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902章 顺者生、逆者死

第902章 顺者生、逆者死

  “圣帝,说得好!”

  苦痛真人和九叹真人一左一右来到皇极无欲身侧,身上都是【逆天邪神】玄气鼓起,眼神中分明都带上了必死之志。

  圣帝亲口表态,皇极圣域所有真人、长老、弟子全部离开坐席,整齐的【逆天邪神】站到了皇极无欲身后。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话无疑彻底点燃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尊严之火,没错,他们皇极圣域是【逆天邪神】傲立万年的【逆天邪神】天玄霸主,岂能沦为他人之奴!与其屈辱的【逆天邪神】苟存,不如壮烈的【逆天邪神】覆灭。

  “呵呵呵呵,皇极无欲,看来你是【逆天邪神】铁了心的【逆天邪神】要当第一个不听话的【逆天邪神】人了。”轩辕问天半点都没有失望或生气,平淡的【逆天邪神】笑声中带着恶魔般的【逆天邪神】森然。

  “轩辕问天!你想成为天下之尊,以你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我皇极无欲不得不服!但你让我们在你手下为奴……痴人说梦!!”皇极无欲咬牙切齿道。他双手攥紧,身上玄气盘旋,蓄势待发。

  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可怕,他和曲封忆、夜魅邪已经领教过,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已强大到何种境界。这些话既已出口,他就没没算活过今天——即使他是【逆天邪神】皇极无欲。

  “哼,这皇极圣域也算让人看得起,就不知道至尊海殿和日月神宫会怎样了。”云层之后的【逆天邪神】云澈低语道。

  “很好,非常好,你真是【逆天邪神】给了本王一个相当不错的【逆天邪神】榜样。”轩辕问天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完,却是【逆天邪神】忽然转过目光,看向了另一侧的【逆天邪神】日月神宫:“皇极圣域选择了与本尊作对,那么,夜魅邪,你们呢?”

  “哦,先不用急着回答。”轩辕问天眼睛半眯,右臂向后方轻轻推出……推向了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所在。

  “小心!!”

  皇极无欲一直在凝心提防着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一举一动,就在轩辕问天手掌翻过时,他一声大吼。

  虚空爆裂,一只漆黑的【逆天邪神】手掌从空间裂痕中伸出,转眼之间便生长至百丈之宽,骤然罩向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所在。

  轰!!

  黑光炸裂,海神台剧烈颤抖,皇极圣域到场的【逆天邪神】两千多人中,有近三分之一被罩入漆黑魔爪之中,惊天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六百圣域弟子和先前的【逆天邪神】古木真人一样,转眼间化作了漆黑的【逆天邪神】尘埃,十二个圣域长老被从黑光中甩出,在地上翻滚挣扎之后,便全部没有了声息。

  就连想上前救援的【逆天邪神】几大真人在靠近爆散的【逆天邪神】黑光时都脸色大变,慌忙后退,脸上露出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

  轩辕问天反手一掌,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队伍被瞬间切掉了三分之一。他在这时终于缓缓的【逆天邪神】回过身来:“来,让本尊看看死了多少人呢?”

  “轩…辕…问…天!!”

  皇极无欲怒气彻底爆发,一声低吼,全身衣衫猛烈鼓起,双手交错,直冲轩辕问天,一个巨大玄阵在身前快速旋转。

  “皇极璇玑阵!”暗中观察的【逆天邪神】云澈低念道。夏元霸说过,这个玄阵,皇极圣域中只有圣帝皇极无欲才能施展至大圆满境界。

  轩辕问天面露冷笑,直接一掌伸出,抓在了皇极璇玑阵上,强烈的【逆天邪神】金芒和黑芒顿时迸发,一声嘶鸣,皇极璇玑阵剧烈扭曲,皇极无欲全身剧震,被瞬间震翻了数个跟头,却是【逆天邪神】在空中暴吼一声,身形扭转,皇极璇玑阵陡然放大,当空罩向轩辕问天。

  “呵,不自量力!”

  不屑的【逆天邪神】阴笑声中,轩辕问天手臂上的【逆天邪神】黑芒忽然暴涨,瞬间将皇极璇玑阵直接贯穿,在皇极璇玑阵破碎的【逆天邪神】同时,也重重的【逆天邪神】轰在了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胸口。

  噗——

  皇极无欲全身玄气溃散,横飞而去,大蓬血雾从他口中狂喷而出,直喷至十数丈高。

  “圣帝!!”

  苦痛真人与九叹真人飞身而起,将皇极无欲接了下来,一入手,两人便全身剧震……只是【逆天邪神】挨了轩辕问天一掌,皇极无欲的【逆天邪神】伤,居然已重到了可能危及性命的【逆天邪神】程度。

  “轩辕……问……天……”皇极无欲七窍渗血,全身玄气大乱,连说话都变得极为困难。

  “皇极无欲,本尊暂且留你一口气,”轩辕问天俯视着他:“你不是【逆天邪神】说摹灸嫣煨吧瘛傀肯让皇极圣域覆灭么?很好,在送你下地狱之前,本尊会成全你这个心愿,让你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皇极圣域是【逆天邪神】怎么从这世上完全消失。”

  “在本尊掌控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不听话的【逆天邪神】东西,无论是【逆天邪神】什么,都没有继续存在的【逆天邪神】必要。”

  “你……”皇极无欲手指轩辕问天,嘴角再次血流狂涌。

  海神台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陡然又压抑了数倍,每一个人都在狠狠吸着冷气,无数双眼瞳在战栗瑟缩。他们虽然都已听闻如今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强大到了极点,如今亲眼目睹,他们更是【逆天邪神】被震骇的【逆天邪神】心惊胆颤。

  随手一掌,数百个圣域弟子和十几个圣域长老便瞬间丧命,犹如割草……但这切割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弱者,而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玄力最为顶尖的【逆天邪神】圣地!让无数玄者只能毕生仰望的【逆天邪神】霸皇、帝君,在轩辕问天面前,完全就如草芥一般。

  皇极圣域的【逆天邪神】圣帝,天玄大陆公认的【逆天邪神】玄道第一人,在他面前仅仅两个照面便已重伤。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做梦都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力量。

  “轩辕问天,你过去还能和我们剑主大人齐名。但如今,剑主大人已为天尊,你还以为自己能和天尊相提并论么!哼,天尊给过你们机会,你们居然还妄想违逆,真是【逆天邪神】自寻死路!”

  天威剑域第四长老轩辕博冷笑道。在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三剑侍和前三号长老都被茉莉灭了之后,他就忽然成为了第一长老,成为了天威剑域剑主和少剑主两人之下的【逆天邪神】人,今日是【逆天邪神】天尊大会,他当然要强行表现一番。

  轩辕问天果然没有继续对皇极无欲出手,而是【逆天邪神】重新转向日月神宫:“夜魅邪,你现在可以回答本尊,今后,是【逆天邪神】顺从本尊,还是【逆天邪神】忤逆本尊。”

  如果说夜魅邪先前还有一丝挣扎的【逆天邪神】话,那么轩辕问天刚才的【逆天邪神】两次出手,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挣扎都死死拍灭,他向前一步,向轩辕问天躬身道:“我日月神宫既以日月为名,那自是【逆天邪神】以天为尊。今后,夜魅邪以及日月神宫任凭天尊差遣。”

  “啊……天君!?”夜魅邪身后数人惊恐出声。

  “闭嘴!!”夜魅邪低喝道:“你们难道希望日月神宫就此消失么!”

  “……”那些不甘之人虽然依旧脸色痛苦,但再无一人出声。

  “很好,夜魅邪,你果然不会让本尊失望。”轩辕问天得意的【逆天邪神】大笑,那打量夜魅邪的【逆天邪神】目光,分明就像是【逆天邪神】在赞许一条听话的【逆天邪神】狗。他随之,又把视线转向至尊海殿:“曲封忆,你又如何?”

  曲封忆刚要说话,她身侧的【逆天邪神】紫极已一步踏出:“轩辕问天!我至尊海殿与黑月商会整整万年,才有了如今的【逆天邪神】基业!我们一代代人努力至今,是【逆天邪神】为了维护我至尊海殿的【逆天邪神】浩天之威和守护之名,而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像某些人一样,给你这个妖魔当狗!!”

  “找死!”夜魅邪一转头,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

  “紫先生说得好!”至尊海殿剩下的【逆天邪神】四尊者也全部向前:“我们可没某个所谓的【逆天邪神】天君那么下贱,与其给人当狗,还不如痛痛快快的【逆天邪神】死在这里。”

  “你们住口!!”

  他们首先的【逆天邪神】来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杀气,反而是【逆天邪神】曲封忆的【逆天邪神】怒斥,在紫极和四尊者不可置信的【逆天邪神】目光中,曲封忆向轩辕问天拱手道:“轩辕天尊,本皇将这海神台献出做天尊封尊之地,已经表明了足够的【逆天邪神】诚意。今日起,我海殿自当听从天尊调遣。”

  “你……你……你说什么?”紫极眼睛瞪大,瞳孔里是【逆天邪神】无尽的【逆天邪神】震惊、失望、痛心:“你……你疯了吗?我们万年海殿,怎能成为他人之奴……如此……如此怎么对得起海殿列祖列宗!”

  “让海殿就此覆灭,才是【逆天邪神】真正对不起列祖列宗!”曲封忆厉声道:“轩辕天尊之力,本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身领教。我们万年海殿,他要覆灭,不过是【逆天邪神】朝夕之间!”

  “宁当一日雄,不做万日狗!”紫极终于彻底失望:“曲封忆,你若坚持如此,我紫极再不承认你为海殿之皇,你我夫妻也就此义断情绝!”

  “你……”曲封忆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煞白:“你为何要如此顽固!究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尊严重要,还是【逆天邪神】海殿万年基业重要!”

  海殿众人全部傻眼,面面相觑,不敢出声。一方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海殿之皇,一方是【逆天邪神】海殿人人敬重的【逆天邪神】紫先生,他们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出言。

  “哼,曲封忆这女人!”云澈一声低哼。他虽然不屑于皇极无欲和曲封忆,但他从不否认皇极圣域和至尊海殿算得上正派,十二真人给人的【逆天邪神】感觉都是【逆天邪神】一身正气,海殿的【逆天邪神】人也大都给予他好感。皇极无欲今天也算让人看得起,而曲封忆,第一次见面让他觉得气势凌然……如今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让他厌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至尊海殿爆发的【逆天邪神】冲突,轩辕问天仰头大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无比之畅快,因为这番情境对他而言,快感要比日月神宫乖乖顺从于他还要强烈几十倍。

  “曲封忆,念在你诚意足够,亲自为本尊筹备这天尊大会,本尊便赏给你处理家事的【逆天邪神】时间,不过,只有三十息,三十息之后若还是【逆天邪神】没有处理妥当,那本尊可就代你出手了。”

  轩辕问天身体忽的【逆天邪神】一转,赫然面向了凤凰神宗,阴寒目光投来的【逆天邪神】刹那,凤凰神宗几乎所有长老弟子都惊的【逆天邪神】后退数步。

  “凤凰神宗,你们又如何?”轩辕问天嘴角带着淡淡的【逆天邪神】低笑。

  凤横空缓缓的【逆天邪神】走了出来,面孔上毫无惧色,反而是【逆天邪神】出奇的【逆天邪神】平静:“我凤凰神宗受远古神灵恩赐,继承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灵血脉。可以败,可以亡,但纵然焚尽最后一丝血脉,也永世不会为奴!!”

  “轰”的【逆天邪神】一声,凤横空身上火焰爆燃,他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轩辕问天,凤凰神宗不怕死的【逆天邪神】已经全部在这里了!你今天要杀的【逆天邪神】人,可有点多啊!!”

  ————————————

  【晕车就是【逆天邪神】没出来,你说气不气人!】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