逆天邪神】女子。

  在夏弘义的【逆天邪神】讲述中,夏元霸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在那一日忽然恢复记忆和力量,没有多停留哪怕一天,无比决绝的【逆天邪神】抛下丈夫和两个孩子而离开,并说下了永不会再见的【逆天邪神】话。

  此后,便真的【逆天邪神】再也未见。

  到底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众神之界究竟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地方?为什么回去了,就不能再和“这里”的【逆天邪神】人相见?茉莉那么强大的【逆天邪神】人,为什么也会被其他因素如此的【逆天邪神】束缚自由。束缚她的【逆天邪神】,又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她所处的【逆天邪神】世界,究竟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世界!?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强行前往众神之界?”云澈忽然抬头,微微咬牙道。

  “强行前往?”金乌魂灵淡哼一声:“看来本尊的【逆天邪神】话,果然给了你不小的【逆天邪神】触动。”

  “如果要我以后再也无法见到她,我无法接受……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微微揪起:“我想知道她在她的【逆天邪神】那世界过的【逆天邪神】好不好,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没有自由……不行,我一定要见她。”

  “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这个世界已是【逆天邪神】无人可敌,但若到了众神之界,你的【逆天邪神】力量根本掀不起半点波澜。尤其你师父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界,纵然在众神之界都是【逆天邪神】最高位面的【逆天邪神】存在,你纵然真的【逆天邪神】去到了众神之界,也根本不可能达到她所在的【逆天邪神】星界。而你纵然真的【逆天邪神】能找到她……以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又能为她做些什么?”金乌魂灵冷淡的【逆天邪神】道。

  “我的【逆天邪神】力量,在那个世界或许的【逆天邪神】确只是【逆天邪神】无比渺小的【逆天邪神】存在。但是【逆天邪神】……”云澈闭上了眼睛:“我想见她,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的【逆天邪神】话而想,而是【逆天邪神】时时刻刻都想要再见到她。她离开的【逆天邪神】太过突然,让我到现在都无法完全接受。而且……我想知道她在她的【逆天邪神】世界究竟过的【逆天邪神】怎么样,就算见到她时,她依然要我离开,以后再不相见,我也可以了无遗憾的【逆天邪神】永远离开。”

  “哈哈哈哈哈,”金乌魂灵大笑了起来:“这果然是【逆天邪神】你应该说的【逆天邪神】话,本尊先前读取过你的【逆天邪神】记忆,要比你自己还清楚她在你心魂中的【逆天邪神】地位,本尊就算不激你,你也终有一天会按捺不住去众神之界找她。但可惜,众神之界距离这个世界有着极其遥远的【逆天邪神】空间,纵然耗尽太古玄舟之中剩余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都不可能到达,亦没有其他捷径或方法可用……至少本尊不知。”

  “你想要在五年之内见到她,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就是【逆天邪神】在五年之内将玄力提升到神玄境界。那时,你自然就会寻到前往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方法。只不过,在这个元素过于稀薄,气息格外浑浊,法则无比低等的【逆天邪神】世界,想以常规途径踏入神玄境,要远比登天还难。但如果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话,或许有可能做到。”

  “如果只有这一个方法的【逆天邪神】话……”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绪和气息缓缓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接下来的【逆天邪神】时间,我会精心修炼,哪怕……”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轻了下来:“只能再远远的【逆天邪神】看她一眼也好。”

  他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君玄境一级,而神玄境,是【逆天邪神】突破君玄境十级以上的【逆天邪神】境界。

  他无法知道,自己在短短五年之中能否做到。

  而若是【逆天邪神】自己无法做到,再有两三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凤雪児一定可以做到。或许,到时候可以由她将他带至众神之界。

  茉莉……无论如何,我都要再见你一次。我不能让我们的【逆天邪神】分离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圆满……我更想知道,你在那个世界里过的【逆天邪神】好不好……

  ——————————————

  时光流逝,距离轩辕问天灰飞烟灭,不知不觉已过去一个整月。

  连接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的【逆天邪神】高等空间传送阵,在四大圣地日夜不休的【逆天邪神】拼命努力下,终于在云澈限定的【逆天邪神】时间内圆满完成。

  幻妖界的【逆天邪神】阵点,落在了云家别院,也就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众仙子目前所暂居的【逆天邪神】地方。

  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阵点,则是【逆天邪神】落于苍风国冰极雪域——原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前方。

  为了讨好云澈,这个传送阵被四大圣地……尤其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投入了极大量的【逆天邪神】紫脉神晶和玄空神石,不但能完成两个大陆之间的【逆天邪神】瞬间穿梭,而且其中的【逆天邪神】能量足以维持其存在十年之久。十年之后能量耗尽,也可以直接以各类玄晶补充。

  比之当年他们入侵幻妖界所合力筑造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要强大出十倍不止——毕竟那个时候,四大圣地都是【逆天邪神】唯恐自己多用一分神晶而让其他三圣地占了便宜。

  传送阵完毕之日,第一个使用这庞大空间传送阵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四大圣地。

  他们依照当日云澈的【逆天邪神】命令,四大圣地所有长老级及以上人物全部通过传送阵到来妖皇城。

  他们之中,有很多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到来妖皇城。只不过上一次,他们是【逆天邪神】带着贪婪与凶煞而来,而这一次,他们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缩紧脖子,小心翼翼,提心吊胆而至。

  因为他们这次,是【逆天邪神】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命令下赔罪而来。而且云澈无比明确的【逆天邪神】说过,若是【逆天邪神】小妖后想杀他们,无论杀谁,无论杀多少,谁都不许反抗!

  妖皇城下,他们等来了小妖后,小妖后无比平静,没有杀气,甚至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一路沉默,带着他们来到了妖皇一族的【逆天邪神】皇陵。

  “跪下!”

  面对着先妖皇与小妖皇的【逆天邪神】皇陵,小妖后终于向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说出了第一句话。

  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犹疑,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人齐齐而跪。他们既然到来,就知道要面对什么。当年入侵幻妖界,虽然他们是【逆天邪神】被轩辕问天和明王同时利用,纵非祸首,却也是【逆天邪神】造就妖皇城祸乱的【逆天邪神】刽子手。

  不要说下跪赔罪,他们以命相抵,都是【逆天邪神】应该。

  四大圣地所有上位强者全部跪在妖皇皇陵前赔罪,这样的【逆天邪神】一幕,当年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小妖后从未敢奢望过,妖皇城中也同样无人敢想。

  淮王府被剿灭,除了明王,九族尽诛,而唯一活着的【逆天邪神】明王每日都在承受如炼狱般的【逆天邪神】折磨,却是【逆天邪神】想死都不能。皇城安宁,幻妖平静,她也取回了幻妖之皇该有的【逆天邪神】绝对皇权。

  一切灾祸的【逆天邪神】另一个祸首轩辕问天已灰飞烟灭,侵犯妖皇城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现在全部在皇陵下下跪俯首……到了此刻,她已可以彻底告慰她的【逆天邪神】父皇、皇弟,以及所有为妖皇城牺牲的【逆天邪神】人在天之灵。

  她的【逆天邪神】眸光轻转,悄悄的【逆天邪神】看向了身边的【逆天邪神】男子……这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他所带来。若没有他,不会有今天的【逆天邪神】结果,甚至不会有今天的【逆天邪神】她。

  本只是【逆天邪神】想要短暂一瞥,但视线碰触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却是【逆天邪神】久久都没有移开……她的【逆天邪神】心魂有了越来越清晰的【逆天邪神】感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自己心魂中的【逆天邪神】地位,竟已经超过了幻妖皇族……

  曾经,在她心目中,幻妖皇族的【逆天邪神】尊严和荣耀要远远胜过她的【逆天邪神】生命。而此刻,放下皇族重担,将自己的【逆天邪神】一切完全交付于他的【逆天邪神】念想,竟那么强烈的【逆天邪神】在心间悸动。

  屈膝下跪,然后陵前九叩,堂堂的【逆天邪神】圣地长老,或许做梦都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像是【逆天邪神】一群被等待审判的【逆天邪神】羔羊般战兢瑟缩。

  待一切完成,云澈向小妖后投去询问的【逆天邪神】眼神,然后转过身,道:“元霸,紫先生,带你们的【逆天邪神】人离开吧。”

  这话一出,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喜出望外,而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众人全部呆立当场。天威剑域轩辕博战战兢兢的【逆天邪神】道:“云宫主,那……那我们呢?”

  “呵呵,”云澈笑了笑,一脸关切的【逆天邪神】问道:“不知贵宗少剑主现在可安好?”

  轩辕博头皮一麻,声音发颤:“少剑主他……他正在剑域养伤,一切安好,劳……劳云宫主挂念。”

  “那真是【逆天邪神】好极了。”云澈笑着点头,忽然又把目光投向日月神宫那边:“不知哪位是【逆天邪神】夜玄歌长老?”

  被叫到名字的【逆天邪神】夜玄歌带着一脸懵相走出,紧张的【逆天邪神】道:“不知云宫主唤老朽……有何吩咐?”

  “你就是【逆天邪神】夜玄歌?”云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夜玄歌连忙点头,心中惊疑不定。

  “很好,”云澈微微点头,脸上露出阴森的【逆天邪神】淡笑:“看来你的【逆天邪神】命数不错,至少要比你的【逆天邪神】同门活的【逆天邪神】更久一点。”

  “……”夜玄歌抬头,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恐:“云宫主,这……这话何意?”

  “这话的【逆天邪神】意思就是【逆天邪神】,你们这些人已经没用了,可以去死了!!”

  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在这时瞬间提升到了极致,一道蓝光随着他手掌的【逆天邪神】挥舞,罩向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所有人。

  咔咔咔咔咔咔……

  空气的【逆天邪神】温度骤然下降,蓝光肆掠下,数十棵恐怖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犹如生长自地狱之底,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全部封死在纵横交错的【逆天邪神】冰夷之中。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云澈巅峰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无论其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寒气,还是【逆天邪神】霸道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冰夷封锁,强如这些圣地长老、神使都绝无挣脱的【逆天邪神】可能。他们的【逆天邪神】脸色在冰寒下快速变得青紫,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绝望和惊恐。

  “云……云澈!你……”日月神宫最强的【逆天邪神】齐天神使发出惊恐愤怒的【逆天邪神】嘶叫,但声音刚出口,他的【逆天邪神】嘴已被一道冰夷牢牢封锁。

  旁边,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呆立当场,大气不敢喘一口,这番景象,他们哪还猜不到什么……云澈只是【逆天邪神】随手一挥,足足一百多个圣地长老,还有五个无比强大的【逆天邪神】日月神使,竟全部被完全冰封,没有一个能稍稍挣脱,他们虽从不敢怀疑云澈的【逆天邪神】恐怖,依然被这一幕骇的【逆天邪神】心惊胆颤。

  这根本是【逆天邪神】强大到他们几乎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力量。

  “天威剑域,你们作为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走狗,这些年做了多少丑恶之事!你们害得幻妖界灾难四起,让幻妖皇族险些绝灭!更害死我爷爷,害死我云家多少先烈,连我父母都险些遭你们毒手,让我和萧云两家从小就骨肉分离……你们说,我有什么理由让你们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

  “还有日月神宫,以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梁子,你们真的【逆天邪神】以为那么好心的【逆天邪神】放过你们!?”

  “所有的【逆天邪神】血债,唯有拿你们的【逆天邪神】命来偿还!”

  绝望和惊恐出现在一张张被冻的【逆天邪神】青紫的【逆天邪神】脸上,但他们已没有一个人能喊出声音,只有偶尔响起的【逆天邪神】微弱呜咽。

  “彩衣,是【逆天邪神】你来还是【逆天邪神】我来。”云澈低声问道。

  他声音刚落,小妖后已飞身而出,漫天金色火焰带着灼热的【逆天邪神】绝望,焚向下方被冰封的【逆天邪神】躯体。

  轰————

  寒气快速消逝,但冰夷的【逆天邪神】束缚之力却没有半点减弱,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摆脱了冰寒深渊,却又被卷入了更绝望的【逆天邪神】火焰炼狱,在鬼哭般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被金乌炎快速焚烧成焦黑的【逆天邪神】灰烬……

  短短几十息,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到来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除了被云澈单独拎出来的【逆天邪神】夜玄歌,所有人尸骨无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逆天邪神】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