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9章 苓儿噩耗

第879章 苓儿噩耗

  这些玄者的【逆天邪神】最前方,一个打扮华贵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向身前的【逆天邪神】面色肃然的【逆天邪神】中年人道:“爹,那个苏苓儿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听说她好像是【逆天邪神】江东一代的【逆天邪神】某个宗门之女,才十几岁,为什么会遭到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追杀?”

  刚要上前询问的【逆天邪神】云澈脚步顿时停住。

  看中年人的【逆天邪神】神态以及身上浑厚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应该是【逆天邪神】这些人的【逆天邪神】首领或宗主,他微微摇头:“为父也不知道,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事,还是【逆天邪神】少打听为妙。”

  年轻玄者脖子稍稍一缩,声音不由得低了几分,小声嘟囔道:“不管她是【逆天邪神】什么人,既然被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盯上,再怎么逃也是【逆天邪神】枉然。”

  “唉,”中年人重叹一声,也用极低的【逆天邪神】声音道:“七星神府终究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虽然只来了十二人,但一声令下,各城主、宗门无不要俯首听命,现在全山北域的【逆天邪神】宗门都已布防在这里,那苏苓儿别说只是【逆天邪神】个小姑娘,就算有通天之能,也别想躲过今天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牙齿猛的【逆天邪神】一咬……他所料无措,这些人,是【逆天邪神】遭七星神府勒令搜寻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扶苏国宗门之一。

  云澈心电急转,便要冲上去随便抓个人玄罡摄魂。这时,那中年人忽然拿起了传音玉,上面传来急促的【逆天邪神】玄力波动。

  中年人快速读取了传音玉,随之脸色明显一松。他转过身,向所有人道:“大家放松警戒,准备撤离吧。”

  年轻人玄者连忙道:“爹?什么状况?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那苏苓儿已经被七星神府抓到了?”

  云澈:“……!”

  “不知。”中年人平静的【逆天邪神】道:“但根据多个痕迹,已经确定她逃向了绝云峰。先前她还可以借助这里的【逆天邪神】复杂地形和玄兽气息的【逆天邪神】干扰来勉强躲藏,但上了绝云峰,就是【逆天邪神】绝路一条。不久前,从痕迹上确定苏苓儿必定逃向绝云峰后,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十二位前辈已亲自追上了绝云峰,这件事,已经可以就此了结了。”

  “七星神府抓那个女孩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以及之后的【逆天邪神】事,就不是【逆天邪神】我们能知道的【逆天邪神】……全部准备撤离,其余的【逆天邪神】不要多问,不想死的【逆天邪神】太早,就知道的【逆天邪神】越少越好。”

  砰!!!

  一道惊雷般的【逆天邪神】气爆声响起,云澈整个人已如奔雷般冲向了琅嬛山脉的【逆天邪神】深处,忽然卷起的【逆天邪神】飓风将那些准备撤离的【逆天邪神】玄者全部冲翻在地,他们瞬间一片大乱,面色惊恐,以为遇到了强大玄兽的【逆天邪神】袭击。

  云澈全身玄力全开,幻光雷极更是【逆天邪神】运转到极致,速度快到了足以让一个帝君瞠目结舌……

  不行……这样太慢了!

  依靠脑中对琅嬛山脉的【逆天邪神】记忆,从目前这个位置到绝云峰,大概要四百里的【逆天邪神】距离。这个距离以他的【逆天邪神】速度而言用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即可达到,但现在,哪怕半息的【逆天邪神】时间都绝不可耽搁。

  他在奔行中迅速召唤出太古玄舟,瞬间穿梭了四百里的【逆天邪神】空间,直接来到了绝云峰脚下。

  抬头望去,巨大的【逆天邪神】山体擎天而上,直没云端,不见顶峰。云澈一现身,根本不去寻找山道的【逆天邪神】所在,沿着山体直冲而上,全身涌动的【逆天邪神】玄气无比暴躁。

  “苓儿!!”云澈发出巨大的【逆天邪神】呼喊声:“苓儿你在哪里?我是【逆天邪神】云澈……苓儿你在哪里!!”

  他的【逆天邪神】呼喊声在玄气带动下声震四野,直惊的【逆天邪神】绝云峰上无数玄兽四散逃窜。

  绝云峰山体庞大,纵然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也根本无法完全覆盖,再加上玄兽众多,气息混杂,即使确认苏苓儿就在绝云峰上,他一时之间也难以找得到……如果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在他之前找到苏苓儿,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心念急转间,再次召唤出太古玄舟,估算着峰顶的【逆天邪神】方位,强行进行了纵向穿梭。

  从上视下,自然要更容易找到目标。

  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下,云澈直接来到了绝云峰的【逆天邪神】峰顶之上,他看向下方的【逆天邪神】第一眼,便赫然看到了那道横在云间的【逆天邪神】断崖。断崖之下,无尽深渊如同将光明都吞噬的【逆天邪神】恶魔大口,释放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息。

  绝云峰顶……绝云崖!!

  虽然命运已回归天玄大陆,但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这个地方……这个终结他沧云大陆命运的【逆天邪神】地方,他绝不会有半点淡忘。

  几个月前,他才向茉莉保证过绝不会再靠近绝云崖这个地方,没想到,他刚一回归沧云大陆,居然就再次面临绝云崖。

  但他此刻连刹那的【逆天邪神】惆怅都没有,目光直接撇过绝云崖,迅速的【逆天邪神】扫向下方,身体也快速降下……而就在他要再次大声呼喊苏苓儿时,忽然发现,就在绝云崖的【逆天邪神】边缘附近,有着十几个人影。

  云澈目光顿时一凝。绝云崖前,一共有十二个人,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都颇为强大,有六个王座,五个霸皇……其中,赫然还存在着一个帝君!

  气息上判断,应该是【逆天邪神】个三级帝君。

  十二人的【逆天邪神】穿着近似,其中十一人是【逆天邪神】全身黑衣,胸印绿色七星。而那个释放着帝君气息的【逆天邪神】老者则是【逆天邪神】一身银衣,胸前同样印着七星……却不是【逆天邪神】另外几人的【逆天邪神】淡绿色,而是【逆天邪神】颇为灼目的【逆天邪神】亮蓝色。

  云澈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紧……先前那个守山道的【逆天邪神】宗门提过到,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在确认苏苓儿进入绝云峰后,便亲自上山搜寻,数量,也正是【逆天邪神】十二个!

  这十二人,赫然就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那十二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他们居然已经追到了峰顶!

  等等……苓儿呢??

  当年,他就是【逆天邪神】被逼入过绝云峰的【逆天邪神】人,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绝云峰只有一侧山体,另一侧是【逆天邪神】恐怖的【逆天邪神】绝云崖,一旦被逼入绝云峰,要么强行杀开重围逃离,要么就只能被逼到绝云崖这条绝路,绝无从另一侧山体逃离的【逆天邪神】可能。

  而以苏苓儿的【逆天邪神】玄力,根本不可能突破这十二人。而这些人既然已经追到这里,为什么却没有看到苏苓儿?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猛的【逆天邪神】下沉,他再也顾不得其他,猛的【逆天邪神】冲了下去……在他冲下的【逆天邪神】同时,下方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也已发现了,为首的【逆天邪神】老者一声厉吼:“什么人!”

  砰!!

  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落在他们前方,眼神阴沉恐怖,全身煞气翻腾,口中发出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怒吼:“苓儿呢?苏苓儿在哪?你们把苏苓儿藏到哪里去了!!”

  “呵,你小子居然敢对我们七星神府大呼小叫,活得不耐烦了么?”一个神府弟子满脸不屑的【逆天邪神】道。

  为首的【逆天邪神】老者却是【逆天邪神】猛一抬手,让所有人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他分明感觉到了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他缓步向前,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你在找苏苓儿?莫非你是【逆天邪神】准备和我七星神府抢人么……”

  他声音未落,眼神忽然人影一晃,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股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气息已将他笼罩,一只冷铁般的【逆天邪神】手掌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喉咙上,将他足不沾地的【逆天邪神】提了起来。

  “你……”神府老者双目外凸,惊骇欲绝。他是【逆天邪神】堂堂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长老,是【逆天邪神】傲视沧云的【逆天邪神】三级帝君!居然只一瞬间,就像是【逆天邪神】个婴儿般被制住了喉咙,他惊恐之下想要挣扎,却骇然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竟被一股庞大到根本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力量死死压住,几乎无法动用一丝一毫。身为神府长老,却只能像个死狗一样吊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中。

  “夺星长老!!”

  周围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无不大惊失色,然后齐齐冲上。

  “说!苏苓儿在哪……说!!!”

  云澈抓着神府长老的【逆天邪神】手掌在颤抖,力量失控的【逆天邪神】五指已深深扎入他的【逆天邪神】血肉之中。他的【逆天邪神】咆哮字字如惊雷,正冲上来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在这声咆哮之下如被重锤轰击,在惨叫声倒飞了出去,那六个王座弟子则是【逆天邪神】直接五脏崩裂,倒地之上大口吐血,半天无法站起。

  神府长老凸出眼眶的【逆天邪神】双目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惊骇之下几欲炸裂,眼前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睛,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见到过的【逆天邪神】最恐怖的【逆天邪神】眼睛,两只眼球猩红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刚在鲜血中浸泡过。

  “快说!说!!!”

  “她……她……”巨大的【逆天邪神】恐惧与冰冷的【逆天邪神】绝望让这个神府长老拼命的【逆天邪神】发出痛苦不堪的【逆天邪神】声音:“她……刚才……跳下了……绝……云……崖……”

  嗡————

  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仿佛有无数道玄雷同时炸开,一双近乎染血的【逆天邪神】眼瞳几乎在一瞬间变成了灰白色。

  他现身峰顶之上,只看到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却没有看到苏苓儿时,这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念想就在他脑中一闪而过……自我了断,总要好过落入恶人之手。

  但这个念想瞬间就被他狠狠掐灭,因为他不相信,也绝对无法接受苏苓儿出现任何意外。

  而那几个冰冷的【逆天邪神】字眼从手中的【逆天邪神】神府长老口中吐出时,云澈如被五雷轰顶。

  “不……不……不可能……”云澈的【逆天邪神】面部、嘴唇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全身晃荡:“不可能……不可能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不可能……”

  忽然,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同时死死锁住了神府长老的【逆天邪神】脖颈,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狂吼道:“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说……苏苓儿到底在哪里!你们一定把她藏起来了……她在哪里,你们把我的【逆天邪神】苓儿藏到哪里去了!!”

  “唔……”神府长老喉骨寸断,全身抽搐,喉咙间溢出干哑的【逆天邪神】呻吟,全身逐渐蒙上了一层死人般的【逆天邪神】灰白色。

  这个老者的【逆天邪神】实力,在场所有神府弟子都知道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看着他像是【逆天邪神】一只小鸡般被云澈抓在手里,没有哪怕半点挣扎反抗之力,他们再没有一个人敢向前。其中一个神府弟子颤声道:“这位……前辈,夺星长老没有骗你,苏苓儿她……她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跳下去了。”

  “!#……”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煞气,像是【逆天邪神】来自一只遍体染血的【逆天邪神】绝望野兽,让所有神府弟子瑟瑟发抖。

  “不……不关我们的【逆天邪神】事,我们也不想的【逆天邪神】。”另一个神府弟子慌声道:“我们只是【逆天邪神】想得到她身上的【逆天邪神】东西,并没有想过要伤她的【逆天邪神】性命。谁知道……谁知道她一看到我们,就忽然跳了下去。”

  “对对对……我们根本没有碰到她,就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她就忽然……跳下去了……”说话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拿出一个东西:“这是【逆天邪神】她……跳下去时从身上掉下来的【逆天邪神】令牌……前辈你……你看。”

  他手中的【逆天邪神】木制令牌小巧玲珑,上面刻印着一个别致的【逆天邪神】“苏”字。

  最后的【逆天邪神】侥幸与奢望也彻底的【逆天邪神】破灭,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天旋地转。

  “啊!!!!!!!”

  全身的【逆天邪神】血液似乎一瞬间涌上头顶,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变得如魔鬼般狰狞,他发出着凄厉到极点嘶吼,一拳轰在了手中老者的【逆天邪神】头颅上。

  砰!!

  一声炸响,神府长老的【逆天邪神】整颗头颅瞬间化作了漫天的【逆天邪神】血浆。

  “啊——啊!!!!”

  轰!!

  云澈状若疯癫,失去头颅的【逆天邪神】身体被他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地上,在失控的【逆天邪神】巨力之下,直接砸成了惨不堪言数十段。

  这血腥惨烈的【逆天邪神】画面骇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心胆欲裂,他们发出自己都没听过的【逆天邪神】怪叫声,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向山下逃窜而去,但他们没逃出多久,身后,便传来魔鬼越来越近的【逆天邪神】咆哮声。

  “啊!!!!!!”

  砰!

  砰!!

  砰!!!

  他们的【逆天邪神】速度,又怎么可能逃离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已近乎完全失去理智的【逆天邪神】云澈将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追上,他没有用剑,没有用火,而且是【逆天邪神】拳头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每一拳的【逆天邪神】轰出,都会将一个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体残忍的【逆天邪神】轰成烂碎的【逆天邪神】肉末。...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