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20章 光天化日

第920章 光天化日

  “永安,小心一点,不要急……唔小心小心,呵呵呵……”

  萧永安挪动着稚嫩的【逆天邪神】手脚,在木榻上颇为灵活的【逆天邪神】爬来爬去,口中不时发出“咯咯咯”的【逆天邪神】笑声,萧烈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在旁边护着,唯恐他不下心磕下来,脸上满是【逆天邪神】开怀之笑。??要看??书?

  “永安真是【逆天邪神】了不起,才不到两个月,居然就可以爬的【逆天邪神】这么快了。”萧泠汐双手托腮,笑吟吟的【逆天邪神】看着萧永安,每当萧永安目光看向她时,她就会忍不住做一个可爱的【逆天邪神】鬼脸。

  “或许再有两三个月,就可以学会走路了。”萧烈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萧永安毕竟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婴儿,他的【逆天邪神】母亲可是【逆天邪神】精灵一族的【逆天邪神】公主,有着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体质与天赋。

  “唉,”萧烈在这时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不知不觉,离开流云城已经好多个月了。”

  萧泠汐:“……”

  “汐儿,”萧烈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萧泠汐一眼,道:“你的【逆天邪神】年纪也不小了,是【逆天邪神】时候考虑下终身大事了。”

  “啊?”没想到萧烈竟忽然说到这个问题,萧泠汐一下子愣住,慌乱的【逆天邪神】道:“我我我……我从来没想过这类的【逆天邪神】事,只想要好好照顾老爹。”

  “呵呵,”萧烈笑了笑:“你这孩子就是【逆天邪神】太过孝顺,总是【逆天邪神】不放心我这个小老头,那些年身体不佳,着实也拖累了你。距离澈儿第一次成婚都过去快八年了,再不把你嫁出去,怕是【逆天邪神】你娘在天之灵可要怪死我了。”

  “这妖皇城里,对你中意的【逆天邪神】公子可是【逆天邪神】不少,而且个个家世不凡,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你看中的【逆天邪神】?若是【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话,爹替你说说去?”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萧泠汐连忙摇头,就在她慌的【逆天邪神】手足无措时,云澈刚好走了进来:“爷爷,小姑妈。”

  救兵到来,萧泠汐马上起身迎了过去:“小澈,你伤好了没有?”

  “已经好的【逆天邪神】不能再好了,刚刚还和苓儿去城外兜了一圈。”云澈笑着道,然后向萧永安伸出手臂:“永安,给大伯抱抱。”

  “哦哈哈哈哈!”云澈刚伸手,一个粗矿无比的【逆天邪神】大笑声从外面传来,天下雄图满面红光,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走进,手里抱着一个木制的【逆天邪神】小马:“乖外孙,外公来看你了,看外公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天下雄图的【逆天邪神】一嗓子可谓是【逆天邪神】声震四野,萧永安停止了爬动,扁了扁嘴巴,忽然“哇”的【逆天邪神】一声大哭起来。

  天下第七闻着哭声,飞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了进来,抱起萧永安一顿好哄,还不忘把天下雄图臭骂一顿:“老爹!这已经是【逆天邪神】第八次了!你闭着嘴进来能死啊!!”

  “……”天下雄图窘在那里,向萧烈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笑笑:“老爷子,你看我这记性……哦哦哦,我的【逆天邪神】乖外孙,不哭了不哭了,外公下次一定小点声。”

  云澈笑着摇了摇头,来到萧泠汐身边:“小姑妈,我们先出去吧,我刚好有事要和你说。”

  两人走出庭院,云澈看着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样子,疑惑道:“泠汐,你好像有心事?”

  “老爹他……应该是【逆天邪神】想家了。”萧泠汐幽幽道。

  “想家……”云澈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感觉出来了。爷爷对流云城一直有着很深的【逆天邪神】感情,这次又离开这么久,这么远。”

  当年他曾把萧烈接到苍风皇城,那里受苍月直接关照,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要比一个小小流云城好百倍,但最终他没停留多久,便执意要回流云城……即使那里有着诸多不好的【逆天邪神】回忆。如今在幻妖界这几个月,虽然他在努力掩饰,但依然多少看得出,他的【逆天邪神】思乡情绪一天比一天重。

  似乎在流云城,有着什么他无法割舍的【逆天邪神】东西。

  “其实……与其说是【逆天邪神】老爹对流云城有感情,不如说,他是【逆天邪神】无法忘记我娘。”萧泠汐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你娘?”云澈愕然。

  萧泠汐没有见过她的【逆天邪神】母亲,因为她在生下萧泠汐不久后,便过世了。他或许见过,但那时他只有一岁,根本毫无印象,记忆里哪怕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轮廓都没有留下。?壹????看书

  “虽然我没有见过我娘,但我知道,老爹和娘的【逆天邪神】感情特别好,我娘留下的【逆天邪神】所有遗物,老爹都一直好好的【逆天邪神】保存着,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看一遍,每次去祭拜我娘,他都会在她的【逆天邪神】墓碑前说上很久很久的【逆天邪神】话。而且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要再娶的【逆天邪神】打算……”

  “……”这些,云澈其实也都知道,他心里甚至一直很明白,当年若不是【逆天邪神】为了照顾只有一岁的【逆天邪神】他和刚出生的【逆天邪神】萧泠汐,他或许真的【逆天邪神】会就此随她而去。在他成名天下,萧泠汐也安然无恙后,萧烈便忽然萌生出了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死志……原因,是【逆天邪神】他已经了无牵挂,终于可以去另一个世界陪他的【逆天邪神】亡妻,若不是【逆天邪神】他强行让天下第七有了身孕,他的【逆天邪神】医术就算再高十倍,也救不了一个满心死志的【逆天邪神】人。

  萧烈和亡妻的【逆天邪神】感情之深,可见一斑。

  “老爹那么眷恋流云城,最大的【逆天邪神】原因就是【逆天邪神】那里是【逆天邪神】他和娘一起生活过的【逆天邪神】地方,有着他们所有的【逆天邪神】回忆。但他同时又舍不得永安,毕竟永安的【逆天邪神】爹娘都在这里,哎唔……该怎么办呢。”萧泠汐有些烦恼的【逆天邪神】摇了摇头。

  “放心吧,这件事马上就会解决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满脸信心的【逆天邪神】样子:“再有二十天,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传送阵就可以打通,而且天玄大陆那边应该还会有人帮忙打通连接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传送阵,到时候,爷爷想要往返两个地方,都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事。”

  “啊?”萧泠汐惊喜出声:“真的【逆天邪神】可以这样?”

  “那当然,”云澈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好歹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最强大的【逆天邪神】五个宗门,若这点事都做不好,简直白瞎了那么多年的【逆天邪神】底蕴。”

  “太好了!”正在烦心中的【逆天邪神】事一下子豁然,萧泠汐顿时欢欣雀跃起来,然后忽然想到云澈之前的【逆天邪神】话:“对了小澈,你刚才说有事有和我说,是【逆天邪神】什么事呢?”

  “嗯……”云澈想了想,终于还是【逆天邪神】直截了当的【逆天邪神】说了出来:“几个月前,轩辕问天用一种特殊的【逆天邪神】方法夺舍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体,从那一刻起,他们两个其实就是【逆天邪神】以一种‘共体’的【逆天邪神】方式存在。轩辕问天死的【逆天邪神】时候……就等于焚绝尘也死了。”

  “……”萧泠汐垂下头,神色微微黯然:“我已经猜到这件事了。不知道为什么,命运要对焚大哥这么不公平,他虽然看上去很可怕,但其实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坏人,相反,他很多时候,要比大多数人还要善良、”

  “命运又什么时候公平过呢?”云澈怅然道,马上话音一转:“他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个纯粹的【逆天邪神】坏人,但要说他善良……估计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觉得。”

  “唉?”萧泠汐张了张唇:“可是【逆天邪神】,我真的【逆天邪神】觉得焚大哥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善良的【逆天邪神】人。以前和他素不相识,他就救过我一次,后来不但救了流云城,还保护了流云城很久很久,他原来那么想杀小澈,但最后还是【逆天邪神】愿意放下仇恨,后来在冰极雪域,又是【逆天邪神】他救了我们。”

  云澈看着她,认真的【逆天邪神】道:“其实这些,和他是【逆天邪神】否善良完全没有关系,而只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喜欢你。”

  “啊?”萧泠汐美眸瞪大,然后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云澈一耸肩膀:“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相信才怪。”萧泠汐道:“焚大哥怎么可能会喜欢我……不对不对,焚大哥那么冷冰冰的【逆天邪神】性格,根本不可能会喜欢哪个女子的【逆天邪神】。”

  “所以说啊,你明明都这么大了,还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像个小孩子一样。”

  禁术轮回下的【逆天邪神】灵魂残缺,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性情格外孤僻极端。他傲到极致,这一点,云澈在苍风玄府时就领教过。他要恨谁,自是【逆天邪神】极端的【逆天邪神】恨,相反,若是【逆天邪神】他喜欢一个人,同样也会喜欢到极端。

  萧泠汐努力的【逆天邪神】想用自己的【逆天邪神】方式化解焚绝尘对云澈的【逆天邪神】仇恨,她成功了,但她并不知道这绝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方法多么的【逆天邪神】高明,而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世上唯有她能让他如此。

  包括他身具黑暗玄力却不再滥杀无辜、保护流云城、在冰极雪域救下他们……全都与他是【逆天邪神】否善良无关,都只是【逆天邪神】因为萧泠汐一个人而已。

  萧泠汐从未真正了解过焚绝尘,因为焚绝尘在她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人。

  再强大的【逆天邪神】男人,也总有会一个女人能成为他生命中最大的【逆天邪神】克星。萧泠汐就是【逆天邪神】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克星,但同时,却也让把灵魂献祭给黑暗的【逆天邪神】他在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得到了救赎,至少灵魂消散那一刻,他没有带着仇恨或歇斯底里,而是【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安静安然。

  只是【逆天邪神】这一切,萧泠汐全然不自知。

  “小孩子?”萧泠汐唇瓣一翘,不服气的【逆天邪神】道:“没大没小,我可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在我面前,你才是【逆天邪神】小孩子。”

  “只有在爷爷面前,你才是【逆天邪神】小姑妈,现在嘛,你只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泠汐。”

  云澈忽然转身,一把抱住萧泠汐,在她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中,将她压在了旁边的【逆天邪神】墙上,身体缓缓压在了她娇软的【逆天邪神】胸前。

  “啊——小澈你……你要干嘛……”萧泠汐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缩起身体,紧张兮兮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把脸逐渐贴近,呼吸轻轻打在她的【逆天邪神】脸颊上:“刚才进屋之前,我可是【逆天邪神】听到了,爷爷好像在和你说终身大事的【逆天邪神】事。你该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想要嫁人了吧?”

  “……对啊。”萧泠汐美眸微转,一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道:“我今年都二十三岁了,再不嫁人,就真的【逆天邪神】没有人要了。”

  “不行!”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肃了下来:“你谁都不许嫁!谁都不许喜欢!”

  “哼,”萧泠汐别过脸颊:“不可以嫁别人,那你娶我啊?”

  你娶我啊?——八年前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大婚之日,同样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只是【逆天邪神】其中所蕴的【逆天邪神】情感,早已有了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

  “如果你不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我一定娶你。”云澈看着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微笑着道……也是【逆天邪神】那一天,他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花烛之夜,却是【逆天邪神】和萧泠汐在后山相依着看星星,那时的【逆天邪神】他,情不自禁的【逆天邪神】说出了这句誓言。

  “……”这句话,萧泠汐从未忘却,她怔看着云澈,眸光一下子变得朦胧。

  “而现在,你已经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小姑妈,而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泠汐。”云澈微笑着道。

  萧泠汐轻轻咬下嘴唇,身体微微有些发颤:“那你敢和老爹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要娶我吗?”

  “不敢……”

  “就知道你不敢。”萧泠汐小声道。

  “现在的【逆天邪神】确不敢,但很快……”云澈露出神秘的【逆天邪神】微笑:“很快我就敢在爷爷面前堂堂正正的【逆天邪神】说这件事。”

  “唉?”萧泠汐美眸荡动起潋滟的【逆天邪神】眸光:“很快?”

  “嗯,很快。不过呢……”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现在我必须先让你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另外一件事。”

  “啊?什么……”

  “那就是【逆天邪神】……我可不是【逆天邪神】小孩子!”

  “啊——”萧泠汐一声惊呼刚刚出口,芳唇已被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吻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顿时化作无力的【逆天邪神】呜咽,初始她还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挣扎,但马上,她的【逆天邪神】挣扎变得越来越微弱,直至整个人完全瘫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轻闭美眸,任由他侵犯。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轻轻一撩,瞬间便无比娴熟的【逆天邪神】将她的【逆天邪神】衣带与玉扣全部解开,手掌长驱直入,直接袭入里衣之中,顺着杨柳的【逆天邪神】纤腰向上,抓握在一只嫩滑饱满的【逆天邪神】柔软雪丘……

  “唔……”萧泠汐口中一声惊吟,美眸一下子瞪大,这里还是【逆天邪神】云家小道,光线很是【逆天邪神】明媚的【逆天邪神】洒在他们身上,她怎么都没想到云澈竟会在这里这么大胆,她慌忙摆脱云澈的【逆天邪神】唇齿,气喘吁吁,细巧的【逆天邪神】眉毛在紧张中轻轻发颤,却挣扎不开云澈在她里衣中肆虐的【逆天邪神】魔掌,一双平时她自己都羞于碰触的【逆天邪神】香脂软玉被肆意揉捏成各种形状。

  “现在,还说我是【逆天邪神】小孩子吗?”云澈在她耳边轻声道。

  萧泠汐把螓首深深埋在他胸前,娇颜殷红如霞,不敢去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口中发出小动物般的【逆天邪神】轻吟:“小澈……你……你变得……好坏……啊!”

  在她又一声惊吟间,她的【逆天邪神】小衣被云澈直接撩起,**顿时暴露在空气中,虽不是【逆天邪神】那么丰满,却玉润无暇,如一双倒扣在胸前的【逆天邪神】白莹玉碗。

  “啊……不要……”萧泠汐慌忙把双手护在胸前,紧张的【逆天邪神】看向周围:“会……会被人看到的【逆天邪神】……”

  一般人又岂能逃得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他笑吟吟的【逆天邪神】样子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只要吞吃小绵羊的【逆天邪神】大灰狼:“放心好了,谁要敢看,我非挖了他的【逆天邪神】……”

  话未说完,他忽然感觉到后方有视线扫过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顿时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回头,一眼看到了后方的【逆天邪神】天空,一个娇小玲珑的【逆天邪神】少女正静静的【逆天邪神】浮在那里,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七彩长裙在光线下折射着彩虹般的【逆天邪神】霞光。

  小妖后!

  “啊!!”随着云澈转首的【逆天邪神】动作,萧泠汐也一眼看到了小妖后,顿时一声惊叫,无比慌乱的【逆天邪神】把自己的【逆天邪神】衣裙拉下,脸上的【逆天邪神】红霞瞬间蔓延到了脖颈,羞赧的【逆天邪神】几乎都要哭出来。

  这辈子,她从来都没有如此糗过,被云澈在光天化日下侵犯……还被人看到了。

  “彩衣,你……来了。”云澈转过身来,很努力的【逆天邪神】摆出笑脸:“哈哈……今天天气……真的【逆天邪神】很好。”

  里衣和外衣都已完全拉下,但萧泠汐还是【逆天邪神】不放心的【逆天邪神】把双手都牢牢护在身前,她不敢去看小妖后,深深低着头,还不忘记偷偷伸手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腰上掐了一下。

  “你们……肯定有重要的【逆天邪神】事要说……我……我先走了。”

  说完,她保持着护胸的【逆天邪神】动作,逃也似的【逆天邪神】跑开。

  小妖后:“……”

  “那个……我和泠汐……”

  “不必解释。”云澈刚一开口,小妖后却是【逆天邪神】没好气的【逆天邪神】打断他,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又不是【逆天邪神】傻子,真当我们无知无觉吗?”

  “呃……?”云澈略微发懵。

  “我今天来是【逆天邪神】要和你说两件事。”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样子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话里还是【逆天邪神】微微带了那么一点生气:“第一件事,传送阵的【逆天邪神】位置,我准备设在云家别院,权衡过很多地点,唯有这里最为方便和让人放心。”

  云澈短暂思虑,用力点头:“嗯不错不错,还是【逆天邪神】我彩衣老婆最聪明。”

  “第二件事……”小妖后微微别过脸去:“你的【逆天邪神】伤也差不多养好了,今晚开始,给我搬回妖皇宫!”

  “嘿嘿,”云澈飞到小妖后身边,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彩衣,就知道你肯定是【逆天邪神】又想我了。我也正准备和爹娘说回妖皇宫住呢……对了,我想带着苓儿一起,让她以后晚上也住在妖皇宫吧。”

  “……”小妖后眸光转过:“你还没有和我们解释,苓儿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这个……”云澈颇为纠结的【逆天邪神】道:“不是【逆天邪神】不想解释,而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很难解释。以后有合适时机的【逆天邪神】话再讲给你们听吧。苓儿现在是【逆天邪神】治好你命患的【逆天邪神】关键,让她到妖皇宫去住,也是【逆天邪神】为了这件事。”

  “?”小妖后眉头动了动,显然在疑惑苓儿要治愈自己和她是【逆天邪神】否住进妖皇宫又有什么联系,但她并未追问。

  “对了彩衣,我刚好准备去一趟金乌雷炎谷,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云澈一本正经的【逆天邪神】说着,双手却忽然环到她的【逆天邪神】胸前,在她的【逆天邪神】一双酥.乳上很用力的【逆天邪神】一抓。

  “嘤……”小妖后发出了一声只有在云澈面前才会有的【逆天邪神】低啼,她慌忙闪身摆脱,紧张的【逆天邪神】扫了一眼四周,然后一声似是【逆天邪神】生气,却过分娇软的【逆天邪神】轻哼后远远飞离,唯恐云澈兽性大发之后让她步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后尘。

  温软的【逆天邪神】感觉在手掌间久久不散,云澈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掌,低声自语道:“不愧是【逆天邪神】仙脂玉液,效果越来越明显了。嗯……要不要给泠汐也弄一些呢……”

  ——————————

  【有件事不得不狠狠吐槽下(再不吐就要炸了)——看清楚,“泠”!“泠”!“泠”!三点水,这么大个三点水!读音“ling”,二声!不是【逆天邪神】冷!不是【逆天邪神】冷!不是【逆天邪神】冷!!是【逆天邪神】“萧泠汐”!不是【逆天邪神】“萧冷汐”!】

  【前年也就罢了,去年也就忍了,今年的【逆天邪神】各种后台留言还是【逆天邪神】满屏的【逆天邪神】萧冷汐!!冷你妹!以后谁再把“萧冷汐”三个字糊我脸上,我非找你们语文老师谈人生不可——如果你们的【逆天邪神】语文是【逆天邪神】语文老师教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话!】

  【呼!瞬间神清气爽!】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