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3章 灰飞烟灭

第913章 灰飞烟灭

  “轩辕问你……啊!!你干什么……住手!!”

  “你竟敢……你这个杂碎……啊!!本尊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啊!!!!!”

  剑中魔魂的【逆天邪神】嘶叫越来越痛苦,然后在最后一道绝望的【逆天邪神】叫喊声中完全沉寂了下去,剑柄处一直挣扎的【逆天邪神】那双恶魔之眼也完全的【逆天邪神】闭合。

  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上,陡然升腾起了一股异常的【逆天邪神】黑气,明明已全身重伤,玄力衰弱的【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却在以一种极不正常的【逆天邪神】幅度猛烈暴增着。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睛在这时缓缓睁开,一双深邃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黑暗幽光射向了云澈……犹如一双沉寂了无数年的【逆天邪神】恶魔之眼忽然睁开。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重重沉下,抓握着劫天剑的【逆天邪神】双手也缓缓收紧,低声道:“轩辕问天,你果然已经疯了。”

  轩辕问天刚才的【逆天邪神】举动,分明是【逆天邪神】强行吞噬了永夜魔剑中的【逆天邪神】魔魂!

  吞噬上古魔魂,让他体内的【逆天邪神】魔血与魔魂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完美融合,让黑暗玄力在短时间内暴增。但,这种状态显然只能维持极短的【逆天邪神】时间,之后,随着魔魂在他体内的【逆天邪神】消逝,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玄力将永远堕出神道,而且寿元也会极大程度的【逆天邪神】缩短。

  如果说他拼着断送未来和寿元的【逆天邪神】代价强取魔血之力是【逆天邪神】竭泽而渔,那么,他此时的【逆天邪神】行为,便是【逆天邪神】疯狂之下的【逆天邪神】杀鸡取卵!

  “没有人……可以战胜本尊……没有人!!”

  轩辕问天整个人都被罩在浓郁的【逆天邪神】黑光之中,全身上下唯一能看到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那双恶魔般的【逆天邪神】眼睛。

  咚!

  咚!

  咚!

  轩辕问天向前迈步,重伤之下,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有些摇晃,但每一步,都会引发海洋之底的【逆天邪神】剧烈震颤,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头真正的【逆天邪神】魔神在逼近。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劫天剑上朱红与漆黑的【逆天邪神】光芒混乱流转。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可怕重压……比轩辕问天全盛状态还要强横出近一倍的【逆天邪神】恐怖威压!

  “云澈……本尊要将你……碎尸万段!!”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已变得如砂纸般嘶哑,每一字,都带着无比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怨恨。他的【逆天邪神】脚步停顿,周围的【逆天邪神】海水在湮灭间快速的【逆天邪神】消失,尚未出手,一个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真空便已出现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周围。

  “呃啊啊啊啊!!”

  轩辕问天咆哮着,被吞噬了魔魂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带着来自九幽的【逆天邪神】威压和怨恨轰向了云澈。

  剑势还未逼近,云澈便无比确定,这绝不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能接下的【逆天邪神】一剑,若强行硬接,必受重创。

  云澈脚步迅速向后一错,漆黑魔剑轰来的【逆天邪神】刹那瞬间消失。

  嘭!

  永夜魔剑轰碎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残影,下方整整数百丈的【逆天邪神】海岩被全部掀起,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裂痕在海底疯狂炸裂,不知蔓延到了何处。

  云澈闪身在五十丈之外,依然被余波狠狠扫了一个跟头,他神色一阴,左臂挥出,青色玄罡化做利剑,直刺轩辕问天幽黑到近乎“刺眼”的【逆天邪神】眼睛。

  轩辕问天黑暗玄力暴涨,但身体重伤之下,行动格外艰涩迟缓,他收起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刹那,被玄罡直直的【逆天邪神】扎入了眼睛。

  “嗷啊啊啊啊!!”

  轩辕问天发出野兽般的【逆天邪神】惨吼,右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捂住了眼睛。而云澈在这时闪电般冲至,瞳孔中释放着比轩辕问天还要凶狠的【逆天邪神】漆黑瞳光。

  “要死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你!!”

  “轰——天!!”

  云澈身上玄光炸裂,玄气在一瞬间暴涨……暴涨的【逆天邪神】幅度甚至远超强行吞噬魔魂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呜哇啊啊啊!本尊杀了你!杀了你!!”感受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临近,轩辕问天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怪叫,永夜魔剑卷动着让沧海战栗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势,再次轰向了云澈。

  “滅天绝地!!”

  这一次,云澈没有选择退避,劫天诛魔剑带着他强开“轰天”下的【逆天邪神】极致力量,砸向了轩辕问天。

  轰!!!!!!!

  十几里之内的【逆天邪神】一切,无论海水、海石,都全部消失无踪,彻底的【逆天邪神】化作了虚无,那一瞬间,足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黑洞同时闪灭。

  在将海洋几乎颠覆的【逆天邪神】巨响声中,云澈双臂飙血,而轩辕问天全身都炸开了漆黑的【逆天邪神】血花,右臂直接碎成了粉末,永夜魔剑像是【逆天邪神】被陨石轰击的【逆天邪神】石子,远远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

  “死……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比魔鬼还要狰狞,他丝毫不顾全身的【逆天邪神】伤势和混乱涌动的【逆天邪神】气血,调动着玄脉和魔源珠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带着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恨意与杀意,将劫天诛魔剑刺向了轩辕问天。

  噗!!!!!

  朱红色的【逆天邪神】剑光化作一道黑暗中的【逆天邪神】流星,刺入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体……然后带着云澈,一穿而过!

  “啊……啊……啊……啊……”

  轩辕问天右眼血流如注,布满血丝的【逆天邪神】左眼瞪到了炸裂的【逆天邪神】边缘,缓缓的【逆天邪神】,他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目光,却没有碰触到胸膛,而是【逆天邪神】透过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空洞,看到了后方的【逆天邪神】黑暗。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多了一个近尺长宽的【逆天邪神】大洞,内脏、玄脉被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摧毁,曾经无敌于天下的【逆天邪神】“魔躯”,化作了一个被破开巨大口子的【逆天邪神】血袋,赤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液决堤而涌。

  “唔……”贯穿轩辕问天而过的【逆天邪神】云澈脸色煞白如纸,他跪在地上,整整数息才缓过气来,全身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酥软,双手,甚至已无法抓起诛天始祖剑。

  以他如今的【逆天邪神】身躯,强开“轰开”的【逆天邪神】后果虽然不至于像以前那般惨烈,但依旧很难承受。而他今日面对轩辕问天两次强开轰天,身体的【逆天邪神】承受力也已达到极限,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在最后一剑下全部耗尽,唯有玄脉之中,还残存着些许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艰难的【逆天邪神】转过身,看着身体被自己轰出大洞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快意的【逆天邪神】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轩辕问天……这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下场!咳咳……”

  他的【逆天邪神】大笑狠狠的【逆天邪神】牵动了全身的【逆天邪神】伤势,他擦抹着嘴角的【逆天邪神】鲜血,脸上依然就傲然狂肆的【逆天邪神】笑。

  “啊……啊……不……不可……能……本尊……怎么……会……”

  呼!!

  周围的【逆天邪神】海水重新涌了上来,将两人力量毁灭出的【逆天邪神】真空再次填满。

  海水卷动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黑血,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也随着血液的【逆天邪神】流泄而快速消逝,失去力量的【逆天邪神】身体甚至已无法支撑沧海之下的【逆天邪神】重压,开始缓缓的【逆天邪神】扭曲变形。

  感受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流失,轩辕问天放大的【逆天邪神】眼瞳中露出了无比的【逆天邪神】惊恐,口中发出着嘶哑恐惧的【逆天邪神】声音……

  “不……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不……不……不……不!!!”

  “这……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仅剩的【逆天邪神】手臂在水中狂乱的【逆天邪神】挣扎,似乎想要把快速流失的【逆天邪神】力量重新抓回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但他的【逆天邪神】挣扎和恐惧的【逆天邪神】叫喊,换来的【逆天邪神】依旧是【逆天邪神】生命与力量的【逆天邪神】无情流失。

  “啊啊啊……不!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回来……回来!!本尊不要变成废物……回来……回来啊啊……呜啊啊啊啊……”

  他的【逆天邪神】挣扎,叫喊,到了最后,竟变成了绝望无助的【逆天邪神】痛哭,快速失去力量的【逆天邪神】身体已在水压下扭曲成一个极其可怖的【逆天邪神】形状。

  云澈喘着粗气,利用水元素缓缓的【逆天邪神】恢复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元气和玄力。他看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惨状,心中快意之余,甚至生出了些许怜悯。

  他这一生都在拼命的【逆天邪神】追求力量,为此一生都在算计,一生都在不择手段。终于,他用千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得偿所愿,却在成就“天尊”的【逆天邪神】第一天,被他送入了地狱。

  对他而言,失去力量,无疑是【逆天邪神】世间最大的【逆天邪神】酷刑。

  “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本尊是【逆天邪神】……天下尊主……为什么……为……什……么……”

  纵然身体已残破扭曲的【逆天邪神】看不出半点人的【逆天邪神】样子,他依然不甘死去,绝望的【逆天邪神】嘶叫着……

  “为什么?因为你为了一己之欲,不择手段,作恶多端,杀了多少无辜的【逆天邪神】人,毁了多少人的【逆天邪神】一生……就算我今天不杀了你,终于一天,你也会被天道裁决!!”

  云澈吼完,手掌忽然抓出,一道火焰贯穿海水,轰在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残躯之上。

  砰!!

  这道火焰并不炽烈,连先前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一根头发都不可能灼灭。但对此刻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来说,却是【逆天邪神】毁灭之火。在炸裂的【逆天邪神】火光之中,轩辕问天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逆天邪神】嘶叫,在火焰中快速的【逆天邪神】消失。

  直至被完全烧成漆黑的【逆天邪神】灰烬,被动荡的【逆天邪神】海水散乱的【逆天邪神】带向四面八方。

  他这一生,或许有那么几天足以称得上已经问鼎苍天。但,他还未能来得及真正享受这穷尽一生的【逆天邪神】结果,便已烟消云散。

  “呼!!”

  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气,全身无力的【逆天邪神】浮在海水之中,几乎都没有了平衡身体的【逆天邪神】力量。

  “其实,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轩辕问天作恶多端……死在我手上的【逆天邪神】无辜之人……比之他,还要多不知多少倍……呵,或许真正该承受天道裁决的【逆天邪神】……该是【逆天邪神】我这种人。”

  云澈自嘲的【逆天邪神】笑了笑,然后闭上了眼睛,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茉莉,你看到了么,我赢了,我战胜了轩辕问天,没有你在身边,我也终于战胜了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敌人……如果你看到了……嘿……会不会舍得夸我那么一句……”

  脑中浮现着茉莉总是【逆天邪神】那么冷酷严肃的【逆天邪神】样子,他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笑意温暖中带着苦涩,睁开眼睛,一个老人的【逆天邪神】身影,浮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爷爷,我终于……亲手为你报仇了……你在天堂,一定要幸福安乐。”

  ————————

  【小孩子生病真是【逆天邪神】超闹心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