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84章 红儿?
  不知过了多久,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缓缓复苏,周围,却是【逆天邪神】一片白茫茫的【逆天邪神】世界,看不到任何事物,也感觉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

  这是【逆天邪神】……哪里?

  我还活着么……

  “云澈哥哥……”

  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传来一个女孩轻轻的【逆天邪神】呼唤声。这个声音,让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剧烈的【逆天邪神】悸动,发出急切的【逆天邪神】呼喊:“苓儿?苓儿是【逆天邪神】你吗……你在哪里?”

  他努力寻找,四处张望,却看不到苓儿的【逆天邪神】身影,唯有耳边传来她似梦似呓的【逆天邪神】低叹:“云澈哥哥,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虽然,他们都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一定不会回来,但是【逆天邪神】,我相信云澈哥哥不会骗我……我已经十六岁了……但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你在哪里……为什么我一直都等不到你……我真的【逆天邪神】……再也见不到云澈哥哥了吗……”

  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念,已然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愁绪和哀伤。

  “苓儿,我已经来了。我知道你一定安然无恙,一定还在等着我……你在哪里,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云澈竭力呼喊着,在白茫茫的【逆天邪神】世界中拼命寻找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身影,终于,前方的【逆天邪神】视线,一个月白色的【逆天邪神】仙影缓缓映现,看着眼前的【逆天邪神】身影,云澈怔怔念道:“倾……月?”

  眼前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依旧幻美无双,只是【逆天邪神】整个人的【逆天邪神】气质和他心中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有了太大的【逆天邪神】不同,她是【逆天邪神】他明媒正娶的【逆天邪神】妻子,但此时就在眼前,却让他有一种如在仰望月中仙子的【逆天邪神】自惭感。

  “云澈……”夏倾月轻轻低语:“我找到了我一直渴望的【逆天邪神】东西,可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一切都和我想的【逆天邪神】不一样……我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追求与愿望,全部偏离了我的【逆天邪神】预想,反让我被困在了一个看似美丽的【逆天邪神】囚笼之中……”

  “云澈,是【逆天邪神】我错了吗……我该怎么办……”

  夏倾月轻念着云澈听不懂的【逆天邪神】话,仙影逐渐变得模糊,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手想要去碰触,忽然看到,在苍白世界的【逆天邪神】尽头,浮现出另一个雪衣飘飘的【逆天邪神】倩影。

  “小……小仙女……”云澈发出颤栗的【逆天邪神】低喃。

  “云澈,”楚月婵背对着他,冰冷的【逆天邪神】声音又带着温暖的【逆天邪神】轻柔:“我们的【逆天邪神】女儿已经六岁了,她像我,也像你,比夜空的【逆天邪神】任何一枚星辰都要可爱。只是【逆天邪神】,她还从来没有能见到她的【逆天邪神】父亲……”

  乒……

  苍白色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间分崩离析。

  “小仙女!!”

  云澈一声急呼,猛的【逆天邪神】坐了起来。

  是【逆天邪神】梦境……

  这种奇怪的【逆天邪神】梦境,之前也有过一次……那次,也是【逆天邪神】因为遭受了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摄魂。

  等等,我现在是【逆天邪神】在……

  全身传来的【逆天邪神】剧痛让他的【逆天邪神】意识快速变得清醒,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一下子睁开,眼前,是【逆天邪神】他失去意识前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里充斥着妖异的【逆天邪神】紫色光芒,当他马上反应过来紫芒的【逆天邪神】来源时,又迅速把头低下。

  当初一株不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就差点要了我的【逆天邪神】命,为什么这里成千上万株,我又是【逆天邪神】在重伤之下,居然自己醒了过来?

  而且伤势居然好了大半……以我身体自愈能力,难道我已经昏迷了很多天?

  虽然云澈没有用眼睛去碰触幽冥婆罗花,但全身依然沐浴在浓郁的【逆天邪神】紫光之下,但让云澈不解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种被摄魂的【逆天邪神】感觉却是【逆天邪神】格外轻微。

  怎么回事?

  云澈试探着抬头,看向幽冥花海的【逆天邪神】方向,神情瞬间变得愕然。

  庞大花海铺满视线,一眼看不见尽头。但此时,所有的【逆天邪神】紫色妖花花瓣竟全部拢起,变成了含苞待放的【逆天邪神】状态,虽然依旧紫光莹莹,但摄魂之力却明显减弱了数十倍。

  同时,和云澈上次见过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更为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如此庞大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竟没有发出一丝的【逆天邪神】鬼哭之音,都在紫光中静寂的【逆天邪神】摇曳,似乎唯恐惊扰到了什么。

  怎么回事?我昏迷了多久?为什么会醒过来?这里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逆天邪神】变化……嘶……那个身影!?

  云澈忽然想起,在自己昏迷前,隐隐约约看到的【逆天邪神】那个从幽冥花海中走出的【逆天邪神】身影。

  云澈在这时终于有所察觉,猛一转头,视线顿时和一双释放着妖异彩光的【逆天邪神】眼眸碰触在了一起。

  “……”云澈怔在那里。

  就在他右手边不到两步的【逆天邪神】距离,一个娇小玲珑的【逆天邪神】女孩静静的【逆天邪神】飘浮在那里。如银河般亮灿的【逆天邪神】银色长发围拢着她纤弱的【逆天邪神】身躯,直垂而下,在冰冷的【逆天邪神】地面上拖起长长一段,额前的【逆天邪神】发丝无风而舞,轻抚着她白玉一般的【逆天邪神】嫩颜。

  她的【逆天邪神】身体覆着一层莹白色的【逆天邪神】亮光,光芒之下似乎并没有衣着,一双纤柔雪白的【逆天邪神】小腿则没有白光遮掩,完整的【逆天邪神】裸露出来,冰莲般的【逆天邪神】娇嫩粉足盈盈垂下,每一根雪白的【逆天邪神】脚趾都晶莹剔透,如玉雕琢。

  除了她银色的【逆天邪神】长发,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无暇的【逆天邪神】白玉雕琢出来的【逆天邪神】玉娃娃一般。

  而她最为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眼睛……那是【逆天邪神】一双云澈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妖异眼瞳。

  她的【逆天邪神】右瞳,上半部分为浅黄色,向下渐变为幽暗的【逆天邪神】绿色。

  她的【逆天邪神】左瞳,上半部分为淡蓝色,向下渐变为深邃的【逆天邪神】紫色。

  一双眼瞳,释放着四种色彩的【逆天邪神】瞳光。

  他在昏迷前捕捉到的【逆天邪神】彩色瞳光,并不是【逆天邪神】幻觉!

  异色瞳,云澈当年在沧云大陆随着师父行医时见过很多,在医道,异色瞳被称作“虹膜异色症”。但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有人竟拥有四色眼瞳。

  云澈在怔看着少女,少女也在静静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整个人安安静静,没有声音,没有神情,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气息。如果此时云澈闭上眼睛,将完全感知不到她的【逆天邪神】存在。

  深渊之下,黑暗世界,幽冥花海,四色眼瞳……

  这个此时就在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少女,透着太深太深的【逆天邪神】奇异与虚幻……不,应该是【逆天邪神】魔幻色彩。

  “你是【逆天邪神】……”云澈终于用很轻的【逆天邪神】语气询问出声,但他刚开口,声音便又忽然卡住,神情也再次滞了一下,随之,一个名字不自禁的【逆天邪神】低呼出声:“红儿!?”

  神秘少女:“……”

  云澈惊然发现,眼前的【逆天邪神】奇异女孩,除了她的【逆天邪神】发色和瞳色,她的【逆天邪神】脸颊、五官,甚至身型,竟是【逆天邪神】和红儿一模一样!!

  只是【逆天邪神】……巧合吧。云澈又马上在心中念道,毕竟,长的【逆天邪神】相像是【逆天邪神】很常见的【逆天邪神】事……虽然,她和红儿相像的【逆天邪神】有些过分。

  而且她们的【逆天邪神】神态更是【逆天邪神】全然不同。红儿平日里总是【逆天邪神】眉飞色舞,爱哭爱笑爱闹,小脸上几乎从来没有安静的【逆天邪神】时候,即使是【逆天邪神】酣睡都会说各种奇怪的【逆天邪神】梦话。而眼前的【逆天邪神】少女则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安静沉寂,似乎没有情感的【逆天邪神】存在。

  虽然,少女身上透着太多的【逆天邪神】奇异和魔幻感,但至少,云澈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丝毫的【逆天邪神】危险感。

  “你……你是【逆天邪神】谁?”云澈面向她,轻声问道:“是【逆天邪神】你救了我吗?”

  少女的【逆天邪神】唇瓣轻轻张开,又轻轻闭合,然后再次张开,再次闭合……她似乎在尝试着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丝毫的【逆天邪神】声音。

  “你……无法说话?”云澈试探着问道。

  “……”女孩安静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然后轻轻的【逆天邪神】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听懂我的【逆天邪神】话?”云澈又问道。

  女孩再次点头,眼瞳闪烁的【逆天邪神】四色彩光一直定定的【逆天邪神】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

  云澈一个颇为强大的【逆天邪神】能力,就是【逆天邪神】可以从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眼神洞悉到他的【逆天邪神】意图,但这个女孩的【逆天邪神】彩色瞳光里所包含的【逆天邪神】东西,他全然看不懂。

  云澈从地上站了起来。女孩可以听懂他的【逆天邪神】话,却不会说话,他也就无法向她询问这里是【逆天邪神】什么地方,她又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但至少,她对自己没有恶意,似乎也并没有排斥,这对云澈而言,已经是【逆天邪神】无尽黑暗中的【逆天邪神】异色明光。

  那么,自己在庞大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前醒过来,这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女孩……就只能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

  存活于这个黑暗深渊,飞舞于幽冥花海的【逆天邪神】少女……她究竟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存在?她是【逆天邪神】人,还是【逆天邪神】……

  看着远处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想法,直接脱口问道:“那些紫色的【逆天邪神】花,是【逆天邪神】你让它们闭合的【逆天邪神】吗?”

  女孩轻缓的【逆天邪神】点头,瞳光依然停留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自始至终没有片刻的【逆天邪神】移开。

  “……”云澈呆了呆,犹豫一番后,颇为大胆的【逆天邪神】道:“既然你可以控制这些紫花,那你……可不可以送给我一朵?我很需要它,只要一朵就好,可以吗?”

  他没有忘记,目前支撑着茉莉身魂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残缺的【逆天邪神】幽冥之力,只能持续二三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想要身魂完美融合,还需要一枚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少女完全听懂了他的【逆天邪神】话,她身体转过,伸出小手,向着幽冥花海轻轻一点。

  顿时,花海前端,一朵拢合中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妖艳绽放,释放出更加梦幻的【逆天邪神】紫色光芒,而马上,所有花瓣连同花体完整的【逆天邪神】脱离枝茎,被一团淡色的【逆天邪神】幽光包裹其中,飞到了少女的【逆天邪神】身前。

  “……”云澈目瞪口呆的【逆天邪神】看着这一切。

  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虽近在咫尺,但在一层神秘幽光的【逆天邪神】包裹下,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摄魂之力。女孩小手捧起对她来说大大的【逆天邪神】幽冥紫花,捧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前,瞳孔中的【逆天邪神】四色彩光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妖艳与无暇。

  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惊讶和悸动强烈的【逆天邪神】无以复加,他小心的【逆天邪神】伸出手,感激的【逆天邪神】道:“谢谢你,你不但救了我,又送我这么宝贵的【逆天邪神】礼物。”

  他双手将这株完整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接过,在捧起的【逆天邪神】同时,他碰到了少女的【逆天邪神】手儿……却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温热感,甚至没有碰触的【逆天邪神】感觉,他下意识下移的【逆天邪神】视线,清晰的【逆天邪神】看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指穿过了她的【逆天邪神】小手。

  “你……是【逆天邪神】魂体?”云澈讶然道。

  “……”少女安静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逆天邪神】点头。

  云澈再一次惊然。眼前的【逆天邪神】少女,竟和当初失去身体的【逆天邪神】茉莉一样,只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魂体。

  更为让他惊诧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茉莉曾经的【逆天邪神】和他说过,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黑暗力量对魂体的【逆天邪神】残噬是【逆天邪神】极为可怕,且几乎不可恢复的【逆天邪神】。强如茉莉,纯粹的【逆天邪神】魂体状态都不敢现身弑月魔窟。

  但眼前同为魂体的【逆天邪神】女孩,却存在于这个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比之弑月魔窟还要可怕无数倍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而且感觉上,她似乎已存在了很久很久。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