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81章 深渊下的【逆天邪神】少女 上

第881章 深渊下的【逆天邪神】少女 上

  这里怎么会有魔气?

  若换做他人,只会把这股气息当做是【逆天邪神】深渊之下囤生的【逆天邪神】阴气。但云澈和焚绝尘、轩辕问天交过手,还在弑月魔窟接触过一个真魔,他一下子就辨识出,这股气息和弑月魔君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气是【逆天邪神】同一类型的【逆天邪神】气息!

  不过,这个魔气极为微弱……至少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感知中是【逆天邪神】如此,若不留心,甚至可能都察觉不到。

  云澈心急如焚间,虽然短暂疑惑,但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依旧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向下冲去。

  平时,他是【逆天邪神】个格外谨慎的【逆天邪神】人,搜索一个极为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时,必定是【逆天邪神】步步防备。但今天面对这沧云大陆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死神的【逆天邪神】墓地”,他反而像是【逆天邪神】在不顾一切的【逆天邪神】全力“赴死”。

  越来越阴森的【逆天邪神】风声中,他已下坠了很久,在他的【逆天邪神】估算之下至少已落下了万丈,却依然没有要到尽头的【逆天邪神】痕迹,他的【逆天邪神】心脏也越收越紧。苏苓儿的【逆天邪神】玄力只有灵玄境,不要说飞行,连滞空的【逆天邪神】能力都颇为薄弱。

  别说坠下万丈,就是【逆天邪神】从千丈坠落,都必定会殒命。

  但是【逆天邪神】,一直握着手中的【逆天邪神】魂晶依旧完整而温暖。

  云澈双手微微攥紧,摒去脑中一切臆想和杂念。对现在的【逆天邪神】他而言,只要知道苏苓儿还活着就够了……无论下方有什么,无论苏苓儿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一次,这一世,他都绝不会再放手!

  别说只是【逆天邪神】未知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就算明知那是【逆天邪神】九幽地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跳进去。

  当初第一次跳下绝云崖,他在下落的【逆天邪神】过程中便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自己坠落了多久,又落在了何方。这一次,他才知道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深渊竟深到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程度。

  又继续坠落了数千丈,依然没有到深渊的【逆天邪神】尽头,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却在这时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穿过了一个“交界点”,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猛的【逆天邪神】一冷,一股浓郁、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阴寒气息从周围骤然袭向,袭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还有玄脉。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吸力从下方涌来,仿佛是【逆天邪神】有无数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黑暗之手在狠狠的【逆天邪神】拉扯他。

  他瞬间凝力想要抗拒,但那股拉扯力却是【逆天邪神】强横到极点,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在这股力量面前简直渺小如沙尘,连一丝的【逆天邪神】抗拒都没能生成,便被狠狠的【逆天邪神】甩向了下方。

  “呃!!”

  砰!!

  云澈一声痛吟,像是【逆天邪神】一颗被巨力砸下的【逆天邪神】石子,头下脚上的【逆天邪神】坠下,一直坠下千丈之后,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一个奇硬无比的【逆天邪神】物体上,直痛的【逆天邪神】他全身麻痹,瘫倒在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坐了起来。

  云澈一手按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头部,一手按在地面上,然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逆天邪神】下方是【逆天邪神】实地——这里已是【逆天邪神】深渊之底!!

  手掌所碰触到的【逆天邪神】地面冰冷而坚硬……给他的【逆天邪神】触感比之他在天玄大陆见过的【逆天邪神】最坚韧的【逆天邪神】玄钢还要坚实。

  云澈想要站起,但手臂刚支起,便又重重的【逆天邪神】坐了回去。他嘴巴大大张开,几乎用尽全力才完成了一次喘息,胸口沉闷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被压着一块万钧钢板,大脑也是【逆天邪神】一片昏沉,精神模糊到近乎游离。

  他脑中剩余的【逆天邪神】清明告诉他,这是【逆天邪神】来自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的【逆天邪神】吞噬!

  噬命噬魂!!

  当初进入弑月魔窟,他就承受过这种感觉。如今的【逆天邪神】他玄力远胜当时,却要不堪数十倍,才短短几息,他便像是【逆天邪神】一下子丢掉了半条命。

  因为这里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比之可怕的【逆天邪神】弑月魔窟还要浓郁……而且浓郁了不知多少倍!

  而且这种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不但吞噬元气和魂力,还会压制玄力。若不是【逆天邪神】他有邪神玄脉,不受压制,将连反抗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

  “魔气……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魔气……”

  云澈发出低吟,他却几乎听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声音,他用力晃了晃头,努力维持着清醒,然后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挪动身体坐正,快速凝神静心,大道浮屠诀开始运转,由慢变快,五十四玄关,还有全身毛孔全部张开,一缕缕至精至纯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如清凉的【逆天邪神】溪流一般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化作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和生命元气。

  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顶,一尊淡金色的【逆天邪神】小塔朦胧映现,缓慢旋转。

  在这个可怕到超乎想象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他的【逆天邪神】生命力和魂力都在被快速的【逆天邪神】剥夺,但同时,大道浮屠诀却也从极为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中攫取着远比平时浓郁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来快速恢复他的【逆天邪神】生命力和魂力……逐渐的【逆天邪神】,随着金色小塔的【逆天邪神】无声旋转,吞噬与恢复,终于达到了微妙的【逆天邪神】平衡。

  就和当初在弑月魔窟中一样,只是【逆天邪神】时间要长久了很多。

  “呼……”

  云澈睁开了眼睛,长长的【逆天邪神】呼出一口浊气,眼神和精神都完全恢复了清明,但心中却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喜悦,反而沉重了很多。

  比弑月魔窟还有浓郁至少数十倍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恐怖到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世界。不要说普通人,就算是【逆天邪神】强如小妖后、凤雪児,若是【逆天邪神】落入这个世界,短短不到一刻钟也定然会殒命。

  他有邪神玄脉和荒神之力,前者抵御玄力压制,后者保持元气和魂力,他才能在这个世界长久停留……也只有他才能在这个世界做到这种程度。

  如果苏苓儿落到这个世界,即使不被摔死,也绝无可能在这个世界中存活。

  灵玄境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这样的【逆天邪神】世界,一瞬间就会被噬灭!

  但为什么……

  云澈张开手心,一直被他牢牢握在手中的【逆天邪神】魂晶依旧在闪动着淡淡的【逆天邪神】紫芒。

  魂晶未碎,证明它的【逆天邪神】主人并没有死。

  但苏苓儿先于他跳下绝云崖,同样也会落在这个世界。以她的【逆天邪神】体质和玄力,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难道……这不是【逆天邪神】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

  不会!一定不会……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否认……这是【逆天邪神】苏横山亲手交给我的【逆天邪神】,他被关在地牢十几天,都死死的【逆天邪神】抓着它不放,又怎么可能弄错!

  绝对不会!

  苓儿一定是【逆天邪神】平安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我没找到她。

  云澈站起身来,金乌炎在他身上熊熊燃起,在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下勉强耀亮着周围不到五丈的【逆天邪神】空间。

  脚下的【逆天邪神】地面平整,偶见凸起,漆黑一片,毫无杂色,旁边不远处,依稀可见那道他顺着坠下的【逆天邪神】山壁。他仰起头,看向了下方,回想那股让他毫无抵抗力的【逆天邪神】拉扯力,心中顿时一突,全力跃起,向上空飞去。

  他接连飞起数百丈,都毫无异样。

  但就在他飞到近千丈之高时,一股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吸力忽然从虚空中袭下,云澈有所准备,炼狱开启,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力带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全力冲向上方……

  但,他全力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这股吸力面前就仿佛巨浪中的【逆天邪神】枯叶,一瞬间……仅仅是【逆天邪神】一瞬间,他就和刚才一样被狠狠的【逆天邪神】甩回了千丈之下的【逆天邪神】地面上。

  砰!!

  一声重响,云澈被摔的【逆天邪神】连翻几个跟头,全身近乎散架,身上火焰也完全熄灭。但地面却是【逆天邪神】完好无损,连一丝损缺都没有出现。

  “嘶……”

  云澈直痛的【逆天邪神】龇牙咧嘴,他抬头看向黑暗的【逆天邪神】上空,内心变得无比之沉重。

  到了此刻,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彻底明白为什么一旦落入绝云崖,就会有来无回,十死无生。这里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玄者所能抗拒。就算强大到可以短暂抗拒,在那股恐怖的【逆天邪神】吸力之下也根本不可能逃脱。

  也就意味着,任何人一旦碰触到这个深渊底部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就会被瞬间吸入其中,别说脱离,连一丝挣扎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然后很快就会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息吞噬成黑暗的【逆天邪神】尘埃。

  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茉莉警告他永远不要试图探查绝云崖之下的【逆天邪神】世界。

  云澈没有再试图挑战那股可怕的【逆天邪神】吸力,因为枯叶就算再怎么挣扎,也不可能掀翻滔天巨浪,他抬起手来,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那枚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魂晶……这样的【逆天邪神】世界,苓儿怎么可能还活着……她一碰触到这个世界,不到一息的【逆天邪神】时间,就会被吞噬成黑暗的【逆天邪神】灰烬,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怎么可能还活着……

  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苏横山弄错魂晶了吗?

  不对……我不能这么想……我怎么能这么想……云澈痛苦的【逆天邪神】摇头,合上手掌,把魂晶死死的【逆天邪神】攥紧……我要相信这枚魂晶,我要相信苓儿……更要相信奇迹!我已经失去的【逆天邪神】苓儿都可以再次出现在我生命里……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她还平安的【逆天邪神】活着!

  脑中拼命的【逆天邪神】塞满着苏苓儿一定还活着的【逆天邪神】意念,云澈再次站起身来,燃烧着金乌炎,缓慢的【逆天邪神】挪动脚步,在黑暗中搜寻着这个诡异的【逆天邪神】世界,他走了好一会儿,看到的【逆天邪神】始终都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场景……阴森、黑暗、空旷,死寂。

  这里,像是【逆天邪神】一个空旷的【逆天邪神】死亡世界,除了黑暗和浓郁到异常的【逆天邪神】魔息,再无其他。

  “苓儿!苓……儿!!!”

  云澈开始大声的【逆天邪神】喊叫,奢望着奇迹的【逆天邪神】出现,他的【逆天邪神】呼喊声在过于浓郁的【逆天邪神】黑暗中并不能传出去太远。他一边小心的【逆天邪神】向前行走,希望发现着什么,一边将越来越的【逆天邪神】玄力倾注到喊声之上。

  “苓—儿—!!”

  “苓——儿——!!”

  “我是【逆天邪神】云澈!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在这里!!”

  “苓——儿——!!!”

  他一步步的【逆天邪神】向前,一声声的【逆天邪神】呼喊,极度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火光显得格外灼目。

  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远,足足上千次的【逆天邪神】呼喊,回答的【逆天邪神】他,始终便只有黑暗和死寂。

  终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停了下来……在他的【逆天邪神】潜意识里,他早就知道,苏苓儿不可能活在这个世界,在这整个位面,除了他,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生灵能在这个世界存活。

  但他却不敢、不愿去接受这太过残酷的【逆天邪神】事实,拼命的【逆天邪神】相信那一定是【逆天邪神】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拼命的【逆天邪神】想要追寻那渺茫到都不能称之为渺茫的【逆天邪神】奇迹……

  他抬头起,入眼之处全是【逆天邪神】黑暗,他胸腔沉闷的【逆天邪神】几欲爆炸,全身一阵颤抖,他用力喘息了一口,用尽全力,发出一声发泄的【逆天邪神】大吼:

  “苓——儿——!!!!!”

  空气震荡,这声大吼穿透着黑暗,传出了很远很远。

  “吼呜!!”

  而就在这时,遥远的【逆天邪神】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咆哮。

  这声吼叫极其遥远,似乎来自千里之外,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陡然一震,双耳瞬间失聪,胸口如被一口大锤砸中,五脏六腑一片剧震,一口逆血直冲喉管。

  这……这是【逆天邪神】!?

  云澈向后几个趔趄才堪堪站稳,心中一片惊骇……这个声音,分明是【逆天邪神】兽吼!

  这里……竟然存活着玄兽?

  这样的【逆天邪神】世界,竟然有玄兽存活!?

  单单是【逆天邪神】这里存活着生物便足以让云澈骇然,而最让他震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只玄兽仅仅只是【逆天邪神】发出咆哮,还是【逆天邪神】来自遥远距离的【逆天邪神】咆哮,便让他直接受到内创。

  就像是【逆天邪神】猝不及防之下被一个八级以上帝君一掌打在胸口。

  那该是【逆天邪神】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力量,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生物!?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