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6章 圣域新帝

第916章 圣域新帝

  躲在一个最偏远角落的【逆天邪神】东方休与秦无伤陡然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惊的【逆天邪神】差点一起跳了起来。

  黑月商会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

  天玄除了神凰国之外的【逆天邪神】六国,财富加起来都绝对及不上一个黑月商会,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地位以及历史底蕴更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及。

  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三成收成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那甚至都是【逆天邪神】东方休与秦无伤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天文数字。

  而且云澈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上缴”,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供奉,苍风皇室不需要付出任何的【逆天邪神】条件或辛劳,连参与管理都不用,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白拿!而且是【逆天邪神】三成之多……这何止是【逆天邪神】剥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皮,完全连肉都剁了下来,而且是【逆天邪神】每年都剁。

  这绝对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历史上最狠的【逆天邪神】空手套白狼。

  若是【逆天邪神】苍风国每年能得到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一笔资源财富,国力必将飞一般的【逆天邪神】攀升。

  “这……这……”黑月商会倾尽着紫极一生的【逆天邪神】心血,是【逆天邪神】几乎和他的【逆天邪神】命同等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同时,它也是【逆天邪神】支撑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命脉所在。每年被剥走整整三成,无疑等于狠狠切割他的【逆天邪神】心头肉,也等于将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命脉活生生切掉了三成。

  “云宫主,这……这可否稍加通融。两成……两成如何?”紫极满脸痛苦,不知是【逆天邪神】因为魔毒侵蚀,还是【逆天邪神】因为要被分割自己一生最珍视的【逆天邪神】东西。而作为一个商人,他也是【逆天邪神】几乎本能的【逆天邪神】,想要缩减损失。

  “哦……看来,紫先生对这个交易条件并不满意啊。”云澈低低笑了笑:“也罢。那我就稍稍通融一下吧。每年……上缴四成!!”

  “什……什么?”紫极全身一激。

  东方休和秦无伤更是【逆天邪神】全身一抖。

  “哦?紫先生莫非还是【逆天邪神】觉得不满?”云澈微微笑了起来。

  “不……不不!”紫极惊慌着摆手:“四成,就四成!”

  紫极的【逆天邪神】心在滴血,更恨着自己刚才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居然是【逆天邪神】讨价还价……居然试图和云澈讨价还价!

  “很好。”云澈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四成而已,又不是【逆天邪神】七成八成,我云澈果然还是【逆天邪神】无法成为那种借势狮子大开口的【逆天邪神】人。话既已出口,那便这样吧。”

  紫极:“!~@#¥%……”(MMP)

  云澈声音落下,左手伸出,翠绿的【逆天邪神】净化之芒顿时将海殿所有身中魔毒的【逆天邪神】人笼罩,短短几个呼吸的【逆天邪神】时间,便将所有魔毒完全净化。

  全身被侵蚀的【逆天邪神】痛苦顿时大幅度缓和,然后逐渐消失,只是【逆天邪神】被魔毒侵蚀了这么久,他们要完全恢复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谢云宫主相救。”至尊海殿为首的【逆天邪神】几大尊者起身拜道。虽然付出了极大的【逆天邪神】代价,但至少,他们摆脱了痛苦和死亡梦魇,海殿,也因此而保了下来。

  而且,他们不是【逆天邪神】紫极,并不是【逆天邪神】很明确直观的【逆天邪神】知道黑月商会每年的【逆天邪神】四成收成是【逆天邪神】个什么概念。

  “这个海殿遭遇了这场大劫,也是【逆天邪神】被毁的【逆天邪神】颇为严重。”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们若想继续停留在这沧海之上,就慢慢修复。若不想……南方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里面的【逆天邪神】黑气之源已经消失,那个守护结界早就可以撤开,你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镇守下去。”

  几个尊者面面相觑,为首紫尊者抬手道:“此事……感谢云宫主告知。”

  摆脱魔毒的【逆天邪神】紫极重重缓了几口气,他抱着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曲封忆站起身来,神色怆然:“云宫主,海皇之错,老朽自知无颜求你原谅,但她……命数将尽,回天无门,还请云宫主允许老朽暂离,带她去一个安静之地……”

  此时的【逆天邪神】曲封忆蜷躺在紫极的【逆天邪神】怀中,遍体染血,气若游丝,再没有了平日里的【逆天邪神】威凌和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气场,甚至已几乎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轩辕问天那道恶毒的【逆天邪神】魔息,已是【逆天邪神】几乎将曲封忆的【逆天邪神】玄力废尽。

  这或许是【逆天邪神】曲封忆一生最脆弱、最无助的【逆天邪神】时刻……但至少,在这种时候,有一个男人一直将她紧紧的【逆天邪神】抱在怀中,纵然自身也承受着巨大的【逆天邪神】魔毒之苦,也从未有一刻将她放开。

  即使是【逆天邪神】海殿的【逆天邪神】强者,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一刻,才足够清晰的【逆天邪神】想起他们还是【逆天邪神】一对夫妻。

  紫极抱着曲封忆,脸色僵硬,缓步的【逆天邪神】离开,背影透着一股难言的【逆天邪神】苍凉。云澈转过身来,脑中刹那闪过自己当初抱着苓儿的【逆天邪神】那种绝望,终于是【逆天邪神】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我能救活她,你拿什么和我交易?”

  紫极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然后骤然僵住,忽然,他猛的【逆天邪神】转过身,向着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跪下,声音带着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命……我的【逆天邪神】命!只要你愿意出手救她,无论什么……我紫极的【逆天邪神】老命……我的【逆天邪神】全部……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求……求云宫主高抬贵手,大恩大德,我紫极今生还不完,来世愿一生结草衔环……求云宫主开恩相救……”

  他的【逆天邪神】怀中,曲封忆的【逆天邪神】嘴角在轻动,眼角,两道泪痕缓缓滑落。

  “……”云澈别过脸去,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当年,如果有一个人说他可以救苓儿,那么,他也一定愿意跪在他面前,用自己的【逆天邪神】一切去交换、去乞求……

  他厌恶曲封忆,但紫极的【逆天邪神】这一跪,却狠狠触动到了他内心最柔弱的【逆天邪神】地方。他走向前,伸出手来,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紫前辈,起来吧,我毕竟只是【逆天邪神】个晚辈,受不得你这样的【逆天邪神】大礼……把她放下,我会救。”

  紫极张了张口,又连忙把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咽回去,哆哆嗦嗦,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把曲封忆放在了地上。云澈就地蹲下,手掌虚空按在她心口的【逆天邪神】致命创伤上,集中精神,浓郁精纯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息在他手掌间凝聚盘旋,然后全部输到了曲封忆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

  很快,她体内残留的【逆天邪神】魔息便被全部驱散,濒临枯竭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也开始了快速的【逆天邪神】复苏。

  而这一切,感受的【逆天邪神】最真切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紫极,他的【逆天邪神】眼神颤荡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双手更是【逆天邪神】死死的【逆天邪神】抓着地面,纵然激动到极点,却是【逆天邪神】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整整半刻钟过去,云澈将手掌从曲封忆胸口移开,然后微微吐了一口气。而曲封忆已彻底昏睡了过去,但脸色,分明多了一抹红润。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云澈很是【逆天邪神】平静的【逆天邪神】道:“以你们海殿的【逆天邪神】底蕴,剩下的【逆天邪神】已经不需要我了。只不过,她玄脉受创严重,就算痊愈,玄力也差不多折损到霸玄境以下,而且就算继续修炼,进境也会比以往慢上数倍。”

  感受着曲封忆身上比先前通畅平稳了几十倍的【逆天邪神】气息,紫极抬起双手,深深的【逆天邪神】一礼:“谢……”

  “不用你谢,也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云澈转过身去道:“我救她,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你,也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她,而是【逆天邪神】为我自己。你还是【逆天邪神】马上先带她去一个适合静养的【逆天邪神】地方吧。”

  紫极抱起曲封忆,对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深深的【逆天邪神】说道:“云宫主,这份大恩,我紫极……今生没齿不忘!”

  说完,他不再停留,抱着曲封忆匆匆离开。如果说他刚才还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无情和狮子大开口心存怨意的【逆天邪神】话,那么现在,他唯有无尽的【逆天邪神】感激。

  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给了一大棒,又马上给予巨大恩惠……云澈又何止在强在玄力,更知道把控人心啊。”东方休深深的【逆天邪神】叹道。却不知,云澈之所以会救曲封忆,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稍稍弥补心中的【逆天邪神】一个空缺,绝不是【逆天邪神】所谓的【逆天邪神】想要把控人心。

  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已全部安然无恙,云澈还无比仁慈的【逆天邪神】出手救了两次欲加害于他的【逆天邪神】曲封忆,皇极圣域那边却依然深陷魔毒噩梦中,紫极离开后,他们将急切和希冀的【逆天邪神】目光投向云澈,用力恳求道:“云宫主,也请你高抬贵手,解我们之毒。”

  云澈转过身,无比冷淡的【逆天邪神】道:“至尊海殿没有理由让我白白为他们解毒,你们皇极圣域同样没有。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想要让我解毒,就拿出足够的【逆天邪神】条件来。起码,是【逆天邪神】能匹配的【逆天邪神】起你们这么多人性命的【逆天邪神】东西。”

  九叹真人嘶哑着声音道:“云宫主将来若有用得着我们圣域的【逆天邪神】地方……我们定然……绝不推辞……”

  “那就不必了。”云澈想也不想的【逆天邪神】道:“你们圣域能做到的【逆天邪神】事,我一定能做到。我做不到的【逆天邪神】事,你们更是【逆天邪神】一定做不到。我实在想不出未来能有什么可以求到你们的【逆天邪神】地方。”

  “咳咳……”皇极无欲身体前移,但就是【逆天邪神】这么一个简单的【逆天邪神】动作,却是【逆天邪神】让他连咳两大口血,他气息虚弱的【逆天邪神】道:“我皇极无欲自知无颜面对你,更没资格向你乞求什么。若能解云宫主之气,我愿马上自绝,只求云宫主对我圣域……网开一面。”

  “呵,你要不要自绝是【逆天邪神】你自己的【逆天邪神】事,请自便。”云澈毫无所谓的【逆天邪神】撇过脸去:“至于什么网开一面,我就完全听不懂了。你们所中的【逆天邪神】魔毒来自轩辕问天,和我没半点关系,却说的【逆天邪神】好像是【逆天邪神】我施下的【逆天邪神】一样。”

  “姐夫,”夏元霸走过来,一起请求道:“虽然他们做错了很多事,尤其是【逆天邪神】对你更做了难以原谅的【逆天邪神】事,但他们毕竟……毕竟……他们都和师父一样,是【逆天邪神】很正派的【逆天邪神】人,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做过恶事。圣帝大人为了轮回镜……算我是【逆天邪神】见过他做得唯一,也是【逆天邪神】最错的【逆天邪神】事了……”

  “好了元霸。”云澈拍拍他肩膀,道:“古苍前辈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父,我救他是【逆天邪神】天经地义。但这些人,虽然和你们同属圣域,但既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父,也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弟子,更不要说先前差点把我逼入绝路,我可没义务救他们。”

  “可……可是【逆天邪神】……”夏元霸顿时焦急的【逆天邪神】不知说什么才好。

  而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目光,在这时猛的【逆天邪神】一动,他用尽全力挣扎的【逆天邪神】起身,向夏元霸招手:“元霸,你过来。”

  夏元霸依言走过去,刚到跟前,便看到皇极无欲脸色肃下,沉声道:“圣域弟子夏元霸跪下听命!”

  “圣帝大人。”夏元霸怔了一怔,连忙跪下,不知所以。

  圣域众人全部看来,目光颤动间,他们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

  皇极无欲左手拿起了混元天尺,右手拿出了一枚闪烁着奇异金芒的【逆天邪神】牌子,一股异常古老的【逆天邪神】气息从金色的【逆天邪神】牌子上逸散而出。他将混元天尺和金色牌子拿到夏元霸面前,忍着魔毒之蚀,郑重无比的【逆天邪神】道:“皇极圣域第十三代圣帝皇极无欲,现将圣帝印和混元天尺传予圣地弟子夏元霸。自今日起,夏元霸便是【逆天邪神】我皇极圣域第十四代圣帝。”

  “元霸,接印尺!”

  夏元霸嘴巴大张,整个人完全傻在了那里:“我……”

  云澈一巴掌推在夏元霸后背上:“叫你接你就接!”

  夏元霸向前一个跄步,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把呈到身前的【逆天邪神】混元天尺与圣帝印捧在了怀中。也是【逆天邪神】这一个瞬间,皇极圣域所有人都深拜而下,就连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古苍真人也俯身拜下,齐齐呼喊:

  “拜见圣帝!”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