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92章 新账旧账

第892章 新账旧账

  木郢禅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人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全身猛地一僵。

  这个声音,就像是【逆天邪神】忽然从碎裂的【逆天邪神】虚空中传来,近在耳际,但他身为飞仙剑派的【逆天邪神】总宗主,沧云大陆当世最强三人之一,事先竟丝毫没有察觉到声音主人的【逆天邪神】气息所在。

  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声音虽然很轻,但其中却包含着直渗心魂的【逆天邪神】冰寒与杀气,让他全身汗毛几乎瞬间竖起。

  这种感觉,他这一生都从未有过。

  “谁!”木郢禅一声低吼,闪电般回身,然后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看向上空,所有人惊愕的【逆天邪神】目光也都在同一瞬间集中到了木郢禅的【逆天邪神】斜上方。

  他们看到一个全身白衣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正浮于空中,怀中抱着一个不过二八年华的【逆天邪神】翠衣女孩,女孩有着倾国倾城之姿,紧紧的【逆天邪神】依偎在身边男子的【逆天邪神】身上,瞳眸中有三分忧怕,却更有七分安然。

  他们所在地方只有区区十丈之高,但在场之人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究竟是【逆天邪神】何时出现在那里。

  两个过分年轻,也完全陌生的【逆天邪神】面孔,女孩玄力气息只有灵玄境三级,男子竟是【逆天邪神】初入君玄境。

  三大宗主俱是【逆天邪神】心中微惊……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帝君本就少之又少,每一个他们都耳熟能详。而如此年轻就达到帝君之境,绝对是【逆天邪神】旷世奇才,但他们三人却是【逆天邪神】从未见过。

  “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木郢禅眯起眼缝:“刚才是【逆天邪神】你在和本宗主说话?”

  “教主,不过是【逆天邪神】个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毛头小子,是【逆天邪神】赶走还是【逆天邪神】……”左寒朔身后的【逆天邪神】人不屑的【逆天邪神】道。

  “毛头小子?”左寒朔却是【逆天邪神】低笑一声:“从他的【逆天邪神】寿元气息上看,年龄应该不超过三十岁,但玄力却已初入君玄境,这小子可大有来路啊。”

  “哦?”左寒朔的【逆天邪神】话让三大宗主之外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大吃一惊,但也仅仅是【逆天邪神】惊讶,马上,那个人继续道:“难怪气势上如此嚣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有嚣张的【逆天邪神】资本,只可惜,他今天完全找错了对象。”

  “年轻人,你称呼本宗主的【逆天邪神】手为脏手,这可真是【逆天邪神】稀奇。”木郢禅面色玩味的【逆天邪神】晃了晃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掌:“本宗主活了一千七百年,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脏’来形容本宗主,你要不要试试再说一遍。”

  云澈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容,他和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视线都是【逆天邪神】落在云谷的【逆天邪神】身上,几乎连木郢禅说的【逆天邪神】什么都没有听清。

  云澈身影一晃,已带着苏苓儿瞬间闪过木郢禅的【逆天邪神】身侧,来到云谷的【逆天邪神】身边。木郢禅并没有出手阻拦,气定神闲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看他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对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极为感兴趣,对于他冲到云谷身边,他也自然会错了意,冷笑道:“你果然也是【逆天邪神】为了天毒珠而来。”

  师父……

  看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云谷,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长长的【逆天邪神】呼喊,他性情的【逆天邪神】天翻地覆,以及两世最大的【逆天邪神】疯狂,都是【逆天邪神】为了眼前这个老人。他对他的【逆天邪神】养育之恩,培育之恩高过苍天,深逾沧海,本以为已和他永久天人相隔,没想到,居然还会有再见之期。

  他的【逆天邪神】样子一点都没有变,气息也依旧温和如风,全身有着浓郁清香的【逆天邪神】药味,一双眼眸,更是【逆天邪神】透着足以容世的【逆天邪神】远博。

  这世上,被称伟人的【逆天邪神】很多,被称圣人的【逆天邪神】很多,但在云澈眼里,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圣人,那必定就是【逆天邪神】他亦师亦父的【逆天邪神】云谷。

  云谷也在看着云澈,他的【逆天邪神】眼神时而清澈时而朦胧,似乎在激动的【逆天邪神】难以自抑,但其中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贪婪……至少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也为了天毒珠而来。

  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但朦胧间竟似有一种莫名的【逆天邪神】久远熟悉感。

  “小兄弟,虽不知你为何冲老朽而来,但你定非是【逆天邪神】为了夺取老朽身上的【逆天邪神】天毒珠。也或许,你只是【逆天邪神】识错了人,这里要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危险,你还是【逆天邪神】速速离开吧。”云谷劝说道。

  “……”云澈平复心潮,捏了捏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小手,低声道:“苓儿,你先和师父一起回玄舟……我会把师父强行送上去的【逆天邪神】。”

  苏苓儿双手一紧,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终于轻轻点头:“云澈哥哥,你一定要小心。”

  一阵空间波动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激荡,周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苏苓儿和云谷便已同时消失在了那里。

  木郢禅、段黑沙、左寒朔先是【逆天邪神】一愣,随之脸色骤变,三个人几乎同时冲到了云谷之前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但云谷无论身影还是【逆天邪神】气息,都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是【逆天邪神】……空间遁!”左寒朔低吼一声,怒然转身盯向云澈,气机更是【逆天邪神】将他死死锁定:“他身上藏有某种空间玄器!”

  “竟然着了这毛头小子的【逆天邪神】道。”木郢禅的【逆天邪神】脸色也完全阴下:他们三大霸主宗门,三大宗主全部在场,在沧云大陆绝对是【逆天邪神】无人可违逆挣扎,可以主宰一切的【逆天邪神】力量,却眼睁睁的【逆天邪神】让猎物从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消失了。

  “呵呵呵,看来左教主和木宗主这些年着实没什么长进,不过一点小小的【逆天邪神】意外,居然这么容易就失了方寸。”

  段黑沙却是【逆天邪神】气定神闲,他盯着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意味深长:“那云谷再怎么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你们难道不觉得,是【逆天邪神】另一份大礼自己送上门来了?”

  “哦?段府主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木郢禅和左寒朔目光一凝,随之也反应过来了。

  “呵,”段黑沙缓步走向云澈:“小子,本府主不得不佩服你的【逆天邪神】胆量。当然,你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逆天邪神】胆子,是【逆天邪神】你还不知道我们是【逆天邪神】谁,在本府主亲口告诉你之前,你还有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个机会……本府主现在对你刚才所用的【逆天邪神】空间玄器很感兴趣,你若是【逆天邪神】乖乖交出来,本府主或许会对你刚才的【逆天邪神】所作所为既往不咎。不然的【逆天邪神】话……”

  “不然的【逆天邪神】话怎样?”云澈嘴角勾起,冷笑着道:“段黑沙,听说七星神府前些时日为了抢夺一枚盘龙须,派出了一个长老和一众弟子,无耻残害扶苏国一无辜宗门。而最后,他们也都遭了报应,全部惨死……不知道送他们下地狱的【逆天邪神】那个人,你们七星神府找到了么?”

  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脸色逐渐僵硬,而他身后的【逆天邪神】一个神府长老已经怒吼出声:“原来杀死十九长老他们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

  “岂有此理。”段黑沙气极反笑,他本以为云澈之所以在他们面前如此胆大妄为,是【逆天邪神】根本不知道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份……否则的【逆天邪神】还不早吓得屁滚尿流。

  而现在,他却是【逆天邪神】一口喊出了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喊出了他身后的【逆天邪神】七星神府。

  甚至用轻蔑的【逆天邪神】语气主动告诉他们,他就是【逆天邪神】十日前残杀七星神府数十弟子以及一个长老的【逆天邪神】人!

  若说之前不过是【逆天邪神】当他无知无畏,那么现在……对方非但知晓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份,还分明在狂傲的【逆天邪神】蔑视和挑衅他七星神府!

  “左教主,木宗主……这小子由我七星神府拿下,你们可有意见?”段黑沙脸色微青,显然已是【逆天邪神】动了真怒。

  “拿下是【逆天邪神】可以,但要保证活着。”左寒朔颇有些幸灾乐祸:“天毒珠也好,空间玄器也好,待这些都办妥了,你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算了,就交给段府主吧,这小子方才骂本宗主手脏的【逆天邪神】事,本宗主就当忘了。”木郢禅无所谓的【逆天邪神】撇撇嘴,但毒辣的【逆天邪神】目光依然锁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见其他两宗主答应,段黑沙后方的【逆天邪神】一个长老向前一步,气势汹汹的【逆天邪神】道:“府主,让我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天邪神】小子!区区君玄境一级,就当自己天下无敌了么,居然敢杀我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

  “留下性命,先打断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双腿!”段黑沙阴声道,他身为七星府主,当然不会屑于亲自出手。

  “是【逆天邪神】!”

  神府长老向前一步,然后猛然扑向云澈,一股磅礴的【逆天邪神】帝君气场瞬间张开,引得周围数十里狂风四起。

  “小子,先给爷爷跪下!”怒吼声中,他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掌距离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颅只剩不到三尺之距。

  云澈一动不动,目光平视,脸色漠然,神情间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动荡,唯有心中淡淡低念:往年的【逆天邪神】旧账,今时的【逆天邪神】新账,今天就一起了结!

  嘶啦!!

  神府长老的【逆天邪神】手掌抓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颅上,玄气瞬间外放的【逆天邪神】刹那,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手间竟是【逆天邪神】空荡荡一片,他释放而出的【逆天邪神】玄气只将空间撕出了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黑痕。

  什……什么!?

  人呢……人呢!?

  神府长老心中陡然一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他还未从震惊中回神,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之极的【逆天邪神】声响。

  嗡——————

  这个声音并不响亮,更谈不上强烈,但沉闷的【逆天邪神】让所有人耳膜,乃至全身都难受之极,就像是【逆天邪神】有什么东西忽然的【逆天邪神】轰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心脏上。

  “消失”的【逆天邪神】云澈如鬼魅一般现身在了七星府主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身前,右臂的【逆天邪神】手肘正顶在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胸口之上……就在那一个瞬间,段黑沙依旧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阴沉,就连错愕,都还未来得及生出。

  那声沉闷的【逆天邪神】声响,便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肘撞击段黑沙心口的【逆天邪神】声音。

  当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在难以置信中重新寻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位置时,他正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将手肘从段黑沙胸口移开。

  段黑沙全身未动,就连被撞击的【逆天邪神】部位都没有佝偻凹陷下去,甚至就连他的【逆天邪神】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让他们如见鬼魅,但看着在他“偷袭”之下分明毫发无伤的【逆天邪神】段黑沙,周围的【逆天邪神】神府众长老弟子在惊愕之后,纷纷要大笑出声嘲笑云澈的【逆天邪神】不自量力……但他们的【逆天邪神】大笑还未来得及出口,便忽然看到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脸色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一片惨白,又从惨白迅速变得黑紫……然后,整个人像一尊被劲风吹倒的【逆天邪神】木桩,向后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

  砰!

  段黑沙全身砸落在地,双目圆瞪,一眨不眨,大量的【逆天邪神】白沫混合着猩红从他口中、鼻中狂涌而出。

  “府……府主!!”

  这一幕,惊的【逆天邪神】众神府弟子,惊的【逆天邪神】在场所有人魂飞天外,神府长老们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向前,但他们还未靠近,段黑沙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一颤。

  呼————

  段黑沙的【逆天邪神】玄脉和丹田就像是【逆天邪神】被捅破的【逆天邪神】气球,修炼一生的【逆天邪神】玄气化作无数道狂躁的【逆天邪神】气流,从他身上所有部位奔泄而出……直至泄尽。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