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4章 徒手湮灭

第904章 徒手湮灭

  三大势力同仇敌忾的【逆天邪神】围攻刚刚开始……应该说还未正式开始,便已在瞬息之间土崩瓦解。m.。

  恐怖的【逆天邪神】气浪将其他所有人都逼到了海神台边缘,那些七国势力无不在瑟瑟发抖,心中惊骇欲绝。七国最强的【逆天邪神】凤凰神宗,位列四圣地,还是【逆天邪神】综合实力排名前两位的【逆天邪神】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三个势力所有顶尖强者的【逆天邪神】全力联合,居然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面前瞬间溃败。

  就像是【逆天邪神】一群凡人,在不甘的【逆天邪神】咆哮中去挑战一个强大到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神灵,结果不言而喻。

  帝君以下的【逆天邪神】玄者全部在地翻滚,痛苦欲死,嚎叫声让人内心发麻,那些强大帝君也在痛苦不堪中苦苦支撑,自顾不暇,这样的【逆天邪神】场景,不但惊的【逆天邪神】七国势力肝胆欲裂,日月神宫上下也是【逆天邪神】噤若寒蝉。原本日月神宫中一些颇为硬气的【逆天邪神】强者还在抗拒着夜魅邪的【逆天邪神】选择,但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幕,却又开始让他们庆幸夜魅邪选择了苟活。

  这时,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忽然有数道强大的【逆天邪神】玄气临近,轩辕问天目光一斜,阴阴的【逆天邪神】笑道:“看来,又有好消息了。”

  四个剑域长老如闪电般飞至,他们身上沾满血迹,明显都受了不轻的【逆天邪神】伤,手中还提着一个满身是【逆天邪神】血,气息微弱的【逆天邪神】人,他们落下海神台,将手中的【逆天邪神】人丢到了轩辕问天身边,为首之人气喘吁吁的【逆天邪神】道:“天尊,幸不……辱命。”

  看到那个满身是【逆天邪神】血的【逆天邪神】人,正忍受着巨大痛苦的【逆天邪神】皇极圣域众人全部脸色大变:“元……元霸!!”

  “很好。”轩辕问天眯起眼缝,俯视着脚下气息微弱不堪的【逆天邪神】男子:“夏元霸,浪费这么久的【逆天邪神】时间,折了我剑域这么多人,在本尊正式成就天尊之日,你终究还是【逆天邪神】落在了本尊的【逆天邪神】手上。你说,这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上天对本尊的【逆天邪神】赞许和褒奖呢?”

  “轩辕……问……天……”夏元霸没有昏迷,他双手抓地,却已无法站起,只有口中溢出怨恨到极点的【逆天邪神】低吟。

  “那些没用的【逆天邪神】货色,早死晚死毫无区别。而你,还是【逆天邪神】早点死吧!!”

  轩辕问天手上黑光闪现,一把抓向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头颅。

  “住手!!!!”

  皇极圣域发出震天般的【逆天邪神】怒吼,身缠魔毒的【逆天邪神】古苍真人、绝心真人在怒吼声中同时出手,重伤中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强行取出混元天尺,全力掷向了轩辕问天。

  “嘿……”

  轩辕问天阴沉毒笑,手掌一翻,一道黑光撞击在飞来的【逆天邪神】混元天尺上,混元天尺顿时弯折,带着黑光逆向飞回,狠狠抽在了绝心真人和古苍真人的【逆天邪神】身上。

  古苍真人、绝心真人同时惨哼一声,倒飞而去,身上分别多了一道深深的【逆天邪神】血沟。轩辕问天手势再变,身前现出两道黑暗剑芒,便要刺穿倒飞中的【逆天邪神】古苍真人与绝心真人。

  “师父!!”

  两道黑暗剑芒只有一尺多长,但就在轩辕问天脚下的【逆天邪神】夏元霸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其中蕴含着足以将高级帝君毁灭数次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他一声绝望的【逆天邪神】咆哮,眼前金星乱冒,胸腔之中有什么东西猛烈炸开,本是【逆天邪神】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弹射而起,一拳砸向轩辕问天。

  膨胀到半尺多宽的【逆天邪神】拳头上,赫然罩着一层强烈到近乎刺眼的【逆天邪神】金芒。

  “哦?”轩辕问天眼神微变。

  如奇迹般爆发的【逆天邪神】巨力之下,空间被剧烈扭曲,两道漆黑剑芒射出的【逆天邪神】方向大幅度偏移,全部飞向了上空,罩着金芒的【逆天邪神】拳头,也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胸口上。

  轰!!!

  一声巨响,轩辕问天胸口微陷,整个上半身后仰成直角,巨大的【逆天邪神】反震力下,夏元霸狠狠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中了魔毒后又重伤的【逆天邪神】古苍真人身边,双目怔然,彻底虚脱。

  “元……霸……”古苍真人向夏元霸伸出手来,却几乎再也无法移动半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上身缓缓直起,手掌按在胸口上,口中发出阴沉的【逆天邪神】笑,脸上的【逆天邪神】表情更是【逆天邪神】魔鬼般狰狞:“不愧是【逆天邪神】……霸皇神脉,半死不活之下,居然都能让本尊感觉到疼痛……果然……留你不得!!”

  他今天虽已杀了很多人,但自始至终,他的【逆天邪神】脚步都没有变动过,因为杀这些人,他根本都不屑于移动。

  而这一次,他在狞笑之声却是【逆天邪神】飞身而起,一双缠绕着黑光的【逆天邪神】魔爪直抓夏元霸而去。

  因为夏元霸是【逆天邪神】这世上仅有的【逆天邪神】几个潜在威胁之一!

  “轩辕问天!!”

  轩辕问天刚刚飞出,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惊雷般的【逆天邪神】吼声,这个声音,也让他的【逆天邪神】身形一下子停滞了下来。

  绝望待死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在这个声音之下忽然双瞳放大,一下子恢复了清醒,瞳光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颤抖着转向了声音传来的【逆天邪神】方向。

  “你最好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不要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儿子的【逆天邪神】脑袋会不会彻底变成浆糊。”

  这个声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威胁,还分明带着嘲讽。循着声音传来的【逆天邪神】方向,人们这才发现,上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两个人,还有一个人,被其中一人抓在手中。

  而看清他们的【逆天邪神】面孔,几乎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震惊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神情。

  “那……那是【逆天邪神】……”

  “……”轩辕问天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阴鸷的【逆天邪神】目光和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轩辕问道被云澈抓着脑袋提在半空,整个人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具被吊着头皮的【逆天邪神】死尸,不断小幅度抽搐的【逆天邪神】四肢证明他还活着,口中断断续续的【逆天邪神】发出虚弱的【逆天邪神】呻吟:“救……我……父亲……救……我……”

  “云……云……云澈!?”海神台最边缘的【逆天邪神】角落,东方休和秦无伤失声大吼,他们从未像现在这一刻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云澈……还有雪公主?”

  “云澈不是【逆天邪神】已经……已经死了吗?”

  “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他……他没死?”

  ………………

  云澈之名,天玄大陆谁人不知,而从数月之前,天玄大陆便盛传他已毙命,而是【逆天邪神】这还是【逆天邪神】从四大圣地传出。而所有人中最为震惊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皇极无欲、曲封忆和夜魅邪,因为他们数月前可是【逆天邪神】亲眼见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尸体”。

  “父皇!爷爷!太爷爷……”

  凤雪児已疾冲而下,落到了凤横空等人面前。正承受着魔毒折磨的【逆天邪神】凤横空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凤雪児,一时之间悲喜交加,却是【逆天邪神】拼命的【逆天邪神】吼叫道:“雪児……你……你为什么要回来……走……快走!!走啊!!”

  “雪児……走……快走!”凤天威也痛苦的【逆天邪神】嚎叫:“我们能再见你一面,死也高兴……你……快……走!!”

  “姐夫……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吗?”夏元霸身体无法站起,他轻轻低喃,脸上划下两道滚热的【逆天邪神】泪痕。

  “元霸,你肯定又忘了我先前对你说过的【逆天邪神】话。”云澈微笑着道:“只要没亲眼看到我的【逆天邪神】尸体,就永远别相信我已经死了。你在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追杀下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真的【逆天邪神】了不起。”

  “嘿……嘿嘿……”夏元霸笑了起来,笑得格外喜悦。

  云澈手中捏着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脑袋,轩辕问天果然不再乱动一步,他双目斜眯,定定打量着云澈,很显然,他已察觉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不同……而且是【逆天邪神】极大的【逆天邪神】不同。

  “云澈,本尊还真是【逆天邪神】欣赏你。你若留在幻妖界,还能多活十天半个月……却偏偏急着赶来送死!”

  “送死?你就不怕你的【逆天邪神】儿子死在我前面么?”云澈把轩辕问道高高拎起:“这可是【逆天邪神】你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如果我把他捏死了,你再想有后人,就只能重新生一个了……哦不不不,我差点忘了一件事,你这身体都是【逆天邪神】抢夺别人的【逆天邪神】,就算再生多少儿女也都是【逆天邪神】别人的【逆天邪神】,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我要是【逆天邪神】捏死了他,你这个所谓的【逆天邪神】天尊可就彻底绝后了,多么的【逆天邪神】悲哀可怜啊。”

  “你敢威胁本尊!”轩辕问天双瞳黑气氤氲,声音完全沉下。

  “嘿,你错了,我还真不屑于威胁你!”

  面对轩辕问天冰冷的【逆天邪神】阴气和杀机,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低笑起来,然后手臂一甩,在所有人惊诧的【逆天邪神】目光中,将轩辕问道直接丢了下去……而且是【逆天邪神】丢向了天威剑域。

  轩辕博快步向前接下了轩辕问道,兀自有些不敢相信云澈竟然就这么把唯一可以威胁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救命稻草”主动扔给了他们。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目光也是【逆天邪神】稍稍一凝。

  “乖乖的【逆天邪神】照顾好你们的【逆天邪神】少主,可千万千万不要让他死了。”云澈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别说天威剑域,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始料未及,几乎认为云澈根本就是【逆天邪神】疯了。接下轩辕问道的【逆天邪神】轩辕博脸色疾变,颤声道:“天尊,少尊主他没有性命危险,但……但他玄脉被废了!”

  “云澈,你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处在天剑山庄坐席前的【逆天邪神】轩辕绝起身暴吼:“天尊,一定不要让这小子痛痛快快的【逆天邪神】死,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轩辕问天缓缓抬手,一道漆黑剑芒撕裂虚空,骤然射向云澈。

  “云澈小心!!”

  “小心!!”

  “闪开!!!”

  凤凰神宗、皇极圣域、至尊海殿之中同时响起惊声大吼。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虽然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完全恐怖到他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地步。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纹丝未动,他的【逆天邪神】手掌瞬间闪移,顿时,那道射向他喉咙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死死定格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然后随着他手掌轻轻一抓,便直接化作大片的【逆天邪神】黑色粉末,完全消散无踪。

  “……”

  这一幕,让所有人眼珠骤凸,那种狂吼中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完全僵在那里,声音,也死死卡在了喉咙之中。

  轩辕问天恐怖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强如曲封忆,都几乎被一剑夺命。却被云澈……徒手湮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轩辕问天没有惊诧,反而狂笑了起来:“云澈,本尊每次见到你,你都会带给本尊惊喜,这次果然也不例外!”

  “嘿,话先不要说的【逆天邪神】太早,万一过会有更大的【逆天邪神】惊喜呢。”云澈也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

  “云哥哥!”下方,传来凤雪児急切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目光向下,左手一翻,一团绿光当空洒下,将凤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笼罩其中,短短数息之间,所有凤凰弟子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便全部净化,他们脸上的【逆天邪神】痛苦消失不见,玄气也恢复了正常运转,每一个人都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激动的【逆天邪神】不能自已。

  云澈身影一晃,直接绕过轩辕问天,来到了夏元霸和古苍真人身前,迅速将一枚丹药推入夏元霸口中,然后以净化之芒将古苍真人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毒也全部净化。

  “姐夫……姐夫……”夏元霸连续两声呼唤,虽然身上伤势极重,却是【逆天邪神】开心的【逆天邪神】像个孩子一样。

  轩辕问天没有阻拦,也没有转身,一双眼睛逐渐眯成一条极细的【逆天邪神】缝。

  看着古苍真人和凤凰神宗上下竟全部恢复无恙,正承受着魔毒残酷折磨的【逆天邪神】皇极圣域与至尊海殿都露出了无比欣喜的【逆天邪神】表情,众真人和尊者强忍魔毒之苦,发出请求之音:“云宫主……劳烦……为我们……解毒……”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转过身去,重新浮空而起,来到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身前……对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哀求置若罔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