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7章 魔剑,神玄之力

第907章 魔剑,神玄之力

  轩辕问天虽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四圣主之一,但他年轻时,却是【逆天邪神】个天资平庸之人。

  而在天威剑域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他的【逆天邪神】资质更是【逆天邪神】连平庸都算不上,若不是【逆天邪神】他顶着“轩辕”姓氏,或许早就和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始祖一样因资质太差而被逐出天威剑域。

  天玄大陆是【逆天邪神】个以玄为尊的【逆天邪神】世界,天威剑域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更是【逆天邪神】等级分明……玄力等级,就代表着在其中的【逆天邪神】绝对地位。他身怀轩辕血脉而不被驱逐,却也同样因为有着轩辕血脉,他的【逆天邪神】资质成为了轩辕一脉之耻,他在天威剑域受尽冷落、嘲笑、蔑视、屈辱,甚至就连他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都对他彻底失望,不管不问,他有六个亲生兄弟,却没有一个平时会多看他一眼。

  他承受了太多的【逆天邪神】蔑视和屈辱,再加上对自己的【逆天邪神】痛恨,终有一日彻底爆发,对力量的【逆天邪神】渴望如苏醒的【逆天邪神】恶魔,疯狂的【逆天邪神】滋生、成长……

  天资平庸,他就用拼命来弥补……别人每天修炼四个时辰,他便修炼八个时辰,甚至十个时辰。为了得到更多的【逆天邪神】资源,他不择手段,甚至恶毒的【逆天邪神】暗害了一个又一个同门……包括他的【逆天邪神】两个兄弟。

  待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迅猛增长,超过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同龄之人,他开始被认可,被赞许,甚至被一些人奉承,弱者与强者待遇的【逆天邪神】天壤之别,让他追求力量的【逆天邪神】心变得更加极致,追求力量的【逆天邪神】步伐也更加的【逆天邪神】疯狂和不择手段,待他终有一天立于剑域之顶,成为剑主之时,他将自己的【逆天邪神】名字改为“轩辕问天”。

  意为自己终有一天要问鼎苍天。

  因为他对力量渴望之心已无法休止,尤其是【逆天邪神】在古书中得知了众神之界的【逆天邪神】存在,他更是【逆天邪神】如着魔一般去追逐那个世界。

  为成为轩辕剑主,他偷袭毒杀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兄长。

  为天罪神剑,他冒着被其他三圣地制裁的【逆天邪神】风险,将偌大的【逆天邪神】永夜王族覆灭。

  为了解开魔剑封印,他踏遍天玄大陆,用数百年时间寻找无数奇物奇石……为了最后的【逆天邪神】魔血,他封锁夜沐风之魂,追逐夜荒轮回……为十三星连珠之日,他苦等千年……为轮回镜,他算计其他圣地齐攻幻妖界……为最后的【逆天邪神】魔剑封印,他算计了整个天玄大陆。

  最终,因为一点偏差,他咬牙舍弃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和血脉。

  终于有了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真正的【逆天邪神】问鼎天下。

  坚韧、执念、耐心、聪明、阴险、恶毒、狠辣……再加上少许的【逆天邪神】运气,成就了今天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拥有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他一直自认这是【逆天邪神】自己应得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世间唯一的【逆天邪神】。待他完全炼化魔血的【逆天邪神】那天,天玄大陆,除他之外,皆成蝼蚁。

  但他的【逆天邪神】天尊之威才刚刚临世,忽然跳出来的【逆天邪神】云澈就展现出了让他无法压制的【逆天邪神】力量……而距离两人上一次交手,才过去了短短一个月。

  他穷尽一生得来的【逆天邪神】魔神之力,居然被云澈短短一个月追及,他岂能接受!!

  云澈沉声道:“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一大半来自我的【逆天邪神】师父,还有一小半是【逆天邪神】我用命博来的【逆天邪神】!至少,我绝不会像你,为了追求力量而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灭人全族,祸乱幻妖,夺人身体!”

  “师父……”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中裂开血丝,脑中浮现那个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红裙女孩,即使已为“天尊”,他每次想起茉莉,依然会心生恐惧。他一声不甘的【逆天邪神】嘶吼:“为什么……为什么本尊遇不到那样的【逆天邪神】师父!为什么!!不公平……这不公平!啊!!”

  嫉妒,同样是【逆天邪神】负面情绪的【逆天邪神】一种,他的【逆天邪神】嫉妒一旦被黑暗玄力激发,就会像被点燃的【逆天邪神】稻草一样越来越烈。

  一声大吼,轩辕问天身体前冲,如一头暴走的【逆天邪神】野兽扑向了云澈,两个巨大魔爪同时现形,交错着撕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

  云澈脚下一错,身影瞬间闪移到数十丈之外。扑空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停在那里,全身不断颤抖,却没有转身……过了好一会儿,他身体的【逆天邪神】颤抖逐渐变弱,直至完全停了下来。

  就连他之前混乱起来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也完全平静了下来。

  “呵,呵呵呵。”轩辕问天在笑,却不再是【逆天邪神】刚才愤怒、失控的【逆天邪神】狂笑,而是【逆天邪神】笑的【逆天邪神】格外低沉,他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逆天邪神】眼瞳居然又恢复了可怕的【逆天邪神】沉静。

  云澈:“……”

  “本尊差点忽略了一件事。”他抬眸注视着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道:“你十六岁前玄脉残废,从那时到今天,你最多也只修炼了不到八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不到八年……嘿。”

  “不到八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拥有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你的【逆天邪神】身上,该有多少的【逆天邪神】秘密呢。”轩辕问天笑的【逆天邪神】越来越低沉,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陡然危险了数倍。

  “所以呢?”云澈报以冷笑。

  “人与人的【逆天邪神】气运终究不能相比,你能用不到八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拥有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也必定拥有这片大陆最大的【逆天邪神】气运……可惜,你这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厄难,就是【逆天邪神】遇到了本尊。”

  “本尊会将你的【逆天邪神】气运、生命彻底终结!你死了之后,你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秘密,也自然会归本尊所有!”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眼瞳一下子瞪得奇大,释放出灼热而疯狂的【逆天邪神】光芒:“那么你所有的【逆天邪神】气运,就会成为本尊飞升另一个世界的【逆天邪神】踏脚石!!”

  “很可惜,我身上的【逆天邪神】东西,就算死了,你也别想夺走一星半点。”云澈一副看傻子的【逆天邪神】眼神。

  “是【逆天邪神】么……”轩辕问天脑中晃过当初魔剑催动焚绝尘之力将自己吞噬的【逆天邪神】魔道禁术【魔轮祭血】,嘴角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咧起,虽然短时间内催动第二次太过勉强,但如果能得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全部力量……这个疯子多大的【逆天邪神】代价都会愿意承受。

  “云澈,你能达到如此地步,的【逆天邪神】确让本尊大吃一惊。你不但成功让本尊情绪失控,甚至有那么一刹那,让本尊感觉到了惊恐。”轩辕问天淡淡说着,浮着黑光的【逆天邪神】手掌缓缓抬起:“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咔嚓!!

  漆黑的【逆天邪神】雷点从下到上霹闪而过,像是【逆天邪神】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黑暗之雷,一把漆黑大剑被轩辕问天抓在了手中,剑柄之处,一双恶魔之眼释放着恐怖的【逆天邪神】黑光。

  霎时,轩辕问天身上黑气升腾,本就漆黑的【逆天邪神】黑光竟又变得更加深邃。更可怕,是【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威压以一个恐怖的【逆天邪神】幅度迅猛增长,这股黑暗威压之下,天地迅速暗下,下方翻腾不休的【逆天邪神】海域像是【逆天邪神】如同被压上了一座山岳,变得无比的【逆天邪神】平静。

  当这股黑暗威压暴涨到一定程度,反而忽然弱了下去,但给云澈的【逆天邪神】压迫感却非但没有减弱,而是【逆天邪神】忽然间让他的【逆天邪神】灵魂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痉挛,随之,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气场之下,竟快速生出了一种很强烈,并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卑微感。

  这是【逆天邪神】……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发生了质变!?

  庞大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恐怖威压,数百里海域变得一片死寂,天空变得阴暗,空间如被封锁一般再也没有了丝毫的【逆天邪神】颤动。在这股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威压之下,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无数玄者都在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悸中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跪下,久久不敢站起。

  这股威压之下,他们仿佛在面对神灵降世。

  “……”云澈全身僵硬,他微微咬牙,然后狠狠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窒息了许久的【逆天邪神】胸口终于重重起伏了一下,那股被强横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也稍稍减轻。

  咔嚓!!

  咔嚓!!

  天空彻底暗了下来,尤其两人所在的【逆天邪神】区域,已是【逆天邪神】伸手不见五指,连海水都变成了漆黑之色。道道黑暗玄雷霹雳而下,两个人的【逆天邪神】战场,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转入了暗黑地狱。

  “看到了么,感受到了么,这就是【逆天邪神】本尊真正的【逆天邪神】力量。”

  魔剑在手,血魂相通,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力量发生了何止翻天毒地的【逆天邪神】变化。当初在冰极雪域,没有现出魔剑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在小妖后手下溃败,但魔剑一出,立刻反败小妖后。

  现在,魔剑带给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力量增幅更加的【逆天邪神】明显。

  “这是【逆天邪神】神道之力,是【逆天邪神】神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天玄大陆,它只是【逆天邪神】个亘古的【逆天邪神】传说,但在本尊的【逆天邪神】身上,却成为了现实。”

  轩辕问天缓缓抬起永夜魔剑,剑身带起了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黑痕……那是【逆天邪神】空间裂痕,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散。

  “有点不妙啊……”云澈低声自语,他着实没有想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力量居然会增长到这个惊人的【逆天邪神】地步。虽然心中骤紧,但脸上却毫无慌乱,反而颇为不屑的【逆天邪神】道:“神玄境?呵,简直笑话。”

  “嗯?你什么意思?”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阴戾起来,似乎愤怒着云澈对其力量的【逆天邪神】质疑。

  “虽然我的【逆天邪神】力量距离神玄境界还差的【逆天邪神】很远,但我对神玄境的【逆天邪神】理解可要比你多得多。因为我师父的【逆天邪神】力量,可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云澈嘴角慢慢露出嘲讽:“我师父说过,要真正踏入神道,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突破,元气、魂力、灵觉也都要达到足够的【逆天邪神】境界,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踏入神玄境。而一旦进入神道,整个人都会脱胎换骨,能感知不同的【逆天邪神】天地和法则,拥有可以独立存在的【逆天邪神】灵魂,以及超长的【逆天邪神】寿元。”

  “而你,玄力的【逆天邪神】确可能达到了神玄境的【逆天邪神】强度,但可惜,你的【逆天邪神】寿元和魂力……”

  “你住口!!”轩辕问天忽然全身发抖起来,身上和剑上的【逆天邪神】黑光也忽然发生了剧烈的【逆天邪神】扭曲:“你竟敢……你竟然质疑本尊的【逆天邪神】神道之力。”

  “哦——”云澈笑了起来:“看你这么激动,想来自己也知道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嘛。”

  “稀薄的【逆天邪神】魔血,残破的【逆天邪神】魔魂,却为了追求力量,强行在短时间内把力量全部引出,这正是【逆天邪神】玄道最忌讳……哦不,是【逆天邪神】在任何层面都忌讳的【逆天邪神】竭泽而渔。”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虽然你现在拥有了极其强大,或许堪比神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力量,但你的【逆天邪神】力量却将毕生止步于此,今后只会减弱,而不会再有半点增长。至于你的【逆天邪神】寿元,嘿嘿嘿,估计最多也就能再活不到一千年了吧,连个初期的【逆天邪神】霸皇都不如。”

  “你!!!”轩辕问天身上的【逆天邪神】黑光彻底暴.乱,全身更是【逆天邪神】释放出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戾气,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话,狠狠撕裂着他狂傲外衣下最痛苦的【逆天邪神】地方。

  “还有!”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却没有停止,发生更大声起来:“你的【逆天邪神】元气和魂力都不增反减,灵觉又怎么可能会增强。我和雪児先前就隐藏在海神台二十里之外,你都始终没有察觉,又怎么可能感知得到另一个天地的【逆天邪神】存在……嘿,那显然只是【逆天邪神】你用来欺骗自己的【逆天邪神】可怜臆想啊。”

  “你!!本尊要将你千刀万剐!!”轩辕问天一声狂吼,带着卷动天地的【逆天邪神】黑气扑向了云澈,永夜魔剑上释放着来仿佛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幽光。

  云澈眼神一凝,没敢硬接,迅速闪身,远远避开,还不忘记狠狠的【逆天邪神】补上一刀:“你不但没有踏入神玄境,而且你这辈子,都绝无可能进入真正的【逆天邪神】神道!”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