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1章 决然 上
  轩辕问天入侵妖皇城已过去一个月,但笼罩妖皇城的【逆天邪神】阴影和紧张气氛却从未散去过。这一个月间,大量的【逆天邪神】幻妖界高手涌入了妖皇城,同时,也有大量的【逆天邪神】城民以及宗门悄悄迁离……但小妖后下令,对逃离者任何人不得阻拦。

  清晨时分,云澈从妖皇宫回到云家,刚到家门,便遇到了同样刚刚回家的【逆天邪神】云轻鸿。

  “父亲,又是【逆天邪神】和外公他们整备护城大阵吗?”

  父子二人停在家门口的【逆天邪神】上空。

  云轻鸿点头:“先祖妖皇留下的【逆天邪神】护城大阵无比玄妙,上一次仓促唤醒,都将轩辕问天阻挡了好久。在轩辕问天再次到来之前,我们会尽全力将护城大阵的【逆天邪神】力量发挥到极致……剩下的【逆天邪神】,就要看天意了。”

  “……父亲,恕我直言。若单单只是【逆天邪神】以结界阻隔,不让轩辕问天侵入妖皇城,那纵然能阻上一年,又有什么意义?”云澈摇了摇头:“只不过是【逆天邪神】稍稍拖缓死亡而已。而且,轩辕问天也大可以暂时不理会妖皇城,转而去攻击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其他地方。”

  “唉,我又何尝不知。”云轻鸿长长叹息:“不仅小妖后,就连金乌圣神都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我们除此之外,又能有何作为?苟延残喘,总比束手待毙的【逆天邪神】好。”

  “父亲,如果可以逃离幻妖界,而且可以保证轩辕问天找不到……你和娘是【逆天邪神】否愿意一起?”云澈郑重的【逆天邪神】问道。

  云轻鸿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道:“小妖后愿意随你逃离幻妖界吗?”

  “……”云澈顿时无言。

  “以我对小妖后的【逆天邪神】理解,她断然不会。而我,也是【逆天邪神】一样。”

  说这句话的【逆天邪神】时候,云轻鸿露出微笑,而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勉强或不甘:“这世上,有很多比性命要重要的【逆天邪神】多的【逆天邪神】东西,对我如此,对小妖后同样如此。你如果把她强行带走,对她而言会是【逆天邪神】生不如死……我和你娘,也是【逆天邪神】一样。”

  “我们都已亲眼见识到了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可怕,如今在努力的【逆天邪神】挣扎和应对,却从未想过要逃离。”

  “但澈儿,你不一样!”云轻鸿眼神一敛:“你必须走。我们不走,并非是【逆天邪神】愚昧顽固,而是【逆天邪神】坚守必须坚守的【逆天邪神】东西。但你,你若不走,非但是【逆天邪神】不理智,更是【逆天邪神】愚蠢……这一点,我相信小妖后和你说过,你自己心里也该清楚。”

  “……”云澈久久没有说话。

  “明天,就是【逆天邪神】永安的【逆天邪神】满月宴了。”云轻鸿微笑起来:“我这个做爷爷的【逆天邪神】当然要亲自操办。这两天,天大的【逆天邪神】事都暂放一边,澈儿,过会你也来帮忙。”

  “好……”云澈有些失神的【逆天邪神】应了一声。

  云轻鸿离开,云澈在原地停留了很久,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眼神一点点冷了下来,双手也悄然攥紧。

  “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杀了轩辕问天!!”

  必须……

  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尚有些模糊的【逆天邪神】决定。他看了云家一样,刚要落到院中,忽然全身猛的【逆天邪神】一颤,玄脉之中,一股阴森的【逆天邪神】气息忽然爆开,让难以形容的【逆天邪神】痛苦瞬间蔓延了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难……难道……

  萧泠汐从庭院中走出,一眼看到了空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美眸一亮,欣喜的【逆天邪神】喊道“小澈,你回来了!”

  “苍月姐姐和雪児呢?她们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萧泠汐小跑向云澈,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唇瓣和鼻尖还稍稍的【逆天邪神】翘了翘,向他表达着自己心中的【逆天邪神】吃味。

  但她说完之后,却始终没有得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回应。萧泠汐轻“咦”了一声,刚要发问,却忽然看到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从上空坠下,狠狠的【逆天邪神】栽到了地上,整个人蜷缩在地,全身瑟缩,脸上分明是【逆天邪神】无比痛苦的【逆天邪神】神情。

  “小……小澈!”萧泠汐花容失色,手中的【逆天邪神】东西被她丢开,惊慌的【逆天邪神】跑向云澈:“小澈……你……你怎么了?”

  耳边是【逆天邪神】萧泠汐越来越近的【逆天邪神】声音,仅剩的【逆天邪神】清明让云澈颤抖着伸出手,一股轻柔的【逆天邪神】玄气将萧泠汐远远的【逆天邪神】推开:“不要……过来……呃!!”

  无法压抑的【逆天邪神】黑气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溢出,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升腾起来,也让云澈变得更加痛苦。

  “小澈……小澈!!”萧泠汐被惊吓的【逆天邪神】手足无措,泣声喊道:“快来人……快来人啊……快救救小澈!!”

  云家上下被瞬间惊动,就在附近的【逆天邪神】萧云狂风般的【逆天邪神】冲了过来,他一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顿时骇然色变:“大哥,你怎么了!!”

  “不要碰他!”

  萧云刚要靠近,云轻鸿的【逆天邪神】厉吼声从后方传来,让他全身顿时僵在那里。

  云轻鸿和慕雨柔匆匆而至,身后,数个云家长老和大量云家弟子也闻声赶来,他们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状态和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气,全部都惊在那里。

  云轻鸿一眼就看出,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样子,和一个月前一模一样。他从金乌雷炎谷回来后,从未和他解释过缘由,云轻鸿也没有主动追问,甚至还以为他已然痊愈。没想到,同样的【逆天邪神】情形,忽然又一次出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澈儿……澈儿他怎么了?”慕雨柔脸色苍白,如果不是【逆天邪神】手臂被云轻鸿强硬的【逆天邪神】拉着,她早已不顾一切的【逆天邪神】冲了上去。

  “谁都不要碰他……云儿,马上告知小妖后!!”云轻鸿脸色僵硬,强自镇定的【逆天邪神】道。

  而他话音刚落,上空便传来惊雷一般的【逆天邪神】气爆声,小妖后和凤雪児带着苍月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到来……她们原本速度很慢,却陡然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逆天邪神】魔气——而这个魔气不是【逆天邪神】来自轩辕问天,而是【逆天邪神】和云澈一个月前所释放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她们惊骇之下,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赶了过来。

  “云哥哥!”凤雪児惊慌失措的【逆天邪神】冲到云澈身边,将他黑气缭绕的【逆天邪神】身体从地上扶起。

  小妖后放下苍月,沉声道:“云澈,快集中意念放出太古玄舟……我们马上去金乌雷炎谷!”

  没有人可以体会云澈此时处在何等恐怖的【逆天邪神】境地之中。被魔气侵体尚且可怕无比,而这股魔气却是【逆天邪神】爆发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若换做他人,根本连痛苦和挣扎的【逆天邪神】机会都不会有,几乎瞬息之间就会毙命。

  “……”云澈已几乎无法发出清楚的【逆天邪神】声音,但在他强大的【逆天邪神】意志力下,依然成功的【逆天邪神】唤出了太古玄舟,再准确的【逆天邪神】定位到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入口。

  空间穿梭瞬间完成,小妖后和凤雪児带着云澈,又一次进入了金乌雷炎谷。

  上一次,云澈虽然没有解释,但她们都想当然的【逆天邪神】认为云澈定然是【逆天邪神】和轩辕问天交手时,被他的【逆天邪神】魔气侵体从而忽然爆发,绝不会想到这股魔气会是【逆天邪神】来自云澈身体内部……而这一次,她们两人都已深深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不对劲。

  时隔一月,再入金乌雷炎谷,两人又一次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火焰气息比上一次变得薄弱了许多。最初的【逆天邪神】金乌雷炎谷,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火山都在持续激烈的【逆天邪神】喷发着,随处可见沸腾的【逆天邪神】岩浆和火海。而今,近半的【逆天邪神】火山都处在沉寂状态,岩浆与火海的【逆天邪神】翻腾也远不如先前那般暴烈。

  不过她们无心去管这一直在持续的【逆天邪神】异变,带着云澈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来到了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尽头。

  “幻妖之帝幻彩衣……求见金乌圣神!”小妖后向着赤红色的【逆天邪神】天空呼喊道。

  “求金乌圣神现身相见!”

  小妖后连续呼唤,回答她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一片沉寂。直到她连续呼喊十几次后,苍穹之上终于响起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

  “幻彩衣,为何又一次打扰本尊的【逆天邪神】安眠!”

  “金乌魂灵!”凤雪児急声道:“是【逆天邪神】云哥哥……云哥哥身上又出现了和上一次一样的【逆天邪神】魔气,求您救救他!”

  “……!”

  小妖后和凤雪児明显感觉到空间骤然紧缩了一下。

  铮!!

  金乌眼瞳终于在上空睁开,耀眼的【逆天邪神】瞳光将赤红色的【逆天邪神】天空映成了淡金之色。很快,金色瞳光锁定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短暂的【逆天邪神】沉默之后,金乌雷炎谷中响起了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叹息。

  “你们去吧,十日之内,不许任何人再踏入半步?”

  “十日?”小妖后面露惊色:“金乌圣神,云澈他究竟……”

  她话音未落,一道金芒已笼罩而下,将她和凤雪児排斥出金乌雷炎谷的【逆天邪神】世界。

  啾~~~~——!

  一声长鸣,赤金眼瞳骤然放大,赤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如流星暴雨般从天而落,将云澈淹没在金色的【逆天邪神】火海之中。

  黑气被暴烈的【逆天邪神】金乌之炎缓缓压下,云澈压力骤减,有些艰难的【逆天邪神】坐直身体,凝聚精神,吸纳引导着金乌魂灵磅礴的【逆天邪神】力量,逐渐的【逆天邪神】,他泛黑的【逆天邪神】脸色也开始恢复正常,呼吸也开始平稳了下来。

  “不过才短短一个月,为什么魔源珠会这么快挣脱封印,再次爆发?”云澈耳边响起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

  “哼,本尊已找到原因。”金乌魂灵沉声道:“你心中多了一个沉重的【逆天邪神】郁结,让你这段时间一直处在心窒和悲伤之下,从而加剧了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成长!”

  “……连悲伤也会影响到魔源珠吗?”云澈低声道。

  “悲伤与愤怒、贪婪、怨恨一样,都属于负面情绪。而强烈的【逆天邪神】负面情绪,都会刺激加剧魔源珠的【逆天邪神】力量复苏。哼,本尊倒是【逆天邪神】没有想到,以你的【逆天邪神】阅历和性情,居然也会产生如此之大的【逆天邪神】郁结。”

  “……”云澈苦涩的【逆天邪神】笑了笑。

  “看来,你师父留给你的【逆天邪神】记忆碎片,你已经看过了。”金乌魂灵在三个月前读取云澈的【逆天邪神】记忆的【逆天邪神】同时,也读取了茉莉留给他的【逆天邪神】记忆。它比云澈更先知道茉莉留给他的【逆天邪神】话语。

  云澈并不意外,他低低的【逆天邪神】念道:“人之所以是【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因为有着完整的【逆天邪神】七情六欲。我心知我不该就此沉沦,但我无法接受我失去了小仙女……还有我们的【逆天邪神】孩子……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真正接受这一切。”

  “哼,这正是【逆天邪神】你们人类最为可笑软弱之处!若换做他人,本尊倒是【逆天邪神】可以强行封锁其这部分记忆,但以你如今的【逆天邪神】魂力,纵然是【逆天邪神】本尊也已无法强行干涉。罢了……你体内的【逆天邪神】魔源珠不但摆脱封锁,且变得比上一次更加暴躁,以本尊残余之力,强行压制已颇为勉强,想要再一次封锁,不但时间要很久,而且必须依赖死亡之海。”

  “这十天之内,你必须一直留在死亡之海,半刻都不许离开!”

  一道金芒从天而落,将云澈带起,然后瞬间卷入无边的【逆天邪神】死亡之海中。

  “既已如此,悔已无路……那便尽最后之力吧。”金乌魂灵一声低叹,将自己最后的【逆天邪神】神力融入死亡之海中。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