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8章 琅嬛山脉

第878章 琅嬛山脉

  自断心脉,在常人的【逆天邪神】认知中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而能让自断心脉的【逆天邪神】人活过来的【逆天邪神】,在这个位面,也唯有云澈的【逆天邪神】荒神之力可以做到。

  苏横山的【逆天邪神】气机依旧无比虚弱,但好在平稳下来,再加上死志已消,若无意外,已没有了性命之忧。

  云澈将双手从苏横山身上移开,然后喂他吃下了三颗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雪颜丹,这才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只是【逆天邪神】要修复心脉,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纵然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荒神之力,也至少需要数月的【逆天邪神】时间。

  他将苏横山移入太古玄舟之中,站起身来,低念一声:“苓儿,等着我!”

  琅嬛山脉在颇为遥远的【逆天邪神】南方,其位置和距离他也知道个大概,但云澈并没有马上进入太古玄舟进行空间穿梭,也没有去往南方,而是【逆天邪神】反向北方飞去。

  捡回性命的【逆天邪神】苏浩然、苏横岳、苏忘机三人出了太苏门后,丧家犬般的【逆天邪神】一路北逃,一路上连半刻都不敢停歇,唯恐云澈忽然改变主意追上来……他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都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全部残杀,要杀他们,根本和踩死三只蚂蚁毫无差别。

  不要命的【逆天邪神】逃窜之下,他们都感觉不到自己已经跑了多久,直到彻底力竭,才狠狠栽到地上,大口的【逆天邪神】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惊魂未定。

  “应该……应该已经安全了。”太长老苏忘机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道。他看向后方,太苏山已在百里之外。

  “少家主,我们现在该……该怎么办?”苏横岳喘着粗气问道。

  “嗄……嗄……”刚才的【逆天邪神】逃窜几乎跑炸了苏浩然的【逆天邪神】胸肺,他趴在地上,缓了好半天,然后猛一咬牙,全身哆嗦起来,半是【逆天邪神】惊惧,半是【逆天邪神】怨恨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去七星神府……云澈杀了他们的【逆天邪神】人,七星神府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逆天邪神】!”

  “对,少门主说的【逆天邪神】对。”苏忘机连声附和,毕竟,苏浩然是【逆天邪神】得到七星神府“赞许”的【逆天邪神】人,虽然已到了如此田地,他们还是【逆天邪神】要以苏浩然为主心骨:“那云澈定是【逆天邪神】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杀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七星神府那等存在,若是【逆天邪神】被他们知道,云澈就算有通天之能,也只有死路一条。到时……”

  “呵呵,很好的【逆天邪神】主意,先预祝你们成功。”

  带着冰冷嘲讽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上空传来,让三人惊的【逆天邪神】魂飞天外。苏浩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全身哆嗦,差点吓到失禁:“云……云澈!”

  云澈从上空缓缓而落,站到了他们面前。三个人瑟瑟发抖,瞳孔放大,犹如见到了死神降临。

  “都……都是【逆天邪神】他们说的【逆天邪神】……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我就算有一万个胆子,也……也不敢对您不敬。”苏横岳牙齿打颤,拼命的【逆天邪神】摇头。

  “苏横岳,你……你……”

  “……霍……啊……滋……”苏浩然整张脸颤抖像是【逆天邪神】覆在头骨上的【逆天邪神】烂肉,他拼命的【逆天邪神】想要开口求饶,却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惊恐之下,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逆天邪神】话来。

  “呵,”云澈淡淡冷笑:“你们用不着这么害怕,我又没说要杀你们。我既然已经当着苏门主的【逆天邪神】面放你们离开,就不会再要你们的【逆天邪神】命。”

  本是【逆天邪神】惊骇欲死的【逆天邪神】三人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全部一愣,随之喜出望外,苏横岳兀自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道:“真……真的【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当然。”云澈半眯着眼:“你们三个人好歹一个是【逆天邪神】苏门主的【逆天邪神】长辈,一个是【逆天邪神】苏门主的【逆天邪神】兄长,一个还是【逆天邪神】苏门主的【逆天邪神】亲生儿子,我先前已经顺从他的【逆天邪神】意愿让你们活着离开,要是【逆天邪神】再私自将你们杀了,那我可没办法向他交代。你们可要好好感激苏门主给你们留下的【逆天邪神】这条命。”

  苏浩然三人终于相信自己不是【逆天邪神】在做梦,苏横岳慌不跌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们对不起门主,来世……来世一定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以报。”

  苏横岳和苏忘机拉起瘫软中苏浩然,惶然道:“走……我们快走。”

  他们走了没几步,背后便再次响起云澈森然的【逆天邪神】声音:“站住。”

  三人身体一抖,战战兢兢的【逆天邪神】回过身来,苏忘机颤声道:“云……云少侠还有何吩咐,你刚才亲口说过……绝不会伤我们的【逆天邪神】性命。”

  “当然,我说过不会要你们的【逆天邪神】命。”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瞬间冰寒:“但我可说过要放过你们!!”

  恐怖的【逆天邪神】杀机陡然从云澈身上释放,让三人瞬间如坠冰窟,本就全身酥软的【逆天邪神】苏浩然又一次瘫了下去,竭力的【逆天邪神】哭喊道:“放过我……我是【逆天邪神】苏横山的【逆天邪神】儿子,我是【逆天邪神】苓儿的【逆天邪神】亲哥哥啊……放过我……我……我绝对不会去找七星神府……你杀七星神府人的【逆天邪神】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求你放过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你还有脸自称苓儿的【逆天邪神】哥哥!”

  苏浩然的【逆天邪神】话无疑更加刺激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怒火。太苏门如今已经完了,苏横山这些天遭遇了巨大折磨,刚才又险死还生,苏苓儿更是【逆天邪神】生死未知……而这一切,罪魁祸首就是【逆天邪神】这个泯灭人性的【逆天邪神】苏浩然!

  云澈伸手一抓,已将苏浩然猛的【逆天邪神】吸到身前,一团血花在他的【逆天邪神】腹部爆开,瞬间,他玄脉寸断,修炼了几十年的【逆天邪神】玄气如被戳破的【逆天邪神】气球快速逸散……而且这一辈子,都将是【逆天邪神】个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废人。

  苏浩然发出绝望的【逆天邪神】惨叫,捂着腹部在地上痛苦的【逆天邪神】翻滚着。但仅仅将他废了,又怎能平息云澈的【逆天邪神】怒火,他向前一步,一脚踩在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右臂上。

  “咔嚓”一声脆响,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右臂被直接踩成了两段,血流如喷泉般从断裂处喷洒出去。

  苏浩然的【逆天邪神】惨叫声瞬间凄厉了数倍。看着如虾米般全身蜷缩,痛苦翻滚的【逆天邪神】苏浩然,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没有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怜悯或不忍,他手指伸出,两枚冰凌飞射而下,无情的【逆天邪神】扎入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双眼。

  “呜啊啊啊啊啊啊——”

  苏浩然的【逆天邪神】两枚眼珠炸裂,被永久送入黑暗深渊的【逆天邪神】苏浩然发出绝望恶鬼般的【逆天邪神】惨叫。云澈冷眼看着他的【逆天邪神】惨状,魔鬼般的【逆天邪神】低吟:“苏浩然,你已经不配当人,连人不人,鬼不鬼都便宜了你!!”

  噗!!

  云澈一脚踢在地面的【逆天邪神】一枚石子上,那枚石子顿时如流星般飞向苏浩然,从他的【逆天邪神】左脸飞入,右脸飞出,在他脸上穿出两个血洞的【逆天邪神】同时,也将他的【逆天邪神】舌头齐整的【逆天邪神】切了下来。

  “嗷吼呜呜嗷……”

  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叫声顿时变得比魔鬼嚎哭还要难听和绝望……他玄脉尽废,右臂血断,双目已失,面容被毁,舌头也被割下。不惜自己亲人和同门的【逆天邪神】性命,不惜葬送整个太苏门,梦想着抱上七星神府大腿的【逆天邪神】苏浩然此时不但已成废人,且今后目不能视,口不能言,这辈子都别想再做什么春秋大梦,有的【逆天邪神】,只会是【逆天邪神】无穷无尽的【逆天邪神】噩梦。

  后方的【逆天邪神】苏横岳和苏忘机已是【逆天邪神】骇的【逆天邪神】面无人色,当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投向他们时,他们同时惨叫一声,连滚带爬逃窜而去。

  云澈向着他们逃去的【逆天邪神】方向缓缓伸出手臂。

  噗!!!

  一声轻声,苏横岳和苏忘机的【逆天邪神】玄脉同时爆裂,他们栽倒在地,全身抽搐,满脸的【逆天邪神】恐惧与绝望。

  云澈转过身去,再不愿多看一眼,他浮空而起,冰冷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你们三个最好拼命的【逆天邪神】祈求苓儿安然无恙,如果……苓儿要是【逆天邪神】有什么差池,我…必…让…你…们…的【逆天邪神】…余…生…永…远…活…在…最…痛…苦…的【逆天邪神】…炼…狱…之…中!”

  云澈的【逆天邪神】最后那句话,带着浓烈到极致的【逆天邪神】煞气,仿佛魔鬼最阴森恶毒的【逆天邪神】诅咒。

  云澈极速向南,飞出十几里后,迅速召唤出太古玄舟,心中默想着琅嬛山脉的【逆天邪神】所在,向着记忆中的【逆天邪神】琅嬛山脉穿梭而去。

  千里之地瞬间而过,云澈离开太古玄舟时,眼前,已是【逆天邪神】一片连绵不绝的【逆天邪神】庞大山脉。

  琅嬛山脉,位于沧云大陆扶苏国与南天国的【逆天邪神】交界之处,北为扶苏,南为南天。它虽不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最大的【逆天邪神】山脉,却有着沧云大陆最高的【逆天邪神】山峰。

  站在琅嬛山脉的【逆天邪神】边缘,一眼便可以看到群峦环绕之下,一座山岳冲天而起,直入云端,凌空览世。

  但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人都知道,那虽然远看是【逆天邪神】一座山岳,实则是【逆天邪神】两座,它们处在琅嬛山脉正中区域,相邻耸立,高度近似。最为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它们相背的【逆天邪神】那一面皆陡峭险峻,而相对的【逆天邪神】那一面,则都是【逆天邪神】近乎直线而上,直接而下,宛若刀切!

  若从东西方向看向它们,便像是【逆天邪神】一座山岳被从一把穹天之刃从正中竖直的【逆天邪神】切成了两半,分成了两座奇形山岳。

  而这两座奇形山岳形成的【逆天邪神】断崖,便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人人谈之色变的【逆天邪神】【绝云崖】,它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禁地之首,是【逆天邪神】云澈终结沧云大陆人生的【逆天邪神】地方。

  也是【逆天邪神】茉莉要他立誓,绝不可靠近和试探的【逆天邪神】地方。

  再临此地,云澈来不及缅怀什么,他拿出苏横山交给他的【逆天邪神】魂晶,速度全开,如一道奔雷冲入琅嬛山脉,心中声声呼喊着:苓儿,千万不要有事!

  琅嬛山脉玄兽众多,资源丰厚,常有扶苏国玄者在其中历练和寻宝,但云澈一入琅嬛山脉,便发现其中的【逆天邪神】气氛略显异常,似乎有些过分的【逆天邪神】安静。云澈一边快速潜行,灵觉更是【逆天邪神】释放到最大,搜寻着任何可能的【逆天邪神】气息,同时不断的【逆天邪神】看着手中的【逆天邪神】魂晶……这是【逆天邪神】属于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若是【逆天邪神】临近,它的【逆天邪神】光芒会更加浓郁。

  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灵觉范围内忽然出现了一群玄者的【逆天邪神】气息。这些玄者气息相近,应该属于同一宗门,最强的【逆天邪神】天玄境,最弱的【逆天邪神】只有灵玄境,共有七八十人,云澈没有放缓速度,而且快速靠近,然后落在了一条山道的【逆天邪神】附近。

  这条山道是【逆天邪神】琅嬛山脉的【逆天邪神】主山道之一,此时,正有一群穿着同一宗门玄衣的【逆天邪神】人停留在那里,个个表情透着紧张谨慎,不断的【逆天邪神】张望着周围。

  而看他们摆出的【逆天邪神】阵势,很像是【逆天邪神】在封锁这个山道。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