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3章 终回沧云

第873章 终回沧云

  天玄大陆距离沧云大陆整整九百多万里,幻妖界与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距离也相差无几。茉莉曾经告诉过他,以太古玄舟剩余的【逆天邪神】力量,最多只可往返一次沧云大陆。

  但对如今状态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一次,已经足够。

  离开金乌雷炎谷,云澈没有回妖皇城,而是【逆天邪神】直接启动太古玄舟。茉莉当初已在他记忆里留下了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位置。

  此去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结果是【逆天邪神】什么,他无法预知。但如果不去,那会是【逆天邪神】他生命之中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缺憾。

  近千万里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同样只需一瞬间。

  离开太古玄舟,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神顿时一片迷蒙……因为,他的【逆天邪神】脚下,已经是【逆天邪神】熟悉,而又无比遥远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

  “沧云大陆……”他低低的【逆天邪神】念着,他的【逆天邪神】恩师,他的【逆天邪神】苓儿,他在这个世界所经历的【逆天邪神】一切,无数的【逆天邪神】记忆与画面如潮水般在他心海中剧烈的【逆天邪神】翻腾着。没有人可以理解他两生的【逆天邪神】经历,也没有人可以理解他此刻的【逆天邪神】心情。

  一阵清凉的【逆天邪神】山风迎面吹来,云澈心情平复,这才环顾四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是【逆天邪神】一片蜿蜒而上的【逆天邪神】山体,高耸的【逆天邪神】峰顶直入云端,转过身,千里之景尽收眼底……他赫然是【逆天邪神】停留在一座高山的【逆天邪神】山腰之上。

  云澈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周围,很快,一个名字如闪电般闪现在他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

  这是【逆天邪神】……

  太苏山!!

  他的【逆天邪神】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震……茉莉印记在他心魂中的【逆天邪神】位置信息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指向沧云大陆,还精准的【逆天邪神】定位在了这座太苏山附近!!

  而苏苓儿所在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就在这太苏山下!

  心潮涌动,无法平静。云澈无心欣赏太苏山的【逆天邪神】风景,从山腰直飞而下,不多时,已来到了太苏山脚。

  太苏山脚之下,是【逆天邪神】一大片翠绿的【逆天邪神】竹林。进入竹林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一下子慢了下来,并逐渐变得越来越慢。六年前,那个似幻境般的【逆天邪神】世界里,这里,也是【逆天邪神】一大片竹林,是【逆天邪神】苏苓儿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牵着他来到这里……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她最喜欢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里,也是【逆天邪神】一片竹林。

  如果……

  如果一切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竹林的【逆天邪神】另一头,就是【逆天邪神】她所居住的【逆天邪神】太苏门。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轻了下来,似乎是【逆天邪神】怕自己的【逆天邪神】动静会惊扰到这里的【逆天邪神】清风。他无比渴望着想要见到苏苓儿,又越发恐慌着一切最终依然只是【逆天邪神】一场幻梦……

  竹林意外的【逆天邪神】安静,除了风声和竹枝摇摆的【逆天邪神】声音,再没有其他动静,更看不到半个人影甚至兽影。与其说安静,倒不如说有些异样的【逆天邪神】沉寂。

  云澈穿行其中,不知走了多久,脚步忽然停在了那里。

  茂密的【逆天邪神】竹林之中出现了一片很小的【逆天邪神】空地,空地中心,静静的【逆天邪神】立着一个竹子彻成的【逆天邪神】竹屋。

  竹屋很小巧,也很简单,而且显得有些陈旧,每一根竹子,都带上了枯黄之色。

  看着这个小竹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踉跄着向前,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逆天邪神】竹门。

  竹屋的【逆天邪神】内部,有着一张用竹子搭起来的【逆天邪神】小床和小桌,云澈伸出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掌,轻轻的【逆天邪神】按在竹床上,竹床很简单,很硬,随着他手掌的【逆天邪神】碰触,发出很轻的【逆天邪神】“吱呀”声……而上面,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灰尘。

  抬起头,竹屋的【逆天邪神】顶部,有着一个圆形的【逆天邪神】空洞,夜晚,皎洁的【逆天邪神】月光便会从中洒下,耀满整个竹屋内部。

  整整六年,除了竹体变得枯黄,整个竹屋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变化……就像是【逆天邪神】一个被捧在掌心,悉心呵护的【逆天邪神】婴儿,整整六年,都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损伤。

  “苓儿……是【逆天邪神】苓儿……是【逆天邪神】苓儿……是【逆天邪神】苓儿……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苓儿……”

  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一片轰然,视线完全模糊,他的【逆天邪神】心绪彻底混乱,灵魂疯狂的【逆天邪神】战栗,全身每一滴血液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翻腾……虽然茉莉一次次用无比确定的【逆天邪神】语气告诉他六年前的【逆天邪神】“幻境”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幻境,但他依然存留着一分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世上会有和梦境一样美好的【逆天邪神】真实,不敢奢望自己还能拥抱已经永远失去的【逆天邪神】苓儿。

  但是【逆天邪神】,这片竹林,还有竹林中他为苏苓儿搭建起的【逆天邪神】小竹屋,向他证明着六年前的【逆天邪神】一切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幻境,而是【逆天邪神】他曾经做梦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真实。

  “苓儿……苓儿…………苓儿!!!”

  充斥全身的【逆天邪神】温热暖流涌上头顶,云澈冲出竹屋,一声声呼唤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名字,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冲向记忆中太苏门的【逆天邪神】方向。

  片片翠竹被他撞倒,而他已什么都顾不得,速度越来越快。

  就在他要腾空而起时,前方拂来的【逆天邪神】风忽然带上了异常刺鼻的【逆天邪神】味道。

  这个味道云澈格外熟悉……分明是【逆天邪神】腐尸的【逆天邪神】味道!!

  如有一盆冷水浇灌而下,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念从剧烈的【逆天邪神】激动中快速变得清醒。这里距离太苏门明明很近……怎么会有如此之重的【逆天邪神】尸体腐味?

  云澈快步向前,空气中的【逆天邪神】味道也愈加刺鼻。逐渐的【逆天邪神】,前方的【逆天邪神】竹林已不再平整,出现了大量被摧毁的【逆天邪神】痕迹,土地,还有竹体之上,也开始布满了片片早已干涸的【逆天邪神】血迹。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点点沉了下来,一具尸体,也在这时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在这样一片竹林之中,尸体腐烂的【逆天邪神】速度不会太快。从眼前尸体的【逆天邪神】腐烂程度来看,至少已经死了半个月。而让云澈心中剧烈的【逆天邪神】一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尸体染血的【逆天邪神】外衣……

  那分明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衣装!

  而尸体绝不止这一具,云澈继续向前,前方的【逆天邪神】竹林已几乎被完全摧毁,干涸的【逆天邪神】血迹染满了地面和残竹,越是【逆天邪神】向前,尸体便越来越多,到了后来,成片的【逆天邪神】尸体堆积在一起,场面触目惊心,刺鼻的【逆天邪神】腐味将竹林的【逆天邪神】清新气息完全的【逆天邪神】淹没。

  一路看到的【逆天邪神】尸体加起来足有近千具之多,他们死去的【逆天邪神】时间都相近,衣着,也都是【逆天邪神】属于太苏门!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之前的【逆天邪神】激动与狂喜被一片刺骨的【逆天邪神】冰冷所代替……不要说千具尸体,就是【逆天邪神】几万几十万堆在他面前,他都会面不改色。但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在太苏门附近,整整半个月无人理会的【逆天邪神】太苏门人尸体!

  这无疑证明着,太苏门定然发生了惨变!!

  那么苓儿……

  丝丝冰冷的【逆天邪神】寒气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脊梁骨窜上头顶,他双头紧捏,头皮发麻,然后如雷电般飞身而起,冲向了太苏门。

  太苏门到底发生了什么?

  苓儿……千万不要有事……求你千万要平安!!

  云澈全力催动幻光雷极。很快,六年前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太苏门便出现在了眼前。

  远远的【逆天邪神】盯着太苏门的【逆天邪神】南门,云澈虽然心焦如焚,但也没有失去清醒,并没有马上强行闯入,而是【逆天邪神】停住脚步,以流光雷隐匿下气息,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临近太苏门。

  太苏门中人影攒动,没有遭受大难的【逆天邪神】样子,也没有过于紧张的【逆天邪神】气息,一切都显得颇为正常。云澈潜入太苏门之中,很快便发觉,其中赫然存在着数个强大到异常的【逆天邪神】气息。

  三十二个王座,两个二级霸皇,以及一个八级霸皇!!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一下子寒了下来。

  在扶苏国江东一代,太苏门和黑木堡是【逆天邪神】两大霸主,而且太苏门要略胜黑木堡。在这里,天玄境是【逆天邪神】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存在,一个王座来此,足以横扫整个江东,纵然是【逆天邪神】身为两大霸主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和黑木堡,这一代也并未有王玄层面的【逆天邪神】强者。

  而现在,太苏门之中竟然忽然多出了整整三十二个王座,和三个霸皇!

  而且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绝非是【逆天邪神】太苏门人。

  云澈微微咬牙,心中的【逆天邪神】不安猛烈放大。他只能在心中拼命的【逆天邪神】祈求苏苓儿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否则,他都无法预料自己会做出多么疯狂的【逆天邪神】事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云澈在太苏门中快速潜行,直接接近那个几个霸皇气息的【逆天邪神】所在。这时,他从两个太苏门外姓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侧穿过,听到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谈话声。

  “……当年,若不是【逆天邪神】门主好心收留,我早已没命,更别说如今这身成就……而我却是【逆天邪神】背叛了门主……唉,有时想想,我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人。”

  “你的【逆天邪神】选择没有错,你也看到了,那些顽固不化,强行‘忠诚’的【逆天邪神】人都死了。毕竟,那可是【逆天邪神】七星神府啊,只有白痴才会傻到和七星神府做对。”

  七星神府!?

  这个名字让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微微一缩。

  “唉,门主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固执呢,顺从少门主的【逆天邪神】意思,抱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大腿,这可是【逆天邪神】其他宗门做梦都求不来的【逆天邪神】……”

  “听说门主被关了这么多天,依然什么都不肯说,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坚持什么。放着千载难逢的【逆天邪神】机会不要,却偏偏要选择白白送死,都不知该说是【逆天邪神】刚烈还是【逆天邪神】愚蠢……”

  两人的【逆天邪神】交谈声忽然戛然而止,因为两只冰冷的【逆天邪神】手掌如从虚空中探出,分别死死的【逆天邪神】锁在两人的【逆天邪神】喉咙上。

  两个太苏门外姓弟子瞳孔放大,面露惊恐,如见鬼神。

  “你们所说的【逆天邪神】门主,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苏横山?”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问道。

  两人恐惧的【逆天邪神】点头,却是【逆天邪神】无法发出的【逆天邪神】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

  “告诉我,他被关在哪里?”云澈声音冰冷刺骨,但得知苏横山没死,也至少算是【逆天邪神】一丝安慰。

  锁在右边那人的【逆天邪神】手掌稍稍松开,让他发出了艰涩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就在……地牢……最深……”

  “那苏苓儿在哪里?”云澈问出这句话时,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

  两人瞪大眼睛,瞳孔微微涣散,同时摇头。

  “呵……”云澈笑的【逆天邪神】无比阴森:“记得下辈子,不要再做忘恩负义的【逆天邪神】牲畜!”

  “啪”的【逆天邪神】一声轻响,两人的【逆天邪神】喉骨已被满腔怒火的【逆天邪神】云澈无情的【逆天邪神】捏碎。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