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5章 神玄之下,皆为蝼蚁 上

第905章 神玄之下,皆为蝼蚁 上

  云澈那漠然的【逆天邪神】样子,竟分明是【逆天邪神】不准备救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人。紫极一手抱着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曲封忆,忍着巨大痛苦,竭力发出声音:“云宫主,还请……高抬贵手……救我们……”

  “救你们?”云澈头也不回,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和凤凰神宗有再多恩怨,如今也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半个女婿,救他们算得上天经地义。古苍真人是【逆天邪神】元霸的【逆天邪神】师父,对我亦有恩情,救他更是【逆天邪神】应当。你们?呵,我和你们一不熟二没亲三没恩,你们的【逆天邪神】死活关我屁事,我没学你们当初对我那样落井下石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了!”

  云澈心中冷笑……紫极一定不知道茉莉离开的【逆天邪神】当天,皇极无欲、曲封忆、夜魅邪离开凤凰神宗后去而复还,联手第二次落井下石,若不是【逆天邪神】小妖后及时到来,后果根本不堪设想。若是【逆天邪神】他知道这些,估计都没脸向他求救。

  紫极语塞。圣域苦痛真人艰涩的【逆天邪神】道:“云宫主……我们都不畏死……但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共同敌人……先前恩怨……不提……至少眼下……合力对付……轩辕问天……”

  身为圣域十二真人之首,苦痛真人的【逆天邪神】玄力仅次于皇极无欲,但这一番话却说得碎乱不堪,可想而至在魔毒之下承受着多么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强大如苦痛真人都是【逆天邪神】如此,更不要说他人。

  “哼,既然不怕死,那我就更没必要浪费力气多管闲事。至于轩辕问天……”云澈眼睛微眯:“我一个人就够了。”

  “唔……”苦痛真人嘴唇颤动,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呵呵呵呵,”轩辕问天意外的【逆天邪神】没有大笑,而是【逆天邪神】发出低沉的【逆天邪神】笑声:“云澈,本尊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欣赏你的【逆天邪神】性格,多么的【逆天邪神】狂妄。只可惜,这世上,已经没有人有资格在本尊面前狂妄。”

  他伸出发黑的【逆天邪神】手掌,掌心面对云澈:“你一定想象不到,本尊的【逆天邪神】实力已达到了何种境界。”

  “彼此彼此。”云澈淡淡一笑。

  “坦白说,本尊如今的【逆天邪神】力量,强大到连本尊自己都觉得害怕。你短短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玄力再次跨越一个大境界,着实让本尊惊讶,但可惜……可惜你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玄力就算再增长十倍,也绝无可能是【逆天邪神】本尊的【逆天邪神】对手!”

  “嘿嘿嘿嘿,”云澈低声笑着:“那些死在我手上的【逆天邪神】人,每一个临死前都这么认为。”

  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轩辕问天没有半点在意,他感觉自己到了如今境界,这世上,已不存在任何可以将他触怒的【逆天邪神】言语,他轻蔑的【逆天邪神】道:“小妖后呢?没有和你一起来么?加上她,你或许死的【逆天邪神】可以稍微慢那么一点。”

  “我说过,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云澈手臂一挥,红芒乍闪,劫天诛魔剑傲然现形,朱红剑芒凌空挥下。

  轰隆隆隆……

  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加上如今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虽然只是【逆天邪神】随意的【逆天邪神】轻舞,却是【逆天邪神】让周围空间瞬间塌陷,庞大的【逆天邪神】海神台在空间轰鸣声中四分五裂,一股灾难风暴像是【逆天邪神】忽然掀起的【逆天邪神】惊涛骇浪卷向整个海神台。

  在无数惊恐的【逆天邪神】喊叫声中,除了云澈和轩辕问天,所有人都像是【逆天邪神】被骇浪卷起的【逆天邪神】孤舟,全部被卷出了海神台,坠落向了下方的【逆天邪神】至尊海殿。

  凤雪児迅速出手,将夏元霸和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人护在温和的【逆天邪神】火焰之中,让他们落下之时安然无恙。

  从海神台这样的【逆天邪神】高度砸落,对至尊海殿、皇极圣域众强者而言原本根本不算什么,但他们身中魔毒,稍稍运转玄力就会痛苦加剧,平时对他们而言不堪一提的【逆天邪神】高度,此刻却是【逆天邪神】将他们摔的【逆天邪神】七晕八素。

  凤横空快步冲到凤雪児身前,急声道:“雪児,不要继续留在这里……快走快走……快走啊!不然就真的【逆天邪神】来不及了!轩辕问天已经彻底成了魔鬼,他连圣主都能一招击败!你留下来只是【逆天邪神】白白送死啊!”

  凤雪児微微摇头,目光看向上方已变得格外遥远的【逆天邪神】身影,轻声道:“我相信云哥哥。”

  “……”凤横空急着的【逆天邪神】直咬牙跺脚。

  崩裂的【逆天邪神】海神台、塌陷的【逆天邪神】空间、漫天的【逆天邪神】惊叫……云澈和轩辕问天却是【逆天邪神】无比平静的【逆天邪神】凌空相对,似乎已与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完全隔绝。云澈平举劫天诛魔剑,剑尖指向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眉心,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却是【逆天邪神】沉静如沙。

  一股极其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气息让轩辕问天眉头大皱,他收回手掌,淡淡问道:“虽然并不重要,但本尊还是【逆天邪神】想问问,你那把剑,究竟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

  “你可以考虑死后去问阎王。亮出你的【逆天邪神】魔剑吧……如果你不想死的【逆天邪神】太快的【逆天邪神】话!”面对狂傲到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云澈却释放着完全不输于他的【逆天邪神】傲慢。

  “呵,这世上已没有人有资格让本尊动用魔剑,你同样不能。”轩辕问天蔑笑道,他向云澈伸出手掌,手腕勾起:“来,让本尊看看你能挣扎到什么程度。本尊不但不会动用魔剑,而且只会用这一只手掌……来彻底粉碎你脆弱可笑的【逆天邪神】自信。”

  (↑FLAG!)

  “那你可别死的【逆天邪神】太快!!”

  云澈一声低吼,劫天诛魔剑骤然挥出,滔天剑威卷动天地风云,这一剑之下,浮空数千年的【逆天邪神】海神台彻底崩碎,散成漫天碎玉飞射而去,一股剑气风暴轰向轩辕问天,轩辕问天丝毫没有抗拒,任由这股剑气风暴将他带向近百里之外,空中唯有他狂肆的【逆天邪神】大笑。

  “哈哈哈哈哈……”

  他明白云澈是【逆天邪神】想将战场拉远,以免波及到还留在至尊海殿中的【逆天邪神】人,这也颇合他意,毕竟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也在下面,而且基本是【逆天邪神】最脆弱的【逆天邪神】一个。

  “轩辕问天,受死吧!!”

  “炼狱!”

  云澈全身金乌炎和凤凰炎同时燃烧,玄气和眸光也变成了暴躁的【逆天邪神】赤红色,远离海殿百里,他终于可以再无顾忌,大吼一声,劫天诛魔剑带着弥天烈焰,直轰轩辕问天。

  这一剑挥出的【逆天邪神】刹那,百里之内的【逆天邪神】飘云全部消散。

  被笼罩在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势之下,轩辕问天双目中光芒大盛,放射出兴奋了数倍的【逆天邪神】黑光:“真是【逆天邪神】惊人的【逆天邪神】压迫,本尊还是【逆天邪神】低估了你。没想到你居然已达到了如此境界!居然已经差不多超过了一个月前的【逆天邪神】本尊……但可惜……”

  “可惜再强的【逆天邪神】凡人,又怎配和魔神相较!!”

  “当本尊忽然踏入那个境界时,这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包括一个月前的【逆天邪神】本尊,皆是【逆天邪神】微不足道的【逆天邪神】蝼蚁!!”

  轩辕问天出手,他右手背在身后。仅仅伸出了那只左手,手掌黑光环绕,一道黑影随着手臂的【逆天邪神】挥舞凌空闪现,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朱红巨剑当空相撞。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虚空瞬间炸裂,云澈的【逆天邪神】剑势顿时被震碎,人也被震得倒翻回去,但他又马上瞬间冲出,劫天诛魔剑再次轰向轩辕问天。

  “呵……”轩辕问天低笑,漆黑的【逆天邪神】手掌迎着朱红巨剑再次抓出,甩出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黑暗虚影将云澈的【逆天邪神】剑势全部远远震开……虽然在他眼中,云澈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勉勉强强有和他交手的【逆天邪神】资格而已——不,可能连交手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但他依然不愿自己的【逆天邪神】躯体和那把朱红巨剑直接碰撞。

  当初在幻妖界,他挨了一剑后的【逆天邪神】痛苦,至死都不可能忘。

  轰!轰!轰!轰!轰……

  两人力量的【逆天邪神】每一次碰撞,都如九天玄雷震世,而对留在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众人而言,每一次的【逆天邪神】轰鸣都是【逆天邪神】可怕的【逆天邪神】灾难,他们感觉到整个海殿都在颤抖,脚下根本无法站稳,纵然死死捂住双耳,全身血液依然如煮沸了一般剧烈翻腾。

  轰!!

  一声爆响,海域之中一道巨浪被掀起,直达万丈之高。

  “啊……啊……”活了一千多年的【逆天邪神】凤祖奎被惊得老脸煞白,看着北方不断颤动的【逆天邪神】空间,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竟然还是【逆天邪神】来自百里之外:“这……这是【逆天邪神】人类可以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吗?”

  “云哥哥……原来已经这么厉害了。”凤雪児也惊讶的【逆天邪神】低喃道。

  云澈连轰四十多剑,全部被轩辕问天隔空震开……而且只用一只左手,右手始终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背在身后。自始至终,云澈别说伤到轩辕问天,甚至都没能靠近到他三十丈之内。

  “看来,这应该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极限了。”轩辕问天淡笑了起来:“虽然的【逆天邪神】确强得出乎本尊的【逆天邪神】意料,但也仅此而已了。在本尊眼中,天下皆为蝼蚁,而你,虽然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那一只,但也同样只是【逆天邪神】蝼蚁。”

  “现在,该换本尊攻击了。”一直悠然防御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手势终于一变,不再是【逆天邪神】甩出,而是【逆天邪神】骤然前抓,一只漆黑手掌从虚空中张开,瞬间张开到数十丈之大,直抓云澈而去。

  “来!在本尊的【逆天邪神】魔爪下尽情的【逆天邪神】挣扎,挣扎的【逆天邪神】越顽强越好,这场游戏若是【逆天邪神】过早结果,可就太无聊了,哈哈哈哈哈……”

  这只漆黑魔爪看似移动的【逆天邪神】极为缓慢,却似在穿越空间,瞬间来到云澈身前。

  云澈眼睛半眯,身影微微一晃。

  “嚓!!”

  百丈空间和云澈的【逆天邪神】虚影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爪撕的【逆天邪神】粉碎,云澈的【逆天邪神】真身已如瞬移般出现在了轩辕问天十丈之前,低吼一声,一剑砸向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头颅,眼眸深处闪过一抹诡异的【逆天邪神】炎光。

  “哦?”轩辕问天微微惊诧,随之戏虐一笑,左臂甩出,一道黑影撞向了劫天诛魔剑:“给本尊乖乖的【逆天邪神】滚回去!”

  轰!!

  劫天诛魔剑与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影当空相撞,但这一次,先前每次都被撞开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仅仅是【逆天邪神】顿了一下,随之忽然火焰爆燃,非但没有被震开,其威势、速度竟暴涨数倍,一瞬间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力量轰散,带着漆黑的【逆天邪神】空间残影,直轰至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头顶。

  “黄金断灭!”

  “嗯!?”

  轩辕问天本以为方才已是【逆天邪神】云澈力量的【逆天邪神】极限……而且这个极限之强都已大大超过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期,根本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想不到他的【逆天邪神】力量竟会在一瞬间又暴涨了数倍。他迅速抽身暴退,左臂急促的【逆天邪神】挥出……但仅仅抬起一半,便被来自劫天诛魔剑的【逆天邪神】覆天巨力死死压回。

  “嘶?”

  轩辕问天第一次心中大惊,一直背在身后的【逆天邪神】右臂匆忙的【逆天邪神】想要擎起,却已根本不及,他左臂的【逆天邪神】力量被瞬间压溃,劫天诛魔剑无比凶狠的【逆天邪神】砸在轩辕问天胸前,暴戾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光猛烈炸开。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傲立当空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像个陀螺一般被轰飞出去,并带着杀猪般的【逆天邪神】惨叫,一直飞出十几里才堪堪停下,却依然惨叫不止,全身发抖,叫的【逆天邪神】简直比那些中了魔毒的【逆天邪神】人还要凄惨,胸口,赫然印着一道近一尺长的【逆天邪神】朱红印记。

  云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抬起劫天诛魔剑,再次指向轩辕问天:“轩辕问天,可千万别忘了自己说的【逆天邪神】话,要继续只用一只手唷,不然你这所谓的【逆天邪神】天尊多没面子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