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88章 苓儿,苓儿 上

第888章 苓儿,苓儿 上

  它原本只是【逆天邪神】一把普通的【逆天邪神】剑,是【逆天邪神】在沧云大陆随师父行医时师父送给他的【逆天邪神】唯一一把剑。这把剑他都是【逆天邪神】用来防身,只杀过玄兽,从来没杀过人。

  后来,师父被逼死,他在仇恨之下,疯狂释放着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剧毒,杀了无数的【逆天邪神】人……而这把剑,也在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剧毒感染下,变成了一把毒剑。

  名字,也被云澈改成天毒剑。

  当年他坠下绝云崖,便是【逆天邪神】和这把天毒剑一起,他依稀记得,自己在下坠后,意识完全消散前做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用尽全身剩余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将天毒剑掷了出去。

  这把天毒剑,世上独一无二,绝不可能有第二把。

  云澈轻轻捏住剑身,稍稍用力,一声轻鸣,已将它从山壁中完全拔出。它的【逆天邪神】剑身、剑刃、剑柄、色泽、气息,都和跟随他十几年,如自己身体般熟悉的【逆天邪神】天毒剑一模一样。

  但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因果不是【逆天邪神】在自己穿越轮回的【逆天邪神】同时被轮回镜修正过了么?这个世界没有了自己,也没有了天毒珠,为什么会存在这把因自己而生的【逆天邪神】天毒剑?

  而且,轮回境带自己穿越轮回导致的【逆天邪神】最夸张的【逆天邪神】一个后果,就是【逆天邪神】造成了沧云大陆时间轮的【逆天邪神】变动。一切都回到了十几年前,而按照如今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时间来计算,这个世界就算还有一个自己,一切都遵循着当初的【逆天邪神】一切来进行,这个时间,自己也根本还没有跳下绝云崖。

  甚至连天毒剑都还没生成,和苏苓儿,也才是【逆天邪神】初遇而已。

  难道说,轮回镜穿越轮回造成的【逆天邪神】时间轮变动,并不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时间逆流,也还在某些程度,或者某些特定的【逆天邪神】因素上,保留着在“未来”存在、发生过的【逆天邪神】事物吗?

  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捧起天毒剑,心潮一阵澎湃。它为什么会存在,难以解释,也并不那么重要,能再次得到它,对云澈而言是【逆天邪神】一个天赐的【逆天邪神】惊喜。虽然,它的【逆天邪神】威力远远不能和红儿所化的【逆天邪神】劫天诛魔剑相提并论,甚至不是【逆天邪神】一件适用的【逆天邪神】兵刃,但它是【逆天邪神】师父送给他的【逆天邪神】东西。

  他重新拥有了这把天毒剑,也终于拥有了一件师父的【逆天邪神】遗留之物。

  手指轻轻的【逆天邪神】抚过剑身,再到剑柄,就在他准备将其收起时,手指忽然在剑柄末端触摸到了几缕颇为坚韧,又有些柔软的【逆天邪神】东西。

  云澈手指稍稍用力,才将其从剑身上拽下。

  乍看之下,手中之物是【逆天邪神】几缕被撕裂的【逆天邪神】金属薄片,有着颇为明亮的【逆天邪神】金属光泽,但看其扭曲和黏连的【逆天邪神】程度,又分明不是【逆天邪神】一般金属所有,气息也和金属全然不同。

  云澈定眼看了一小会儿,忽然认了出来……

  这是【逆天邪神】……龙鳞!?

  天毒剑柄上怎么会挂着被撕裂的【逆天邪神】龙鳞?

  这个疑问刚在云澈脑海中闪过,他忽然全身一颤,如遭电击。

  这个龙鳞……

  等等……难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在朦胧中回到了当年在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七国排位战……回到了当年那场再遇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如梦幻境……

  这个龙鳞……

  龙鳞宝甲!!

  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首位奖励龙鳞宝甲!

  被他当年送给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

  这被撕裂的【逆天邪神】龙鳞,分明和那龙鳞宝甲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龙鳞!

  同样的【逆天邪神】色泽,同样的【逆天邪神】气息!

  难道……难道是【逆天邪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胸腔中有什么滚烫的【逆天邪神】东西轰然炸开,他死死握住手中碎裂的【逆天邪神】龙鳞,心脏剧烈悸动,全身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颤抖着:“苓儿……是【逆天邪神】苓儿……一定是【逆天邪神】苓儿……”

  他快速的【逆天邪神】转过身,喘着粗气,在这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中发出着激动的【逆天邪神】大吼:“苓儿!!苓儿!你在哪里!苓儿——”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在深渊中沉重的【逆天邪神】回荡,震荡着片片滚落的【逆天邪神】沙石。云澈大声的【逆天邪神】呼喊着,他太过激动,才大喊了十几声,便像是【逆天邪神】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再也喊不出来。

  “云澈哥哥……是【逆天邪神】你吗?”

  一个清幽似梦的【逆天邪神】声音,如空谷微风,轻轻的【逆天邪神】传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边。

  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猛然僵挺,如忽然坠入梦幻,整个彻底呆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所置身的【逆天邪神】世界,他抬起头,动作僵硬缓慢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一个被提着线的【逆天邪神】木偶。

  上方高高的【逆天邪神】山壁之上,凸起着一块暗色的【逆天邪神】圆石,圆石的【逆天邪神】边缘,是【逆天邪神】一抹翠绿的【逆天邪神】倩影,她有着万千风华的【逆天邪神】容颜,有着让星辰失色的【逆天邪神】瞳眸。

  点点水滴从这双美眸中无声而落,在空中划下长长的【逆天邪神】潋滟水痕,一直落向下方不知归处的【逆天邪神】深渊。

  凤凰炎的【逆天邪神】照耀之下,两人的【逆天邪神】眸光隔着遥远的【逆天邪神】空间相融,画面久久定格,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声,直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声呼唤将一切打破。

  “苓……儿……”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伸出手,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切比幻梦还要美好,让他一时间都不敢去靠近和碰触,唯恐一切仅仅是【逆天邪神】一触即碎的【逆天邪神】幻影。

  视线中的【逆天邪神】苓儿比六年前亭亭玉立,比上一世时青涩稚嫩,但,那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苓儿,他绝不会认错,也不可能认错。

  “云澈哥哥……”苏苓儿如梦呓般呼唤,她的【逆天邪神】双手,还有全身像是【逆天邪神】被无形的【逆天邪神】力量推动着,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向云澈靠近……然后脚下失重,落下圆石,向云澈坠落而下。

  但她没有因忽然的【逆天邪神】意外而尖叫,甚至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恐惧,一双水眸之中只有美丽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凄迷。

  “苓儿!!”

  云澈一声疾呼,终于从朦胧中清醒,他飞身而起,牢牢的【逆天邪神】抱住飞落向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当真实的【逆天邪神】抱住她娇软纤柔的【逆天邪神】身体时,无尽的【逆天邪神】温暖与满足感蔓延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

  因为这一刻,他终于可以完全确定,这一切并不是【逆天邪神】虚幻的【逆天邪神】梦境。

  他紧紧抱着苏苓儿,在断崖之下冲天而上。苏苓儿静静的【逆天邪神】伏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前,唇间浅笑,美眸含泪,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的【逆天邪神】害怕和彷徨,只有无尽的【逆天邪神】幸福、安然与满足。

  苏苓儿平安的【逆天邪神】活着。当年的【逆天邪神】失去,六年前的【逆天邪神】“幻境”,以及再一次的【逆天邪神】“失去”之后,他终于可以将她牢牢的【逆天邪神】抱在怀中。

  一切,都像是【逆天邪神】一场梦。

  他到此刻已经知道,在苏苓儿跳下绝云崖后,是【逆天邪神】天毒剑和龙鳞宝甲救下了她的【逆天邪神】命。

  她的【逆天邪神】坠落的【逆天邪神】过程中,身上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刚好挂在了天毒剑的【逆天邪神】剑柄上。

  若是【逆天邪神】其他的【逆天邪神】东西,树木,甚至凸石,都不可能将苏苓儿阻住,但天毒剑是【逆天邪神】当年云澈在必死之心下,用尽全力丢向断崖,刺入极深,自身因来自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毒力而坚韧无比,数千丈所产生的【逆天邪神】坠落之力,也不可能让它崩断。

  而若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衣物被天毒剑所阻,巨大的【逆天邪神】坠力下,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衣物撕裂,绝不可能就此挂住。但当年云澈送给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是【逆天邪神】一件天玄护甲,是【逆天邪神】由真正的【逆天邪神】龙鳞所织,穿在身上,就算天玄境玄者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能极大程度的【逆天邪神】阻挡,数千丈的【逆天邪神】坠落之力,根本不足以让将龙鳞宝甲完全撕裂。

  就这样,他上一世无心掷出,本不该依然存在的【逆天邪神】天毒剑……

  这一世他在以为不存在的【逆天邪神】“梦境”中送给她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

  居然奇迹般的【逆天邪神】一起救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性命。

  两人如心有灵犀般,都没有说话,明明内心如海啸般澎湃,但紧紧抱在一起,却都又变得格外安静,就连原本尖锐的【逆天邪神】呼啸风声都显得无比柔和。

  不知不觉间,明亮的【逆天邪神】光线从上方映照下来,空气也不再沉闷,云澈双臂微紧,在半空一个旋转,顿时脱离了深渊的【逆天邪神】世界,抱着苏苓儿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绝云崖边。

  山风清凉,也没有云澈预想中的【逆天邪神】淡淡血腥味,就连之前铺了满地的【逆天邪神】血迹都已消失不见,或许是【逆天邪神】扶苏国的【逆天邪神】宗门因惧怕而清理,也或许是【逆天邪神】后来的【逆天邪神】七星神府弟子所清。

  但至少现在,整个绝云崖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成为了独属他们的【逆天邪神】世界。

  轻轻的【逆天邪神】捧起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脸颊,云澈默默的【逆天邪神】注视着,轻轻道:“苓儿……你长大了,这些年……”

  云澈声音咽住,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解释让她苦等的【逆天邪神】六年,只能苍白的【逆天邪神】说道:“……是【逆天邪神】我不好,让你等了那么久。”

  苏苓儿轻轻摇头,美眸含泪,微微而笑,然后再一次抱住了他,安安静静的【逆天邪神】伏在他的【逆天邪神】怀中,发出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云澈哥哥,我一定不是【逆天邪神】在做梦,对吗……”

  “也许,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梦,不过,是【逆天邪神】永远都不会醒来的【逆天邪神】梦。”云澈也微笑着。

  六年前的【逆天邪神】苓儿像个活泼无邪的【逆天邪神】小精灵,会咯咯大笑,会嚎啕大哭,而不算太长的【逆天邪神】六年,她却变得格外的【逆天邪神】恬静……幽兰般的【逆天邪神】恬静。

  反而更像是【逆天邪神】……自己当年痛失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而那时的【逆天邪神】苓儿除了幽兰般的【逆天邪神】恬静,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仿佛永远无法化开的【逆天邪神】忧郁与凄伤。

  两人在山风中沐浴了很久很久,始终紧紧的【逆天邪神】抱在一起,似乎想要将对方揉入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

  直到山风悄然间变换了风向,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影才终于轻轻的【逆天邪神】分开。

  “苓儿,你不问我……这些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回来找你吗?”云澈内疚的【逆天邪神】道。

  苏苓儿却是【逆天邪神】轻轻的【逆天邪神】摇头,朦胧水眸征征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因为我知道,云澈哥哥一定是【逆天邪神】有着不得已的【逆天邪神】原因,而不是【逆天邪神】不要苓儿,忘记了苓儿。”

  “……”云澈眼眶温热,感动的【逆天邪神】无法言语。

  上一世,她对他无限的【逆天邪神】迁就,无限的【逆天邪神】宠爱,无限的【逆天邪神】付出……

  这一世,她依然如此……

  这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苓儿。

  “我在跳下绝云崖后,原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苏苓儿伸出手,柔柔的【逆天邪神】抚摸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脸颊,美眸似雾似迷:“没想到,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天毒剑,云澈哥哥送给我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救了我……我相信,一定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哥哥一直在思念、牵挂着我,才会发生这样的【逆天邪神】奇迹,让我可以再一次见到云澈哥哥。”

  云澈微微摇头,心中依旧深深的【逆天邪神】后怕:“苓儿,你真傻,为什么要跳下去,我在知道你……”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的【逆天邪神】中断,他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苏苓儿,声音变得格外僵硬:“苓儿……你……你……你为什么会知道……天毒剑?”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