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2章 轩辕溃败

第912章 轩辕溃败

  至尊海殿火焰燎天,被火海吞噬的【逆天邪神】人发出阵阵鬼哭般的【逆天邪神】惨叫,但这些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便全部沉寂了下去,但遮天火光却又继续燃烧了很久,才缓缓的【逆天邪神】散去。

  熄灭的【逆天邪神】火海之下,一个空洞呈凤凰之形刻印在海殿之上,视线穿过空洞,能直接看到下方的【逆天邪神】苍蓝汪洋——赫然是【逆天邪神】将这万年浮空海殿直接烧穿!

  而被火海吞没的【逆天邪神】人则全部消失,像是【逆天邪神】从这个世界全部挥发,连一丝飞灰都没有留下。而这些人都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弱者,而是【逆天邪神】属于天玄大陆至高圣地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绝顶强者。

  其中,包括日月神宫宫主……四圣主之一的【逆天邪神】天君夜魅邪!

  以夜魅邪的【逆天邪神】实力,纵然只剩一只手臂,虽然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对手,但全力之下,至少能周旋一段时间,但他还以为那是【逆天邪神】数月之前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偏偏好死不死的【逆天邪神】正面迎击她盈怒之下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影,被直接卷入火海中心,任凭他全力挣扎,都没能摆脱凤凰炎的【逆天邪神】压制,被活活烧死在凤影之下,最终完全焚灭。

  凤炎熄灭,至尊海殿鸦雀无声,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影空洞隔绝着两个阵营的【逆天邪神】人,一边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至尊海殿、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瞠目结舌,如见鬼神。而另一边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阵容已缩减到只剩不到一半,那些在后方没来得及冲上,侥幸捡了一条命的【逆天邪神】圣地玄者全部面无人色,一些人甚至在战栗中缓缓软倒在地上。

  “啊……啊……啊………”轩辕博瘫坐在地上,他的【逆天邪神】双脚距离炎影空洞的【逆天邪神】边缘只有不到两尺的【逆天邪神】距离,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被吓破了胆囊,脸色白中带黄,一双眼睛已几乎看不到瞳孔,唯有口中发出着几乎无意识的【逆天邪神】呻吟。

  “天……天君。”日月神宫剩余的【逆天邪神】神使、长老、弟子或呆立当场,或失魂落魄,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强大的【逆天邪神】天君,居然在短短十几息内……被焚成了虚无。

  从凤影落下到火焰熄灭,凤雪児就一直紧紧的【逆天邪神】闭着眼睛,胸口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着,直到察觉到日月神宫之中又有人在靠近,她才一下子睁开眼睛,手掌推向前方,声音微微发颤,眸中隐有泪光:“退回去!不许再靠近,否则……否则……我已经……不会再仁慈了!”

  “啊!”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这个动作让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慌忙后退,瘫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轩辕博全身一震,怪叫一声,几乎是【逆天邪神】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远远退开,看向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眼瞳不断瑟缩,再也不敢前进半步。

  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也都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凤雪児,所有人完全失声。

  “雪……児……”凤横空已激动的【逆天邪神】连说话都极为艰涩:“难道你……你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力……完全觉醒了?”

  刚才的【逆天邪神】火焰,释放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们从未感受过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威!

  十几息焚杀夜魅邪……纵然是【逆天邪神】已消逝的【逆天邪神】凤神,都几乎不可能做到!

  “嗯……”凤雪児轻轻点头:“不过,再有几年,才可以完全觉醒。是【逆天邪神】云哥哥……帮的【逆天邪神】我……”

  说到后面,她螓首低下,声音也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轻了几分,不知想到了什么。

  凤祖奎胡须眉毛齐颤,然后长吸一口气,死死忍住眼中老泪,仰天道:“定是【逆天邪神】凤神之天所佑……天佑我凤凰神宗啊!”

  自凤神消逝后,他们最大的【逆天邪神】渴望,就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力的【逆天邪神】觉醒,然后成就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第二个凤神。他们本以为这至少要百年之后,而这百年也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最危险的【逆天邪神】百年。没想到,此次离别重聚,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神之力,已是【逆天邪神】觉醒到如此程度……分明已超越先祖凤神的【逆天邪神】程度!

  “真是【逆天邪神】……恭喜……贵宗。”紫极向凤凰神宗抬了抬手,由衷的【逆天邪神】道。而若不是【逆天邪神】凤雪児的【逆天邪神】神威,他们现在,或许已经全部惨死在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手中。

  轰隆!!

  轰隆隆隆隆……

  下方的【逆天邪神】海浪在剧烈翻腾,放眼望去,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海域一片激荡,像是【逆天邪神】海洋之底有一根擎天之柱在混乱的【逆天邪神】搅动着。不断响起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并不响亮,但却沉闷到让人心脏欲裂。

  “云哥哥……”凤雪児低呼一声,迅速折身看向了激荡的【逆天邪神】海面,雪白的【逆天邪神】脸颊上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紧张之色。

  “雪……公主……”被魔毒深深折磨的【逆天邪神】紫极艰涩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定然……已超越贵宗先祖凤神……不知……你可否有办法……解掉我们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咳……”

  紫极的【逆天邪神】话,让被魔毒折磨的【逆天邪神】众人眼中全部亮起了希望的【逆天邪神】曙光,他们全部看向了凤雪児,一些人眼神中甚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哀求。

  凤雪児轻轻摇头:“我没有办法。能解这种毒的【逆天邪神】,应该只有云哥哥……他,他一定会打败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

  紫极张了张口,继续嘶哑的【逆天邪神】道:“如果……啊不……云宫主击败轩辕老贼后,雪公主可否为我们,向云宫主求情……我们定然……感恩戴德……”

  “是【逆天邪神】……”圣域苦痛真人也马上接声道:“雪公主心如冰雪,一定不忍看我等……受此折磨后殒命……劳烦雪公主求情。云宫主对雪公主如此疼爱……一定……定不会拒绝。”

  当然,一切的【逆天邪神】前提,是【逆天邪神】云澈能战胜轩辕问天。

  凤雪児轻轻咬了咬嘴唇,却是【逆天邪神】忽然用力的【逆天邪神】道:“云哥哥如果愿意救你们,就会救你们。如果他不愿意,我……我不会替你们向云哥哥的【逆天邪神】求情的【逆天邪神】!”

  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话让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的【逆天邪神】面孔全部变得僵硬,就连凤横空等人也是【逆天邪神】面露愕然……因为,这完全不像是【逆天邪神】凤雪児说出来的【逆天邪神】话。

  就如以前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从来没用过凤凰炎焚灭过人……甚至任何生灵的【逆天邪神】生命。

  而且她的【逆天邪神】话中,分明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愤怒。

  很显然,她那日带着云澈离开凤凰神宗后,一定经历了太多太多的【逆天邪神】东西……

  “为……为什么?”紫极痛苦的【逆天邪神】问道。

  “为什么?应该我来问你们为什么!”凤雪児转过身,极少发怒的【逆天邪神】她,在这一刻将对他们的【逆天邪神】怒怨全部释放:“当初在魔剑大会,你们要加害云哥哥,夺云哥哥的【逆天邪神】轮回镜,最终……最终云哥哥选择宽恕了你们!你们明明也答应的【逆天邪神】那么好,再也不会找云哥哥的【逆天邪神】麻烦。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我和云哥哥订婚那一天,云哥哥身负重伤,又是【逆天邪神】你们……又是【逆天邪神】你们!!如果那天不是【逆天邪神】小妖后姐姐及时赶来,云哥哥说不定就……就……”

  “云哥哥从来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们的【逆天邪神】事,你们却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这样对他,云哥哥为什么要救你们,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求情!”

  凤雪児愤怒的【逆天邪神】言语让至尊海殿和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怔在那里。皇极无欲张了张口,全身像是【逆天邪神】被抽空了力气,头一下子垂了下去,倒在紫极怀中的【逆天邪神】曲封忆脸色煞白,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颤音。

  “这……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紫极摇头:“当日魔剑大会……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们大错,但我们明明已和云宫主和解,你们订婚之日,我们……我们亲身到场恭贺都来不及,何曾为难过云宫主。”

  “你们!你们明明做了,还不肯承认!”凤雪児更加愤怒,手指指向皇极无欲和曲封忆两人:“你们问问他们两个人!”

  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皇极无欲身上,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曲封忆身上。苦痛真人艰涩的【逆天邪神】道:“圣帝,这……这件事……”

  皇极无欲闭上了眼睛,缓缓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只是【逆天邪神】……不想让轮回镜落到轩辕老贼的【逆天邪神】手上……”

  嗡……

  众圣地玄者的【逆天邪神】脑中如同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十一真人全部身体一晃,面如死灰。紫极也痛苦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心中纵然恨极,但曲封忆已然濒死,他又能说出什么责备的【逆天邪神】话来。

  一次落井下石,他们还可以勉强化解。

  而再一次落井下石……云澈不反过来落井下石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他们又拿什么脸面去求他来救命。

  ————————————

  被云澈一剑穿心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无论玄力、鲜血都在快速流失,他每一剑的【逆天邪神】力量都在削弱,每一息痛苦都会加剧,再他挥出第二十剑时,永夜魔剑被劫天诛魔剑一剑砸成了半月状。

  轰!!!!

  轩辕问天再也无法支撑云澈这一剑,双臂骨头全部碎裂,他双耳轰鸣,眼前天旋地转,整个人直接被砸到了海石之下,只剩了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啊啊啊啊!!”

  轩辕问天愤怒嘶叫,全身黑光爆开,周围海岩全部化成粉末,但随之,他全身剧烈摇晃,手掌死死抓着心口位置,重伤的【逆天邪神】身体已几乎不能抗拒躁乱的【逆天邪神】水流,七歪八斜的【逆天邪神】扭动着,一张布满痛苦的【逆天邪神】面孔变得比恶鬼还要狰狞。

  “嗄……嗄……”云澈喘息如牛,但他只停顿了短短几息,便再次提剑冲向了轩辕问天。

  他所以把轩辕问天引入深海,一个原因是【逆天邪神】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另一个原因,便是【逆天邪神】在海洋之中,他有着绝对的【逆天邪神】优势。

  这里的【逆天邪神】海流与水压会阻止人的【逆天邪神】行动和灵觉,还会在相当程度上加剧消耗。但对于身具邪神水系种子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这些所有的【逆天邪神】负面影响都毫不存在,反而,这里浓郁的【逆天邪神】水元素会加速他的【逆天邪神】伤势和玄力恢复。

  “呃……”看到云澈这么快又再次冲来,轩辕问天喉咙里溢出似痛苦,似绝望的【逆天邪神】呻吟,但他骨头碎裂的【逆天邪神】手臂,却是【逆天邪神】连永夜魔剑都来不及抬起。

  轰!!!

  巨大的【逆天邪神】涡流风暴在深海卷起,轩辕问天被一剑结结实实砸在胸口,惨叫一声,远远的【逆天邪神】横飞出去,在海水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赤黑血线,永夜魔剑也脱手飞出。

  一直飞出数百丈,轩辕问天才在海水的【逆天邪神】阻滞下停了下来,他整个人如同一堆没了骨头的【逆天邪神】烂肉,随着翻滚的【逆天邪神】海水无力旋荡,似乎已完全失去了气息。

  云澈虽然全身浴血,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还有气场依旧无比阴戾。

  单就玄力而言,若不是【逆天邪神】黑暗种子与劫天诛魔剑对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全面克制,他的【逆天邪神】确比不上轩辕问天。

  但,论体质和恢复能力,轩辕问天自认无敌的【逆天邪神】“魔躯”却远远比不上他的【逆天邪神】龙神之躯。

  “该结束了,轩辕问天。”云澈喘着粗气,分开海水,一步步走向沉寂中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这时,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升腾起了一抹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黑气,随之,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张开,遍及朱红伤痕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翻腾而起,随着手臂的【逆天邪神】伸出,永夜魔剑重新飞回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

  而那层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黑气,也蔓延到了永夜魔剑上。

  忽然,永夜魔剑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铮鸣,随之剑中魔魂发出了歇斯底里的【逆天邪神】吼叫:“你……你要做什么!!啊——停手!!”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猛的【逆天邪神】停止,那一刹那,他忽然有了一种危险的【逆天邪神】感觉……似乎有一只极为可怕的【逆天邪神】远古恶灵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体内苏醒。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