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6章 神玄之下,皆为蝼蚁 下

第906章 神玄之下,皆为蝼蚁 下

  “啊————!!”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惨叫声简直惊天动地,百里之外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都听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他们看向北方,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不敢相信。

  “那个惨叫声……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

  “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叫声!”

  “难道……难道轩辕问天不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对手?是【逆天邪神】云澈重伤了轩辕问天?”一个七国玄者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道。

  轩辕问天在他们面前表现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如传说中魔神般的【逆天邪神】强大,他们想象不出这世上有什么力量可以与他对抗。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云澈和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交手……他们听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凤横空等人颇有一种在做梦的【逆天邪神】感觉。

  “不……不可能!”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双目圆瞪,脸上满是【逆天邪神】惶然:“天尊的【逆天邪神】力量已堪比魔神,怎么可能会输给云澈!”

  “呼……真是【逆天邪神】难以置信。”秦无伤看着北方的【逆天邪神】天空,深深感叹道:“七年前,他才是【逆天邪神】个初入玄府,需要我暗中庇护的【逆天邪神】孩子。如今,短短七年,竟已达到如此境界。与其说是【逆天邪神】空前绝后的【逆天邪神】传奇,倒更像是【逆天邪神】一场难以让人相信的【逆天邪神】梦幻。”

  “就年龄而言,现在的【逆天邪神】他在我们面前,不依然还是【逆天邪神】个孩子么?”东方休淡笑着道:“他性格邪异,霸道专横,骨子里不愿为任何人所控,不愿居任何人之下,这样一个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凌然大义或愿意背负什么使命,但就是【逆天邪神】他,却救起了苍风国,又在今天,一个人担负起整个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未来……”

  “虽然他自己一定毫不在意,但,天玄大陆若就此摆脱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阴影,那么,他必定成为天玄大陆前所未有,或许以后也无人可超越的【逆天邪神】神话。”

  ————————

  “呃啊啊啊啊……”

  轩辕问天捂着胸前泛着朱红光芒的【逆天邪神】伤口,一张面孔在极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下扭曲如真正的【逆天邪神】恶鬼。但任凭他如何凝力,伤口都没有半点缓和,就连血流都无法停止,他的【逆天邪神】整只手掌都很快被赤黑色的【逆天邪神】血液浸湿。

  云澈虽然表现的【逆天邪神】无比自信,但他根本不知道如今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也就不可能有绝对的【逆天邪神】把握。所以他上来先示敌以弱,利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过度的【逆天邪神】自信和狂妄骤下阴招,给了他狠狠一剑。

  剑伤虽然很长,但也很浅,这样的【逆天邪神】伤对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帝君而言都算不了什么,但,这是【逆天邪神】来自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剑伤,对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魔躯”是【逆天邪神】而言是【逆天邪神】世上最为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这个带着朱红光芒的【逆天邪神】剑伤不但会带给他极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而且会严重阻滞他的【逆天邪神】行动,对其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运转也会有相当大的【逆天邪神】影响。

  更为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剑伤根本不是【逆天邪神】黑暗玄力所能疗愈,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玄力纵然再强上十倍,也别想快速缓和这个伤口——甚至会持续更久。

  “云澈……你竟敢损伤本尊高贵的【逆天邪神】魔躯!”

  身体上的【逆天邪神】痛苦和精神上的【逆天邪神】耻辱,让轩辕问天彻底失了先前的【逆天邪神】云淡风轻,睥睨天下的【逆天邪神】傲然姿态,愤怒、暴躁、杀机在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催动下彻底爆发。

  砰!!

  轩辕问天身上黑光炸裂,原本就强盛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气息陡然间暴增数倍,一层黑光环绕着他的【逆天邪神】魔躯流转,其中闪灭着道道雷点般的【逆天邪神】漆黑玄光。

  一股黑暗威压迎面而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瞬间逼退了数个身位,他抓握诛魔剑的【逆天邪神】双手微微收紧,脸色也变得慎重起来。

  “啊啊啊……云澈,本尊要将你撕成碎片!!”

  伤口依旧在滴血,痛苦更是【逆天邪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休止。轩辕问天嘶声咆哮,身上黑光动荡,陡然放射出三束黑暗光影,化作三道触手卷向云澈。

  这三道黑暗触手所携带的【逆天邪神】黑暗威压与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速度更加快了数倍。云澈全身疾退,手臂翻转,劫天剑掠起一道朱红色的【逆天邪神】弧光……而就在他一剑轰出时,瞳孔微微一缩。

  因为他看到三道黑暗触手的【逆天邪神】后方,陡然现出了数百道黑暗剑芒。

  轰!!

  三道黑暗触手碰触到诛魔剑,顿时如三条被切断的【逆天邪神】蚯蚓,在扭曲中快速消散,而就在他收剑的【逆天邪神】刹那空档,数百道剑芒带着冰冷的【逆天邪神】剑啸声骤然飞至,每一道剑芒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都丝毫不弱于刚才被轰散的【逆天邪神】黑暗触手。

  “云澈……死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瞪大,身体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倒退,却根本无法快过这数百道撕裂着空间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剑芒近身之时,他眼神一阴,猛然停止,口中一声低吼。

  云澈全身玄光爆裂,玄气暴涨,“封云锁日”瞬间发动,凝起无形的【逆天邪神】邪神屏障,在锥心刺魂的【逆天邪神】撞击声中,所有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全部钉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轩辕问天双手成抓,掌心、还有全身都是【逆天邪神】黑光舞动,暴躁的【逆天邪神】催动着黑暗剑芒。云澈牙齿紧咬,双手张开,死死的【逆天邪神】支撑着邪神屏障。

  先前剧烈翻荡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变成了静止,两人隔着百丈距离出现了长时间的【逆天邪神】僵持。轩辕问天双手的【逆天邪神】黑光翻腾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面孔在逐渐的【逆天邪神】扭曲,似乎根本不敢相信云澈居然挡了下来。

  “云澈……本尊看你能……支撑多久……”

  “嘿……”云澈反而在笑,一字一字的【逆天邪神】道:“不会……太……久……的【逆天邪神】……”

  声音落下,他忽然眼神一变,发出一声震天般的【逆天邪神】大吼。

  “喝!!!!!”

  大吼声音中,金乌炎冲天燃起,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本就比先前膨胀了数倍的【逆天邪神】玄气再度膨胀,僵持许久的【逆天邪神】玄气忽然全力释放,带动着邪神屏障猛然炸裂,那些钉在邪神屏障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发出战栗的【逆天邪神】嘶鸣,被全部远远震开。

  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反噬力狠狠作用在正催动黑暗剑芒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身上,让他全身剧震,脸色更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一变。

  云澈骤然向前,劫天剑震空横扫,转眼间便将所有飞散的【逆天邪神】剑芒全部轰灭,然后脚踩星神碎影,直逼轩辕问天,劫天剑上爆窜起数百丈长的【逆天邪神】火焰剑芒,斩向轩辕问天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目光已变得无比阴沉,他甩出一道黑暗光幕,将火焰剑芒远远震开,然后忽然伸手抓在了胸前伤口上,直抓了满手的【逆天邪神】鲜血。

  染血的【逆天邪神】手掌抓向前方,随着赤黑血液的【逆天邪神】滴下,一个黑红色的【逆天邪神】玄阵在他掌心缓缓生成,缓慢旋转,并逐渐释放出可怕的【逆天邪神】血光。

  “云澈,这是【逆天邪神】以本尊的【逆天邪神】魔血为引所生成的【逆天邪神】天魔炼血阵……”被挡下黑暗剑芒,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情绪显然变得更加暴躁和愤怒:“本尊原本还打算留你全尸……但现在……本尊要将你炼成浓血!!”

  嘶哑的【逆天邪神】吼叫声中,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手掌甩出,只有半尺宽的【逆天邪神】血色玄阵快速飞向云澈。

  一股极其压抑的【逆天邪神】气息迎面而来,让云澈心中陡然生出极其不安的【逆天邪神】感觉,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倒退,但,飞至上空的【逆天邪神】血色玄阵忽然如一副画卷般铺开,一下子膨胀数百倍,瞬间将云澈卷入其中。

  “哈哈哈哈……”轩辕问天狂笑起来:“炼血阵中,你马上就会化为血水,灵魂也会被炼化成虚无,永世不得轮回……这就是【逆天邪神】你触怒本尊的【逆天邪神】下场!”

  被卷入天魔炼血阵,云澈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完全化作血色,如同浸泡在满是【逆天邪神】浓血的【逆天邪神】世界中,无数缕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从周围席卷而至,这些气息似乎并无攻击性,但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血液自行沸腾起来,全身上下也逐渐生出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灼热感。

  看了一眼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掌,云澈眼睛微眯,凤凰炎与金乌炎同时爆发,翻腾的【逆天邪神】火焰瞬间排开所有的【逆天邪神】血气,燃烧在玄阵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云澈也飞身而起,全身玄气激荡,劫天剑如暴风般轰出,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向这个血色玄阵。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两百多万斤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在云澈手中如轻盈稻草般挥舞,短短数息之间已是【逆天邪神】连续百剑轰出,每一次都会引得血色玄阵剧烈激荡,百剑过去,玄阵中的【逆天邪神】森然血气已是【逆天邪神】一片大乱,甚至发出了几欲崩溃的【逆天邪神】嘶鸣。

  轰!!!

  随着云澈最后一剑的【逆天邪神】轰出,血色玄阵直接被砸出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窟窿,火焰从中爆窜而出,随着,窜出的【逆天邪神】火焰忽然分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从中飞射而出,一剑挥出,背后天狼之影与凤凰之影同时闪现。

  “凤凰天狼斩!”

  “什……什么!?”

  从天魔炼血阵罩住云澈到其崩溃,一共才短短五息的【逆天邪神】时间,轩辕问天终于彻底骇然失色。

  先前他中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阴招而负伤,虽然暴怒,但他自认这完全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轻敌大意,而绝不认为云澈有能抗衡他的【逆天邪神】资格,毕竟那个时候,他才动用了不过两成玄力而已。

  而之后的【逆天邪神】黑暗剑芒,他在暴怒之下,赫然是【逆天邪神】全力出手,誓要将云澈撕裂成无数碎片……之后的【逆天邪神】天魔炼血图,甚至是【逆天邪神】以他的【逆天邪神】魔血为引,威力更是【逆天邪神】强大无比。

  但,黑暗剑芒被云澈完全抵御,就连天魔炼血图都被快速击溃。

  他在暴躁和极怒之下,分明已用出了目前状态的【逆天邪神】全力,居然……完全无法压制云澈!!

  “啊啊啊!!!”

  暴吼声中,轩辕问天黑影骤闪,躲过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天狼剑影,却没有随之反击,而是【逆天邪神】嘶声吼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才短短一个月,你的【逆天邪神】玄力会暴涨到这种程度!!”

  “本尊修炼了两千年,筹划了一千年,隐忍了一千年,杀了无数的【逆天邪神】人,染了无数的【逆天邪神】血,耗费了无数的【逆天邪神】心机,更承受了不知多少风险,最终还将自己的【逆天邪神】肉身化成血水……才拥有了今天的【逆天邪神】力量!!”

  “而你……”轩辕问天气喘如牛,愤怒、震惊、不解……还有强烈的【逆天邪神】不甘与嫉妒:“你凭什么……凭什么才隔了短短一个月,就拥有了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你……你从哪里得来的【逆天邪神】这些力量,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

  【麻蛋……好累啊。你们不要适应现在的【逆天邪神】更新节奏啊,真的【逆天邪神】特么累啊……关键最近收到的【逆天邪神】激励有点多,还真不好意思断更了……靠!!不要这样啊,这样真的【逆天邪神】容易累成胖子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