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4章 两世绝尘

第914章 两世绝尘

  【上一章有一处把“劫天诛魔剑”误写成了“诛天始祖剑”,纯属手残,绝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暗示——绝对不是【逆天邪神】!】

  ————————————————

  哗!!

  轰——

  无边沧海泛起数千道滔天巨浪,其中最高的【逆天邪神】几道直冲起万丈之高,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至尊海殿上。

  这些巨浪中携带的【逆天邪神】力量大的【逆天邪神】惊人,在海上悬浮万年的【逆天邪神】巨大海殿被重重撞开,在剧烈颤荡中偏移了近百丈的【逆天邪神】距离,直引得海殿之中一片惊声。

  随之,海涛沉下,海面很快完全恢复了静寂,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逆天邪神】波澜,就连先前持续不休的【逆天邪神】水纹和沉闷轰鸣都完全消逝。

  一直过了很久,都再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动静传来。

  凤雪児一直望着海面,海面长久的【逆天邪神】静寂让她心中涌起越来越重的【逆天邪神】紧张与不安。她不断的【逆天邪神】咬着嘴唇,终于再也无法就此等待下去,转过身来,看了远远躲开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一眼,忽然伸手,赤红的【逆天邪神】凤凰火焰从空中洒下,筑成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火焰屏障,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雪児,你要做什么?”凤横空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慌声道。

  “我要去找云哥哥。”

  “不行!太危险了……雪児!!”

  凤横空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只匆忙向前一步,便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凤雪児决绝的【逆天邪神】跃下海殿,直冲入下方忽然静寂到可怕的【逆天邪神】沧海之中。

  沧海之下,随着轩辕问天身体的【逆天邪神】灰飞烟灭,他最后残留的【逆天邪神】魔息也越来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云澈无法不承认,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个极为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甚至可以说是【逆天邪神】他一生中遇到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人。天玄大陆、幻妖界,无不是【逆天邪神】落入他的【逆天邪神】算计之中,他所拥有的【逆天邪神】一切,也都是【逆天邪神】靠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段所得。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云澈在沧云大陆意外的【逆天邪神】得到了黑暗的【逆天邪神】邪神种子,那么除了要在数年后才能完全觉醒凤神之力的【逆天邪神】凤雪児,这世上将没有任何人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天玄大陆和幻妖界也将彻底沦入他的【逆天邪神】阴影之下。

  在海底又停留了很久,云澈总算是【逆天邪神】恢复了些许元气。他平衡过身体,伸出手,抓向了黑暗深处。

  顿时,一抹黑影从远方飞至,被云澈吸入到了手中。

  永夜魔剑!

  漆黑无华的【逆天邪神】剑身,已没有了那双恶魔之眼。剑中魔魂就算不被轩辕问天吞噬,也会因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死而同步消弭。

  弑月魔君虽然摆脱了邪神的【逆天邪神】封印,却无法再见日月,只能一直缩在弑月魔窟,想为祸天下都不能。但这把来自他的【逆天邪神】剑,却险些造就了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弥天灾祸。它成就了永夜王族,也毁灭了永夜王族,成就了轩辕问天,也毁灭了轩辕问天。

  同时,也造就了一个人两生的【逆天邪神】悲剧。

  嗡……

  手中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忽然出现了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颤动,虽然很是【逆天邪神】轻微,但云澈感知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眉头一凝,迅速将永夜魔剑放开,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退后了几步。

  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影像,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映现在了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上空。

  或者说,这个影像已不能用“模糊”来形容,整个影子如同清晨之末的【逆天邪神】雾气,稀薄到了常人肉眼都无法察觉的【逆天邪神】地步,纵然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力,也只能算是【逆天邪神】勉强看清全貌。

  “焚……绝……尘……”看着这个无比稀薄的【逆天邪神】魂影,云澈低念一声,心绪无比复杂。

  “……”稀薄的【逆天邪神】魂影在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无声无息,无喜无悲。

  云澈道:“在幻妖界的【逆天邪神】时候,我答应过你,只要我还活着,就必有一天会杀了轩辕问天。如今,总算没有违背承诺。”

  “……终于,可以死了……”焚绝尘轻轻呢喃。

  “……”云澈动了动嘴唇,久久无法说出话来。

  这短短的【逆天邪神】六个字,不带丝毫的【逆天邪神】感情,但云澈却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其中的【逆天邪神】痛苦与悲凉。

  死,对他而言,会是【逆天邪神】无比畅快的【逆天邪神】解脱。但,被轩辕问天夺走身体,夺走一切的【逆天邪神】他却又拼命的【逆天邪神】“活着”,拼命的【逆天邪神】让自己的【逆天邪神】意识存在,哪怕无比的【逆天邪神】痛苦,无比的【逆天邪神】仇恨,即使每一次都活在炼狱之中,他也死死的【逆天邪神】不让自己最后的【逆天邪神】意识消散。

  因为他不甘心。

  如今,他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轩辕问天死了,这个造就他所有悲剧的【逆天邪神】恶魔死了,他也终于可以死亡……可以就此解脱。

  死对他而言,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多么奢侈的【逆天邪神】东西。

  深深呼了一口气,云澈平静的【逆天邪神】道:“轩辕问天之外,你最恨的【逆天邪神】人,应该就是【逆天邪神】我了。但,你却又偏偏救了我三次。神凰城外,你替我和雪児挡下了轩辕问天,冰极雪域,你逼走了轩辕问天,幻妖界,也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我们才逃过一劫……”

  “我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你。”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终于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情感:“我是【逆天邪神】为了泠汐。她说过,你死,她就会死。”

  “……你有什么话,要带给她吗?”云澈胸口重重起伏。

  “帮我谢谢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很轻:“是【逆天邪神】她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逆天邪神】那么残酷,让我觉得我还是【逆天邪神】一个……活着的【逆天邪神】人……”

  “我知道了。”云澈微微的【逆天邪神】点头。他清楚着焚绝尘话中的【逆天邪神】“残酷”是【逆天邪神】多么残酷的【逆天邪神】含义。

  “我记得,你应该会有东西留在流云城。我会把它们埋在流云城……毕竟,流云城,也算是【逆天邪神】你最后的【逆天邪神】家。”

  “家……”焚绝尘轻喃出声。

  云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逆天邪神】说道:“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逆天邪神】心愿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完成。”

  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高傲,云澈本以为这话有可能会刺激到他的【逆天邪神】自尊心,但意外的【逆天邪神】,焚绝尘却是【逆天邪神】看向了他的【逆天邪神】眼睛,无比认真,无比缓慢的【逆天邪神】道:“一个月之内,娶泠汐为妻!”

  “……”云澈愕住。

  “她哭,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她笑,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她发呆,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她说的【逆天邪神】话,也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你,她救我,也是【逆天邪神】为了你。而你……一个月只回三次流云城,你身边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女人,却从来没有……”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话,似是【逆天邪神】带上了些许的【逆天邪神】愤怒,但随之,又缓缓的【逆天邪神】平静了下来:“也唯有你,其他人,谁也配不上她。”

  云澈呆了好一会儿,微微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这算是【逆天邪神】……你对我的【逆天邪神】认可吗?”

  焚绝尘:“……”

  “你的【逆天邪神】这些话,是【逆天邪神】完全多余的【逆天邪神】。”云澈微笑着道:“她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的【逆天邪神】时候,就是【逆天邪神】我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在我知道她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小姑妈时,我更是【逆天邪神】绝不会让她属于我之外的【逆天邪神】人。而到了今天……”云澈微微仰头,眸光变得格外温煦:“我和她的【逆天邪神】那个约定,终于可以达成了。”

  “……”焚绝尘默默的【逆天邪神】看他一会儿,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去,稀薄的【逆天邪神】魂影出现了微微的【逆天邪神】动荡。

  云澈向前一步:“焚绝尘,你……”

  “我已经……不恨你了……”

  轻轻的【逆天邪神】七个字,也是【逆天邪神】焚绝尘人生最后的【逆天邪神】七个字,他的【逆天邪神】魂影如被轻风吹拂的【逆天邪神】轻烟,在这一刻缓缓离散。

  “……”心中如被什么东西狠狠敲击,云澈僵在了那里,沉重?酸涩?轻松?一种复杂到完全无法诠释的【逆天邪神】情感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腔中混乱的【逆天邪神】冲撞,他动了动嘴唇,几乎是【逆天邪神】从灵魂之底,喊出了对焚绝尘最后的【逆天邪神】话……

  “谢谢你……对…不…起………”

  海水微漾,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一刻,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魂影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散,再也没有了一丝存留。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他的【逆天邪神】仇恨、悲哀、牵挂,他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也永远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或许,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他听到了从云澈口中说出的【逆天邪神】“对不起”。

  心中像是【逆天邪神】塞上了什么东西,很久很久都无法化开。

  焚绝尘和他一样,都经历了两世人生。但无论方式、命运,却有着天壤之别的【逆天邪神】不同。他的【逆天邪神】人生是【逆天邪神】两段非凡的【逆天邪神】传奇,而焚绝尘,却是【逆天邪神】两世残酷的【逆天邪神】悲剧。他两世的【逆天邪神】家,两世的【逆天邪神】亲人全部死绝……一个灭在轩辕问天恶毒的【逆天邪神】阴谋之中,一个灭在他失控的【逆天邪神】愤怒之下。

  后来,他找到了夜沐风的【逆天邪神】残魂,找回到了前世的【逆天邪神】记忆,本以为终于找到了最后的【逆天邪神】亲人,没想到,被仇恨扭曲灵魂的【逆天邪神】夜沐风给予他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父子之情,而是【逆天邪神】要他报仇。

  当年,夜沐风夫妇不惜代价用永夜禁术让焚绝尘再世轮回,是【逆天邪神】为了留下永夜王族的【逆天邪神】血脉,为了儿子能继续活下去。但父子相聚,夜沐风却是【逆天邪神】逼他成为了复仇的【逆天邪神】工具,也残忍的【逆天邪神】抹杀了他最后一丝对亲情的【逆天邪神】奢望。

  他落入仇恨的【逆天邪神】深渊,逼自己堕落为魔,为力量而日夜承受地狱般的【逆天邪神】痛苦……却自始至终,都处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股掌玩弄中,拼尽一切得来的【逆天邪神】力量,全部为轩辕问天做了嫁衣,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血肉,都被他剥夺。

  没有人可以理解和想象,那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残酷与绝望。

  或许,命运对他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丝怜悯,就是【逆天邪神】遇到了萧泠汐。

  “希望你来生,可以无忧无虑。”云澈略微失神的【逆天邪神】低念道,但随之,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又暗淡了下去。

  因为他忽然想到,焚绝尘和轩辕问天一样,都是【逆天邪神】形魂俱灭,他就算没有承受过轮回禁术,也已注定再无法.轮回,永永远远,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消失了。

  云澈拿起永夜魔剑,将它置入了太古玄舟。毕竟,它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遗物。

  而且这是【逆天邪神】一把真正的【逆天邪神】上古魔剑,虽然已经没有了魔魂,也没有了强大的【逆天邪神】气息,但说不定其中还隐藏着什么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秘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