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9章 无归绝剑

第909章 无归绝剑

  “哦?居然只受了点小伤?”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状态,轩辕问天漆黑的【逆天邪神】眼眸中现出深深的【逆天邪神】惊讶,但马上又转为冷笑:“很好,本尊会好好享受你挣扎的【逆天邪神】姿态!”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狂肆,在他释放出神道之力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逆天邪神】压迫。他大笑一声,永夜魔剑凌空劈下,一道足有百丈宽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跨越空间,斩向云澈。

  云澈目光一凝,飞身而起,一跃千丈,脚下黑光闪过,下方的【逆天邪神】海域顿时被黑暗剑芒切出一道黑暗鸿沟。他双手高举,锁定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位置,剑身火焰燃烧,一声天狼咆哮响彻在庞大海域。

  “凤凰——天狼斩!!”

  哧!!!!

  空间像绵帛一般被切裂,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也被狠狠凿开,数里空间一穿而过,天狼之影直轰向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心口。

  “哼,在本尊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面前,这点力量只能是【逆天邪神】笑话!!”

  轩辕问天没有用剑,竟是【逆天邪神】直接伸手,一团黑光撞向了天狼炎影,骤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尖啸声中,天狼炎影的【逆天邪神】轨迹大幅度扭曲,从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侧一窜而过,然后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后炸裂,爆开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很快便被黑暗吞噬殆尽。

  云澈:“……”

  “看到了么,这就是【逆天邪神】神道之力,这就你和本尊的【逆天邪神】差距!”轩辕问天向云澈伸出三根染着黑光的【逆天邪神】手指:“三十息,三十息之内,本尊便会将你毁成黑暗的【逆天邪神】粉末!就算你用太古玄舟,也别想从本尊的【逆天邪神】手中逃脱!!”

  “然后就是【逆天邪神】那只小凤凰!!”

  “你口中所谓的【逆天邪神】‘无限可能’与‘未来’,在本尊眼里只是【逆天邪神】笑话!!”

  黑暗卷动,轩辕问天在黑暗中掠起虚幻的【逆天邪神】黑影,疾速逼近云澈,永夜魔剑再次斩出,劈出一道诡异的【逆天邪神】六角剑芒,轰至云澈身前时,已化作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暗剑阵,直刺得云澈灵魂一阵剧痛。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闪过挣扎,终究没有选择硬接,以星神碎影迅疾闪移,将剑阵完全避过,轩辕问天亦在瞬间重新锁定他的【逆天邪神】方位,第二剑横刺而出,一道空间裂痕如奔腾的【逆天邪神】雷电冲向云澈。

  云澈身影再闪,碎出五道残影,闪现至五十丈之外。

  轰!!

  轰!!

  咔嚓!!

  轩辕问天连出五剑,在云澈诡异莫测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下全部落空。

  云澈的【逆天邪神】核心玄功邪神诀强大之处便在于玄力暴走,他手中重剑更是【逆天邪神】能让他的【逆天邪神】破坏力达到极致,因而,他从来不惧怕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正面对撞。

  平时,星神碎影大多被他用来弥补身法缺陷,让对手避无可避,只能被迫和他强行正面交锋。这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他连续用星神碎影来回避和对方正面对撞。

  因为先前仅仅两剑,便已让他受了不轻的【逆天邪神】伤。神道之力的【逆天邪神】可怕,着实大大超出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期。

  “逃?”轩辕问天一脸狰狞:“本尊看你怎么逃!!”

  轩辕问天手掌忽然抓出,向着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猛的【逆天邪神】一抓。

  一瞬间,云澈周围数百丈空间完全扭曲,然后在扭曲中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聚拢而去。

  云澈脸色顿时一变,因为他分明感觉到空间在收紧,全身所有部位都像是【逆天邪神】压上了万钧铁板,就连呼吸都受到了极重的【逆天邪神】阻滞。他迅速想要移开,但身体仅仅一晃,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再次猛烈收缩,身上的【逆天邪神】压迫力陡然暴增数倍,让他一时间连手臂都无法抬起。

  这……这是【逆天邪神】……

  “到了本尊的【逆天邪神】境界,空间已是【逆天邪神】如此脆弱。”轩辕问天收起手掌,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靠近:“这是【逆天邪神】神道之力对空间的【逆天邪神】干涉,是【逆天邪神】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碰触的【逆天邪神】强大力量!!”

  “让本尊看看,你绝望的【逆天邪神】时候,会不会也像那些卑微的【逆天邪神】蝼蚁一样向本尊摇尾乞饶!哈哈哈哈哈……”

  面对已是【逆天邪神】瓮中之鳖的【逆天邪神】云澈,轩辕问天放声狂笑,永夜魔剑挥出,一道足有三丈长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带着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飞刺向被空间封锁的【逆天邪神】云澈。

  “呃呃呃!!!”

  云澈咬牙低吟,竭力挣扎。这个封锁和当初轩辕问天所用的【逆天邪神】“黑暗囚笼”全然不同,黑暗囚笼是【逆天邪神】以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强行限制目标的【逆天邪神】行动能力,而此时施加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纯粹以强大力量干涉空间进行的【逆天邪神】空间封锁。

  空间封锁云澈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接触过,但从未承受过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空间封锁。

  他全身玄气疯狂释放,却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让身体稍稍侧移了一下,而黑暗剑芒已刺穿空间,直射他的【逆天邪神】胸口。

  噗!!!

  来自永夜魔剑,连劫天诛魔剑都无法完全轰散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黑光炸裂间,一大篷血雾爆开,瞬间将云澈大半个上身染红,云澈的【逆天邪神】口中也溢出了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

  “嗯?”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双目眯起……因为他的【逆天邪神】这一剑,饱含着神道之力的【逆天邪神】一剑,明明直中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却没有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刺穿。

  “还真是【逆天邪神】顽强的【逆天邪神】身体。”轩辕问天缓缓低吟,目光带着戏虐,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持久的【逆天邪神】震惊和不敢相信,因为他很确信,刚才的【逆天邪神】剑芒,就算是【逆天邪神】他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被如此刺中,也必定一穿而过。

  难道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居然还要胜过本尊的【逆天邪神】魔躯!?

  绝无可能!!

  “那么这一剑……又如何呢!”

  轩辕问天嘴角咧起恶魔的【逆天邪神】狞笑,永夜魔剑上陡然窜起一道近百丈长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随之,这道剑芒反而开始快速收缩,从百丈长一直收缩到仅剩不到两尺。

  嘶哧哧……

  漆黑剑芒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发出哀鸣般的【逆天邪神】声响,似乎在这道力量恐怖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剑芒之下恐惧发抖。

  “死吧!!”

  砰!!

  永夜魔剑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完全炸裂,碎成无数的【逆天邪神】空间碎片,一道比深渊还要深邃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切开破碎的【逆天邪神】空间,带着死神的【逆天邪神】气息,飞射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陡然爆发出耀金色的【逆天邪神】炎光。

  “黄——泉——灰——烬!!!”

  轰轰轰轰轰轰——

  金乌烈焰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为中心疯狂炸裂,每一声轰鸣,炎光便会向外炸开一层,在轩辕问天玄力下极度压缩、闭锁的【逆天邪神】空间顿时被强行的【逆天邪神】焚穿,就连飞射而至的【逆天邪神】剑芒在刺穿二十多层火焰后,也在距离云澈胸口数丈的【逆天邪神】距离被完全焚灭。

  “哦?”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瞳再次放大,随之发出不知是【逆天邪神】愤怒还是【逆天邪神】兴奋的【逆天邪神】狂吼:“对!就是【逆天邪神】这样挣扎!尽情的【逆天邪神】挣扎吧!!”

  迎着疯狂炸裂的【逆天邪神】恐怖火焰,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在狂吼中迎上,身后的【逆天邪神】所有黑气在一瞬间聚拢到永夜魔剑上,然后随着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挥舞化作一道庞大的【逆天邪神】黑暗弧光,砸向了依然在快速蔓延的【逆天邪神】金乌火海。

  嗡轰!!

  爆裂中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瞬间被黑暗弧光一斩而断,远远看去,就像是【逆天邪神】一轮烈日被从中狠狠切成了两半,刚刚摆脱空间封锁,又竭力释放黄泉灰烬的【逆天邪神】云澈尚未回过气来,一股遮天重压已从天而至。

  云澈猛一咬牙,强行调动起全身已变得混乱不堪的【逆天邪神】玄气,口中一声大吼,劫天剑全力向上轰去。

  “滅天绝地!!”

  朱红色的【逆天邪神】重剑气场迎空而上,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来自永夜魔剑的【逆天邪神】黑暗弧光上,黑暗弧光的【逆天邪神】力量瞬间减弱,但依旧不是【逆天邪神】云澈仓促之下的【逆天邪神】一剑所能阻挡,重剑力量在短暂僵持后轰然溃散,云澈闷哼一声,如被飓风卷起的【逆天邪神】枯叶,远远的【逆天邪神】横飞出去。

  “看来,你的【逆天邪神】挣扎也仅限于此了!这一次……彻底的【逆天邪神】死吧!!”

  轩辕问天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手臂,一股无形的【逆天邪神】剑意在天地间无声回荡,然后,他轻轻的【逆天邪神】将永夜魔剑推出。

  世界忽然刹那安静,所有的【逆天邪神】颜色、声音、事物都完全定格,天地之间,唯有一道仿佛来自地狱之底的【逆天邪神】黑暗大剑贯穿着天地……那一道漆黑色的【逆天邪神】轨迹,像是【逆天邪神】个将整个苍穹都切成了两半。

  无归剑,天威绝剑最高境界才能发动的【逆天邪神】极限剑招,亦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穷极毕生剑道造诣的【逆天邪神】巅峰一剑。

  自他修成的【逆天邪神】那一天,就从未有人能躲过他这一剑。

  这一剑实在太快,快到了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力,都捕捉不到它的【逆天邪神】丝毫轨迹。但一股致命的【逆天邪神】冰冷感狠狠的【逆天邪神】扎刺着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先于他的【逆天邪神】意识,近乎本能的【逆天邪神】张开了邪神屏障。

  咔!!!!!!!!!!

  邪神屏障生成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永夜魔剑像是【逆天邪神】从虚空裂缝中飞出,轰击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云澈如遭雷击,本就处在倒飞状态的【逆天邪神】身体瞬间如坠落的【逆天邪神】陨石般飞坠而去,刹那之间,已被带飞到数十里之外。

  “嘶~~~~~~~”

  云澈牙齿几乎咬碎,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都集中在邪神屏障上,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创伤也都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迸裂。这看似简单的【逆天邪神】一剑,却带着他前所未见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当它撞上邪神屏障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云澈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逆天邪神】骨头都几乎被完全震散。

  一瞬间,只有那么短暂到可以忽略的【逆天邪神】一瞬间,他便被直接带飞五六十里,邪神屏障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一瞬间崩开无数的【逆天邪神】裂痕,处在了马上就会彻底崩溃的【逆天邪神】最边缘,而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剑尖已狠狠扎入屏障之中,距离他的【逆天邪神】心口只有不到五寸的【逆天邪神】距离,而且还在快速逼近。

  这便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剑道第一人的【逆天邪神】剑。

  还是【逆天邪神】他神道之力下的【逆天邪神】究极一剑。

  他能以凡人之力支撑这一个瞬间,已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足以载入史册的【逆天邪神】奇迹。

  而下一个瞬间,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撑下。

  “轰——天!!”

  云澈牙齿猛然咬下,口中血沫飞溅,邪神第四境关开启。

  砰!!!!!!!

  玄气暴涨,玄光迸发,邪神屏障的【逆天邪神】防御能力瞬间暴涨,然后又轰然炸裂。

  而在这个时候,云澈已被永夜魔剑带飞了近百里,后背距离至尊海殿只有不到十里之距。

  永夜魔剑在破碎的【逆天邪神】邪神屏障下终于被无比勉强的【逆天邪神】震开,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线洒过上空,带着云澈直直的【逆天邪神】落入海域之中。

  而这个距离,已足够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众强者们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这一幕。

  “云哥哥!”花容失色的【逆天邪神】凤雪児惊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全身凤炎燃起,直飞北方而去,凤祖奎和凤天威慌忙想要阻拦,却只抓了个空。

  但她还未飞出海殿区域,耳边忽然传来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雪児,不用担心我,保护好元霸他们。”

  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和痛苦,但却格外的【逆天邪神】平静。凤雪児缓缓的【逆天邪神】停了下来,看着吞没云澈的【逆天邪神】茫茫海域,久久发怔。

  永夜魔剑在空中划起长长的【逆天邪神】黑色光影,然后飞回到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手中。

  “居然强行挡了下来,”轩辕问天眯着眼睛自语,然后阴笑一声:“看来是【逆天邪神】用了什么最后的【逆天邪神】底牌,不过也差不多死了吧。”

  他话音刚落,忽然感觉到深海之下传来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而且越来越远。

  “嗯?”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黑目猛的【逆天邪神】一眯:“居然还有余力……呵,想逃?”

  “本尊看你往哪里逃!!”

  轩辕问天身体坠下,沉入了无尽海域之中,直追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而去。

  茫茫深海,不见边缘,不知归处,更辨不清方向。云澈收起劫天剑,一手按着胸口,快速平复着伤势,身体分开冰冷的【逆天邪神】海水,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更深的【逆天邪神】海域遁去。

  后方,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罩下,并且快速逼近,狂肆的【逆天邪神】大笑声更是【逆天邪神】穿刺着海水穿到他的【逆天邪神】耳中:“云澈,尽情的【逆天邪神】逃,拼命的【逆天邪神】逃吧!但你就是【逆天邪神】逃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出本尊的【逆天邪神】掌心!”

  “……”云澈没有回身,速度再次加快,全身如同化做一把利剑,切开着海水的【逆天邪神】重重阻滞,快速冲入更深的【逆天邪神】海域之中。

  后方,则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越来越沉重阴森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当轩辕问天追及到只剩一里之距时,两人已沉入到了海域的【逆天邪神】万丈之下。

  万丈深海,彻底的【逆天邪神】黑暗,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光明。这里的【逆天邪神】水压足以一瞬间将一个玄者摧成肉泥,是【逆天邪神】一个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死亡地带。

  而就在这里,一直向深海逃遁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停了下来……身体的【逆天邪神】转过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的【逆天邪神】瞳眸中闪过一瞬浓郁的【逆天邪神】黑光,依旧在缓慢渗血的【逆天邪神】嘴角,却斜起了一抹诡异的【逆天邪神】淡笑。

  ————————————

  【外卖老不来,不小心4000多字了,订阅的【逆天邪神】大爷们要破费了(⊙﹏⊙)b】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逆天邪神】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