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10章 深海恶战 上

第910章 深海恶战 上

  “云澈他他死了吗?”一个凤凰长老神情惊恐的【逆天邪神】道。

  他们先前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被黑暗完全噬灭,方才又亲眼看到云澈被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无归剑轰到他们的【逆天邪神】视线之内,然后洒血落入海域,就算不死,也必定已经重伤。

  而反观追来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除了胸前一道血痕,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逆天邪神】创伤,气息甚至比初始更加恐怖。

  “他就算现在没死,过会儿也一定会死你们还是【逆天邪神】先顾好自己吧。”

  一个阴测测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传来,让众人全身一凛。

  云澈和轩辕问天都坠入深海后,世界终于平静了下来,连遮天的【逆天邪神】黑暗也开始快速消散。夜魅邪和轩辕博缓缓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后面是【逆天邪神】一众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他们的【逆天邪神】眼神、脸色,分明带着阴戾、戏虐和杀气。

  “夜魅邪,你要做什么唔!!”紫极顿时感觉到了不妙,但他魔毒浸体,一番话已让他痛不欲生,全身几乎无法站起。

  “我们要做什么,睿智的【逆天邪神】紫先生难道真的【逆天邪神】猜不出来么?”夜魅邪向前一步,寒光闪过,手中已抓起了一把翠玉长剑,然后缓缓指向了紫极。

  “夜魅邪你你敢”圣域九叹真人怒斥,他强行站起,但玄气刚刚涌起,整个人便又痛苦的【逆天邪神】跪了下去。

  “呵,看看你们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多么的【逆天邪神】可悲可怜啊。”夜魅邪的【逆天邪神】面孔有些狰狞,自从他被小妖后断了一臂,又在轩辕问天手下挫败后,性格似乎也被扭曲,看着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在魔毒之下凄惨可怜的【逆天邪神】样子,他心中翻腾着强烈的【逆天邪神】快意,因为相比于自己被断了一臂,这些人比他还要凄惨可怜的【逆天邪神】多!

  “岂止是【逆天邪神】可怜,现在就算只有我一个人,都能轻易屠灭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和十二真人啊,哈哈哈哈!”轩辕博大声狂笑:“虽然不知道云澈那小子为什么会忽然变得那么厉害,但他玄力再强,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已入神道的【逆天邪神】天尊!你们也亲眼看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天尊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你们这些蠢货刚才居然还盼望着云澈能击败天尊,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变得格外破败的【逆天邪神】海殿气氛一下子冷凝下来,那些七国势力瞬间就明白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意图,慌忙的【逆天邪神】远远躲开,瑟瑟发抖,没有一个敢于向前。

  “夜魅邪轩辕博!”皇极无欲挣扎着站起身来,重伤加上魔毒,他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他手掌一抓,混元天尺已被他抓在手中:“就凭你们也配杀我皇极无欲!”

  皇极无欲一声低吼,混元天尺脱手飞出,几乎是【逆天邪神】同一瞬间  ,他的【逆天邪神】脸上闪过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一下子跪了下去,全身颤抖,再也无法站起。

  如今状态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连平时一成的【逆天邪神】玄力都无法放出,轩辕博向前一步,一剑砸向混元天尺,“当”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混元天尺便被远远震开,轩辕博只是【逆天邪神】被震开了三步,仰头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原来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也不过如此。夜宫主还请退后,让我尝尝亲手了结天玄玄道第一人是【逆天邪神】什么滋味。”

  身为剑域长老,若是【逆天邪神】以前,轩辕博在皇极无欲和夜魅邪面前纵然不是【逆天邪神】毕恭毕敬,也定然不敢有半点造次,如今不但在皇极无欲面前嚣张狂肆,对夜魅邪也赫然是【逆天邪神】命令的【逆天邪神】语气,他狞笑一声,一剑骤然刺向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心口。

  完完全全,毫不留手的【逆天邪神】夺命一剑。

  “住手!!”

  大喝声中,凤祖奎如雄鹰般扑至,烧着凤凰炎的【逆天邪神】右手撞击在了轩辕博的【逆天邪神】剑上,轩辕博脸色一变,慌忙倒退,凤祖奎刚要追及,眼前忽然寒光一闪,夜魅邪如鬼魅般出现在两人之间。

  砰!!!

  “唔!”凤祖奎一声闷哼,被狠狠震飞,落地后连退十几步才被凤天威扶住,身体剧烈摇晃,脸色也一阵发白,显然是【逆天邪神】受了内伤。

  “凤凰神宗,你们不用着急,马上就会轮到你们。”夜魅邪低沉的【逆天邪神】道。

  “上!不用客气,这些人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把他们全部杀了!”被凤祖奎震开的【逆天邪神】轩辕博气急败坏的【逆天邪神】吼道:“他们的【逆天邪神】尸体,就是【逆天邪神】我们献给天尊的【逆天邪神】封神之礼!!”

  轩辕博一声令下,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所有人快速冲上,玄气和杀气震荡着摇摇欲坠的【逆天邪神】海殿。日月神宫和至尊海殿众人全部目眦尽裂若论综合实力,日月神宫加天威剑域,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加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对手,但,他们如今全部身中魔毒,两大圣主一个重伤,另一个直接濒死。

  他们别说抗衡,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一群几乎连挣扎之力都没有的【逆天邪神】待宰羔羊。

  至于凤凰神宗,就算被解除了魔毒,也根本不可能阻挡两大圣地,同样只会是【逆天邪神】覆灭的【逆天邪神】结局。

  “夜魅邪轩辕博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苦痛真人嘶声吼道,他涌动着所有可以动用的【逆天邪神】玄力,想要做最后的【逆天邪神】挣扎。

  “我怎么死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马上就会死!”轩辕博一马当先,一剑刺向苦痛真人。他的【逆天邪神】身后,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弟子也已全部扑了上来。

  啾

  就在众人彻底绝望之时,一阵凤鸣声划破苍穹,世界忽然变成了红色,一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如降世神灵般现身于苍穹,傲然盘旋。

  霎时,整个世界火焰滔天,仿佛天地间所有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都被这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所牵引,带着灭世之威翱翔于空。

  “那那那那是【逆天邪神】什么?”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停了下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让他们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瑟瑟发抖。

  “啊啊啊啊”就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众人也全部仰望上空的【逆天邪神】凤影,发出震惊无比的【逆天邪神】惊叫声,那只巨大凤影,让他们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凤神降临。

  去而复返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从空中缓缓而落,美眸之中闪动着让凤祖奎都屏息的【逆天邪神】威压与威严:“全部退开,谁再向前一步,便会永远化作灰烬!”

  上空的【逆天邪神】凤灵威压大到让他们灵魂战栗,但,他们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过一个月前她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恶战,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如今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实力已完全超越了圣主。轩辕博虽然心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惊悸,但身后两大圣地势力,连凤祖奎都可完全不放在眼里,何况凤雪児。

  他一声戏虐的【逆天邪神】狂笑:“可怜的【逆天邪神】小凤凰,你这挣扎的【逆天邪神】样子实在是【逆天邪神】让人怜爱哦不不,是【逆天邪神】怜悯。来,让我看看,你要怎么将我们烧成灰烬!”

  “都停下来做什么,上!!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他们的【逆天邪神】命,就是【逆天邪神】你们效忠天尊的【逆天邪神】证明。”

  “上!”夜魅邪也阴沉的【逆天邪神】道。

  天威剑域与日月神宫众人齐齐应声,暂时停滞的【逆天邪神】脚步再次扑上,浓烈的【逆天邪神】杀机将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死死罩住。

  凤雪児嘴唇轻咬,在短暂的【逆天邪神】挣扎后,终于闭上眼睛,凤炎映照下的【逆天邪神】雪玉小手轻轻挥下。

  呼轰——

  凤凰炎影一声长啸,仿佛从恒星中心冲出,席卷着滔天火海飞坠而下,所到之处,空间尽碎。

  夜魅邪冷哼一声,飞身而起,双手直接抓向凤凰炎影但就在他手掌伸出的【逆天邪神】刹那,他的【逆天邪神】脸色骤然大变,瞬间痉挛的【逆天邪神】身体疯狂的【逆天邪神】想要倒退,但已根本来不及,瞬间被炎影吞没。

  “呜啊啊啊啊啊啊!!”

  海殿之上,响起了夜魅邪一声凄惨的【逆天邪神】嘶叫。

  凤凰炎影带着已完全化成火人的【逆天邪神】夜魅邪继续飞坠而下,在大片同时爆发的【逆天邪神】惊恐吼叫声中坠落海殿,火海炸裂,万丈炎光冲天而起,将所有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冲上前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吞没

  ————————————

  万丈海渊,轩辕问天与云澈相对而立。

  “终于认命了么?”轩辕问天低沉的【逆天邪神】笑着:“能在本尊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下支撑这么久,你的【逆天邪神】确有资格得到本尊的【逆天邪神】嘉奖。”

  “认命?嘿嘿嘿。”云澈在笑,在他停下逃遁,主动面向轩辕问天时,他就一直在笑:“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认命。”

  “哦?”

  “轩辕问天,”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笑着:“我身上的【逆天邪神】伤,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

  “本尊的【逆天邪神】确觉得奇怪。”轩辕问天无所谓的【逆天邪神】道:“你被本尊伤了这么多剑,换做他人早已死了万次,而你,就连气息都没减弱多少。看来你的【逆天邪神】身躯,要比你的【逆天邪神】玄力优秀的【逆天邪神】多,说不定,足以比得上本尊的【逆天邪神】魔躯。本尊现在对你这幅血肉之躯的【逆天邪神】秘密极有兴趣,在得到这些秘密之前,简直都不忍心给毁了。”

  “不不不,”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更加诡异,他抬起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你就没有发现,我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伤,都是【逆天邪神】剑伤,你所谓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在我身上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缝一下子眯了起来,瞳孔中的【逆天邪神】黑光出现了微微的【逆天邪神】震荡。

  火焰玄力会造成灼伤,冰玄力会造成冻伤,而黑暗玄力则更为可怕,一旦被黑暗玄力伤及,血肉将会被残噬,轻则焦黑,重则连肉带骨都化作黑水。

  当初在弑月魔窟与弑月魔君恶战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便会黑暗玄力残噬的【逆天邪神】惨不忍睹。

  而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身上虽然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伤口众多,但都是【逆天邪神】或轻或重的【逆天邪神】剑伤,伤口毫无腐烂痕迹,流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殷红的【逆天邪神】血。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以及每一剑所充斥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似乎从来没有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你想和本尊说什么?”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沉了下来。

  “嘿嘿嘿”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更加怪异,无论眼神、表情,都逐渐变得邪异,还隐约有那么一点狰狞。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眼眸,瞳孔之中,一团漆黑的【逆天邪神】光芒在闪现。

  轩辕问天眼神猛的【逆天邪神】一动:“嗯?这是【逆天邪神】”

  呼!!!!

  如同一只蛰伏许久的【逆天邪神】恶魔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忽然苏醒,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爆发出一团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气,他的【逆天邪神】头发也全部倒竖而起,在黑光中肆意飘扬,一股森然的【逆天邪神】威压感,无比冰冷的【逆天邪神】罩住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全身。

  “什什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瞳孔一下子扩张到了最大,万丈海渊的【逆天邪神】黑暗无法封锁他的【逆天邪神】视觉,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还是【逆天邪神】他陡变的【逆天邪神】气息,分明是【逆天邪神】

  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

  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纯粹和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

  ——————————————

  明天,会在微信号上发一些关于神界篇的【逆天邪神】设定,包括人物设定和等级设定。涉及大量剧()透(da)谨慎观看!!

  。

  “云澈他他死了吗?”一个凤凰长老神情惊恐的【逆天邪神】道。

  他们先前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被黑暗完全噬灭,方才又亲眼看到云澈被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无归剑轰到他们的【逆天邪神】视线之内,然后洒血落入海域,就算不死,也必定已经重伤。

  而反观追来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除了胸前一道血痕,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逆天邪神】创伤,气息甚至比初始更加恐怖。

  “他就算现在没死,过会儿也一定会死你们还是【逆天邪神】先顾好自己吧。”

  一个阴测测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传来,让众人全身一凛。

  云澈和轩辕问天都坠入深海后,世界终于平静了下来,连遮天的【逆天邪神】黑暗也开始快速消散。夜魅邪和轩辕博缓缓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后面是【逆天邪神】一众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他们的【逆天邪神】眼神、脸色,分明带着阴戾、戏虐和杀气。

  “夜魅邪,你要做什么唔!!”紫极顿时感觉到了不妙,但他魔毒浸体,一番话已让他痛不欲生,全身几乎无法站起。

  “我们要做什么,睿智的【逆天邪神】紫先生难道真的【逆天邪神】猜不出来么?”夜魅邪向前一步,寒光闪过,手中已抓起了一把翠玉长剑,然后缓缓指向了紫极。

  “夜魅邪你你敢”圣域九叹真人怒斥,他强行站起,但玄气刚刚涌起,整个人便又痛苦的【逆天邪神】跪了下去。

  “呵,看看你们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多么的【逆天邪神】可悲可怜啊。”夜魅邪的【逆天邪神】面孔有些狰狞,自从他被小妖后断了一臂,又在轩辕问天手下挫败后,性格似乎也被扭曲,看着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众人在魔毒之下凄惨可怜的【逆天邪神】样子,他心中翻腾着强烈的【逆天邪神】快意,因为相比于自己被断了一臂,这些人比他还要凄惨可怜的【逆天邪神】多!

  “岂止是【逆天邪神】可怜,现在就算只有我一个人,都能轻易屠灭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和十二真人啊,哈哈哈哈!”轩辕博大声狂笑:“虽然不知道云澈那小子为什么会忽然变得那么厉害,但他玄力再强,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已入神道的【逆天邪神】天尊!你们也亲眼看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天尊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你们这些蠢货刚才居然还盼望着云澈能击败天尊,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变得格外破败的【逆天邪神】海殿气氛一下子冷凝下来,那些七国势力瞬间就明白了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意图,慌忙的【逆天邪神】远远躲开,瑟瑟发抖,没有一个敢于向前。

  “夜魅邪轩辕博!”皇极无欲挣扎着站起身来,重伤加上魔毒,他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他手掌一抓,混元天尺已被他抓在手中:“就凭你们也配杀我皇极无欲!”

  皇极无欲一声低吼,混元天尺脱手飞出,几乎是【逆天邪神】同一瞬间  ,他的【逆天邪神】脸上闪过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一下子跪了下去,全身颤抖,再也无法站起。

  如今状态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连平时一成的【逆天邪神】玄力都无法放出,轩辕博向前一步,一剑砸向混元天尺,“当”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混元天尺便被远远震开,轩辕博只是【逆天邪神】被震开了三步,仰头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原来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也不过如此。夜宫主还请退后,让我尝尝亲手了结天玄玄道第一人是【逆天邪神】什么滋味。”

  身为剑域长老,若是【逆天邪神】以前,轩辕博在皇极无欲和夜魅邪面前纵然不是【逆天邪神】毕恭毕敬,也定然不敢有半点造次,如今不但在皇极无欲面前嚣张狂肆,对夜魅邪也赫然是【逆天邪神】命令的【逆天邪神】语气,他狞笑一声,一剑骤然刺向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心口。

  完完全全,毫不留手的【逆天邪神】夺命一剑。

  “住手!!”

  大喝声中,凤祖奎如雄鹰般扑至,烧着凤凰炎的【逆天邪神】右手撞击在了轩辕博的【逆天邪神】剑上,轩辕博脸色一变,慌忙倒退,凤祖奎刚要追及,眼前忽然寒光一闪,夜魅邪如鬼魅般出现在两人之间。

  砰!!!

  “唔!”凤祖奎一声闷哼,被狠狠震飞,落地后连退十几步才被凤天威扶住,身体剧烈摇晃,脸色也一阵发白,显然是【逆天邪神】受了内伤。

  “凤凰神宗,你们不用着急,马上就会轮到你们。”夜魅邪低沉的【逆天邪神】道。

  “上!不用客气,这些人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把他们全部杀了!”被凤祖奎震开的【逆天邪神】轩辕博气急败坏的【逆天邪神】吼道:“他们的【逆天邪神】尸体,就是【逆天邪神】我们献给天尊的【逆天邪神】封神之礼!!”

  轩辕博一声令下,天威剑域和日月神宫所有人快速冲上,玄气和杀气震荡着摇摇欲坠的【逆天邪神】海殿。日月神宫和至尊海殿众人全部目眦尽裂若论综合实力,日月神宫加天威剑域,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皇极圣域加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对手,但,他们如今全部身中魔毒,两大圣主一个重伤,另一个直接濒死。

  他们别说抗衡,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一群几乎连挣扎之力都没有的【逆天邪神】待宰羔羊。

  至于凤凰神宗,就算被解除了魔毒,也根本不可能阻挡两大圣地,同样只会是【逆天邪神】覆灭的【逆天邪神】结局。

  “夜魅邪轩辕博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苦痛真人嘶声吼道,他涌动着所有可以动用的【逆天邪神】玄力,想要做最后的【逆天邪神】挣扎。

  “我怎么死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马上就会死!”轩辕博一马当先,一剑刺向苦痛真人。他的【逆天邪神】身后,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弟子也已全部扑了上来。

  啾

  就在众人彻底绝望之时,一阵凤鸣声划破苍穹,世界忽然变成了红色,一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如降世神灵般现身于苍穹,傲然盘旋。

  霎时,整个世界火焰滔天,仿佛天地间所有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都被这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所牵引,带着灭世之威翱翔于空。

  “那那那那是【逆天邪神】什么?”日月神宫和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停了下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让他们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瑟瑟发抖。

  “啊啊啊啊”就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众人也全部仰望上空的【逆天邪神】凤影,发出震惊无比的【逆天邪神】惊叫声,那只巨大凤影,让他们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凤神降临。

  去而复返的【逆天邪神】凤雪児从空中缓缓而落,美眸之中闪动着让凤祖奎都屏息的【逆天邪神】威压与威严:“全部退开,谁再向前一步,便会永远化作灰烬!”

  上空的【逆天邪神】凤灵威压大到让他们灵魂战栗,但,他们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过一个月前她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恶战,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如今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实力已完全超越了圣主。轩辕博虽然心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惊悸,但身后两大圣地势力,连凤祖奎都可完全不放在眼里,何况凤雪児。

  他一声戏虐的【逆天邪神】狂笑:“可怜的【逆天邪神】小凤凰,你这挣扎的【逆天邪神】样子实在是【逆天邪神】让人怜爱哦不不,是【逆天邪神】怜悯。来,让我看看,你要怎么将我们烧成灰烬!”

  “都停下来做什么,上!!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他们的【逆天邪神】命,就是【逆天邪神】你们效忠天尊的【逆天邪神】证明。”

  “上!”夜魅邪也阴沉的【逆天邪神】道。

  天威剑域与日月神宫众人齐齐应声,暂时停滞的【逆天邪神】脚步再次扑上,浓烈的【逆天邪神】杀机将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死死罩住。

  凤雪児嘴唇轻咬,在短暂的【逆天邪神】挣扎后,终于闭上眼睛,凤炎映照下的【逆天邪神】雪玉小手轻轻挥下。

  呼轰——

  凤凰炎影一声长啸,仿佛从恒星中心冲出,席卷着滔天火海飞坠而下,所到之处,空间尽碎。

  夜魅邪冷哼一声,飞身而起,双手直接抓向凤凰炎影但就在他手掌伸出的【逆天邪神】刹那,他的【逆天邪神】脸色骤然大变,瞬间痉挛的【逆天邪神】身体疯狂的【逆天邪神】想要倒退,但已根本来不及,瞬间被炎影吞没。

  “呜啊啊啊啊啊啊!!”

  海殿之上,响起了夜魅邪一声凄惨的【逆天邪神】嘶叫。

  凤凰炎影带着已完全化成火人的【逆天邪神】夜魅邪继续飞坠而下,在大片同时爆发的【逆天邪神】惊恐吼叫声中坠落海殿,火海炸裂,万丈炎光冲天而起,将所有日月神宫与天威剑域冲上前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吞没

  ————————————

  万丈海渊,轩辕问天与云澈相对而立。

  “终于认命了么?”轩辕问天低沉的【逆天邪神】笑着:“能在本尊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下支撑这么久,你的【逆天邪神】确有资格得到本尊的【逆天邪神】嘉奖。”

  “认命?嘿嘿嘿。”云澈在笑,在他停下逃遁,主动面向轩辕问天时,他就一直在笑:“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认命。”

  “哦?”

  “轩辕问天,”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笑着:“我身上的【逆天邪神】伤,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

  “本尊的【逆天邪神】确觉得奇怪。”轩辕问天无所谓的【逆天邪神】道:“你被本尊伤了这么多剑,换做他人早已死了万次,而你,就连气息都没减弱多少。看来你的【逆天邪神】身躯,要比你的【逆天邪神】玄力优秀的【逆天邪神】多,说不定,足以比得上本尊的【逆天邪神】魔躯。本尊现在对你这幅血肉之躯的【逆天邪神】秘密极有兴趣,在得到这些秘密之前,简直都不忍心给毁了。”

  “不不不,”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更加诡异,他抬起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你就没有发现,我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伤,都是【逆天邪神】剑伤,你所谓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在我身上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缝一下子眯了起来,瞳孔中的【逆天邪神】黑光出现了微微的【逆天邪神】震荡。

  火焰玄力会造成灼伤,冰玄力会造成冻伤,而黑暗玄力则更为可怕,一旦被黑暗玄力伤及,血肉将会被残噬,轻则焦黑,重则连肉带骨都化作黑水。

  当初在弑月魔窟与弑月魔君恶战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便会黑暗玄力残噬的【逆天邪神】惨不忍睹。

  而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身上虽然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伤口众多,但都是【逆天邪神】或轻或重的【逆天邪神】剑伤,伤口毫无腐烂痕迹,流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殷红的【逆天邪神】血。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以及每一剑所充斥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似乎从来没有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你想和本尊说什么?”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沉了下来。

  “嘿嘿嘿”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更加怪异,无论眼神、表情,都逐渐变得邪异,还隐约有那么一点狰狞。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眼眸,瞳孔之中,一团漆黑的【逆天邪神】光芒在闪现。

  轩辕问天眼神猛的【逆天邪神】一动:“嗯?这是【逆天邪神】”

  呼!!!!

  如同一只蛰伏许久的【逆天邪神】恶魔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忽然苏醒,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爆发出一团浓郁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气,他的【逆天邪神】头发也全部倒竖而起,在黑光中肆意飘扬,一股森然的【逆天邪神】威压感,无比冰冷的【逆天邪神】罩住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全身。

  “什什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瞳孔一下子扩张到了最大,万丈海渊的【逆天邪神】黑暗无法封锁他的【逆天邪神】视觉,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还是【逆天邪神】他陡变的【逆天邪神】气息,分明是【逆天邪神】

  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

  而且是【逆天邪神】无比纯粹和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

  ——————————————

  明天,会在微信号上发一些关于神界篇的【逆天邪神】设定,包括人物设定和等级设定。涉及大量剧()透(da)谨慎观看!!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