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80章 坠下深渊

第880章 坠下深渊

  可怕的【逆天邪神】肉体爆裂声中,数息之间,十个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体被情绪失控的【逆天邪神】云澈残忍的【逆天邪神】轰碎。在他染血的【逆天邪神】拳头即将轰在最后一个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上时,却忽然死死的【逆天邪神】停在了那里。

  瘫软在地上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早已面无人色,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忽然停滞,本已绝望的【逆天邪神】他看到了活命的【逆天邪神】希望,他哆嗦着向后爬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他一声惨叫,整个人已被吸到云澈身前。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抓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脑袋上,左臂光芒闪动,玄罡飞出,瞬间侵入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神府弟子顿时失魂,他最后半个时辰的【逆天邪神】记忆迅速进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在他的【逆天邪神】记忆里,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苏苓儿跃下绝云崖的【逆天邪神】画面。

  “呃……啊!!!”云澈面孔扭曲,牙齿打颤,他一声怒吼,手中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被他狠狠的【逆天邪神】甩了出去,还未落地,便已碎成了数段。

  猩红的【逆天邪神】血液染红了山石,十二个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顷刻间化作一地的【逆天邪神】碎尸血水,却无法让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愤怒与痛苦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减轻。他闭上眼睛,像一只发狂的【逆天邪神】凶兽声声咆哮……

  砰……

  他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在了地上,染血的【逆天邪神】手臂狠狠的【逆天邪神】轰下。

  轰!!!!

  一声巨响,几乎传遍了大半个琅嬛山脉,绝云峰上无数山石崩塌而下。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血流如注,但他已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疼痛。他跪在地上,双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抓住地面,口中粗重的【逆天邪神】喘息,全身更是【逆天邪神】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如被万箭穿刺……他失去过苓儿,那也一直是【逆天邪神】他生命中最大的【逆天邪神】痛苦和遗憾。

  能与苓儿再次相见,他一直相信,这定然是【逆天邪神】苍天给予他最大的【逆天邪神】恩赐。在得知自己必死,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他最大的【逆天邪神】渴望,就是【逆天邪神】再次见到苓儿……哪怕只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看一眼。

  他通过太玄玄舟,用唯一,也是【逆天邪神】最后的【逆天邪神】机会到来沧云大陆,在确认六年前的【逆天邪神】一切不是【逆天邪神】梦境,他欣喜若狂。但,他却还未能见到苏苓儿,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噩耗,这样的【逆天邪神】结局……

  上一世,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和灵魂,苏苓儿给予了她自己的【逆天邪神】全部,给了他几乎一生的【逆天邪神】眼泪,他却没有给过她哪怕一个承诺……

  这一世,在“幻境”中再见苏苓儿,他给了她所有的【逆天邪神】承诺,但他还没来及兑现,只给了她六年痴痴的【逆天邪神】等待……便再次失去了她。

  “苓……儿……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灵魂被撕裂的【逆天邪神】痛苦让云澈感觉不到了身体和感官的【逆天邪神】存在,冰冷的【逆天邪神】眼泪一滴滴的【逆天邪神】落在他手边的【逆天邪神】土地上:“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她!!”

  “不……怪我……都怪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在颤抖,牙齿几近被他全部咬碎:“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处理苏浩然那几个混蛋……如果我早一些过来,就不会是【逆天邪神】这样……苓儿就不会有事……”

  “都怪我!!”

  “啊!!!!!”

  云澈眼瞳猩红,左臂抡起,狠狠一拳轰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口。

  噗!

  这一拳之下,他心口下陷,口中猛的【逆天邪神】喷出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箭,但身体的【逆天邪神】痛苦,又怎能及得上他心中痛苦的【逆天邪神】万一。

  叮……

  在他这一拳之下,一枚他放在胸前的【逆天邪神】小巧玉石被高高震起,碰撞在前方的【逆天邪神】山石上,发出清脆的【逆天邪神】撞击声,然后又弹落回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安静的【逆天邪神】闪烁着淡紫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闪烁在瞳孔中的【逆天邪神】微弱紫光让云澈正欲再次砸向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一下子停滞在了那里,下一个瞬间,他如遭电击,猛的【逆天邪神】扑了过去,将它捧在了手心之中。

  小巧的【逆天邪神】菱形玉石,释放着温暖的【逆天邪神】紫光。而这枚玉石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玄玉,而是【逆天邪神】苏横山交给他的【逆天邪神】魂晶!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

  魂晶与其主的【逆天邪神】命魂相连,一旦其主命陨魂灭,魂晶就会瞬间破碎。在稍大一些的【逆天邪神】宗门,重要人物都会有魂晶留存在宗门之中,若在外殒命,便会第一时间知晓。

  而手中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并没有破碎,依然在闪烁着灵魂之光!!

  苓儿没有死!!

  仿佛有一股寒泉猛的【逆天邪神】涌入云澈全身,让他混乱的【逆天邪神】心绪一下子变得无比冷醒,他紧握魂晶,脚步混乱的【逆天邪神】冲到了绝云崖边。

  雾蒙蒙的【逆天邪神】断崖深不见底,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世界被称作死神的【逆天邪神】墓地,沧云大陆无数年历史,被动坠下、主动探下的【逆天邪神】人不计其数,却从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包括强大无匹,在人类如神明般存在的【逆天邪神】帝君!

  这不是【逆天邪神】什么隐秘,而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妇孺皆知的【逆天邪神】常识!

  七星神府十二人的【逆天邪神】言语可以骗他,但记忆不可能骗他,苏苓儿的【逆天邪神】确跳下了绝云崖。

  而就在他手中,依然完整温暖的【逆天邪神】魂晶同样不会骗他。

  云澈脚尖踩在绝云崖的【逆天邪神】最边缘,深吸一口气,竭力抑住狂乱的【逆天邪神】心跳,口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发出混乱的【逆天邪神】低念:“苓儿还活着……苓儿没有死……苓儿没有死……”

  他忽然腾空而起,来到了绝云崖的【逆天邪神】正上方,用尽全部的【逆天邪神】力气,喊向了下方的【逆天邪神】无尽深渊:

  “苓儿!!苓儿!!我是【逆天邪神】云澈……苓儿你在哪里……苓儿!!”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在玄力的【逆天邪神】带动下,足以传到百里之外,却被下方的【逆天邪神】漆黑深渊完全的【逆天邪神】吞没,过去许久,都听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回音……更没有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回应。

  上天是【逆天邪神】茫茫苍穹,下方是【逆天邪神】无尽深渊。这一瞬间,他如同站在了天堂与地狱的【逆天邪神】节点,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的【逆天邪神】心跳与喘息声。

  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手掌,连接着苏苓儿灵魂的【逆天邪神】魂晶光芒温然,告诉着他苏苓儿依然完好的【逆天邪神】存在于这个世间,等待着与他的【逆天邪神】重逢。他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魂晶,眼前,逐渐浮现出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身影……

  上一世,如忧郁精灵,为他流过无数眼泪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六年前,欢笑如天使,大哭着要他一定要回来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轻轻的【逆天邪神】把魂晶握在手心,云澈不再呼喊,眼神也忽然没有了混沌,变得清澈无比,身体缓缓下沉,然后骤然加速,整个人坠落的【逆天邪神】陨石,冲向了下方的【逆天邪神】无尽深渊。

  【云澈,我要你立誓……无论现在,还是【逆天邪神】将来,你在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时候,绝不可以再靠近绝云崖!哪怕你的【逆天邪神】实力百倍于现在,可以横行天下,轻松击溃轩辕问天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也绝不要试图探寻绝云崖下……绝云崖下隐藏的【逆天邪神】东西,我不能告诉你。但它的【逆天邪神】可怕,远远不是【逆天邪神】你所能想象!】

  【我知道了,以后无论什么时候,我绝不会靠近绝云崖。就算因为特殊的【逆天邪神】原因到了绝云崖,也绝对绝对不会去试图查探下面的【逆天邪神】秘密……我答应茉莉的【逆天邪神】事,一定做到。】

  …………

  当初茉莉以最严肃的【逆天邪神】语气对他的【逆天邪神】告诫犹在耳边,他在茉莉面前立下的【逆天邪神】保证,同样清清楚楚。

  茉莉,对不起,我要违背当初对你的【逆天邪神】诺言了……

  沧云大陆那一世,我以为我生命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报仇。

  但苓儿在我怀中死去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的【逆天邪神】世界变得空无一物,那种痛苦与懊悔,一直延续了我整个生命……之后的【逆天邪神】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痛苦和悔恨。梦境之中,我无数次的【逆天邪神】奢望过,如果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苓儿还在我的【逆天邪神】身边,那我愿意为她放下所有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给予她我的【逆天邪神】全部……

  而曾经的【逆天邪神】梦想与奢望,奇迹的【逆天邪神】变成了现实……我怎能再一次失去她!!

  “苓儿……”云澈在下坠中轻轻的【逆天邪神】低念:“哪怕要和你一起永远埋葬入死神的【逆天邪神】墓地,我也绝不会再放开你!”

  云澈的【逆天邪神】坠落没有半点犹豫和恐惧,反而越来越快,手中紧紧的【逆天邪神】握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心中祈祷着它千万不要破碎……永远不要破碎。

  转眼之间,他已坠下整整千丈,周围变得漆黑一片。他仰起头,发现就连上空,都没有了一丝光芒。

  苓儿,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

  我知道,你一定平安无恙……我马上就会找到你!!

  黑暗会让人本能的【逆天邪神】恐惧,何况深渊之下的【逆天邪神】完全黑暗。但云澈下坠的【逆天邪神】速度却非但没有减缓,反而一直在极力的【逆天邪神】加快。

  手心的【逆天邪神】魂晶在告诉他苏苓儿一定就在深渊下的【逆天邪神】世界里等待着他。

  先前就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迟到,得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苏苓儿跳下绝云崖的【逆天邪神】残酷结果。现在,他怎能允许自己再有半点的【逆天邪神】迟缓犹疑。

  呼!

  赤红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燃起,为他照亮着漆黑的【逆天邪神】深渊世界。但凤凰炎的【逆天邪神】炎光之下,他看到的【逆天邪神】依旧只有空洞的【逆天邪神】黑暗,下方的【逆天邪神】深渊,不知何时才是【逆天邪神】尽头。

  云澈直接熄灭了凤凰炎,依然保持着全速下坠……沧云大陆历史上,无数尝试探寻绝云崖底的【逆天邪神】玄者坠下时都是【逆天邪神】小心翼翼,缓慢无比,即使是【逆天邪神】数月前茉莉探视绝云崖,都保留着八分警惕和慎重。

  而云澈,绝对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如疯了一般全力冲向这个沧云大陆……甚至是【逆天邪神】整个地位最可怕深渊的【逆天邪神】人。

  耳边风声呼啸,空气变得越来越阴冷,云澈狂乱的【逆天邪神】心跳也自始至终没有平息过。他想象着深渊下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一片汪洋……或是【逆天邪神】一片漆黑丛林……只是【逆天邪神】会有什么原因让落入其中的【逆天邪神】人难以出来,而不会伤及性命……

  所以,苓儿一定是【逆天邪神】平安的【逆天邪神】!只要自己落入下方的【逆天邪神】世界,就一定能找到她!

  茉莉清楚的【逆天邪神】和他说过,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世界无比的【逆天邪神】可怕,是【逆天邪神】他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可怕……但他此刻无比用力的【逆天邪神】这么想着,用尽全力坚信着。

  呼啸的【逆天邪神】阴风之中,他已连续坠下了数千丈的【逆天邪神】高度,而此时,他终于开始察觉到了当初茉莉察觉到的【逆天邪神】异样气息。

  这个气息……

  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