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97章 希望 下
  云家中心区域安静一片,云轻鸿不放心之下,甚至筑起了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整个云家一副如临大敌的【逆天邪神】样子。

  主厅之中只有小妖后、云澈、云谷三人。

  “医圣前辈,她……”

  “不无需言。”云谷却是【逆天邪神】笑笑没让云澈解释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状况,伸出一双略显苍白的【逆天邪神】手:“先让老朽试试脉象,小妖后请放心,老朽对女子向来都是【逆天邪神】隔空施脉,放缓气息便可。”

  “有劳了。”小妖后看了云澈一眼,淡淡出声。看她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没有抱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希望。因为,她只剩三年寿元的【逆天邪神】事,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亲口所言。

  连在金乌魂灵口中都不可救治、中断的【逆天邪神】后果,又岂是【逆天邪神】凡人所能干涉。

  云谷不再说话,老目轻闭,手指捏起一个奇特的【逆天邪神】手势,一股温和的【逆天邪神】玄气顿时流入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经脉之中。

  云澈在旁屏住呼吸,全身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唯恐弄出哪怕一丝丝的【逆天邪神】声响。

  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诊脉的【逆天邪神】时间相当之短,才短短十几息,云谷的【逆天邪神】眼睛便缓缓张开,手掌也随之放下。

  “前辈……如何?”云澈连忙问道。

  “……”云谷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逆天邪神】道:“执心追求自己的【逆天邪神】玄脉所不能承受的【逆天邪神】强大力量,从而不得不以命脉为共同载体。如今,命脉已枯竭近半,若就此下去,两年之内,必彻底枯竭。”

  “……”云谷的【逆天邪神】话,让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眸光终于是【逆天邪神】出现了动荡。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只有她和云澈知道的【逆天邪神】秘密,且是【逆天邪神】涉及神道之力的【逆天邪神】秘密,这个只有凡人之躯的【逆天邪神】老者只是【逆天邪神】短短十几息的【逆天邪神】隔空诊脉,居然说的【逆天邪神】分毫不差。

  “没错,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云澈迅速点头:“她那段时间因为特殊的【逆天邪神】原因,为了快速获得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力而强行承受自己的【逆天邪神】玄脉不能承受的【逆天邪神】力量,后果是【逆天邪神】只余三年左右的【逆天邪神】寿命……医圣前辈,您有没有办法可以救她?”

  “如果将命脉所载的【逆天邪神】命元喻成红烛,那么,正常人的【逆天邪神】红烛是【逆天邪神】随烛芯缓慢燃烧,而她的【逆天邪神】红烛,则因命脉强行成为力量载体,而像是【逆天邪神】被丢入了火海之中,命元被快速焚烧。关乎命脉,又关乎命元……难,难啊。”云谷重重一叹。

  “……难道连前辈你也没有办法吗?”云澈内心沉重的【逆天邪神】道。

  云谷摇头,却是【逆天邪神】淡淡的【逆天邪神】笑了笑:“老朽只是【逆天邪神】说摹灸嫣煨吧瘛垦,但并没有说无法可医。”

  云谷的【逆天邪神】话,对云澈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天外仙音,他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了云谷身前,激动万分的【逆天邪神】道:“前辈,你……你是【逆天邪神】说……你是【逆天邪神】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有办法救她?”

  一直静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小妖后也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虽然嫩颜依旧威凌,但眸光深处分明有东西在颤动。

  云谷面色郑重,他站起身来,缓缓踱步,呈深思之状,在别人面前是【逆天邪神】个十足煞神的【逆天邪神】云澈此时就像是【逆天邪神】个听教的【逆天邪神】小孩子一样,亦步亦趋的【逆天邪神】跟在云谷后面,听着他的【逆天邪神】讲述:“以舍命为代价换取短时间内暴增的【逆天邪神】玄力,这种事并非罕见。虽然方式各有不同,但其根理却大致相通,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以重损玄脉为代价,有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重损精血,也有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通过改变玄脉与命脉的【逆天邪神】相连气机,以让命元极速损耗为代价,让命脉与玄脉共同承载玄脉所不能承载的【逆天邪神】力量。”

  云澈接连点头,小妖后就是【逆天邪神】属于第三种。她虽知后果,但为了复仇,为了夺回妖皇一脉的【逆天邪神】权势和尊严,她义无反顾。

  “只是【逆天邪神】,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状况,要比老朽今生所见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例都极致千百倍。”云谷感叹道。

  “命脉与玄脉虽本就相连,但只是【逆天邪神】形连而气机各异。而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命脉与玄脉,其气机,竟已是【逆天邪神】完全融于一体,看来,她当初强行承载的【逆天邪神】力量必定过于强大。若只是【逆天邪神】些微相连,可废去玄力而延命,而她的【逆天邪神】命脉与玄脉彻底沦为一体,就算废掉全部玄力,也不过再多活几个月而已。”

  云澈再次点头。如果废掉玄力可以遏止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命元流失,云澈又岂会纠结至今。有他在,小妖后纵成废人又如何。

  云谷看了云澈一眼,笑着道:“小兄弟,看起来,老朽方才说的【逆天邪神】话,你早已心知肚明。”

  云澈点了点头,道:“晚辈也稍通医理,她的【逆天邪神】状态晚辈一直都比任何人都清楚。以晚辈拙见,要救她,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方法,就是【逆天邪神】拼命增加她的【逆天邪神】寿元。只是【逆天邪神】,无论再怎么努力,哪怕倾尽幻妖界所有可动用资源,也只能是【逆天邪神】杯水车薪。

  当初他询问茉莉时,茉莉告诉他的【逆天邪神】两个方法,一个是【逆天邪神】等他大道浮屠诀达到足够境界后,为小妖后强续寿元,一个是【逆天邪神】找到鸿蒙生死印,让小妖后拥有无限寿元,永不枯竭,这些都属于云澈所述的【逆天邪神】范畴。

  云谷的【逆天邪神】脚步顿时停住,微笑着道:“那你可曾想过另一个方法,那便是【逆天邪神】先将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全部引泄,再将其命脉与玄脉的【逆天邪神】气机重新分离。”

  云澈一怔,道:“若能将命脉和玄脉气机重新分离,当然是【逆天邪神】最完美的【逆天邪神】解决之道。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这根本是【逆天邪神】不可能之事。她的【逆天邪神】命脉与玄脉绝非部分相连,而是【逆天邪神】完全连为一体,若尝试将其气机一缕一缕强行分离,非但难逾登天,而且稍有不慎,便会让其气机大乱……瞬间毙命。”

  “难道……”云澈忽然精神一震:“前辈,你知晓将玄脉和命脉重新分离的【逆天邪神】方法?”

  云谷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逆天邪神】继续道:“人之躯体,可视为一个独立而完整的【逆天邪神】小世界,既然完整而独立,就绝不会脱出因果循环之理,可顺,便定然可逆,可相融,就定然可分离。这老朽所研习的【逆天邪神】医经之上,这亦是【逆天邪神】奠基之理。”

  这也同样是【逆天邪神】云澈从云谷那里学来的【逆天邪神】医理基础。通俗而述,便是【逆天邪神】世上无不可医之症,若有,那也仅是【逆天邪神】暂未寻到医治之法而已。

  “若是【逆天邪神】数月之前,老朽也断然无法做到将外力之下气机强行融合的【逆天邪神】命脉玄脉分离,这就在三个月前,老朽对一段疑惑数十年的【逆天邪神】医经终于顿悟……”

  云谷似已沉浸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医理讲述中,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念了起来:“命之初,周环引虚,封络之照章,生死之悖理,是【逆天邪神】以阴阴阳阳,阳阳阴阴……”

  “杰为止初,朶为之盛,人之息羸应周天之道……”听着云谷的【逆天邪神】低念,云澈意识逐渐朦胧,眼前逐渐浮现当初师父教他背诵《天道医经》的【逆天邪神】画面,不由自主跟着低念了起来。

  直至云谷收声,云澈依然在有些失神的【逆天邪神】继续念着:“樱而宁,乱而浊,阴阴而顺生,阳阳而烈博……”

  在他忽然清醒过来时,云谷脸上已完全失了平静,正一脸惊容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小兄弟,你……你为什么会知晓天道医经?”

  “……”云澈张了张口,只得强行解释道:“晚辈……当年学医之时,修习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天道医经。莫非前辈所修也是【逆天邪神】天道医经?那真是【逆天邪神】太巧了,晚辈和前辈果然有着深缘,看来这世上并非只有一部天道医经。只是【逆天邪神】,晚辈医道修行浅薄,虽熟读天道医经,但其中众多经文无法参透。方才前辈所诵一段医经,晚辈更是【逆天邪神】全然不解,莫非前辈已然融会贯通?”

  这段医经,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当年师父云谷也始终不得其解,直至仙去,都未能参透。

  难道这一世,他竟然已经参透?

  “原来如此。”云谷虽然依旧惊愕,但并未继续深究,接着道:“这段医经,包含着人体万气之源理,老朽研习半生,方才顿悟其关键,竟在于‘阴阴阳阳’、‘阳阳阴阴’。若通其理,那么,要分离玄脉与命脉气机,虽过程艰难漫长,却绝非不可能做到。”

  虽然完全不明白那段医经所蕴含的【逆天邪神】真正医理是【逆天邪神】什么,但云谷既然说出这样的【逆天邪神】话,那就证明,小妖后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有救了。

  云澈大喜过望,激动的【逆天邪神】道:“请前辈施展圣手,救救小妖后。”

  云谷却是【逆天邪神】微微摇头:“老朽毕竟是【逆天邪神】男子之身,纵知其理,却无法施为,只可授人予之。”

  云澈迅速单膝拜下,字字郑重道:“晚辈云澈,愿拜前辈为师,请前辈成全。”

  “这……呵呵呵,”云谷却是【逆天邪神】淡笑道:“小兄弟,你先起来。老朽说无法施为,并非是【逆天邪神】因男女之嫌,而是【逆天邪神】另有其因。至于拜师一事,则是【逆天邪神】万万不得。你目光清澈,心无恶念,但身上有着极重的【逆天邪神】煞气血气,将来或为一世之雄,却绝不适宜医道修行。”

  “……”云澈站起身来,脸上黯然,心中愧然。是【逆天邪神】啊,他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年和师父云游天下时的【逆天邪神】心境……永远不可能回去了。

  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一心追求医道,最大的【逆天邪神】愿望就是【逆天邪神】医术超过师父,能得到师父的【逆天邪神】夸赞,能救更多的【逆天邪神】人……和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完完全全是【逆天邪神】两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

  现在的【逆天邪神】他,也的【逆天邪神】确无从奢望云谷再次收他为徒。

  ——————————

  【晕,我只是【逆天邪神】想随便胡诌一套歪理,居然就一章了?】

  【算了,就这样吧……】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