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98章 苓儿拜师

第898章 苓儿拜师

  “小妖后之事已不可耽搁,老朽既已有眉目,定然会付诸全力,只是【逆天邪神】……一切,还要看接下来的【逆天邪神】机缘。”

  云谷说着一番云澈一时听不懂的【逆天邪神】话,然后忽然说道:“小兄弟,可否烦劳一事。”

  云澈连忙道:“前辈尽管吩咐。哦……前辈以后请直接称呼晚辈云澈即可。”

  “呵呵,也好。”云谷微笑点头:“云澈,你去把苓儿姑娘唤来此处。”

  “苓儿?好!”

  云澈没有细问,马上冲出大厅,很快,便揽着苏苓儿飞回。

  “医圣前辈?”苏苓儿一脸的【逆天邪神】疑惑忐忑:“不知有何事吩咐苓儿?”

  云谷轻轻摇头,他上下打量苏苓儿,尤其是【逆天邪神】看了好一会儿她的【逆天邪神】眼睛,然后不住的【逆天邪神】点头,神情间竟有些激动:“从十年前开始,老朽便开始着手寻找可继承我一生医道所成的【逆天邪神】人,但,整整十年,却是【逆天邪神】一无所获。这世道,终究是【逆天邪神】以玄力为尊,人人追求玄力,人人追求权势。都是【逆天邪神】俗世之人,又有几人能不沾尘俗欲念,真正沉心于医道。”

  “近些年,老朽几乎已准备放弃找寻,转为寻找抚育一婴孩,为他洗涤心灵,继承老朽衣钵。却又恐其天性难定,枉费数十年心血。”

  云澈:“……”

  “直到……老朽遇到苓儿姑娘你。”云谷看着苏苓儿,动容的【逆天邪神】道。

  “啊?我?”苏苓儿一时懵住。

  “苓儿姑娘,老朽一生识人无数,如你这般内心清澈,目无尘埃的【逆天邪神】人,却是【逆天邪神】老朽今生仅见,不知……”云谷说到这里,脸上居然露出了些许紧张之态:“不知你对医道,可有些许兴致?”

  话已至此,云澈哪还听不出什么,惊喜万分的【逆天邪神】喊道:“苓儿,快……快拜师啊!”

  “噗通”一声,苏苓儿已重重跪拜了下去:“晚辈苏苓儿……请前辈收苓儿为徒,以后一心跟着师父学医行医,好好听师父的【逆天邪神】话……”

  云谷的【逆天邪神】样子,则比之苏苓儿还要更加激动一分,眼眶都微微湿润了起来:“苓儿姑娘,你……你真的【逆天邪神】愿意跟着老朽学医?”

  苏苓儿真挚的【逆天邪神】道:“能得医圣前辈为师,是【逆天邪神】苓儿的【逆天邪神】福气,也是【逆天邪神】苓儿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愿望。只是【逆天邪神】苓儿愚笨,以后……还请师父多加教诲。”

  云澈手按胸口,无比欣喜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只有他知道,苓儿那句“也是【逆天邪神】苓儿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愿望”绝不是【逆天邪神】虚假奉承之言,当年,她就想和云澈一样,随着云谷一起学医,云谷对她也极是【逆天邪神】喜欢,只是【逆天邪神】,他这一生只能有一个亲传弟子,任何事都格外平和的【逆天邪神】他,唯独在这件事上极为坚持,因而,苏苓儿虽然和云澈一起跟在云谷身边多年,却始终没有能成为他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弟子。

  没想到,却是【逆天邪神】今时,达成溯源。

  “好,真好,太好了。”云谷连连点头,激动不已,因为这对他而言,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余生最大的【逆天邪神】一个心愿。他缓步来到苏苓儿身前,取下手上的【逆天邪神】一枚青铜指环,亲手将它戴到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左手拇指上:“苏苓儿,以后,你就是【逆天邪神】我云谷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为师无门无派,无权无势,给不了你任何荣华权贵,唯有一生所学所悟的【逆天邪神】医道之理与医道之心。”

  当初戴在云澈手上的【逆天邪神】那枚指环如今戴到了她的【逆天邪神】手上,就像是【逆天邪神】一种奇妙的【逆天邪神】命运轮回。苏苓儿深深的【逆天邪神】拜下:“徒儿苏苓儿,拜见师父……”

  站在一边的【逆天邪神】云澈直兴奋的【逆天邪神】龇牙咧嘴,虽然自己已经不配再成为云谷的【逆天邪神】弟子,但苓儿成为他的【逆天邪神】弟子,师父的【逆天邪神】夙愿也就此达成……多么两全其美的【逆天邪神】结果。

  不,是【逆天邪神】三全其美。

  “彩衣,你有救了……真的【逆天邪神】有救了!”云澈抓着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手,在她耳边激动的【逆天邪神】喊道。

  “他……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小妖后凝眉问道。她从未见过云澈对一个人敬重到如此地步,在他面前简直是【逆天邪神】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比在她面前听话多了!!!!

  这一定不是【逆天邪神】一个简单从外面世界带回来的【逆天邪神】人。若没有足够的【逆天邪神】缘由,足够的【逆天邪神】渊源,以云澈那渗到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傲气,怎么可能会在一个人面前如此乖巧。

  “他……”云澈想了一想,感怀的【逆天邪神】道:“我的【逆天邪神】医术,我所通晓的【逆天邪神】所有医理毒理,都是【逆天邪神】他所教。他对我的【逆天邪神】恩情大过于天,只是【逆天邪神】,他自己却已不记得了。”

  “……!?”小妖后美眸中闪过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

  “这些事,解释起来很难,以后,我会慢慢和你们说的【逆天邪神】。”云澈微笑着道:“我的【逆天邪神】医术在你们看来很厉害,但与他相比,却是【逆天邪神】差的【逆天邪神】很远很远。他已亲口说有办法救你……就一定可以!”

  虽然,就连金乌魂灵,甚至茉莉都说小妖后几乎无法可救,但,那是【逆天邪神】她们在玄道之上的【逆天邪神】认知。

  而医道之上,云谷才是【逆天邪神】绝对的【逆天邪神】权威,一个真正可以与天夺命的【逆天邪神】人,他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云谷与苏苓儿完成了简单的【逆天邪神】拜师之礼,当年在云澈懂事之后,云谷要他拜他为师时,也只是【逆天邪神】如此简单之极的【逆天邪神】礼节。云谷转过身来,微笑道:“小妖后,你的【逆天邪神】病患,老朽虽初知治愈之法,但涉及命脉气机,只可由同为阴气的【逆天邪神】女子施为,老朽会在半年之内,先教授苓儿气机之理,之后,便可尝试为你摆脱病患。苓儿虽初入医道,但有着冰雪纯心,半年定然足以。”

  小妖后向云谷深深一礼,颔首道:“有劳了。”

  云谷身边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则笑吟吟的【逆天邪神】向云澈眨了眨眼睛。

  医道需要极慎,因而云谷是【逆天邪神】个从不会把话说满的【逆天邪神】人,而他能说到如此地步,说明必定有着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把握,而不是【逆天邪神】他所说的【逆天邪神】“尝试”。

  不过,云澈却并没有从小妖后身上感受到什么喜悦之类的【逆天邪神】感觉。云澈当然知道其原因……因为面对随便可能再次到来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小妖后已决意和妖皇城共存亡,早已不认为自己能活到半年之后。

  云澈也并未马上告诉她要解决死局,必须先泄去全部玄力……大敌当前,她绝对一万个不许。

  看来,要让小妖后安心接受治愈,必须先除掉轩辕问天这个心头大患啊。

  之后,就算小妖后玄力全失,有自己在,有云家在,有那些忠于她和在奴印下更忠于她的【逆天邪神】守护家族、各大王府在,她依然是【逆天邪神】君临幻妖的【逆天邪神】小妖后。

  且以她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和对玄力法则层面的【逆天邪神】认知,重新修炼,境界也定会一日千里。

  云澈和小妖后等人从主厅中走出,云轻鸿先一个人快步迎了上来,急切而小声的【逆天邪神】道:“结果如何?”

  云澈没有回答,给了父亲一个安然的【逆天邪神】微笑。

  云轻鸿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狂喜之态,他向云谷深深一拜,道:“医圣前辈,若你能救愈小妖后,你将是【逆天邪神】我整个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大恩人。”

  “云家主言重,老朽不过是【逆天邪神】在做一个医者该做之事而已……而且,也并无十足的【逆天邪神】把握,还是【逆天邪神】要盼老天善佑。”

  云谷的【逆天邪神】言行间依旧平淡如水,绝没因对方是【逆天邪神】小妖后而有什么不同的【逆天邪神】波澜。云轻鸿心下更是【逆天邪神】敬佩,道:“医圣前辈初来幻妖界,应该暂无去处,便先居于我云家如何?”

  云谷微微一想,没有推辞:“如此,那就叨扰了。”

  “庭院已经备好,澈儿,你先带医圣前辈去往庭院安歇。”

  “好。”

  从冰云大陆到幻妖界的【逆天邪神】连番折腾,云谷的【逆天邪神】确已有些疲累。在去往庭院的【逆天邪神】路上,云澈终是【逆天邪神】忍不住问道:“前辈,医治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方法,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晚辈实在是【逆天邪神】想不出,也听不明白。”

  “呵呵呵呵,”云谷微微而笑,收苏苓儿为徒后,他的【逆天邪神】心情显然极为不错,也不吝解释道:“因同时涉及玄脉命脉,因而医治过程会极为艰难漫长,但其原理,却也单一。玄脉和命脉气机完全异常,也自然是【逆天邪神】违逆了人体世界的【逆天邪神】气机法则。那么,以正常之人的【逆天邪神】气机去逐渐引导其异常的【逆天邪神】气机,修正其异常的【逆天邪神】气机法则,久而久之,便可成矣。”

  “这……”自认对医理深有造诣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听的【逆天邪神】一头雾水:“以另一个人的【逆天邪神】气机去引导和修正?这……这个要怎么做到?难道,这就是【逆天邪神】那段医经所阐述的【逆天邪神】医理?”

  “不错,”云谷微微颔首:“小妖后为女子,气为阴气,也便需要同为女子的【逆天邪神】阴气来引导和修正。那段老朽参悟了半生的【逆天邪神】医经,讲述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以阴顺阴,以阳理阳的【逆天邪神】气机之理,让老朽着实看到了另外一片广阔天地。”

  “……”云澈依旧一脸懵逼。

  “老朽会先教授苓儿这番气机之理,待她领悟与融会贯通之后,便可与小妖后会阴相触,阴气相通,从而重理小妖后被强行融合的【逆天邪神】玄脉气机与命脉气机。如此坚持数月,若无太大意外,会有卓然成效。不过这一切能否成功,需要多久,还要看苓儿的【逆天邪神】天资与悟性。”

  “……”

  “~!@#¥%……!!!”

  云澈像是【逆天邪神】被人在后脑勺抽了一记闷棍,眼前都有些发黑。

  其他的【逆天邪神】,他听的【逆天邪神】云里雾里,但“会阴相触”这四个字,他绝对明白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会阴相触……

  苓儿和……小妖后!?

  这尼玛……

  那画面……简直……

  而且以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性情,怎么可能会接受!她宁愿死都不可能接受这种疗愈方式。一直以来,除了自己,她连根手指头都不会让别人碰一下——包括女人。

  ……嗯?等等,要说在床上的【逆天邪神】话,小妖后其实还是【逆天邪神】特别听话的【逆天邪神】,简直要比月儿还温顺。

  如果能先搞好小妖后和苓儿的【逆天邪神】关系……或许,还是【逆天邪神】有可能行的【逆天邪神】。

  看来,在苓儿通晓气机医理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自己必须努力“搞好”小妖后和苓儿的【逆天邪神】关系啊……

  唉,看来虽然不用自己直接着手,但任务依旧无比艰巨啊!

  身侧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沉默,云谷以为他在沉眉思索,却不知,他脑中正晃荡着几万种荒淫的【逆天邪神】念想。

  ————————————————

  【着重强调一下,弑月魔君身上爆出的【逆天邪神】神秘黑玉不是【逆天邪神】鸿蒙生死印!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再问自杀。】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