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7章 生死一念

第877章 生死一念

  死亡的【逆天邪神】气息当空罩下,逃窜中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弟子感觉自己仿佛瞬间陷入了火焰熔炉之中,发出了恐惧痛苦的【逆天邪神】嘶吼。

  就在盛怒之下的【逆天邪神】云澈将要把他们全部焚烧成灰烬时,他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了苏横山急促的【逆天邪神】大吼:“云澈!不要伤害他们!”

  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稍稍一顿,但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顿了一下,马上手掌翻腾,空中火焰无情轰下。

  “住手……住手!!!”

  这声大吼,几乎撕破了苏横山的【逆天邪神】喉咙……霎时,漫天火焰停滞在了那里,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阵变幻,在所有人恐惧的【逆天邪神】窒息中,他终于深吸一口气,收回了手掌。

  上空的【逆天邪神】火焰也全部熄灭。太苏门众人顿时从恐怖的【逆天邪神】地狱熔炉中脱离出来,他们全部软倒在地,全身发抖。

  苏横山嘴唇颤动,然后痛苦的【逆天邪神】道:“放过他们吧,七星神府这四个字太可怕,他们也是【逆天邪神】被逼无奈,不为了自己活命,也要为了全家老小……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云澈沉声道:“难道你就罪该致死?难道那些陈尸竹林的【逆天邪神】门人就该死?”

  “真正忠于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惨死,而这些背弃宗门,背弃祖宗,残害自己的【逆天邪神】门主和同门,去给其他人当狗的【逆天邪神】东西反而该活着?”

  想起那些挡在他身前,在鲜血中一个个倒下的【逆天邪神】同门,苏横山心中痛苦,眼中盈泪:“今日之果,主要在我这个门主的【逆天邪神】无能和教子无方。他们对我不仁,我无法对他们不义,太苏门已经死了太多人……让他们走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那些太苏门弟子全部低下头来,而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话语,让他们全身发抖,羞惭欲死,几乎无地自容。

  云澈既然已收回了金乌炎,就没打算继续出手将他们全部屠灭。他目光冰冷的【逆天邪神】扫了一眼周围,音调无比阴沉:“给苏门主磕十个响头,然后,你们可以滚了!以后,不要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无疑是【逆天邪神】下了特赦令。众太苏门弟子全部慌不跌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向着苏横山重重叩首……他们的【逆天邪神】头磕的【逆天邪神】格外沉重,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为了活命,更因为心中的【逆天邪神】感激和羞愧。

  “门主,是【逆天邪神】我们对不起你,是【逆天邪神】我们猪狗不如,我们以后再也没有脸见你,请你……多保重!”

  “门主,你的【逆天邪神】饶恕大恩,我们来世一定做牛做马以报……”

  有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弟子磕完头,已是【逆天邪神】泪流满面,有的【逆天邪神】连磕几十个,直把脑袋撞的【逆天邪神】头破血流,他们有的【逆天邪神】向苏横山叩首拜别,有的【逆天邪神】没脸和他对视。

  很快,他们脚步后退,然后快步四散而去,云澈冷眼看着他们逃离,没有阻拦。

  苏浩然、苏横岳、苏忘机三人缩在一起,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想要一起逃开,但一股沉重冷冰的【逆天邪神】气息骤然压下,让他们顿时僵在了那里。

  “我说过让你们走了么?”云澈阴森刺骨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三人颤抖着回身,双腿酥软,随时都可能跪到地上,嘴唇连续嚅动,却是【逆天邪神】发不出半点声音。

  “苏横岳、苏忘机,”云澈目光阴戾的【逆天邪神】盯着脸色苍白的【逆天邪神】两人:“六年前,你们两人联合黑木堡共同威逼苏门主,其行为已等同叛门,就算将你们当场轰杀都毫不为过。苏门主却是【逆天邪神】念及同门,不但没有借机重惩,甚至直接揭过,丝毫不加追究。你们非但不感恩戴德,居然又做出这忘恩负义的【逆天邪神】丑事!”

  “而你,苏浩然。”云澈的【逆天邪神】牙齿微微咬起:“身为太苏门少门主,为了一己之私,残害同门,残害亲父,将太苏门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简直丧尽天良,猪狗不如,该遭天打雷劈!你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苏浩然全身哆嗦,然后忽的【逆天邪神】一下跪在地上,向着苏横山不断磕头:“爹,我错了……我真的【逆天邪神】知错了,救我……救我啊……爹!!”

  “你还有脸叫爹?”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向他们走近,脑中已晃过数十种让他们以最大痛苦死去的【逆天邪神】方法:“苏门主有你这样的【逆天邪神】儿子,苓儿有你这样的【逆天邪神】兄长,真是【逆天邪神】他们一生最大的【逆天邪神】耻辱!”

  “你们走吧。”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苏横山颓然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猛的【逆天邪神】一顿。

  “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苏横山眼眸垂下,声音飘忽,似是【逆天邪神】在自言自语。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停在那里,面色一片冷硬。

  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话,让苏浩然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三人瞪大眼睛,哆嗦着起身,试探着向后倒退几步……然后忽如三只断尾之犬,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狂逃而去。

  云澈直立原地,没有追赶。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身来,来到苏横山身前。

  苏横山瘫坐在地,头颅垂落在乱发之中,他喃喃的【逆天邪神】道:“云澈,我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一定很让你看不起吧……呵呵呵……”他惨笑起来:“若换做其他门主,早已恨不能亲手将他们碎尸万段,但我……我却做不到……”

  “这些年,我总是【逆天邪神】念及同门同脉,步步妥协,步步退让,自以为如此定能感化一切。我果然……根本不配当这个门主,若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太苏门,也不会在我的【逆天邪神】手里走到今天……”

  苏横山肩膀抽搐,热泪纵横。

  “……”云澈没有否认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话,因为早在六年前,他便看出了苏横山的【逆天邪神】心慈手软。

  “苏门主,你或许的【逆天邪神】确不适合做一宗之主,但至少,你是【逆天邪神】个值得让人尊敬的【逆天邪神】人,这辈子所作所为亦问心无愧。”云澈真诚的【逆天邪神】道。

  苏横山肩膀的【逆天邪神】抽搐停止,他抬起头来,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云澈,你这次来,是【逆天邪神】为了苓儿吗?现在的【逆天邪神】你,还……还记得六年前说过的【逆天邪神】话吗?你还愿意……照顾苓儿吗?”

  六年前的【逆天邪神】云澈,便给了他一种太过遥远的【逆天邪神】虚渺感。今天的【逆天邪神】云澈,更是【逆天邪神】强大到了一种他毕生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程度。这中间,又隔了长长的【逆天邪神】六年,他真的【逆天邪神】不敢奢望,这样一个人,会依然愿意娶他平凡的【逆天邪神】女儿。

  “记得,我当然记得。”云澈无比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回来,是【逆天邪神】因……是【逆天邪神】因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苦衷。但这六年,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苓儿。你放心,我马上就去找苓儿。无论如何,就算要豁上性命,也要会把苓儿平安的【逆天邪神】带回来。”

  “好……好!”苏横山激动的【逆天邪神】眼眶再度湿润,他感受得到云澈声音和眼神中那毫无杂质的【逆天邪神】真诚和关切……从云澈为了他,为了苏苓儿不惜杀尽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他就没有理由不相信他。

  苏横山伸出手来,从胸口部位拿出了一枚小巧的【逆天邪神】晶石。晶石呈菱形,释放着微弱的【逆天邪神】紫光。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

  “这是【逆天邪神】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苏横山轻声道,然后动作小心轻缓的【逆天邪神】将它放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那庄重的【逆天邪神】神态,似是【逆天邪神】将自己的【逆天邪神】整个世界都交付给了他:“只要魂晶未碎,就证明苓儿还活着,若苓儿在附近,它的【逆天邪神】光明就会更加闪亮……请你,一定要找到苓儿。”

  苓儿的【逆天邪神】……魂晶!

  云澈将它轻轻握在手中,郑重点头:“好,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苓儿平安带回来。”

  “好,好。”苏横山轻轻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宽慰的【逆天邪神】微笑:“我就把苓儿……托付给你了。”

  云澈刚要应声,忽然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对劲。

  他刚刚警觉,身前的【逆天邪神】苏横山便全身一颤,瞳孔失色,身体缓缓歪倒下去,嘴角流下一道殷虹的【逆天邪神】血流。

  “苏门主!!”

  云澈大惊失色,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出手扶住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身体,却发现他全身生机如宣泄的【逆天邪神】流水般快速逸散。

  这是【逆天邪神】……自断心脉!

  云澈瞬间就明白过来,苏横山是【逆天邪神】要他心无旁骛的【逆天邪神】马上去救苏苓儿,怕自己活着会成为他的【逆天邪神】拖累,延后他去救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时间。

  另外,他放走了那些太苏门弟子,自感对不起死去的【逆天邪神】同门,又自认太苏门今日之果都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责任……

  因而在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安危托付云澈后,选择自绝心脉而亡。

  “苏门主……苏门主!!”

  云澈连声大吼,苏横山却已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应。这让云澈顿时想起了当年在天剑山庄御剑台下,爷爷云沧海为了让他重见天日,选择自绝心脉……

  云沧海是【逆天邪神】为了他。

  苏横山,是【逆天邪神】为了苏苓儿。

  他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合格的【逆天邪神】门主,但他绝对称得上是【逆天邪神】一个伟大的【逆天邪神】父亲。

  他当年救不了爷爷,只能跪地痛哭……

  而今,面对相似的【逆天邪神】情形,他怎能再让这种事重演!!

  云澈牙齿紧咬,大道浮屠诀被他全力调动,头顶瞬间现出金色的【逆天邪神】浮屠塔,他一手按在苏横山眉心,一手按在他的【逆天邪神】心口,将纯正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全力输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死死的【逆天邪神】锁住他最后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并尝试一点点修复他断裂的【逆天邪神】命脉。

  “苏门主……不要死!苓儿还在等着你!不要死!”云澈低吼着,额头上的【逆天邪神】汗珠成片滚落。

  上一世痴守着他的【逆天邪神】苓儿,眼眸中永远有着无法化开的【逆天邪神】忧郁。

  他怎能让梦幻般失而复得的【逆天邪神】苓儿,再变成那时的【逆天邪神】样子!

  半刻钟过去,在神奇的【逆天邪神】荒神之力下,苏横山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停止了逸散,甚至开始了缓慢的【逆天邪神】复苏。苏横山微微睁开了眼睛,灰暗的【逆天邪神】眼瞳也一点点恢复了焦距,他嘴唇颤动,发出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不要……管我……救苓儿……快救苓儿……”

  “苓儿我一定会找回来!”云澈沉眉大吼道:“但你也一定不能死!你要是【逆天邪神】死了,苓儿怎么办!让她从此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吗!!”

  “我……”苏横山满脸痛楚。

  自己已是【逆天邪神】必死之人,根本无法照顾苏苓儿一生……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知道,但苏横山不知道。如果苏横山也死了,那么苏苓儿就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孤苦无依了。

  “苏门主,你如果是【逆天邪神】为苓儿好,就好好的【逆天邪神】活着!你以为自己这么做很伟大吗!狗屁!难道你想要苓儿还这么小就没了父亲,还要一辈子活在因为自己父亲才自断心脉而死的【逆天邪神】痛苦阴影中吗?你这根本就是【逆天邪神】自私!愚蠢!”

  “你不想父女团聚,但苓儿想……她一定想!!”

  云澈的【逆天邪神】咆哮声让苏横山的【逆天邪神】眼瞳在不断的【逆天邪神】收缩中,逐渐变得朦胧,随之眼眸闭合,再度昏迷过去。

  但,云澈却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死志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求生欲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逆天邪神】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