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83章 深渊下的【逆天邪神】少女 下

第883章 深渊下的【逆天邪神】少女 下

  云澈不知道自己所去的【逆天邪神】方向,更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唯一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竭尽全力的【逆天邪神】飞行,一旦停下,死亡就会逼近。

  身后的【逆天邪神】压迫力越来越可怕,声音也越来越近。而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逆天邪神】嘶鸣声从上空传至,而这声嘶鸣直接盖过了先追赶自己的【逆天邪神】那只黑暗怪物,一股更加可怕,也更加临近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从上空罩下,并且以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速度快速逼近着。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好可怕的【逆天邪神】速度!

  云澈心中大为惊骇,因为这只从空中逼近的【逆天邪神】黑暗怪物,速度至少是【逆天邪神】之前那只怪物的【逆天邪神】两三倍!

  如果茉莉在这里,瞬间就可辨出,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上古魔兽灾璃鸟!她到来这里时,也曾遭受过灾璃鸟的【逆天邪神】攻击。

  这样的【逆天邪神】速度,对云澈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

  原本还算可观的【逆天邪神】距离,在灾璃鸟的【逆天邪神】恐怖速度下,短短十几息便被快速拉近。

  “啁!!!”

  身后的【逆天邪神】鸣叫声忽然变得无比尖锐,而这个声音也让云澈全身猛一激灵……因为从声音判断,空中追来的【逆天邪神】那只黑暗怪物与他的【逆天邪神】距离赫然只剩十几里!

  而这声鸣叫响起的【逆天邪神】同时,后方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在一瞬间,变成了让云澈全身骤冷的【逆天邪神】死亡气息。

  已追至只有不到十五里的【逆天邪神】灾璃鸟双翅收拢,然后猛然挥下,霎时,一股黑暗狂风卷起,在震天的【逆天邪神】呼啸声中卷向了前方的【逆天邪神】空间,黑暗风暴所到之处,连太古玄舟都无法穿梭的【逆天邪神】黑暗空间顿时被搅成扭曲的【逆天邪神】漩涡。

  黑暗风暴袭来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云澈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下子坠入了死亡深渊……他心里无比清楚,若是【逆天邪神】被这黑暗风暴卷到,哪怕只是【逆天邪神】稍微的【逆天邪神】碰触,他也会一瞬间被绞杀成黑暗粉末。

  云澈目光阴沉,拼命把速度提升到极限的【逆天邪神】极限,他的【逆天邪神】速度虽已是【逆天邪神】快猛绝伦,但背后的【逆天邪神】死亡风暴依旧越来越近……

  不行……这个速度,必死无疑!

  嘶!!

  云澈猛然咬牙,目露戾光,随着他一声低吼,【轰天】境关强行开启。

  砰!!

  一股玄力风暴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猛烈炸开,他的【逆天邪神】玄气也顿时变成了赤红之色,在暴涨了数倍的【逆天邪神】玄气之下,他的【逆天邪神】速度骤然提升,狂暴的【逆天邪神】刺穿着黑暗……

  呼——轰————

  死亡风暴冲击在了云澈后方的【逆天邪神】土地上,将比玄钢还坚韧无数倍的【逆天邪神】黑暗土地绞灭成无数的【逆天邪神】碎末,空间更是【逆天邪神】一瞬间千疮百孔。

  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爆发之后,向周围数十里的【逆天邪神】空间散开了力量的【逆天邪神】余波……

  强开【轰天】境关脱离必死险境的【逆天邪神】云澈还未能来得及喘息,极度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便已扑至后方,他眼瞳骤缩,来不及回首,近乎是【逆天邪神】本能的【逆天邪神】张开了邪神屏障。

  砰!!

  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被死亡风暴的【逆天邪神】余波扫中。

  仅仅只是【逆天邪神】逸散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威力相比于风暴中心只能用“微弱”来形容,但这“微弱”的【逆天邪神】余波,对云澈而言依旧是【逆天邪神】恐怖无比的【逆天邪神】灾难。

  一声轰响,他的【逆天邪神】邪神屏障瞬间崩碎,整个人以比他极限速度还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横飞出去,一直飞出了十七八里,才狠狠的【逆天邪神】砸落在地。

  “咳……咳咳……咳……”

  云澈手臂撑地,痛苦的【逆天邪神】支起身体,连吐十几口猩血。

  在完整得到了凤雪児的【逆天邪神】凤凰元阴之后,他的【逆天邪神】实力暴涨,达到了当世的【逆天邪神】最巅峰,除了轩辕问天、小妖后、凤雪児三人,再没有人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

  但在这个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他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误闯入恶魔领地的【逆天邪神】稚嫩孩童,脆弱的【逆天邪神】可谓一触即亡。

  仅仅只是【逆天邪神】远远逸散过来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居然就要了他大半条命……还是【逆天邪神】在张开邪神屏障的【逆天邪神】情形之下。

  云澈已经无暇去思虑这到底是【逆天邪神】个什么鬼地方,他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向前……强开轰天已对他全身造成了颇为巨大的【逆天邪神】创伤,还未缓过气来,便又受到了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伤害。但他必须站起来,因为一旦停下,就是【逆天邪神】死。

  “咳……咳咳……”

  云澈手掌按住胸口,内腑传来的【逆天邪神】剧痛告诉他五脏六腑已是【逆天邪神】崩裂大半,他的【逆天邪神】脚步已格外艰难,如果这里有光线,便会看到他踩过的【逆天邪神】地方,淋着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迹。

  我……还不能死……

  脚步沉重,伤势重到已无法提气飞起,就连意识也开始模糊,在前移几十步后,他终于察觉到了异样,缓缓的【逆天邪神】回过身来。

  后方可怕的【逆天邪神】兽吼、震天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居然全都不见了。

  一直笼罩着他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也消散无踪。

  怎么回事?

  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意识已经模糊到这种程度了么?

  而这一切,当然不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错觉。数十里之外,那些原本正追赶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兽已经全部停了下来,就连咆哮声也全部停止,再不敢向前踏进半步。

  仿佛前方区域,是【逆天邪神】它们不可碰触的【逆天邪神】绝对禁地。

  云澈不知道后方发生了什么,他在黑暗中向前,不知走了多久,在身体即将倒下时,忽然扶住了一面坚硬的【逆天邪神】墙壁。

  在未知的【逆天邪神】空旷世界中逃亡许久,他终于碰触到了地面之外的【逆天邪神】实物。

  找到支撑物的【逆天邪神】云澈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大口喘息了起来。到了此刻,他已经确信,身后忽然没有了玄兽的【逆天邪神】追赶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感知模糊。

  来不及探寻原因,稍稍平静了一番气血,云澈便要坐下身来开始疗伤。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眼角,忽然捕捉到了一抹紫光。

  云澈心神一震,快速转过头来,视线死死的【逆天邪神】集中了过去……那不是【逆天邪神】错觉,就在不知多远的【逆天邪神】前方,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存在着一抹紫色的【逆天邪神】光华。

  这抹光芒很是【逆天邪神】微弱,而在这个始终只有无尽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这抹光芒的【逆天邪神】存在无疑极不寻常。

  “光……!”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低念一声。

  云澈放弃了疗伤,扶着墙壁,拖着重伤的【逆天邪神】身体和沉重的【逆天邪神】脚步竭力走向紫光的【逆天邪神】方向。他并不是【逆天邪神】被好奇心所驱使,而是【逆天邪神】,在这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一抹明光,无疑是【逆天邪神】灼目的【逆天邪神】希望!

  随着他的【逆天邪神】迈步,紫光在视线中越来越靠近,也越来越明亮,逐渐的【逆天邪神】,云澈从这紫光之中,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逆天邪神】熟悉感。

  这个紫光……我以前一定见过!

  会是【逆天邪神】什么?

  云澈喘着粗气,努力让脚步加快,又走出很远之后,紫光似乎已离的【逆天邪神】很近,而他一直扶着的【逆天邪神】墙壁,忽然向里发生了弯折。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迈过墙壁的【逆天邪神】拐角,然后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呈现在他眼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充斥着妖异紫光的【逆天邪神】世界。

  无数株奇异之花在紫光中摇曳着,深紫的【逆天邪神】茎叶之上,一朵朵妖花傲然绽放,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释放着亮紫的【逆天邪神】光芒,并隐约飘洒着仿佛来自冥界的【逆天邪神】淡紫雾气。

  这个空间的【逆天邪神】紫光,便是【逆天邪神】全部来自这些紫色妖花。

  在这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也只能照耀不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而这些妖花明明离的【逆天邪神】很远,但全貌却是【逆天邪神】清晰无比,犹若近在咫尺,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光芒,更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被黑暗所埋葬。

  云澈呆呆的【逆天邪神】立在那里,整个人犹若石化。

  这紫色的【逆天邪神】妖花——分明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

  当年,他和茉莉用了整整七年,才在弑月魔窟寻到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踪迹。茉莉也曾说过,那应该是【逆天邪神】这个位面唯有的【逆天邪神】一株。

  而现在,就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居然开放着成千上万株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

  他仿佛从黑色的【逆天邪神】死亡世界,一下子步入了紫色的【逆天邪神】幽冥空间。

  而幽冥婆罗花不但妖艳无双,它最为特殊,也最为可怕之处……是【逆天邪神】摄魂!!

  虽然云澈与这片花海还相隔很远,但却是【逆天邪神】沉浸在数万株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紫光之下,再加上云澈伤势极重,很快,他怔看幽冥花海的【逆天邪神】视线逐渐模糊,瞳孔在他毫无知觉间快速放大。

  云澈迅速警觉,但为时已晚,他想要后撤,但已几乎感觉不到了身体的【逆天邪神】存在,视线、意识在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模糊着。

  当初弑月魔窟,云澈亲身领教过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可怕,更是【逆天邪神】清楚被它摄魂之后的【逆天邪神】可怕后果——那根本就和彻底死亡无异。

  他猛的【逆天邪神】一咬舌尖,意识恢复了些许的【逆天邪神】清明,但脱离控制的【逆天邪神】身体已快速软倒了下去。

  不行……决不能昏迷过去。

  云澈死死咬牙,但他伤势太重,挣扎显得格外苍白。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他忽然看到,紫色的【逆天邪神】花海中,缓缓映出一抹银色的【逆天邪神】身影。

  “啊……”云澈全身已软倒在了地上,他拼命的【逆天邪神】瞪大眼瞳,看向那个银色的【逆天邪神】影子……

  那似乎是【逆天邪神】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影子,而且很娇小,如红儿那般的【逆天邪神】娇小。他看到的【逆天邪神】银色,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长发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光华,身体上,则是【逆天邪神】覆一层莹白的【逆天邪神】光。

  她缓缓飘来,足不沾地,银色的【逆天邪神】头发却长长的【逆天邪神】拖在地上。

  意识越来越模糊,朦胧的【逆天邪神】视线已经只能辨清轮廓和颜色。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一次次闭合,又一次次被他强行睁开,每一次视线的【逆天邪神】恢复,他都会发现那个来自花海的【逆天邪神】身影又离自己近了几分。

  最后一次竭力睁开眼睛,他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双近在咫尺,绮丽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眼瞳。

  一双……似乎在释放着彩光的【逆天邪神】眼睛。

  “你……是【逆天邪神】………谁…………”

  云澈发出微若蚊鸣的【逆天邪神】声音,眼前便一片苍白,随之又化作黑暗,意识彻底的【逆天邪神】沉寂了下去。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