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93章 废三帝
  玄气泄尽,段黑沙全身都被冷汗打湿,活像是【逆天邪神】一只刚被从水中拎出来的【逆天邪神】落水狗。他不断抽搐的【逆天邪神】四肢和面孔证明着他并没有死。

  七星神府府主段黑沙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击之下,就此玄脉尽废,玄气泄尽!

  “府……府……府……府主……”

  正冲来的【逆天邪神】几个长老全部呆傻在那里,两眼瑟缩,双腿发软,有几个更是【逆天邪神】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回魂。

  七星神府之外,折天教和飞仙剑派的【逆天邪神】众人也都是【逆天邪神】瞳孔放大,惊骇的【逆天邪神】脸色煞白,就连折天教主左寒朔和飞仙剑派总宗主木郢禅也都惊然失色,在段黑沙玄气狂.泄时,木郢禅甚至惊的【逆天邪神】倒退了一步。

  他们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到,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府主,沧云大陆最强三人之一,有着九级帝君之力的【逆天邪神】段黑沙,竟然被废了!!

  而且是【逆天邪神】被人一击……仅仅一击给废了!!

  “府主……府主!!”

  离的【逆天邪神】最近的【逆天邪神】几大神府长老几乎是【逆天邪神】爬到了段黑沙身前,他们伸出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掌想要去试探他的【逆天邪神】气息,却发现段黑沙的【逆天邪神】全身已变得松软无比,哪还有半点玄力的【逆天邪神】存在,就连玄脉,也被毁成一团浆糊。

  不但被废,而且被废的【逆天邪神】彻彻底底,就算是【逆天邪神】想从初玄境重新修炼都不能。

  段黑沙没死,就连意识也还存留些许的【逆天邪神】清醒,但他双目一片灰暗,空洞的【逆天邪神】和死人无异,全身皮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干枯。

  从当世之巅一下子沦为彻头彻底的【逆天邪神】废人,这对一个绝世玄者而言,绝对要比横死残酷千万倍。而这残酷的【逆天邪神】一切发生的【逆天邪神】太快,太突然,或许他自己现在还以为只是【逆天邪神】沉浸在噩梦之中。

  “段黑沙,你要感谢我的【逆天邪神】师父。”云澈背过身去,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我师父在,你别说还留着一条残命,连一段残尸都不会留下!”

  云谷是【逆天邪神】个医者,而且是【逆天邪神】个太过纯粹的【逆天邪神】医者,所以他能成为“医圣”,能拥有与天夺命的【逆天邪神】医术。云澈的【逆天邪神】医术都是【逆天邪神】来自云谷,无论在天玄大陆还是【逆天邪神】幻妖界,都是【逆天邪神】无人可及,纵然如此,他也自知自己的【逆天邪神】医术也勉勉强强只学到了云谷的【逆天邪神】五六成而已。

  如果说云澈的【逆天邪神】医术可以救命,那么云谷,则可以真正的【逆天邪神】做到“与天夺命”。

  而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对“救命”的【逆天邪神】纯粹,他从不杀生,也从来无法接受杀生,哪怕是【逆天邪神】恶人之死,都会引来他的【逆天邪神】哀叹。

  “你……你……”跪在段黑沙身边的【逆天邪神】神府长老猛然抬头,全身煞气刚刚涌起,又迅速弱了下去,之后的【逆天邪神】声音已分明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惧:“你……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

  云澈没有回答,冰冷的【逆天邪神】眸光已直刺在了完全变了脸色的【逆天邪神】木郢禅与左寒朔身上:“你们两个,是【逆天邪神】自行了断,还是【逆天邪神】要我亲自动手!”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之下,木郢禅与左寒朔瞬间感觉到全身骨髓都泛起冰冷的【逆天邪神】寒气。一击彻底废掉段黑沙,这是【逆天邪神】他们根本无法相信,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力量。他们很努力的【逆天邪神】想用段黑沙只是【逆天邪神】措手不及来解释,但,这种解释说给傻子,傻子都不会相信。

  他们身为沧云大陆当世霸主,比任何人都清楚要完全废掉一个九级帝君,比杀他十次都难!

  更不要说一击而废。

  “你……到底是【逆天邪神】……谁!”木郢禅的【逆天邪神】话已分明带上了颤音。

  “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下如此重手?”左寒朔也连忙道,他的【逆天邪神】话,分明已是【逆天邪神】在惧怕服软。

  “无冤无仇?你们这次齐聚扶苏国,是【逆天邪神】为了抢夺我师父的【逆天邪神】东西,若不是【逆天邪神】我来了,以我师父的【逆天邪神】性情,他一定会再次被……他一定会被你们给逼死!现在,你却和我说无冤无仇?”

  云澈牙齿微咬,当年的【逆天邪神】无尽仇恨,又被轻微的【逆天邪神】搅了起来。

  “你是【逆天邪神】医圣云谷的【逆天邪神】弟子?”左寒朔摇头:“不可能!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云谷有弟子!你……你分明就是【逆天邪神】想独得天毒珠!”

  云澈眼睛微眯,口中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逆天邪神】低念:“师父的【逆天邪神】账,苓儿的【逆天邪神】账,我自己的【逆天邪神】账……师父不喜杀生,苓儿心肠柔软,那就简单讨些利息好了……”

  他向左寒朔和木郢禅伸出三根手指,无比淡漠的【逆天邪神】道:“我给你们三息的【逆天邪神】时间,放心,不会要你们的【逆天邪神】命。要么,你们在三息之内自废玄力,要么,我亲自动手废了你们全身!”

  “你……”左寒朔和木郢禅的【逆天邪神】瞳孔同时收缩。

  “一!”云澈收回了第一根手指。

  “二!”云澈收回了第二根手指,全身原本静若死水的【逆天邪神】气息也猛然升腾。

  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说左寒朔和木郢禅会有被吓破胆的【逆天邪神】时候,估计整个大陆都不会有人相信,他们自己更是【逆天邪神】会当成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但现在,百息之前还和他们齐名的【逆天邪神】段黑沙已变成死狗般的【逆天邪神】废物,面对云澈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指,他们深深感觉到了心胆欲裂的【逆天邪神】恐惧感。

  “三!”

  左寒朔和木郢禅同时向后腾空而起,大声嘶吼道:“杀!杀了他!全部上……杀了他!!”

  三大宗门的【逆天邪神】长老弟子也都明显听出了左寒朔和木郢禅的【逆天邪神】惧意,连他们都在恐惧,连段黑沙这样的【逆天邪神】人物都被瞬间废掉,可想而知对面是【逆天邪神】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物。但宗主之命不可违,在两大宗主仓皇逃遁的【逆天邪神】同时,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一拥而上,攻向云澈。

  而也有近半……尤其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弟子,却是【逆天邪神】和两大宗主一样转身而逃。

  云澈瞄了一眼左寒朔和木郢禅遁去的【逆天邪神】方向,却没有马上追赶,而是【逆天邪神】身影一闪,移位至百丈以上高空,一道蓝光倾空而下。

  咔咔咔咔咔咔……

  蓝光在寒冰凝结中声蔓延,瞬间冰封十几里,当寒冰凝结声停止时,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逆天邪神】喊叫声全部消失不见。

  三大宗门四十帝君,数百弟子,除了遁开的【逆天邪神】左寒朔和木郢禅,全部被定格在了厚厚的【逆天邪神】冰层之中。

  太过异常的【逆天邪神】声响让全力溃逃中的【逆天邪神】左寒朔与木郢禅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回头,所看到的【逆天邪神】场景,让他们骇的【逆天邪神】魂飞魄散。但他们目光扫视间,却没有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

  左寒朔心中愈加不安,他猛一咬牙,将速度提升到近乎突破极限,回过头的【逆天邪神】刹那,却忽然看到云澈正安静无声的【逆天邪神】站在他的【逆天邪神】前方。

  这一惊让左寒朔更是【逆天邪神】魂飞天外,但他全速之下,别说逃开,就是【逆天邪神】想刹住都完全不及,别无退路的【逆天邪神】他惊惧之下,只得狂吼一声,双臂齐出,拼命涌动全身玄力,在双手间快速凝起一个蓝紫色的【逆天邪神】玄阵,直轰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

  左寒朔手间的【逆天邪神】玄阵虽小,却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玄界无人不知的【逆天邪神】顶级玄技——折天阵!有着轰天断地之威。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看也不看,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迎风一拳砸向左寒朔的【逆天邪神】胸口。

  砰!!!!!

  一声震响,凝聚着左寒朔全部力量的【逆天邪神】折天阵被云澈一拳轰穿,巨大的【逆天邪神】反震力让左寒朔的【逆天邪神】双臂也齐齐寸断,云澈的【逆天邪神】拳头去势不减,直轰在左寒朔的【逆天邪神】胸口,轰鸣之中,一道火光从左寒朔的【逆天邪神】后背暴窜而出。

  “唔……”左寒朔双目外凸,他做梦都不曾想过,自己无敌了一生的【逆天邪神】力量在一个人面前竟会是【逆天邪神】如此不堪一击。

  那一瞬间,他完全感觉不到了自己玄脉的【逆天邪神】存在。

  “你……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

  左寒朔艰涩的【逆天邪神】问出这句话,全身像先前的【逆天邪神】段黑沙一样,化成了一个被扎了万千针孔的【逆天邪神】气球,所有的【逆天邪神】根源玄气狂.泄而出。

  同样的【逆天邪神】,云澈留下了他的【逆天邪神】命……虽然这对一个大陆霸主而言,死了反而是【逆天邪神】解脱。

  云澈手臂一甩,一把将左寒朔扔到了几十里之外,刚好落在了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身侧,然后身上炎光一闪,直追逃向另一个方向的【逆天邪神】木郢禅。

  木郢禅在狂逃之中,感觉到了后方左寒朔释放折天阵的【逆天邪神】气息,他心中惊惧的【逆天邪神】同时还稍稍松了那么一口气。因为他和左寒朔逃去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相悖的【逆天邪神】方向,他去追左寒朔,就不会再有机会追上他。

  但短短下一瞬,他忽然感觉到折天阵的【逆天邪神】气息直接消失,随之就连左寒朔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极速衰弱,木郢禅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回首,赫然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就在他后方不到十里的【逆天邪神】距离。

  “什……什么!?”

  木郢禅全身一沉,被惊的【逆天邪神】脸上瞬间没了血色,他疯狂提气,没命的【逆天邪神】向前奔去,他再次回首时,发现云澈距离他后方居然只剩不到三里的【逆天邪神】距离。

  这一次,木郢禅直惊得险些胆囊破裂——他堂堂九级帝君全力下的【逆天邪神】速度,在云澈面前居然就像是【逆天邪神】静止一样!

  自知继续逃下去根本毫无意义,木郢禅猛一咬牙,忽然折身,手中抓起一把七尺半长的【逆天邪神】白莹长剑,瞬间释放的【逆天邪神】汹涌剑意让周围周围猛烈紧缩。

  若说轩辕问天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剑道第一人,那么,木郢禅就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剑道之帝,他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白龙皇剑】,更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剑中至尊,玄气注入,轻然挥舞,都可荡起震空龙吟。

  “呃!!飞仙剑阵!”

  玉白龙皇剑在空中华丽飞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圆形剑阵快速生成,就在木郢禅连舞三百六十剑,距离飞仙剑阵成型只差最后六剑时,追至前方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消失了。

  木郢禅手中的【逆天邪神】剑也跟着同时消失。

  木郢禅整个人完全僵在了那里,大脑一片空白,他感知不到云澈是【逆天邪神】如何消失的【逆天邪神】也就罢了,居然也完全不知就在自己手中,和自己几已融为一体的【逆天邪神】剑是【逆天邪神】怎么消失的【逆天邪神】。

  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虚空吞没了一样。

  “真是【逆天邪神】浪费时间。”

  一个冷漠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他的【逆天邪神】后方冰冷的【逆天邪神】传来,声音落下的【逆天邪神】同时,一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巨力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

  噗!!

  木郢禅七窍流血,玄脉崩碎,意识溃散,翻滚着飞落了下去。

  ————————————————

  【左寒朔+段黑沙+木郢禅】: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皇极无欲、轩辕问天、曲封忆、夜魅邪名字各个霸气侧漏有气质还不容易忘,为什么同为大陆霸主,我们的【逆天邪神】名字却像是【逆天邪神】后妈起的【逆天邪神】!

  【煋】:因为那四个是【逆天邪神】主线的【逆天邪神】霸主,活了好几百章,而你们是【逆天邪神】活不过三章的【逆天邪神】副本龙套啊!那四个名字想了一天一夜,你们三个用起名.器十秒就搞定了,还要啥自行车……我甚至一直都不晓得【郢】字是【逆天邪神】啥,怎么读?每次都要复制很麻烦啊。

  【本火星微信公众号:“huoxingyinli99”或直接搜索“火星引力”,那些骗吃骗喝的【逆天邪神】请联系管理公众号的【逆天邪神】火女妹子,她说会给安排直播间。】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