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8章 尘埃暂落

第918章 尘埃暂落

  云澈那一瞬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化,除了皇极无欲,并无其他人察觉。看到云澈也同时饶恕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虽然稍稍诧异,但都暗暗舒了一口气。

  因为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毕竟和他们同为圣地,若是【逆天邪神】强行剿灭,虽然可以做到,但无疑要大伤自己元气。

  “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见后方忽然没有了动静,云澈目光一斜:“全部该回哪里回哪里,海殿还有一堆烂摊子要收拾,没空留你们。传送阵之事,从明日便开始给我全力准备……千万不要超过一个月。”

  云澈这句话,让所有不知所措的【逆天邪神】人如获大赦,只要是【逆天邪神】脑子正常的【逆天邪神】人,都不会愿意停留在一个能随意决定自己生死的【逆天邪神】煞神面前。尤其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之人,到了这一刻,终于是【逆天邪神】完全相信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放过了他们,都慌不迭的【逆天邪神】后退,准备离开。

  云澈在这时转过身,目光扫向了天威剑域,忽然道:“等等。”

  他的【逆天邪神】声线,集中的【逆天邪神】射向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后背,让他瞬间知道这是【逆天邪神】对自己发出的【逆天邪神】声音。他脚步猝停,整整顿了好几息后才转过身来,面向云澈,一副诚惶诚恐的【逆天邪神】表情:“云宫主,可是【逆天邪神】唤我?”

  “这不是【逆天邪神】凌坤凌前辈么。”云澈缓步走向他,嘴角挂着淡淡的【逆天邪神】笑意:“说起来,我与凌前辈相识都有六七年了,还是【逆天邪神】我认识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圣地之人。当年在天剑山庄,凌前辈还盛邀我加入天威剑域,当时我可是【逆天邪神】万分的【逆天邪神】受宠若惊啊。”

  凌坤瞬间露出受宠若惊的【逆天邪神】神情:“云宫主竟然还记得此事,实在是【逆天邪神】……在下的【逆天邪神】荣幸。”

  准备离开的【逆天邪神】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一脸疑惑,尤其是【逆天邪神】天威剑域众人,全部面面相觑。

  “如此旧识,凌前辈却自始至终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准备这么走了,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点薄情呢?”云澈在笑,但笑意暗藏着一股阴森。

  凌坤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霸玄境后期,在天威剑域只能算中庸之下,却是【逆天邪神】位列长老之位,那便是【逆天邪神】因为他过人的【逆天邪神】城府和极其广博的【逆天邪神】见闻。他又岂会真的【逆天邪神】认为云澈喊住他是【逆天邪神】为了和他叙旧。他暗中咬牙,脸上依旧一副惶恐之态:“云宫主言重了。云宫主如今已是【逆天邪神】天阙神人,早已非当年,在下……在下哪还有资格妄言攀交。”

  “攀交情的【逆天邪神】确可以不必,”云澈眼中的【逆天邪神】杀机在这时忽然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释放:“但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该和我这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现任宫主解释一下……为什么夜星寒当初会强攻冰云仙宫!”

  缩在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群之中,唯恐被云澈看到的【逆天邪神】夜星寒陡然从云澈口中听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名字,顿时吓的【逆天邪神】一个跄步,直接摔跪到地上,半天没站起来。

  凌坤全身一僵,但他反应极快,脸上赫然是【逆天邪神】一个迷茫的【逆天邪神】表情:“这?云宫主此话何意?在下……在下实在听不明白。”

  “那我就让你明白!”云澈脸色陡然阴下,右手前抓,瞬时,凌坤便已被直接吸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

  “云宫主,你……”凌坤眼瞳外凸,堪堪憋出几个字,便已一声闷哼,被云澈的【逆天邪神】玄罡直接侵入心魂,意识全无。

  天威剑域众人骤看到这一幕,却无一人敢向前,全部噤若寒蝉。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罡在凌坤的【逆天邪神】记忆里快速扫了一圈,眉头猛的【逆天邪神】沉了下来。

  如他所料,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信息,果然是【逆天邪神】凌坤在苍风排位战后“卖”给夜星寒!

  在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留存的【逆天邪神】古书中,都有关于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记载。虽然从未有人见过,但那日凌坤根据古书记载中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玄气特性,再加上亲眼看到夏倾月以地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居然用出了王玄境才能使用的【逆天邪神】领域之力,于是【逆天邪神】确定夏倾月极有可能拥有古书中记载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

  而古书同样记载着,拥有九玄玲珑体者,体内可自成小世界——是【逆天邪神】万年难遇的【逆天邪神】绝佳双修炉鼎!

  他没有将此事告知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而是【逆天邪神】为了利益的【逆天邪神】最大化,将这个信息卖给了夜星寒。同时,这件事的【逆天邪神】背后,还包含了另外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祸心……

  轩辕玉凤!!

  凌月枫对楚月婵念念不忘,而凌云又分明痴恋上了夏倾月,为她魂不守舍,轩辕玉凤在强烈嫉妒心和愤怒之下,不仅仅派人追杀楚月婵,还向凌坤提出要借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力量来毁掉冰云仙宫。凌坤答应了他……所选择的【逆天邪神】方式,便是【逆天邪神】顺道借夜星寒之手。

  玄罡收回,凌坤的【逆天邪神】双目也随之恢复了焦距,他瞪大眼睛看着云澈,惊恐的【逆天邪神】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死!”

  呼!!

  在凌坤的【逆天邪神】一声惨叫声中,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火焰爆燃,瞬间将凌坤化作一个火人,再下一瞬间,他的【逆天邪神】整个躯体已在火焰中完全消散,彻底化成了灰烬。

  咕嘟……

  天威剑域众人喉咙蠕动,全身发僵。

  云澈手臂放下,还不忘记甩掉手上的【逆天邪神】灰尘,然后目光一转,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向了夜星寒。

  本以为逃过一劫的【逆天邪神】夜星寒对上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全身汗毛竖起,如坠深渊,他哆嗦着后退:“云澈……你……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几大神使和众长老都围在夜星寒周围,进也不是【逆天邪神】,退也不是【逆天邪神】。夜星寒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恩怨他们可是【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先是【逆天邪神】逼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凤雪児险些葬身太古玄舟,后又派人攻袭冰云仙宫……而云澈,现在就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

  “我准备杀你们的【逆天邪神】少主,你们准备拦一下么?”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瞥到了众日月神使和长老身上,无比平淡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目光投来,众日月神使和长老全部脸色一紧,而夜星寒已是【逆天邪神】一屁股坐倒在地,拼命的【逆天邪神】后挪:“不……不要过来……救……救救我……救救我……”

  一股刺鼻的【逆天邪神】恶臭味在这时忽然扑鼻而至,一滩污浊的【逆天邪神】液体在夜星寒的【逆天邪神】身下铺开……竟是【逆天邪神】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之下吓到了大小便失禁。

  神使之首齐天神使暗一咬牙,脚步缓慢,却是【逆天邪神】连续后退了数步,在他的【逆天邪神】这个举动之下,其他神使和长老几乎是【逆天邪神】同时跟着连续后退,转眼之间,已是【逆天邪神】远离了夜星寒数丈之外。

  如果此时逼上来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皇极无欲这等人物,他们也绝对会合力反抗,但面对云澈,他们的【逆天邪神】反抗不但没有任何保下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可能,甚至有可能把日月神宫好不容易得来的【逆天邪神】生机都断送。

  所以,舍弃这个本来就不招人喜的【逆天邪神】少主无疑是【逆天邪神】最明智理智的【逆天邪神】选择。

  “你……你们……”夜星寒彻底惊恐的【逆天邪神】面无人色,一张脸已是【逆天邪神】煞白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被砂纸搓过的【逆天邪神】墙皮:“不……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夜星寒,”云澈缓步向他走近,不咸不淡的【逆天邪神】道:“你爹刚在你眼前死了,你身为儿子,就算收不到尸体,也该下去捞点灰才是【逆天邪神】,就这么走了,可是【逆天邪神】大不孝啊,等去了阴曹地府,怕是【逆天邪神】你爹都不会放过你啊。”

  “你……你……啊……唔……”夜星寒的【逆天邪神】脸色由白变青,他嘴巴大张,全身蜷缩,喉咙里发出着扭曲的【逆天邪神】怪叫声。

  “你当年差点害死我,差点害死我的【逆天邪神】雪児,害死了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先宫主与太宫主,若不是【逆天邪神】我及时赶到,整个冰云仙宫都要葬送在你手里。你说,我该怎么向你讨回这笔债呢?”

  “我是【逆天邪神】该将你扒皮抽筋,还是【逆天邪神】剁掉四肢,做成人彘,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完全阴下,每一字,都透着无尽的【逆天邪神】阴森,所有人听到耳中,都全身发怵,背冒寒气。

  “啊……呃……唔……”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双目死死瞪,猩红的【逆天邪神】血丝布满了眼球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已从青色变成极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灰黑色,喉咙里不断溢出奇怪的【逆天邪神】叫声,却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逆天邪神】字来。

  然后,他忽然双眼一直,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再无动静,口中白沫混着鲜血疯狂涌出。

  “……”海殿之上鸦雀无声,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来自夜星寒的【逆天邪神】恶臭味,云澈瞄了夜星寒一眼,很是【逆天邪神】无语的【逆天邪神】转回身去。这些在尊崇中长大的【逆天邪神】所谓少主往往要比平常人怕死的【逆天邪神】多,而这夜星寒都不需要他动手,竟是【逆天邪神】被活活吓得肝胆破裂而死。

  夜星寒的【逆天邪神】死,丝毫没有引起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悲伤或不甘……相反,却是【逆天邪神】让他们倍感屈辱,颜面无存。

  他哪怕自绝心脉,说不定还能勉强落下个殒身来保住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刚烈之名,但他却是【逆天邪神】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方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他,他便先被吓的【逆天邪神】失禁,然后又活活被吓死。

  甚至,他极有可能还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人活活吓死的【逆天邪神】霸皇。

  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万年尊严,都被他这一死丢的【逆天邪神】荡然无存。

  “走。”齐天神使恨铁不成钢的【逆天邪神】一咬牙,倒头离开,都没有去管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尸体。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紧随其后,愣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带走夜星寒的【逆天邪神】尸体,哪怕连多看一眼的【逆天邪神】都没有。

  “我们也走吧。”

  天威剑域众人也聚到一起,准备离开。

  天威剑域队伍的【逆天邪神】边缘,有一个相对特殊的【逆天邪神】存在——天剑山庄。

  凌月枫和轩辕玉凤是【逆天邪神】被轩辕绝拉来参加这场天尊大会,以图在轩辕问天面前多加露脸,成为第一批宣誓效忠的【逆天邪神】人,从而让天剑山庄在大陆博得更高的【逆天邪神】地位。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结局……他们没有看到轩辕问天成就天尊,反而灰飞烟灭,见证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真正大陆主宰的【逆天邪神】诞生。

  而这个实力空前绝后,成为大陆绝对主宰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与他们天剑山庄还有着诸多的【逆天邪神】恩怨与渊源。

  轩辕绝拉起两人,刚要离开,忽然眼前人影一晃,云澈冰冷的【逆天邪神】面孔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云澈!”凌月枫惊的【逆天邪神】险些倒退一步。

  “你……你要做什么。”轩辕绝也是【逆天邪神】心惊胆颤,慌忙把轩辕玉凤护在身后,双臂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发抖。

  “不用紧张,”云澈冰冷一笑:“轩辕玉凤,你虽然是【逆天邪神】个该死一万次的【逆天邪神】贱人,但你偏偏生了个好儿子。你知道么,我就算杀了你,凌杰也不会恨我一辈子……也正因如此,我反而无法出手杀你。”

  被云澈骂做“贱人”,换做以前,轩辕玉凤一定会不顾一切的【逆天邪神】扑上来,但面对连杀了轩辕问天,让四大圣地无不俯首的【逆天邪神】云澈,她哪还狂的【逆天邪神】起来,嘴唇一阵发紫,却是【逆天邪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微微攥紧,死死的【逆天邪神】忍着将轩辕玉凤虐杀的【逆天邪神】冲动……茉莉留下的【逆天邪神】言语,告诉他或许这辈子都再也不可能见到楚月婵和他们的【逆天邪神】孩子,他对轩辕玉凤也恨到了极致。但,那日在天剑山庄,凌杰将剑刺向自己喉咙,想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命来交换轩辕玉凤性命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就注定无法再杀轩辕玉凤。

  而且他……才是【逆天邪神】造就这一切的【逆天邪神】罪魁祸首。

  一切既已铸成,何苦再让凌杰痛苦一生……毕竟,在这个处处险恶的【逆天邪神】世界,凌杰是【逆天邪神】仅有的【逆天邪神】几个全心、真心待他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转过身去,不看轩辕玉凤那张面孔,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杀机稍稍会平息那么一些,他声音低沉的【逆天邪神】道:“轩辕玉凤,虽然我无比的【逆天邪神】想把你碎尸万段,但我今天不会杀你,但你最好记着……这辈子,都不要再出天剑山庄!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

  云澈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瞬身,远远离开。

  “……走,快走!”如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轩辕绝已是【逆天邪神】满头大汗,他慌忙带起凌月枫和轩辕玉凤两人,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远远飞离。

  ————————————

  【呼……总算把这些破人的【逆天邪神】破事处理完了。不过暂时还不会去神界,因为在这之前,天玄大陆还有两个史前巨坑。】

  【天玄大陆:呵呵呵,没想到吧!】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