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5章 生不如死

第875章 生不如死

  云澈带着苏横山刚一落地,已瞬间被一大片人围了起来。

  毫无疑问,围住他们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弟子。他们看到满身血迹、披头散发的【逆天邪神】苏横山,虽然偶尔有些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闪过复杂或抽搐,但包围过来的【逆天邪神】脚步没有丝毫迟疑,一排排明晃晃的【逆天邪神】武器更是【逆天邪神】对准了他们。

  “还想跑……看你往哪里跑!”

  一个气势汹汹的【逆天邪神】声音从塌陷的【逆天邪神】地牢方向传来。听到这个声音,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晃过“苏浩然”这个名字。

  苏横山的【逆天邪神】独子,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同父异母的【逆天邪神】兄长……一个六年前在“幻境”中就让他极为厌恶的【逆天邪神】人。

  人群被分开,云澈先前感知到的【逆天邪神】那二十六个人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全身黑衣的【逆天邪神】中年人,面色消瘦中微带苍白,全身最为显眼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胸前黑衣所印的【逆天邪神】七颗星辰。星辰呈深绿色,彰显着他在七星神府颇为不低的【逆天邪神】地位。行走之前,全身释放着一股上位者的【逆天邪神】傲然气息,仿佛在这片土地上,他就是【逆天邪神】俯视一切的【逆天邪神】王者,其他皆为蝼蚁。

  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强至霸玄境八级。

  他的【逆天邪神】后方,是【逆天邪神】两个同样一身黑衣,胸前刻印着淡绿色星辰的【逆天邪神】中年人,正是【逆天邪神】云澈感应到的【逆天邪神】另外两个霸皇……不过是【逆天邪神】初期霸皇。

  再往后,则出现了一些熟悉的【逆天邪神】面孔。

  刚才嚎叫的【逆天邪神】苏浩然!!

  当年联合黑木堡,欲强逼苏横山交出至宝钥匙的【逆天邪神】苏横岳!

  苏忘机——太苏门辈分最高的【逆天邪神】太长老!!

  就连当年被夏倾月吓破胆的【逆天邪神】黑木堡主黑木青牙也赫然在列!

  而且从这些人的【逆天邪神】走位来看,竟似是【逆天邪神】以苏浩然为首。

  而这些人就像是【逆天邪神】一群哈巴狗般走在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三个霸皇身后,身体微微佝偻,姿态毕恭毕敬,似乎仅仅是【逆天邪神】与其共行都是【逆天邪神】一件惶恐至极的【逆天邪神】事。

  而他们看到云澈时,也同时愣了一下,随之,苏浩然第一个想了起来,惊声道:“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

  最前方的【逆天邪神】黑衣人一直在冷眼打量着云澈,听到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叫声,他淡淡的【逆天邪神】道:“看起来,你们认识这个人?”

  “啊……是【逆天邪神】,”忽得黑衣人问话,苏浩然的【逆天邪神】腰连忙再度弯下了几分:“几年前见过,不过他只是【逆天邪神】个小人物,不堪一提,不堪入神使大人之耳。”

  “小人物?”被称作“神使大人”的【逆天邪神】黑衣人冷哼一声:“一个年级轻轻的【逆天邪神】六级霸皇,会是【逆天邪神】个小人物?”

  这话一出,无论太苏门还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所有人都惊立当场,六年前见过云澈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直接朦那里,就连被云澈挡在身后的【逆天邪神】苏横山也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一惊。

  苏浩然双目瞪大,然后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六……六级霸……霸皇!?这这这……这不可能,六年前……他才是【逆天邪神】灵玄境而已……怎么可能……”

  “怎么?难道是【逆天邪神】本座的【逆天邪神】感知力还不如你么!”黑衣神使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苏浩然顿时全身一抖,惊恐的【逆天邪神】道:“不不不,小人失言,小人纵然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质疑神使大人,请神使大人赎罪。”

  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儿子像哈巴狗一样卑躬屈膝,苏横山神态漠然,脸上几乎看不到痛心之色……因为他早已痛心悲哀到麻木。

  “年轻人,感觉你的【逆天邪神】年龄应该不超过三十岁,居然已有如此修为。”黑衣神使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这等天资,就算在我七星神府,都是【逆天邪神】顶级。你不应该是【逆天邪神】个无名之辈,但看你的【逆天邪神】样子,又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折天教或飞仙剑派,你叫什么名字,是【逆天邪神】何宗门,师父是【逆天邪神】谁?”他的【逆天邪神】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沉:“又是【逆天邪神】谁,给你的【逆天邪神】胆子挑衅我七星神府!”

  年记不到三十岁的【逆天邪神】六级霸皇,这个黑衣神使虽然不惧,但心中无法不惊。所以,他没有马上动手,而是【逆天邪神】要套出他的【逆天邪神】底细。但,无论他是【逆天邪神】什么底细,他们都不可能会惧……因为他们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

  就算这个人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来自折天教和飞仙剑派,也最多是【逆天邪神】和他们平起平坐而已。

  在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天地之气下,苏横山已是【逆天邪神】恢复了大量的【逆天邪神】元气,他挣扎着向前,用力将云澈推开,吼声道:“老贼,这个年轻人不过是【逆天邪神】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你有种,就现在杀了他!”

  他猛的【逆天邪神】转头看向云澈,用更大的【逆天邪神】声音吼道:“你看清楚,我叫苏横山,不叫令大同,这里是【逆天邪神】太苏门,不是【逆天邪神】要你找的【逆天邪神】二玄门!我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事,我苏横山是【逆天邪神】生是【逆天邪神】死,还轮不到你一个不知所谓的【逆天邪神】外人来插手,还不赶紧滚!滚!!”

  云澈:“……”

  他听得懂苏横山的【逆天邪神】意思,他在告诉他眼前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他所能对付,要他马上脱身,然后去找苓儿。

  眼前的【逆天邪神】状况,卑躬屈膝的【逆天邪神】苏浩然等人,竹林中那些身着太苏门衣的【逆天邪神】尸体……这些结合之下,太苏门发生了什么,云澈已明白了七七八八。他忍住将所有人全部屠杀的【逆天邪神】冲动,向前一步,用无比平静的【逆天邪神】声音道:“你们有没有搜寻到苏苓儿出现过的【逆天邪神】踪迹?如果有,说出来,我可以让你们死的【逆天邪神】痛快些。”

  苏横山顿时愣住,伸出的【逆天邪神】手掌无力的【逆天邪神】垂了下去。黑衣神使眼睛猛的【逆天邪神】一眯,而周围则响起大片的【逆天邪神】哄笑声,尤其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弟子,几乎笑的【逆天邪神】前仰后合,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由先前的【逆天邪神】谨慎变得无比嘲讽……甚至怜悯。

  “呵,”黑衣神使淡淡冷笑,慢悠悠的【逆天邪神】说道:“看起来,你资质虽然不错,但脑子却不太灵光……哦不,是【逆天邪神】愚蠢。”

  苏浩然满脸幸灾乐祸,嚣张的【逆天邪神】吼道:“云澈,没想到六年不见,你却一来就找死!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逆天邪神】大人物是【逆天邪神】谁吗!他可是【逆天邪神】堂堂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神府使者!你现在马上跪下来磕头赔罪还来得及,神使大人宽宏大量,说不定会赏赐你一个全尸。”

  云澈目光看都没看苏浩然一眼,眼睛缓缓眯起:“我再说一遍,把关于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消息说出来,我可以让你们死的【逆天邪神】痛快些!”

  “呵,”黑衣神使低沉的【逆天邪神】一笑:“看来,你是【逆天邪神】存心的【逆天邪神】找死!”

  云澈全身未动,唯有手指,轻轻点向了黑衣神使右侧的【逆天邪神】那个神府弟子。

  砰!!

  “啊!!!”

  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爆裂声,瞬间带起了一道惨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惨叫,那个神府弟子翻倒在地,胸口炸裂,暴烈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从他的【逆天邪神】胸腔为起点,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燃烧而去。

  “呜啊啊啊啊啊啊…………”

  金乌之炎的【逆天邪神】焚烧,就算是【逆天邪神】个帝君都难以承受,何况一个初期霸皇……更何况这团金乌炎是【逆天邪神】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内部燃起!他拼命的【逆天邪神】惨叫,拼命的【逆天邪神】翻滚,拼命用玄力去抵御,但云澈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又岂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所能影响!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恐怖场景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黑衣神使也同样脸色骤变。他左侧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连忙冲上,想要扑灭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玄火”,但手掌刚一碰触到火焰,忽然一声惨叫,两只手掌已是【逆天邪神】白骨森森……随之,白骨亦被灼烧殆尽,恶魔般的【逆天邪神】火焰沿着他的【逆天邪神】双手缓慢的【逆天邪神】燃烧,让他在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和恐惧中栽倒在地,和第一个神府弟子一样拼命的【逆天邪神】翻滚,嚎叫着。

  金乌炎燃烧的【逆天邪神】格外缓慢,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吞噬着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体,而这个过程,伴随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比他们想象中的【逆天邪神】炼狱还要残酷的【逆天邪神】痛苦。两个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惨叫,凄厉的【逆天邪神】如同地狱恶鬼的【逆天邪神】嚎哭。他全身疯狂的【逆天邪神】翻滚、痉挛,眼眸痛苦的【逆天邪神】几乎瞪出了眼眶之外,额头上的【逆天邪神】青筋如蚯蚓一般清晰的【逆天邪神】鼓了起来!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啊啊啊!!!”

  他们拼尽全力发出的【逆天邪神】绝望声音……是【逆天邪神】在奢望着死亡。

  砰!!

  随着云澈眼神的【逆天邪神】变动,世间最凶戾的【逆天邪神】火焰忽然炸裂,一瞬间,两个神府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体如同被炸碎的【逆天邪神】破布一般四分五裂,散成无数的【逆天邪神】火焰碎片,而这些碎片尚未落地,便已被焚成虚无……不要说残尸,连一抹焦烟都没有留下。溅落在地的【逆天邪神】火苗瞬间将地面如泡沫般灼烧的【逆天邪神】千疮百孔。

  所有人完全失声,每个人都死死瞪大眼睛,脸色苍白如纸,骤然膨胀的【逆天邪神】震惊与惊恐让他们的【逆天邪神】眼眸几欲炸裂。

  苏浩然已是【逆天邪神】面无人色,仓皇后退,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道:“妖……妖法……是【逆天邪神】妖法!!”

  黑衣神使的【逆天邪神】面孔彻底扭曲,再也没有了半点淡定和傲然,脸上的【逆天邪神】苍白彰显着他内心极速膨胀的【逆天邪神】恐惧。他脚步后退,忽然一声大吼:“所有人上……杀了他!!”

  他的【逆天邪神】这声令下,惊魂未定的【逆天邪神】众神府弟子全身一震,条件反射般的【逆天邪神】一同冲向云澈。

  云澈面孔冰冷,看也不看周围,手上的【逆天邪神】炎光化作蓝光,骤然一闪。

  顿时,十几颗冰夷大树拔起而起,将所有冲上来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笼罩其中,无数道冰冷彻骨的【逆天邪神】冰枝在伸展间无情的【逆天邪神】刺入、贯穿着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体……但寒气之下,他们的【逆天邪神】血还未来得及流出,便已被冻结,就连生命的【逆天邪神】流失,也在寒气之下变得格外缓慢。

  短暂到只有一瞬间,所有的【逆天邪神】神府弟子便已全部被埋葬在冰夷之树中,他们每个人全身都被至少数十道冰枝洞穿,就像是【逆天邪神】一只只被毒刺串起来的【逆天邪神】蚂蚱,但他们没有血流,没有挣扎,甚至无法马上死去,唯有口中发出着惊恐、凄厉到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这些绝望的【逆天邪神】惨叫声重叠在一起,就像是【逆天邪神】来自阿鼻地狱的【逆天邪神】死亡送葬!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