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70章 星神血
  “呼……”云澈仰倒在房顶上,轻念道:“我已经失去了小仙女……我怎么能再眼睁睁的【逆天邪神】失去你。”

  “可是【逆天邪神】,我到底该怎么做……”

  “安儿,我们要去看望太爷爷了哦,要乖乖的【逆天邪神】。”

  不远的【逆天邪神】地方传来天下第七轻柔似风的【逆天邪神】声音。她抱着襁褓中的【逆天邪神】婴孩,面带暖笑,脚步轻缓,身边是【逆天邪神】寸步不离的【逆天邪神】萧云,不时的【逆天邪神】逗弄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儿子。

  萧永安的【逆天邪神】到来,让本就感情极深的【逆天邪神】夫妻二人之间更加幸福温馨,纵然是【逆天邪神】让全城惶然的【逆天邪神】灾难阴影也无法将之冲淡。

  “云哥哥,你说安儿长大了之后会像谁多一点呢?”

  “当然是【逆天邪神】像你,像你多一些的【逆天邪神】话肯定会更漂亮。”

  “嘻嘻……安儿,你听到了么,要每天多看看娘亲,将来长成美男子唷。还有,长大好要好好孝敬太爷爷还有云澈伯伯,要是【逆天邪神】没有云澈伯伯,娘亲和爹爹可都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起大哥,这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萧云轻轻的【逆天邪神】叹了一口气:“我总觉得,他最近和以前变得很不一样。”

  云澈:“……”

  “我也感觉到了。”天下第七幽幽道:“以前每次见到云大哥,都会感觉到一种很霸气,让人无比心安的【逆天邪神】感觉。但从金乌雷炎谷回来之后,每次见到他,总觉得他……心事重重。”

  “我大概知道原因。”萧云忧心道:“云大哥用尽全力救回了我们的【逆天邪神】孩子,但他自己的【逆天邪神】孩子……如今应该已经五岁了,但他却连见都没有见过,甚至连生死都……”

  “这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他心中最痛苦的【逆天邪神】地方。如今他救回了我们的【逆天邪神】孩子,却无法找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孩子,就算是【逆天邪神】大哥,也一定难受还有自责到无法释怀。我嘴笨,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盼望大哥可以早点走出来。”

  “云大哥的【逆天邪神】话,一定没问题的【逆天邪神】。”天下第七信心十足的【逆天邪神】道。

  默默看着夫妻二人走远,云澈默叹一声:原来我已经害的【逆天邪神】很多人为我担心了,看来的【逆天邪神】确必须好好调整状态了。

  也不知道元霸现在怎么样了。在轩辕问天眼中仅有的【逆天邪神】几个潜在威胁,夏元霸是【逆天邪神】其中之一。以轩辕问天已明显被扭曲的【逆天邪神】性情,身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必遭他的【逆天邪神】魔爪……希望他能化险为夷吧。

  云澈闭上眼睛,意识沉入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世界。

  碧绿色的【逆天邪神】世界一片安静,显得红儿的【逆天邪神】酣睡声格外清晰。

  “红儿,起床了!”云澈来到床前,拍了拍红儿的【逆天邪神】小屁股。这个玉床本是【逆天邪神】茉莉休息的【逆天邪神】地方,自从红儿到来后,就被她全天候霸占。

  毕竟她基本除了吃就是【逆天邪神】睡。有时被召唤出来,也是【逆天邪神】在剑中酣睡,打上半个时辰都不一定醒。

  “唔……”红儿被云澈很轻的【逆天邪神】一巴掌拍醒,她睁开眼睛,傻朦朦的【逆天邪神】道:“主人,人家正做一个很好吃的【逆天邪神】梦,为什么要忽然吵醒人家。”

  很……好吃的【逆天邪神】……梦!?

  “……红儿,你茉莉姐姐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留了一个东西在你这里让你交给我?就是【逆天邪神】她离开的【逆天邪神】时候。”云澈扶正她娇小的【逆天邪神】身躯问道。

  “唔?”红儿眨了眨睡眼,小手拽了拽朱红的【逆天邪神】头发,忽然一脸委屈的【逆天邪神】道:“不知道,人家现在肚子饿,什么都想不起来。”

  “~!#¥%……”云澈一伸手,抓来两把通体晶莹,释放着王玄气息的【逆天邪神】长剑:“好了,吃吧。”

  “哇!谢谢主人!!”

  红儿睡意全无,双眼发亮,一把抱过两把王玄境,嘴巴大大的【逆天邪神】一张,随着“嘎嘣”一声,一个齿状缺口出现在了比玄铁还要坚韧的【逆天邪神】剑身上。

  虽然早已习惯了红儿牙齿的【逆天邪神】“可怕”,但每次看到,依然深感心惊胆战。

  随着红儿的【逆天邪神】狼吞虎咽,一转眼的【逆天邪神】工夫,两把王玄剑就被红儿吃了个干干净净,连点碎渣都没剩下。她满足的【逆天邪神】拍了拍丝毫没有变化的【逆天邪神】小肚子,忽然尖声道:“想起来啦!茉莉姐姐要我把这个东西给主人!”

  红儿小手一抬,捧起了一点明亮的【逆天邪神】白芒。

  云澈嘴唇微动,伸出手来,将白芒轻轻的【逆天邪神】拿在手中。

  顿时,一段来自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从白芒上传来,响起在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

  “云澈,当日重塑身体,我借用了你的【逆天邪神】三滴精血,并承诺会给予你一滴星神血作为补偿。现在,我依照承诺,将这滴星神血赋予你。”

  “星神之力的【逆天邪神】炼化需要极其特殊的【逆天邪神】方式,以你之力无法炼化其中的【逆天邪神】神力,但它可以数倍的【逆天邪神】弥补你因失去三滴精血而损失的【逆天邪神】寿元。”

  “如果我已无法留在你的【逆天邪神】身边,那么,这滴星神血就是【逆天邪神】我留给你最后的【逆天邪神】礼物。

  “……”

  云澈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手中的【逆天邪神】白芒……星神血,这是【逆天邪神】属于茉莉的【逆天邪神】精血……

  他意识朦胧间,缠绕着白芒的【逆天邪神】星神血忽然飞离他的【逆天邪神】掌心,一直飞向他的【逆天邪神】眉心,然后强行融入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

  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瞬间脱离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世界,与此同时,一股似温暖,又似冰冷的【逆天邪神】奇异感觉从他的【逆天邪神】眉心为起点快速蔓延至全身。他连忙坐起身来,凝聚精神开始吸纳星神血。

  短暂的【逆天邪神】不适感过去,星神血逐渐完全融于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他的【逆天邪神】五感开始变得更加清明,全身涌上了颇为澎湃的【逆天邪神】元气,体质隐隐有了一种增强的【逆天邪神】感觉,但除此之外,他的【逆天邪神】玄气毫无变化。

  就如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所述,它可以大幅度增加云澈的【逆天邪神】寿元,但对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却基本毫无提升。

  星神血完全融入身体。云澈睁开眼睛,全身,还有心中,都涌上了一股深深的【逆天邪神】温暖感。他抬起头,看着远方轻轻自语:“茉莉,你留下这滴星神血,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为了补偿我么……”

  轻语间,他的【逆天邪神】嘴角微微带起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微笑。

  ————————————

  沧云大陆,扶苏国江东域,太苏山下。

  一大片竹林从太苏山脚一直蔓延到遥远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南门,竹枝茂密,远远望去,浓郁的【逆天邪神】翠绿色充斥了整个视野。

  平日里,这里摇摆的【逆天邪神】竹叶总会带起清新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清风,让人心旷神怡,似乎连心灵都在被轻柔的【逆天邪神】洗涤。

  但今天,来自竹林的【逆天邪神】风,却带着刺鼻的【逆天邪神】猩血气息。

  嚓!!!

  随着一道毒辣的【逆天邪神】刀光,血箭飞射,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人影重重的【逆天邪神】倒下。他的【逆天邪神】身边,已是【逆天邪神】堆满了尸体。

  “老七!!”

  苏横山扑了上去,抱着男子的【逆天邪神】身体,瞪大的【逆天邪神】双眸中满是【逆天邪神】血泪。最后一个坚守在他身边的【逆天邪神】人也倒下了。他脚下的【逆天邪神】土地,周围的【逆天邪神】竹叶都已被鲜血染红,尸体铺满了整个视野。而这些,都是【逆天邪神】用生命挡在他面前,也捍卫者太苏门最后尊严的【逆天邪神】人……

  如今,除了他自己,他们全部倒下了。

  “门主……快……走……”高大男子痛苦的【逆天邪神】呢喃,然后闭上眼睛,彻底的【逆天邪神】断了气。

  “老七!!!!”苏横山发出撕心裂肺的【逆天邪神】吼叫,全身因痛苦和怨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呵呵呵,我亲爱的【逆天邪神】父亲,你太让我失望了。”

  浩浩荡荡的【逆天邪神】一群人将苏横山围在中间,他们有的【逆天邪神】人穿着太苏门的【逆天邪神】衣着,有的【逆天邪神】人则是【逆天邪神】一身黑衣——赫然是【逆天邪神】黑木崖的【逆天邪神】着装。而站在最前方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苏横山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苏浩然。

  “你可是【逆天邪神】答应我们只要放苓儿走远,就会把至宝钥匙老老实实的【逆天邪神】交出来,结果却出尔反尔,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顽抗,白白害死这么多人的【逆天邪神】性命……啧啧,好歹都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长辈和同门啊,着实是【逆天邪神】让人不忍啊。”

  苏浩然一脸身为掌控者的【逆天邪神】傲然淡笑,脸上却又哪有一丝的【逆天邪神】不忍。

  三长老苏横岳,太长老苏忘机都在场,甚至还包括黑木堡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他们都是【逆天邪神】面露冷笑,但站位……却都是【逆天邪神】站在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后方。

  再后方,是【逆天邪神】黑木崖的【逆天邪神】人,以及……整整八成太苏门的【逆天邪神】弟子!

  跟随苏横山的【逆天邪神】太苏门弟子,只有可怜的【逆天邪神】两成……如今已全部惨遭屠戮。

  “你……你这个畜生!!”苏横山转过身,颤抖的【逆天邪神】手指指向苏浩然,血瞳之中是【逆天邪神】无尽的【逆天邪神】悲怆和悲哀。

  “我这些年……处处提防苏横岳和黑木堡……没想到……却是【逆天邪神】你这个畜生……咳,咳咳……”苏横山身体摇晃,口中咳出大片的【逆天邪神】鲜血。

  “嘿嘿,”苏横岳冷笑道:“浩然可比你这个顽固不化的【逆天邪神】废物强太多了,搭上【七星神府】这座大船,我太苏门便可瞬间如日中天,整个扶苏国无人敢欺。而若是【逆天邪神】浩然被收为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弟子,啧啧,那可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光宗耀祖那么简单。”

  “嘿嘿嘿,”黑木青牙满意加怜悯的【逆天邪神】瞥了苏横山一眼,向苏浩然垂首道:“少门主,待日后入了七星神府,还请不吝稍加提携。”

  “哈哈哈哈,”苏浩然傲然大笑,得意洋洋:“那是【逆天邪神】自然,若不是【逆天邪神】黑木堡主,本少又怎会有机会得到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青睐。”

  “苏横山,”苏浩然直呼其名:“所有不识抬举的【逆天邪神】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是【逆天邪神】尽早乖乖的【逆天邪神】把至宝钥匙交出来,免受更多的【逆天邪神】苦。毕竟嘛,折磨自己的【逆天邪神】父亲可是【逆天邪神】要夭寿的【逆天邪神】。”

  “你这个孽畜,你们这群畜生……我就算死,你们也永远别想得到至宝钥匙!!”苏横山恶狠狠的【逆天邪神】道,他手里死死抓着染血的【逆天邪神】剑,全身释放着惊人的【逆天邪神】煞气:“你们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逆天邪神】!!”

  “报应?”苏浩然眼睛一眯,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所说的【逆天邪神】报应,该不会是【逆天邪神】指那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人吧?啧啧啧,真是【逆天邪神】悲哀啊,做了六年白日梦,居然到现在都还没醒。说起来,我还专门让七星神府的【逆天邪神】人打听过云澈和夏倾月这两个人,结果,那个层次,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名字,1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他们当年连告诉你们的【逆天邪神】名字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你居然还在梦想着他真的【逆天邪神】会回来娶苓儿……哎呀,也真是【逆天邪神】难为我那可怜的【逆天邪神】妹妹痴痴等了六年。”

  “神府使者到。”

  这时,一声低沉的【逆天邪神】呼喊从后方传来,短短五个字,却是【逆天邪神】让在场所有人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变,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苏浩然的【逆天邪神】身侧,他面孔冷峻,全身黑衣,胸口纹着交错的【逆天邪神】七颗星辰。

  看到这个人,所有人如见真神降临,全部慌不跌的【逆天邪神】拜了下去:“拜见神府使者。”

  “嗯。”神府使者鼻孔无力的【逆天邪神】出了一声,算是【逆天邪神】回应。

  “神府使者,浩然不知您老忽然到访,有失远迎,还请赎罪。”面对黑衣人,苏浩然先前的【逆天邪神】张狂消失的【逆天邪神】干干净净,只剩满脸的【逆天邪神】惶恐不安。

  “哼。”神府使者冷哼一声,扫了一眼苏横山:“他就是【逆天邪神】那个苏横山?”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府使者果然目光如炬。”苏浩然迅速拍马屁。

  “呵,对自己的【逆天邪神】亲生父亲都这么狠辣,果然是【逆天邪神】个办大事的【逆天邪神】人。”神府使者不咸不淡的【逆天邪神】笑了一声,听不出是【逆天邪神】夸赞还是【逆天邪神】嘲讽。

  “谢……谢神府使者夸赞,能为神府效命,是【逆天邪神】浩然三生之幸。”苏浩然小心翼翼,他身后的【逆天邪神】苏横岳、黑木青牙等人也都是【逆天邪神】深深低头,大气都不敢喘。

  “东西呢?”神府使者冷声道。

  “呃……”苏浩然心中一慌,满头大汗的【逆天邪神】道:“我们已搜过整个太苏门,都没有找到。唯一知道至宝钥匙的【逆天邪神】,就只有……只有他。”

  “哼!”神府使者目光一冷:“人都已经抓到眼前,这么多人却逼不出一个东西来,真是【逆天邪神】一群废物。”

  苏浩然喉咙狠狠“咕嘟”了一下,连忙道:“他……他原本答应只要放他的【逆天邪神】女儿远离,就会把至宝钥匙交出来。没想到,他却忽然出尔反尔。不过,请神府使者放心,他人已落在我们手中,要逼出至宝钥匙,不过是【逆天邪神】时间问题而已。”

  “他的【逆天邪神】女儿?”神府使者眼睛一眯:“哼,既然他这么在意他的【逆天邪神】女儿,那就把他女儿抓回来,到时候,看他还能不能嘴硬下去。”

  苏浩然眼睛一亮,连声附和:“神府使者英明!浩然这就派人去把苏苓儿抓回来……”

  重伤的【逆天邪神】苏横山听到此言,顿时如一头绝望的【逆天邪神】怒狼,怒吼道:“你们这群天杀的【逆天邪神】畜生……如果敢伤害苓儿……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等等!!”神府使者忽然一抬头,眼神陡然变得冰冷和危险起来:“那至宝钥匙……极有可能就在他女儿身上!!”

  “啊!”神府使者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人心中一惊,苏横山更是【逆天邪神】脸色骤变……而他脸色的【逆天邪神】变化清楚的【逆天邪神】落在神府使者的【逆天邪神】眼中。他脸色一阴,低沉道:“你们真的【逆天邪神】把那个苏苓儿放走了?没有派人暗中跟着?”

  “这……这……”苏浩然彻底慌神,哆哆嗦嗦的【逆天邪神】道:“苏苓儿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没用的【逆天邪神】黄毛丫头……我实在没想到苏横山会把那么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我……我这就派人去把……”

  “哼,不用了,一群没用的【逆天邪神】废物!!”神府使者转过身去,面向空荡荡的【逆天邪神】竹林低声道:“出动所有人,挟令扶苏国皇室和所有门派,封锁整个扶苏国,掘地三尺也要把苏苓儿给我找出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逆天邪神】。”空荡荡的【逆天邪神】竹林深处,传来一声低沉的【逆天邪神】回应。

  ————————————

  ————————————

  【星神血目前没卵用,后期有大用……嗷嗷大的【逆天邪神】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