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6章 苓儿的【逆天邪神】讯息

第876章 苓儿的【逆天邪神】讯息

  七星神府来此的【逆天邪神】所有弟子,最弱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王座,还有两个初期霸皇,其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个人,对太苏门弟子,乃至整个江东界的【逆天邪神】所有玄者而言,都是【逆天邪神】神明一般强大的【逆天邪神】存在,却在转眼之间,被火焰焚灭,被寒冰刺穿。

  他们没有一个人碰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角,更没有哪怕一个瞬间的【逆天邪神】挣扎,活生生就是【逆天邪神】一群冲上去被肆意踩踏收割的【逆天邪神】爬虫。

  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脸上的【逆天邪神】病态苍白已变成了恐惧的【逆天邪神】惨白色。他身为八级霸皇,对玄力气息只有霸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云澈本是【逆天邪神】笃定十足,但现在,他就算是【逆天邪神】个白痴也该明白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绝不是【逆天邪神】六级霸皇那么简单。

  最为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对方根本丝毫不顾及他们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背景,两次出手,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不留情面,不留余地的【逆天邪神】死手!

  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脚步在惊惧中后退,然后猛的【逆天邪神】撞开人群,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窜逃而去。

  但云澈岂会让他逃离,他伸手一抓,蓝光微闪,一道冰墙瞬间凝结在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前方。

  拼命窜逃的【逆天邪神】黑衣神使措手不及,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冰墙之上,随之,一股不可抗拒的【逆天邪神】巨力从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传来,将他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拽向云澈的【逆天邪神】方向。

  黑衣神使拼命挣扎,但他用尽全力,却丝毫无法挣脱开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之下,他惧中生恶,不再挣扎,而是【逆天邪神】忽然转身,狂吼一声,全身玄力聚于手臂,带着一个惊人的【逆天邪神】玄力涡流砸向云澈的【逆天邪神】面门。

  砰!

  没有震耳的【逆天邪神】轰鸣和气爆声,只有一声格外沉闷的【逆天邪神】轻响,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已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抓在黑衣神使凝聚全部玄力的【逆天邪神】拳头上,瞬时,玄力涡流消失不见,黑衣神使全力凝聚的【逆天邪神】玄力也完全溃散,整个人就那么定格在了半空,一双在极度惊恐下放大的【逆天邪神】瞳孔几近炸裂。

  咔!

  云澈面孔冰冷,手掌微微收拢,掌间顿时传来清晰的【逆天邪神】骨骼碎裂声。

  黑衣神使一声惨叫,瞬间跪了下去,左臂死死的【逆天邪神】抓着右手腕,却无法挣脱哪怕一丝一毫,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让他全身泛白,额头上汗如雨下。

  “你……到底……是【逆天邪神】……谁……”

  黑衣神使全身颤抖,声音痛苦嘶哑。他八级霸皇的【逆天邪神】力量,在对方面前竟是【逆天邪神】如此不堪一击,能做到这种程度,必定是【逆天邪神】帝君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逆天邪神】陌生年轻人,竟会是【逆天邪神】一个帝君!

  而周围的【逆天邪神】太苏门人都全部骇的【逆天邪神】魂飞魄散。苏浩然和苏横岳等人脸上早已没有了半点人色,他们想要后退,但双腿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中酥软无比,不要说逃窜,连站都几乎快要站立不稳。

  他们的【逆天邪神】这幅姿态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震惊和恐惧……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早已重重笼罩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如被万钧山岳死死压身。

  面对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问话,云澈无比冷淡的【逆天邪神】笑了一下。

  咔咔咔……

  如数百颗豆子同时爆裂,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整只右手所有骨头都被云澈一瞬间无情的【逆天邪神】捏碎,黑衣神使发出一声杀猪般的【逆天邪神】惨叫,全身如将死的【逆天邪神】蠕虫般痉挛抽搐,豆大的【逆天邪神】汗珠从他全身所有部位疯狂淋落。

  “饶命……少侠……饶……命……饶命……”

  求生的【逆天邪神】本能让黑衣神使拼命的【逆天邪神】发出乞饶声,一张扭曲的【逆天邪神】面孔上满是【逆天邪神】卑微的【逆天邪神】哀求。云澈依然抓着他骨头尽碎的【逆天邪神】右手没有松开,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最后一遍,把你得到的【逆天邪神】关于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消息说出来,否则……”

  “我说……我说!”黑衣神使拼命点头,在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中嘶声道:“三个……三个时辰前……得到消息……有人在琅嬛山脉中……见到过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苏苓儿的【逆天邪神】人……只有这些……目前关于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消息只有这些……饶命……我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饶命……”

  听到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话,苏横山全身一颤,目中露出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光芒。

  琅嬛山脉?

  位于扶苏国之南,隔离扶苏国与南天国的【逆天邪神】琅嬛山脉!

  当年他陨落的【逆天邪神】绝云崖,也正是【逆天邪神】在琅嬛山脉之中。

  云澈沉住气,继续道:“如此说来,你们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现在已根据消息全部聚往琅嬛山脉追捕苏苓儿?”

  “是【逆天邪神】……”黑衣神使颤抖着点头。

  “好……”云澈目露凶光:“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做一件事。马上传音给你们的【逆天邪神】人,让他们立刻停止追杀苏苓儿!”

  “啊……”黑衣神使眼瞳瞪大:“少侠……有所不知……追捕苏苓儿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由我神府一位长老引领……我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堂座……只是【逆天邪神】留在这里审讯……苏横山……根本……使唤不动他们……呃……”

  云澈脸色一沉,不再废话,另一只手忽然伸出,玄罡直冲入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心魂。

  黑衣神使早已在恐惧和痛苦中心胆欲裂,心魂根本毫无抵抗之力,瞬间便被玄罡侵入意识。

  云澈开始快速读取起他近来几个月的【逆天邪神】记忆,太苏门一切变故的【逆天邪神】前因后果,逐渐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脑海之中。

  太苏门的【逆天邪神】历史并不算长,至今满打满算共计九百年左右。在第六百年时,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一任先祖前往南疆之时,巧合之下救起了一个惨遭追杀,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人。而那个人最终还是【逆天邪神】殒命,临死前,将一个漆黑的【逆天邪神】盒子交给了他。

  里面装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株叫【盘龙须】的【逆天邪神】东西。

  盘龙须和夏倾月当年吃下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一样,是【逆天邪神】数百年难得一见,堪称“圣物”的【逆天邪神】东西。六年前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服下由天毒珠淬炼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短短一天之内从地玄境突破至王玄境。而盘龙须的【逆天邪神】药效则要比菩提帝心莲要猛烈的【逆天邪神】多,天玄境以下玄者贸然服用将会直接爆体而亡,只能天玄境以上玄者可用。

  而若是【逆天邪神】一个天玄境玄者服用炼化盘龙须,将直接突破一个大境界,成就王座。

  另外,七星神府有一种闻名于世,位列沧云大陆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神丹“七星渡空丹”,其作用是【逆天邪神】让一个达到王玄境巅峰的【逆天邪神】人直接突破瓶颈,成就霸皇,类似幻妖界的【逆天邪神】霸皇丹。

  而“七星渡空丹”最为重要,也最为难寻的【逆天邪神】材料,正是【逆天邪神】盘龙须,以他们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势力,也要平均两百年才能寻到一株。一旦嗅到盘龙须的【逆天邪神】踪迹,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得到……哪怕要灭门抢夺。

  太苏门先祖所救下的【逆天邪神】那个人,追杀他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理由,自然就是【逆天邪神】夺取他手中的【逆天邪神】盘龙须。

  太苏门先祖将盘龙须从南疆带回太苏门,他深知这株盘龙须足以让他们太苏门一飞冲天,更是【逆天邪神】知道若是【逆天邪神】暴露,引来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是【逆天邪神】灭门之灾。他在留下和主动交给七星神府之间犹豫许久,终于选择了前者。将盘龙须封存在一个绝密之地,并留下一枚特殊钥匙,由每一任门主代代相传,唯有宗门之中出现一个品行端正,且三十五岁前便突破天玄境的【逆天邪神】天才时,才能以钥匙将其取出,让其服下盘龙须,成就强大的【逆天邪神】王座,继任新门主,引领太苏门达到更为鼎盛的【逆天邪神】高度。

  这些,都是【逆天邪神】那位太苏先祖留下的【逆天邪神】秘典所载。这部秘典,唯有每一任太苏门主才可看阅。因而除了每一任门主,谁都不知道他们太苏门世代相传的【逆天邪神】“至宝”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只知道只有宗门之中出现一个绝世天才,才可将“至宝”取出。

  这些年,苏浩然一直心怀叵测,处心积虑的【逆天邪神】想要窥探宗门至宝之秘。后来一次,他趁苏横山不在宗门,翻他内院时,无意间触动了一个隐秘玄阵,看到了那本秘典,从而知道了关于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来源和秘密。

  得知要天玄境才可服用盘龙须,玄力不足强行服用和找死无异,他就算拿到手也无济于事,苏浩然失望恼恨之余,竟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想到了将之献给七星神府,博其青睐的【逆天邪神】念头。

  不过这些,他没有和苏横山言明,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逆天邪神】暗中千方百计、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找寻能当面和七星神府之人说话的【逆天邪神】机会……毕竟,这是【逆天邪神】属于他的【逆天邪神】“大功”,绝不能借他人之口。

  经过两年多的【逆天邪神】“努力”,他终于博到一个机会,当面告知了一个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神使”太苏门中隐有一株“盘龙须”的【逆天邪神】消息。

  之后,得到七星神府“赞许”的【逆天邪神】苏浩然回到太苏门后,迅速联合苏横岳、苏忘机以及黑木堡,逼迫苏横山交出至宝钥匙,有“七星神府”这个恐怖靠山,太苏门人惊惧之下,纷纷倒戈向苏浩然。

  而所有不听话者,除了苏横山之外,全部被无情屠杀,弃尸在后山竹林。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从黑衣神使头上缓缓移开,眼角余光淡淡扫了全身发抖的【逆天邪神】苏浩然一眼,低下头来,缓缓的【逆天邪神】道:“看来,你并没有说谎。既然如此,那我就信守承诺,让你死的【逆天邪神】痛快点!”

  “唔……”黑衣神医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恐和绝望。

  云澈手掌一撤,将黑衣神使甩翻在地,然后一脚踩下。

  噗!!!

  云澈的【逆天邪神】右脚直接踏穿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的【逆天邪神】踩在地面上,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踩出一个稀烂的【逆天邪神】血洞,大片的【逆天邪神】猩血、破碎的【逆天邪神】骨头和内脏猛烈飞散,将周围十几丈区域洒的【逆天邪神】血迹斑斑。

  黑衣神使四肢痉挛,然后彻底沉寂下去,再无声息。

  云澈抬起脚来,脚上却没有沾到半点血迹。他将黑衣神使残破的【逆天邪神】身体嫌恶的【逆天邪神】踢开,然后手指轻轻一动。

  砰砰砰砰砰砰砰……

  埋葬所有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冰夷之树无情爆裂,承受了很久冰狱折磨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发出最后的【逆天邪神】绝望惨叫声,身体在漫天飞舞的【逆天邪神】冰花中支离破碎。

  飞散的【逆天邪神】冰晶和碎尸将周围大量太苏门弟子砸翻在地,他们在惨叫声中如梦方醒,全部丢掉手中武器,连滚带爬的【逆天邪神】逃窜而去。

  “呵,还想走!?”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是【逆天邪神】残酷的【逆天邪神】冷笑,他手掌缓缓张开,火焰燃起,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上空骤然间通红一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逆天邪神】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