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9章 无法遏止的【逆天邪神】思念

第919章 无法遏止的【逆天邪神】思念

  【6600字,二合一。】

  ——————————————

  日月神宫、天威剑域,以及各国玄者都慌不迭的【逆天邪神】各自离去,没有一个敢上来和云澈这个煞神打招呼。

  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体质本就异于常人,在被云澈以天地之气稍加治愈后,他的【逆天邪神】状态已在短时间内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好转,看着周围的【逆天邪神】人都纷纷离开,他几步来到云澈面前,按捺不住心中的【逆天邪神】激动道:“姐夫,你居然……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的【逆天邪神】?难道,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父又回来了吗?”

  “以后再和你细说吧。”云澈笑着道:“元霸,我和雪児会马上回幻妖界,否则他们一定会担心。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夏元霸眼睛一亮,但随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逆天邪神】摇了摇头:“算了,还是【逆天邪神】以后再去吧,这个……忽然就成为了圣域之主,又忽然离开总归不太好,还是【逆天邪神】先回圣域吧。”

  “哈哈哈,也对。”云澈大笑了起来。

  “姐夫,”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声音低了下来:“你不会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就这么放过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了吧?”

  云澈笑了笑,道:“元霸,你放心好了,皇极圣域上下现在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人了,我肯定不会把他们怎么样。而且我绝对相信,你现在虽然还比较稚嫩,但以后,皇极圣域在你的【逆天邪神】引领下只会越来越好。”

  “……”夏元霸抓了抓头皮,小声道:“其实……完全没有信心。”

  “我却对你有着十足的【逆天邪神】信心,毕竟,你是【逆天邪神】有着霸皇之心的【逆天邪神】人。”云澈的【逆天邪神】话里透着些许神秘,然后转移话题道:“不过,传送阵的【逆天邪神】事,我是【逆天邪神】很认真的【逆天邪神】。这个月先带领皇极圣域集中筑造传送阵吧。记得,和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合作时,多加利用他们的【逆天邪神】资源。他们现在正群蛇无首,惶惶不安,会对于我交代的【逆天邪神】这件事急于表现,不要不舍得利用。”

  太古玄舟虽然有着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能力,但它内蕴着一个无比庞大的【逆天邪神】独立世界,每次穿梭,带动的【逆天邪神】可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一两个人,而是【逆天邪神】庞大的【逆天邪神】世界,所以消耗奇大无比,纵然是【逆天邪神】九阳玉都无法支撑其肆意消耗。

  尤其是【逆天邪神】往返了一趟沧云大陆,太古玄舟所剩的【逆天邪神】能量直接消耗到不足两成。而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家,他以后定会频繁在两个大陆之间往返,因而筑造一个足够庞大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势在必行。

  而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能力和资源筑造能连接两个大陆传送阵的【逆天邪神】,也唯有四大圣地。

  “呃,我知道了。”夏元霸有些懵的【逆天邪神】点头。

  “另外,帮我关照好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两个人。”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缝微微眯起。

  “谁?”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少剑主,被我废了的【逆天邪神】轩辕问道,以及日月神宫排位第十的【逆天邪神】长老,夜玄歌。”

  “啊?”夏元霸一愣,疑惑道:“要怎么关照?”

  “保证别出什么意外让他们死了就行,一个月后,我有大用。”云澈道。

  夏元霸一脸迷惑,他刚要继续询问,忽然看到云澈身后,东方休和秦无伤正并肩走来,神情颇为紧张,他连忙喊道:“东方府主,秦府主,原来你们也在这里?”

  东方休和秦无伤走过来,同时行礼,但他们身体还未躬下,云澈和夏元霸已同时避开,云澈马上道:“两位府主,我们都曾是【逆天邪神】出自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正式弟子,万万受不得你们大礼。”

  “对对对。”夏元霸立即点头。

  秦无伤深深而叹:“我苍风玄府在天玄大陆,历来是【逆天邪神】一个卑微如尘的【逆天邪神】存在,哪怕在苍风国内,都是【逆天邪神】那些强大宗门口中的【逆天邪神】笑柄。而今,从我苍风玄府走出的【逆天邪神】两人,一个,成为了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一个,已堪称天下之尊,身为府主之一,万万言都难以描绘这份做梦一般的【逆天邪神】荣光。”

  “两位府主言重了,你们可是【逆天邪神】想问苍月女皇之事?”云澈道。

  两人点头,东方休道:“女皇陛下已暂离数月,目睹云宫主今日之风采,陛下她定然安好。”

  “你们放心好了。”云澈微笑道:“如今轩辕问天已死,普天之下,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她和苍风国的【逆天邪神】安危。她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也一直都记挂在苍风国。待一个月后传送阵完成,她就会重归皇室。这一个月,还要多辛劳二位府主。”

  “如此,我们就放心了。”两位府主欣然而笑。

  “紫尊者,”云澈声线倾斜,以命令的【逆天邪神】语气道:“派人护送两位府主返回苍风国。”

  紫尊者转过身,短暂一愣,然后连忙向前,颇为恭敬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两位贵客,请。”

  被圣地尊者称呼为“贵客”,还要被他派专人护送,两位府主顿时受宠若惊,连离开的【逆天邪神】脚步都显得格外飘忽。

  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众人走了过来,为首的【逆天邪神】凤横空看着云澈,又看着凤雪児,嘴唇嚅动了许久,才神情复杂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常带雪児回凤凰城看看。”

  “父皇,现在云哥哥变得这么厉害,再也不会有以前的【逆天邪神】危险了,我和云哥哥会经常回去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轻笑道。

  “你若有心,倒是【逆天邪神】可以试着打通一两个从流云城,或者冰极雪域到凤凰城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这样雪児想回去的【逆天邪神】话,不就方便多了。”云澈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

  凤横空的【逆天邪神】眼色猛的【逆天邪神】一亮,微微点了点头。筑造连接两个大陆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凤凰神宗断然无法做到,在连接两国……绝非难事。

  “雪児……”凤横空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逆天邪神】没有说出凤熙铭之事,不舍的【逆天邪神】道:“我们走了,凤凰城那边还有太多的【逆天邪神】事要处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让自己受了委屈。”

  皇极圣域、日月神宫、天威剑域相继离开,至尊海殿开始收拾烂摊子,凤凰神宗最后离开,与来时抱着必死之心不同,离开时,他们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轻松。

  因为,他们凤凰神宗不但就此彻底摆脱了覆灭之危,新的【逆天邪神】凤神,也已真正苏醒,而且,分明要比先祖凤神还要强大。

  ——————————————

  告别成为圣域新帝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云澈当天便带着凤雪児回到了幻妖界,向父母,还有小妖后告知了轩辕问天已死的【逆天邪神】消息。

  这个消息很快在妖皇城传开,毫无悬念的【逆天邪神】,在阴影中压抑了整整好几个月的【逆天邪神】妖皇城欢声震天。这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死一个仇人那么简单,更是【逆天邪神】将妖皇城,乃至整个幻妖界拉出了灭亡的【逆天邪神】深渊。

  妖皇城彻底解除了防御姿态,那些逃出妖皇城的【逆天邪神】人也相继回流,本以为随时会降临的【逆天邪神】可怕灾难就此消散无形。

  天玄大陆那边,四大圣地开始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筑造云澈所要求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玄阵。

  轩辕问天死,他的【逆天邪神】天尊之梦也完全破灭。四大圣地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恐怖,那么击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云澈已强大到何种程度更是【逆天邪神】可想而知,今日之后,他们心里都将无比清楚,他们再也不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最巅峰的【逆天邪神】存在,在他们之上,出现了一个可以随意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逆天邪神】人。

  而这个人,还是【逆天邪神】他们先前数次得罪,甚至暗算的【逆天邪神】人。

  这也让他们在云澈面前不得不畏,不得不尽可能的【逆天邪神】放低姿态,小心翼翼,对他所要求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不敢有一丝的【逆天邪神】懈怠。

  凤凰神宗返回神凰国后,开始了对凤凰城的【逆天邪神】重新修葺,而凤横空完全没有把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当随口一提,而是【逆天邪神】马上派了两拨人分别前往流云城和冰极雪域,开始筑造连接三个地方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

  云澈之名,也毫无疑问再一次传遍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只是【逆天邪神】这一次,要比以往每一次加起来都震撼千百倍,没过多少天,他赫然已被冠以天玄大陆“千古第一人”之称。

  而这一切,云澈并未关注,他回到幻妖界后安静养伤,七八天过去,他的【逆天邪神】伤便已然痊愈。

  清晨时分,天已明亮,光明从竹窗渗下,照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他的【逆天邪神】眼皮动了动,迷迷糊糊的【逆天邪神】道:“茉莉,现在是【逆天邪神】什么时辰了?”

  “……”

  没有得到任何的【逆天邪神】回音,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缓缓睁开,他从床上坐起,看着雪白的【逆天邪神】墙壁,眼神一阵恍惚。

  茉莉已经离开好几个月了。

  但他依旧没有完全从这个现实中走出……或者说,他依然没能完全接受这个现实。

  先前,茉莉离开后,他先是【逆天邪神】遭遇狱萝暗算垂死,之后便一直处于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阴影之中,无暇他顾。如今轩辕问天已死,世间也再无可以威胁到他的【逆天邪神】人,心境完全放松之下,对茉莉的【逆天邪神】思念滚滚而至,无法休止。

  他的【逆天邪神】生命里,最亲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萧泠汐,但最了解他的【逆天邪神】人,一定是【逆天邪神】茉莉。

  从最初单纯的【逆天邪神】相互利用,他们的【逆天邪神】情感在他们不知不觉中质变,到了后来,他们已不单单是【逆天邪神】互相之间的【逆天邪神】情感依赖,而是【逆天邪神】质变成了近乎本能上的【逆天邪神】习惯。而当茉莉真正的【逆天邪神】离开他之后,他才发现,那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距离上的【逆天邪神】分离,而分明是【逆天邪神】一种很大一部分的【逆天邪神】身体和灵魂被切离的【逆天邪神】感觉。

  而且永远无法修补,永远残缺。

  “茉……莉……”他失神的【逆天邪神】呼唤,抬起头来看向上空:“你在哪里……”

  这种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状态整整持续了小半刻钟,他才走下床来,来到了庭院之外。

  天色尚早,再加上解除了备战状态后,精神连续绷紧数月的【逆天邪神】云家弟子这段时间也都在休养之中,休息时间大幅度延长,因而周围一片安静。云澈走出很远,看到一个穿着简单白衣的【逆天邪神】中年人正在一棵老树下缓慢练功。

  云澈看到他时,他也刚好看到了云澈,放下手中的【逆天邪神】动作,温和的【逆天邪神】笑道:“澈儿,起这么早。”

  “苏前辈才是【逆天邪神】,你伤未痊愈,千万不要勉强。”云澈上前道。

  苏横山轻松而笑,拍了拍胸脯:“早已不碍事了。云谷前辈不愧为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医圣,医术当真是【逆天邪神】神乎其技,自断心脉这种事,以前总以为大罗金仙再世都别想救回,没想到,云谷前辈妙手之下,现在几乎已经好的【逆天邪神】和没事人一样。”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云澈也笑了起来:“估计最多半个来月,苏前辈的【逆天邪神】玄力也能完全恢复。苏前辈这段时间,在这里住的【逆天邪神】还习惯吗?”

  苏横山笑意微敛,却是【逆天邪神】更加温和:“说起来惭愧,我虽为一门之主,但一生踏出江东的【逆天邪神】次数加起来也没有几次,本以为会难以适应另一种生活,没想到,在这里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我竟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轻松。”

  苏横山笑着摇了摇头:“都可以称得上是【逆天邪神】这辈子最为惬意的【逆天邪神】几天,竟是【逆天邪神】完全没有怀念在太苏门的【逆天邪神】生活,看来,我果然不适合做门主。尤其是【逆天邪神】看到苓儿不但安然无恙,找到了你,还有幸拜医圣为师,每天笑的【逆天邪神】那么温暖,我越发觉得当日自绝心脉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愚蠢。若我真的【逆天邪神】死了,无法想象苓儿脸上的【逆天邪神】笑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当时真是【逆天邪神】……冲动又愚蠢。”

  想起当日为了不成为云澈的【逆天邪神】拖累,让他可以毫无牵绊的【逆天邪神】去救苓儿而自绝心脉,他依旧深深的【逆天邪神】后怕。

  “苏前辈喜欢这里就好,以后,就尽管把这里当成自己的【逆天邪神】家。而且,”云澈神秘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其实,苓儿最为挂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苏前辈你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既然已经在新世界开始了新的【逆天邪神】人生,苏前辈伤愈之后,也该考虑去寻找新人生里的【逆天邪神】红颜知己了。”

  “……”苏横山顿时一愣,显然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有些尴尬的【逆天邪神】道:“这……苓儿她娘过世的【逆天邪神】早,我……”

  “咦?爹,云澈哥哥,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

  两个男人交谈间,一个如幽谷清泉般的【逆天邪神】声音传至,苏苓儿轻盈的【逆天邪神】走来,笑吟吟的【逆天邪神】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两个男人:“你们在谈什么呢?”

  “当然是【逆天邪神】男人之间的【逆天邪神】事情。”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

  苏苓儿粉唇微张,然后鼻尖稍翘:“你们该不会在谈……不好的【逆天邪神】事情吧?云澈哥哥,你……你千万不可以把我爹爹也变成你这样的【逆天邪神】花心大萝卜。”

  “……”云澈顿时窘住,而苏横空已是【逆天邪神】仰头大笑起来。

  “爹,你还笑。你都不知道,云澈哥哥他有苍月姐姐,有雪児姐姐,就连小妖后都……都……而且在只有十六岁的【逆天邪神】时候还和另外一个姐姐成亲了……”苏苓儿在自己的【逆天邪神】父亲面前不需要任何心防,开始数落起云澈的【逆天邪神】“罪行”,最后还很小心的【逆天邪神】跟了一句:“和我以前认识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一点都不一样……”

  “哈哈哈哈……”苏横山笑的【逆天邪神】更加欢畅,云澈的【逆天邪神】名字在妖皇城谁人不知,这些天,关于云澈的【逆天邪神】各种状况他早已一清二楚,他笑着道:“苓儿,你当初认识澈儿的【逆天邪神】时候,可才只有十岁,当然会不一样了。”

  “……说了你也不会懂啦!”苏苓儿向前,挽过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云澈哥哥,我要去城外采药,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采药?”云澈满脸疑惑:“云家各种药材都有,为什么还要到城外去采?”

  “采药是【逆天邪神】其次的【逆天邪神】,主要是【逆天邪神】为了识百草。”苏苓儿认真的【逆天邪神】道:“师父说了,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医者,识遍各种奇花药草、毒草毒虫是【逆天邪神】最最基础的【逆天邪神】,师父现在在休息,不可以打扰,云澈哥哥你当然是【逆天邪神】最适合的【逆天邪神】临时师父,走啦!”

  说完,苏苓儿俏皮的【逆天邪神】眨了眨眼睛……她是【逆天邪神】这世上除了云澈之外,唯一知道他曾是【逆天邪神】云谷弟子的【逆天邪神】人。

  “啊……好。”

  云澈和苏横山打个招呼,和苏苓儿手挽手的【逆天邪神】离开。

  远远看着两人亲昵无间的【逆天邪神】样子,苏横山一直微笑着,到来幻妖界不过十天,他便已开始感觉到这样的【逆天邪神】生活或许更适合自己,再不需要承担什么、提防什么,不会再有压力、痛心、退忍、愤怒、悲哀……很久之前,他就觉得自己完全不适合做门主,如今更加确信。

  “看来,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时候再给自己找个伴了。”苏横山微笑着自言自语:“至少能让苓儿这丫头少几分记挂。”

  妖皇城东有一片颇小的【逆天邪神】丛林地带,百草丛生。进入之后,苏苓儿便从边缘地带开始,一株一株的【逆天邪神】采摘和辨认各种花草,神情很是【逆天邪神】认真。

  “青石花……梧桐草……寒丝子……这个叫……好像是【逆天邪神】由夷草?”

  “不对,这是【逆天邪神】鱼腥藤。”云澈马上纠正道:“它和由夷草外观很像,但叶面上依然有细微差别,近闻的【逆天邪神】话,气味则会有很明显的【逆天邪神】区别。鱼腥藤会有一股很淡的【逆天邪神】鱼腥味。”

  苏苓儿轻轻拿起,嗅了一下,轻呼道:“果然是【逆天邪神】唉!云澈哥哥,为什么你隔着这么远,就可以一下子认出来?”

  苏苓儿虽然莫名恢复了上一世的【逆天邪神】记忆,但她的【逆天邪神】心性,却明显偏向于这一世……没有了上一世那永远化不开的【逆天邪神】忧郁,而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十六岁少女无暇的【逆天邪神】天真灵动。云澈一副老气横秋的【逆天邪神】姿态:“苓儿,你才刚刚开始学医,能认识这么多已经很了不起了,完全不用太着急。我当初毕竟和师父一起游走沧云大陆二十年,每天都和各种药材打交道,想不熟知都难。到了后来,只要是【逆天邪神】我接触过的【逆天邪神】药材,不需要用眼睛看,稍稍闻闻气味都能立刻知道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话一说完,云澈就顿在那里……这些话,他在别的【逆天邪神】女人那里还可以好好炫耀,但苓儿,她可是【逆天邪神】早就知道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

  “嘻嘻……”苏苓儿冲他吐了吐舌头:“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好厉害,那还不快来教我。”

  在苏苓儿热切的【逆天邪神】求知心下,云澈开启了导师模式。

  “这一株红色的【逆天邪神】花,名为龙血藤,它对治病之类毫无用处,但可以用来炼制辅助修炼的【逆天邪神】药。”

  “这是【逆天邪神】左灵子,寒性,可以直接吃……”

  “这是【逆天邪神】阙池花,是【逆天邪神】一种可以直接碾碎外敷的【逆天邪神】药花,还能解一些轻微的【逆天邪神】蛇毒。”

  “这是【逆天邪神】……”

  “这个我知道……是【逆天邪神】茉莉花!”

  “……”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仿佛被什么东西猛烈的【逆天邪神】扎刺了一下,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哇!好大一片茉莉花,居然会长在这种地方,简直像是【逆天邪神】有人精心栽种的【逆天邪神】。”

  前方是【逆天邪神】一片阴湿的【逆天邪神】土地,一大片的【逆天邪神】雪白的【逆天邪神】茉莉花竞相盛开,一眼望去,足有数百株,花朵很小,却纯白无暇,花香很淡,却清雅到几乎可以洗涤心灵。

  “上一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很喜欢茉莉花,如今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同样如此,她近乎陶醉的【逆天邪神】欣赏着盛开的【逆天邪神】茉莉花海,连一直旺盛的【逆天邪神】求知欲都被压了下去,她闭上眼睛,很用力的【逆天邪神】呼吸了一会儿茉莉花香,转过身来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哥哥,你说,这里的【逆天邪神】茉莉花会不会是【逆天邪神】……”

  刚才一直背对云澈,没有发现他的【逆天邪神】异样,此时转过身来,她看到云澈竟是【逆天邪神】一脸呆滞,眼神迷蒙,脸上分明蒙着一种似是【逆天邪神】悲伤的【逆天邪神】表情,她心中一急,连忙扑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哥哥,你怎么了?”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呼唤让他一下子回神,连忙强笑道:“没事,只是【逆天邪神】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是【逆天邪神】想到了……某个人吗?”苏苓儿抬眸,感受着云澈颇为混乱的【逆天邪神】心跳,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和茉莉花相关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孩子吗?”

  “……”云澈张开手臂,把苏苓儿轻轻抱在话中,愧疚的【逆天邪神】道:“苓儿,你就在我的【逆天邪神】身边,我知道我不该去想别的【逆天邪神】人,可是【逆天邪神】我……”

  “云澈哥哥,”苏苓儿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柔柔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这一刻的【逆天邪神】她仿佛褪去了十六岁的【逆天邪神】稚嫩,变成了当年那个总是【逆天邪神】无限宠着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没关系,我喜欢你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在你怀里说过的【逆天邪神】话吗?”

  云澈:“……”

  “永远不要再辜负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逆天邪神】女孩子……更不要放弃你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逆天邪神】女孩子。如果,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心因为某个遗憾而无法完整,那么我的【逆天邪神】心,也同样会永远无法完整。”苏苓儿轻轻呢喃,音若梦呓。

  经历了两世两生,也经历了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生死别离和失而复得,她清楚着自己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更清楚着灵魂残缺是【逆天邪神】一种怎样的【逆天邪神】感觉。

  “她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师父……”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苏苓儿:“……”

  “她走了,走的【逆天邪神】时候,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都很绝情,她断绝了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师徒关系,说我们再也不会相见,更要我永远都不要试图去找她。”云澈闭上眼睛,他说的【逆天邪神】话很平静,在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面前,他可以尽情吐露自己灵魂深处压抑的【逆天邪神】声音:“但是【逆天邪神】我知道,她那些话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她一定舍不得我。虽然,她身上有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但她的【逆天邪神】性格,她的【逆天邪神】思想,她对我的【逆天邪神】关心和偶尔流露出的【逆天邪神】依赖,我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可是【逆天邪神】,她去的【逆天邪神】地方太遥远,我或许……这辈子真的【逆天邪神】再也不可能见到她。”

  “我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和她分开的【逆天邪神】打算,但是【逆天邪神】……我高估了自己。我没有想到,她不在身边之后,我会这么的【逆天邪神】不习惯,每天心里都会不知多少次的【逆天邪神】晃过她的【逆天邪神】影子,我也不知道我是【逆天邪神】怎么了,就像是【逆天邪神】中了某种奇怪的【逆天邪神】魔咒一样。”

  苏苓儿在心中默默描绘着那个女孩子可能的【逆天邪神】样子,柔声道:“我相信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感觉,她会说出那样的【逆天邪神】话,一定有她的【逆天邪神】理由或苦衷。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再也不能相见,你还有我们,还有我,至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就算你有一天要赶我走,我也会死皮赖脸的【逆天邪神】粘在你身边。”

  云澈没有再说话,唯有把苏苓儿更深的【逆天邪神】抱紧,两人一起在茉莉花丛前停留了很久很久。

  ————————————

  【火星万年套路之——新手村必有大地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