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1章 深海恶战 下

第911章 深海恶战 下

  “黑暗玄力!?”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脸色彻底变了:“你为什么会有黑暗玄力!你为什么会有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

  “你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已浓郁到了几乎超过轩辕问天:“坦白说,这种力量,我并不太喜欢,更不想被人当成你这样的【逆天邪神】妖魔。不过在这个地方,倒是【逆天邪神】无所谓了。”

  常人的【逆天邪神】玄力之源是【逆天邪神】玄脉,上古魔神的【逆天邪神】玄力之源是【逆天邪神】魔源珠。

  而云澈,则有两个玄力之源。

  一个是【逆天邪神】邪神玄脉,另一个,就是【逆天邪神】融入邪神玄脉,来自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魔源珠!

  拥有火、水、雷、暗四枚邪神种子,他可以将玄脉的【逆天邪神】力量任意转化为火、水、雷、暗属性的【逆天邪神】玄力,但魔源珠,却只能释放黑暗玄力。而作为一种可怕的【逆天邪神】负面玄力,当年的【逆天邪神】邪神都不让世人知晓他拥有这种力量,云澈也同样不想。

  所以,在确定无法战胜轩辕问天后,他将轩辕问天引入了万丈海渊,然后终于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释放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邪神玄脉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同样全部转为黑暗玄力,两股黑暗玄力叠加之下,云澈顿时化作一只完全苏醒的【逆天邪神】魔神,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增长着。

  铮……嘶……

  轩辕问天手中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忽然颤动起来,发出了晦涩的【逆天邪神】铮鸣声,随之,一个难听之极的【逆天邪神】声音从永夜魔剑上的【逆天邪神】发出:“这个力量……你是【逆天邪神】从哪里得来的【逆天邪神】……不可能……这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躁动云澈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剑中魔魂是【逆天邪神】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儿子,自然会从他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中嗅到弑月魔君的【逆天邪神】味道。他抓起劫天诛魔剑,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也迅速蔓延到剑身之上,和原本的【逆天邪神】朱红剑光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股诡异无比的【逆天邪神】朱黑雾气。

  “我没必要回答死人的【逆天邪神】问题。”云澈声音阴肆,他得表情呈现着远胜平常的【逆天邪神】傲慢:“虽然这股力量我还不太适应,但杀你轩辕问天,应该足够了。”

  “哈哈哈哈哈!”轩辕问天狂笑:“虽然本尊不知道你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是【逆天邪神】从何而来,但和本尊已踏入神道的【逆天邪神】力量相比,你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不过是【逆天邪神】低等的【逆天邪神】存在。要杀本尊,永远是【逆天邪神】痴人说梦!”

  “这次,你已再无处可逃,死吧!!”

  永夜魔剑刺穿海水,向云澈当头砸来……看似朴实无华的【逆天邪神】一剑,却带着魔神降临般的【逆天邪神】威压。

  云澈右脚向前,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激烈沸腾,来自玄脉与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聚于双臂,一剑砸向轩辕问天。

  先前竭力避开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云澈,这次竟是【逆天邪神】选择了正面硬抗。

  “找死!!”看着云澈竟然不闪不避,正面迎击,轩辕问天发出了嘲讽的【逆天邪神】大吼,倾注在永夜魔剑上的【逆天邪神】力量再度暴增,势要一剑轰碎云澈所有的【逆天邪神】骨头。

  “刹!!!”

  双剑相接,纵然在深海之下,依然发出了穿云裂石般的【逆天邪神】巨响,两人脚下的【逆天邪神】万年海石瞬间碎成粉末。

  万丈深海,想要将海水排开艰难无比,因为每一滴海水,都承受着万丈重压。但就在双剑碰撞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云澈和轩辕问天周围百丈空间竟瞬间形成了一个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真空,而且这个真空地带久久维持,其中充斥着足以毁灭万丈山岳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

  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透过永夜魔剑与劫天诛魔剑交错的【逆天邪神】位置碰撞,轩辕问天一张面孔剧烈扭曲,眼中充斥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而云澈目光幽暗,嘴角咧着一抹狂傲的【逆天邪神】淡笑。

  “你……”轩辕问天声音微颤,一双眼瞳炸开细密的【逆天邪神】血丝,因为云澈竟然接下了他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

  正面,毫无花俏的【逆天邪神】接下了他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

  永夜魔剑在手时,魔血与魔魂相通激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历史上唯一,是【逆天邪神】足以将天玄大陆所有玄者视为蝼蚁的【逆天邪神】绝对力量!

  竟然……被云澈挡了下来!

  “喝!!”

  云澈大吼一声,全身的【逆天邪神】黑光之中燃起火焰,劫天诛魔剑猛烈向前一推,“轰”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劫天诛魔剑上爆开第二波的【逆天邪神】力量,两人的【逆天邪神】身体顿时远远飞离。

  呼!!

  被排开的【逆天邪神】海水迅猛涌上,但周围十几里深海却是【逆天邪神】久久动荡不休。

  被震开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手臂发麻,他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更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看向对面沐浴在黑光中的【逆天邪神】云澈……没有现出永夜魔剑,他的【逆天邪神】力量被云澈抵住,仅仅只是【逆天邪神】让他吃惊。

  但现出魔剑,他身上涌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道的【逆天邪神】力量……怎么会被一个只有君玄境的【逆天邪神】凡人接下来。

  “不可能……刚才一定是【逆天邪神】……你用了什么诡计!!”

  轩辕问天激吼一声,全身黑气如炸裂般的【逆天邪神】疯狂升腾,然后再次扑向云澈。

  “本尊看你怎么接这一剑!!”

  轰隆隆……

  永夜魔剑还未轰至,周围的【逆天邪神】海水已暴.乱如煮沸的【逆天邪神】开水。恐怖的【逆天邪神】水压对两人似乎不存在一般,百丈海域瞬间拉近,永夜魔剑与劫天诛魔剑再次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一起。

  “轰!!!!”

  这一次的【逆天邪神】撞击声沉闷到极点,海域出现了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颤抖,剧烈的【逆天邪神】水纹向周围海域疯狂辐射而去,一直辐射到万丈之上的【逆天邪神】海平面,却依然没有休止,而是【逆天邪神】破水而出,带起了万丈波涛。

  纵然周围的【逆天邪神】世界陷入了亘古未有的【逆天邪神】灾难,但灾难的【逆天邪神】中心,永夜魔剑和劫天诛魔剑却如吸附在一起,轩辕问天没有被震开,云澈也同样没有被震开。

  这一剑,轩辕问天躁狂之下没有半点保留的【逆天邪神】一剑,依然被云澈正面,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接下。

  “呃啊啊……”轩辕问天一双眼瞳惊骇到几乎要炸开。这对轩辕问天而言,绝不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剑被接下那么简单,而是【逆天邪神】他追求了一生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不,是【逆天邪神】历尽千辛万苦,追求了整整一生才终于得到的【逆天邪神】信仰,被几乎击溃。

  “看来,这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全力了。”云澈眼睛半眯,低沉的【逆天邪神】嘲笑着:“你算计了千年,杀了那么多人,还失去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血肉之躯,才得到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而我……只用了不到八年!”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在简单的【逆天邪神】陈述一个事实,没有半个攻击的【逆天邪神】字眼,但落在轩辕问天耳中,却犹如听到了世上最无情的【逆天邪神】和嘲讽,最恶毒的【逆天邪神】诅咒。

  “啊!!!”轩辕问天发泄般的【逆天邪神】大吼,直把喉咙瞬间喊到嘶哑:“云澈,这世上没有任何人配看不起本尊!本尊的【逆天邪神】力量,岂是【逆天邪神】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逆天邪神】小崽子可比!!”

  “你现在不过是【逆天邪神】接住了本尊两剑……看你能接住本尊多少剑!!”

  这一次,轩辕问天暴躁的【逆天邪神】程度远远胜过先前的【逆天邪神】任何一次,他像是【逆天邪神】一头被彻底激怒的【逆天邪神】黑暗凶兽,带着嘶哑的【逆天邪神】狂吼冲向云澈,永夜魔剑带着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与愤怒轰下。

  铛!!

  轰!!!

  刹———

  永夜魔剑与劫天诛魔剑激烈碰撞,深海之下,犹如有一口万古神钟在被震天的【逆天邪神】敲响着,两人的【逆天邪神】位置在深海之下不断的【逆天邪神】变幻。横移,所到之处,海水或被强横的【逆天邪神】排开、或被湮灭成虚无,脚下的【逆天邪神】海石更是【逆天邪神】层层的【逆天邪神】塌陷、崩碎,消失。

  两人的【逆天邪神】身上都缠绕着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黑光,万年不见日月的【逆天邪神】深海,像是【逆天邪神】忽然出现了两头万古凶兽在激烈的【逆天邪神】撕咬。

  轰隆!!

  沧海炸裂,两人同时倒飞数百丈之遥。轩辕问天头部重击在海石上,数十丈的【逆天邪神】海石瞬间崩裂,永夜魔剑也在海底犁出一道数十丈的【逆天邪神】沟壑。

  而这一次,轩辕问天没有再马上轰击云澈,他抓着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手臂在颤抖……因为数百次的【逆天邪神】碰撞,他的【逆天邪神】双臂已近乎完全麻木,指缝之间全是【逆天邪神】黑血,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比起手臂麻木,更为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全身沸腾到几乎要炸体而出的【逆天邪神】气血。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每一剑,都是【逆天邪神】神道之力。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单单重量就有两百万斤,两把剑每一次的【逆天邪神】对撞,其威势便如陨石落地,巨大的【逆天邪神】反震力全部作用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上。

  轩辕问天引以自傲的【逆天邪神】魔躯,也在这数百次的【逆天邪神】激烈轰击下难以承受。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五脏六腑似乎都已被震裂,全身骨头都临近散架的【逆天邪神】边缘。

  但,云澈却在这时一声暴吼,缠绕着黑气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带着几乎没有减弱的【逆天邪神】恐怖威势轰至。

  两人一直承受着同样的【逆天邪神】反震力,他的【逆天邪神】魔躯已开始感觉无法支撑,而云澈,竟像是【逆天邪神】完全无恙,反而愈加凶狠。

  “你……”这次,轩辕问天眼瞳中的【逆天邪神】震惊之外,终于多了一抹惊恐。他猛然咬牙,横起永夜魔剑强行抵挡。

  轰!!!

  刚才短暂的【逆天邪神】喘息让轩辕问天气势弱下,这一剑上的【逆天邪神】力量远弱先前。一声轰鸣,他的【逆天邪神】双臂血管爆裂,血花飞溅,一声惨呼,身体贴着海石横飞出去。云澈仅仅是【逆天邪神】身体后仰了一下,便骤然追及而上,一剑轰下。

  “不……不可原谅!”

  “永…夜…无…光!!”

  轩辕问天瞳孔剧烈收缩,惊恐则在剧烈放大,他停住身体,猛的【逆天邪神】吐出一大口黑血,一团比他身上黑气浓郁数倍的【逆天邪神】黑光忽然爆开,并瞬间吞噬了周围十几里空间,将云澈完全吞没其中。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永夜幻魔典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亦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所能释放出的【逆天邪神】最极致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达到神道阶层的【逆天邪神】黑暗之力,足以将领域中的【逆天邪神】一切存在都吞噬成永恒的【逆天邪神】黑暗虚无。

  面对这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黑暗领域,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紧张或慎重,反而露出了一抹嘲讽的【逆天邪神】淡笑,然后完全无视吞噬而来的【逆天邪神】极致黑暗,骤然向前,速度甚至比先前更快了几分,在轩辕问天完全不敢置信的【逆天邪神】目光下,一剑刺入了他的【逆天邪神】心口,剑尖从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一穿而出。

  “呃啊啊啊——”

  轩辕问天全身僵挺,瞳孔放大,口中发出痛苦而沙哑的【逆天邪神】惨吼,刚刚撑起的【逆天邪神】永夜无光领域像是【逆天邪神】被戳破的【逆天邪神】肥皂泡快速溃散。他的【逆天邪神】对面,云澈抓着刺入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脸上的【逆天邪神】笑意透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阴森。

  砰!!!

  轩辕问天骤然一掌轰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将云澈远远震飞,劫天诛魔剑也拔出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轩辕问天捂着被刺出透明窟窿的【逆天邪神】心口,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后退,全身痛苦得如坠地狱。

  “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哈!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爽的【逆天邪神】很!”云澈连吐数口猩血,他看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惨状,肆意的【逆天邪神】大笑起来。

  “本尊……杀了你!”

  “杀了你!!!!”

  轩辕问天所有的【逆天邪神】凶性都被彻底的【逆天邪神】激发,他放开按在胸口的【逆天邪神】手掌,任由黑血狂流,双手抓起永夜魔剑,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砸向云澈。

  轰隆!!!

  海底裂开一道十几里长的【逆天邪神】裂痕,这一剑之下,云澈被狠狠砸飞,一连撞飞了七八块海石,却是【逆天邪神】在落地瞬间弹起,如一头不知痛觉与恐惧的【逆天邪神】凶兽,反攻向轩辕问天。

  两人席卷起越来越恐怖的【逆天邪神】黑暗风暴,卷动着他们的【逆天邪神】鲜血在海域之中弥漫肆虐。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