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7章 三件事
  “啊……这个……我……”夏元霸完全被吓懵,拿着混元天尺和圣帝印一时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弟子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刚入圣域几年的【逆天邪神】小辈,怎能……怎能……”

  “元霸,此事绝非开玩笑。”皇极无欲郑重道:“就算没有今日之事,继任圣帝,也非你莫属。当初我许你动用天圣神舟,便是【逆天邪神】等同于告知了圣域上下此事,此番,不过是【逆天邪神】稍稍提前而已。”

  “可是【逆天邪神】……”

  “元霸,不用推脱了,你已接下混元天尺和圣帝印,受了我们跪拜之礼,从此刻起,你便是【逆天邪神】我们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新任圣帝,从此我们圣域上下,皆会遵从圣帝号令。”苦痛真人急急的【逆天邪神】道,同时心中一阵叨念:我的【逆天邪神】小祖宗,赶紧认了吧,不然我们这群老骨头今天全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这小祖宗的【逆天邪神】成长速度跟怪物似的【逆天邪神】,怎么脑袋还是【逆天邪神】和石头一样。

  “元霸,既然圣域今后愿以你为首,那便是【逆天邪神】对你的【逆天邪神】认可,又有什么好推辞的【逆天邪神】。”云澈笑着道:“你父亲他知道了,不知会多么的【逆天邪神】高兴和荣耀。”

  “而且如果都成为听命于你的【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话,我自然就可以考虑解掉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

  夏元霸继续懵了一会儿,这才连忙道:“好吧好吧,圣帝大人,师父,各位前辈,你们快起。”

  云澈也在这时伸出手来,一团翠绿的【逆天邪神】光芒将皇极圣域所有身中魔毒的【逆天邪神】人笼罩其中,须臾,便将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也全部净化。

  痛苦与死亡逼近的【逆天邪神】感觉消失,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众强者如同从噩梦中醒来,缓慢的【逆天邪神】站起身来,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大汗淋淋。几大真人同时行礼道:“谢云宫主出手相救。”

  “不必,我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元霸而已。”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偏远的【逆天邪神】角落,看着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下摆脱了魔毒之患,秦无伤叹道:“云澈显然是【逆天邪神】变了,要变得比以前温和仁慈的【逆天邪神】多。当年他因为一件在外人看来并不严重的【逆天邪神】事而屠尽整个焚天门,这件事,怕是【逆天邪神】没人忘记。”

  “不,”东方休却是【逆天邪神】摇头:“并非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变了,而是【逆天邪神】他所站的【逆天邪神】高度不一样了。”

  “哦?”

  “当年的【逆天邪神】云澈之所以要屠尽焚天门,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当时除了怒,还有怕。怕任何可能的【逆天邪神】后患。而今,呵呵呵呵,这普天之下,还有人配让他忌惮?”东方休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秦无伤微微沉思,然后一边点头,一边也笑了起来:“我们的【逆天邪神】女皇陛下,也终于可以回来了。有云澈在,曾经的【逆天邪神】苍风小国,怕是【逆天邪神】要成为天玄霸主了。”

  “哈哈哈哈。”东方休也禁不住开怀大笑起来。谁能想到,当年苍月化名蓝雪若,走遍苍风国后找回来的【逆天邪神】这个人,竟会站到如此的【逆天邪神】高度……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带着苍风国一起。

  魔毒侵蚀外加身受重伤,皇极无欲气息无比虚弱,他脚步蹒跚的【逆天邪神】来到云澈身前,道:“云宫主,若非你,不要说我们皇极圣域,整个天玄大陆都要陷入厄难之中。我皇极无欲曾两次欲对你下毒手,自知无颜求谅,如今皇极圣域已交予新的【逆天邪神】圣帝,我再无遗憾,任由你处置。”

  “圣……圣帝!”皇极无欲此言让圣域众人全部大惊。

  “呵,”云澈冷笑一声:“你想死,我当然不会拦你。不过你暂时还不用急着死,你的【逆天邪神】命,还有用处。”

  皇极无欲:“……”

  云澈转过身,面向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声音低沉的【逆天邪神】道:“我今天救你们的【逆天邪神】最大原因,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们至少还称得上是【逆天邪神】正道门派。我虽解了你们的【逆天邪神】毒,但不代表我已忘了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恩怨。你们如果想要在这大陆继续安生……就必须答应我三件事!”

  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皆是【逆天邪神】一凛,海殿紫尊者小心翼翼道:“不知……不知云宫主吩咐何事,我们的【逆天邪神】命都是【逆天邪神】云宫主所救,若能做到,定不遗余力。”

  “云宫主请说,我们绝不推辞。”苦痛真人道。

  “好!”云澈微微点头,平静无比的【逆天邪神】道:“第一件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三十日内,必须筑造一个连接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传送点,就设在苍风国极北的【逆天邪神】冰极雪域,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传送点,就设在妖皇城……妖皇城那边,自有我来告知。”

  众人皆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当年他们四圣地联手,打通从天玄大陆到幻妖界的【逆天邪神】空间通道都用了一个多月的【逆天邪神】时间。若只有两圣地,不但艰难,而且耗费是【逆天邪神】一个天文数字。

  但他们岂敢回绝,海殿紫尊者马上道:“云宫主放心,一个月后,绝不让你失望。”

  “很好,那么第二件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眸微微眯了下去:“三十日,也是【逆天邪神】空间玄阵完成之后,你们所有人都必须通过传送阵前往妖皇城,向幻妖皇族叩首赔罪!若小妖后要杀你们,无论杀谁,杀多少,你们谁都不许反抗!这是【逆天邪神】你们自己做的【逆天邪神】恶,也是【逆天邪神】你们该得到的【逆天邪神】报应。”

  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暗了下去,连一句争辩的【逆天邪神】话都无法说出。当年,他们虽是【逆天邪神】被轩辕问天所算计,但推使他们陷入算计的【逆天邪神】,毫无疑问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贪婪。他们不但给妖皇城带去了灾难,甚至在天玄大陆,将幻妖界描述成对天玄大陆虎视眈眈的【逆天邪神】妖魔之地。

  他们可以在天下人面前否认,又岂能在云澈这个幻妖“妖君”的【逆天邪神】人面前辩解。

  “当年之事,虽是【逆天邪神】受轩辕老贼蛊惑,但毕竟大错。我们到时……定会前去赔罪。若能有命回来,我们也会在天玄大陆为幻妖界正名。”九叹真人愧然道。

  “很好……那么第三件事。”云澈目光微微斜起,杀起四射:“三十天后,我不希望这世上还有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存在。”

  短短一句话,赫然是【逆天邪神】对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绝杀令——对这两大万年圣地的【逆天邪神】残酷绝杀令!

  一直处在战战兢兢中的【逆天邪神】两大圣地骤闻此言,全部骇得面无人色。轩辕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道:“云宫主……饶命,饶命啊!我们也是【逆天邪神】被剑主……哦不,被轩辕问天那个恶贼逼迫,”

  “云宫主,”神宫众神使慌忙向前,诚惶诚恐道:“要效忠轩辕老贼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天君,我等绝无此意。还请……还请云宫主手下留情,我等以后定会鞍前马后,无所不从。”

  “呵,”云澈冷笑:“你们是【逆天邪神】否想去效忠轩辕问天与我何干?要杀我这件事,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选择性遗忘,但……百年前,你们两圣地联手害死妖皇,害死我幻妖云家十一个前辈!害死了我的【逆天邪神】爷爷,又在二十多年前追杀我的【逆天邪神】父母,险些让他们万劫不复,让我和他们骨肉相离二十多年,让流云城萧家家破人亡……”

  云澈每说一句话,身上的【逆天邪神】杀气就会加重一分。他满身是【逆天邪神】血,满身是【逆天邪神】伤,看上去简直离死不远,但身上那沉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煞气,却是【逆天邪神】让这些绝顶强者全身瑟缩,胸口发闷,心中唯有恐惧,生不出哪怕半点的【逆天邪神】反抗之心。

  “这些罪过,必须要你们的【逆天邪神】血来偿还!”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和杀机让他们的【逆天邪神】脸色更加惨白,轩辕博满脸悲怆的【逆天邪神】喊道:“云宫主,我们……我们都只是【逆天邪神】奉命行事啊。冤有头债有主,云宫主玄力遮天,心若沧海,一定……一定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啊……对,对了,云宫主先前说过一句话,活人总是【逆天邪神】比死人有用。我们天威剑域好歹鼎力万年,一定能为云宫主办好多事。云宫主已慈心饶恕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若饶恕我们剑域,我剑域上下以后完全听凭云宫主调遣,绝……绝不有半点违逆。”

  轩辕博说的【逆天邪神】无比卑微,很显然,他是【逆天邪神】个惜命之人。有轩辕博开口,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神使也一咬牙,躬身道:“我们以前都是【逆天邪神】听天君之命行事,根本别无选择。若能得云宫主饶恕,我们今后必定以云宫主为主,云宫主之命,定万死不辞。”

  “……”云澈短暂沉默了一下,忽然微笑起来:“你们的【逆天邪神】话倒是【逆天邪神】提醒了我,不错,两个万年圣地的【逆天邪神】能力自然非同寻常,若能留下,的【逆天邪神】确比死了要划算无数倍,轩辕问天和夜魅邪这两个罪魁祸首也已经死了,我若是【逆天邪神】迁怒到你们身上,岂不是【逆天邪神】显得我残忍无情。”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上下喜出望外,只听云澈继续说道:“既然如此,好吧。今天杀了轩辕问天,我心情倒也很不错,只要你们以后足够听话,我也懒得再沾满手血腥。”

  这番话,将他们彻底从死亡边缘拉回,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全部拜了下去,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道:“谢云宫主不杀之恩,我们今后定誓死追随云宫主。”

  “好吧,那这个月,你们就帮着皇极圣域和天威剑域一起,筑好打通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逆天邪神】空间传送阵,可要不遗余力,千万别让我发现什么异心。”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轩辕博等人连忙应声,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逆天邪神】他们已是【逆天邪神】满身虚汗,点头如捣蒜。

  云澈侧过身去,背对向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皇极无欲离他最近,云澈转身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云澈嘴角斜起一个无比阴森的【逆天邪神】弧度,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杀机并不强烈,却如一道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钢针,狠狠的【逆天邪神】扎刺了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一下,让这个当了千年圣域之帝的【逆天邪神】绝视强者全身一僵,冷气蔓延全身,久久不散。

  ——————————

  【嗯?收到很多很多很多的【逆天邪神】留言,都不忍心焚绝尘就此狗带,希望可以再抢救一下,甚至觉得他的【逆天邪神】死有些突兀,怀疑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头脑一热干脆将他写死。看来,果然没有人注意到“焚绝尘”这个名字的【逆天邪神】涵义啊。】

  【虽然我对龙套角色起名字很随便(没错,起名.器),但主要角色的【逆天邪神】名字还是【逆天邪神】有点讲究的【逆天邪神】。比如破军秋水冷崖元霸,都指向他们的【逆天邪神】性格或将来走向,而“焚绝尘”这个名字,就是【逆天邪神】焚灭的【逆天邪神】连灰尘都不剩的【逆天邪神】意思……从设定他名字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就注定是【逆天邪神】个神魂俱灭的【逆天邪神】结局。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存在就是【逆天邪神】个悲剧,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创造’出来的【逆天邪神】工具,也是【逆天邪神】我用来创造一个大BOSS的【逆天邪神】工具。而且由于经历了禁术轮回,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是【逆天邪神】扭曲加残缺的【逆天邪神】,所以极为自闭极端,而不是【逆天邪神】天辰中冷崖那般面冷而心娇,本以为会是【逆天邪神】个极不讨喜的【逆天邪神】角色,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喜欢。】

  【看来他可以瞑目了。】

  【复活?少年们,别想太多,不存在的【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又没有七龙珠。就算真的【逆天邪神】穿越到那美克星收集了七星珠让他活过来,又能干吗呢?轩辕问天死了,他的【逆天邪神】人生目标都没了,所有的【逆天邪神】亲人也都木有了,连个去处归宿都木有,他喜欢萧泠汐,但萧泠汐只把他当恩人,心心念念只有杀了他一世所有亲人的【逆天邪神】大仇人云澈……】

  【活过来的【逆天邪神】焚绝尘转念一想,算了,还是【逆天邪神】狗带吧……卒!】

  【神龙:MMP!】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