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69章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决意

第869章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决意

  萧云和天下第七把孩子抱到萧烈身前:“爷爷,就由你来为这孩子取个名字吧。”

  萧烈伸出手来,碰触着婴孩的【逆天邪神】小手,却没有去抱……唯恐自己不小心惊扰到了这个刚刚脱离梦魇的【逆天邪神】小生灵,他抑住眼泪,缓缓的【逆天邪神】道:“当年,我为你父亲取名萧鹰,是【逆天邪神】期望他可以如雄鹰一般翱翔苍穹,威凌八方,但没想到他还年纪轻轻,便已天人永隔。”

  “这半生沉浮,半世沧桑,我终于看清、看透了很多。这个孩子……我不求他长大之后有何成就名望,只求他一生平平安安,无灾无患。便为他取名……永安吧。”

  “永安……”萧云低念一声,然后无比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好,就叫永安。”

  “孩子,你听到了吗,你的【逆天邪神】名字叫永安。”天下第七抱紧怀中婴孩,虽已停止哭泣,但眼泪却怎么都无法停止。

  “萧永安,好名字。”云轻鸿微笑道:“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永安一出生就遭遇灾祸,却顽强的【逆天邪神】挺过。今后,必定后福无穷。”

  “对,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顽强。”云澈欣然点头道:“侵入他体内的【逆天邪神】魔气比我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多。为他净化魔气期间,我最大的【逆天邪神】担心就是【逆天邪神】他会无法支撑到魔气完全净化。但他很了不起……三个时辰,整整比我预算的【逆天邪神】时间多出了一倍,他却无比顽强的【逆天邪神】撑了过来。”

  这是【逆天邪神】对他衷心的【逆天邪神】夸赞,还是【逆天邪神】来自云澈。萧云激动的【逆天邪神】热泪盈眶,天下第七满是【逆天邪神】泪痕的【逆天邪神】脸上多了深深的【逆天邪神】骄傲,她抱紧孩子,一息都不愿松开。

  “哈哈哈哈哈……”天下雄图仰天大笑:“先前被轩辕问天吓破了胆,一想起来都心惊胆颤。但……连一个刚出生的【逆天邪神】孩子都能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打败,老子还有什么理由去怕他!他下次再敢来,老子豁出命,也要让他有来无回!”

  “哈哈哈,天下兄说的【逆天邪神】好!”云轻鸿也大笑起来:“永安给我们做了一个了不起的【逆天邪神】榜样,那轩辕问天又有何惧!天下兄,今日你且留下,我们两家痛饮一番,至于备战之事,明日再议!”

  “好!”天下雄图痛快的【逆天邪神】答应。

  萧永安的【逆天邪神】劫后重生,让笼罩云家的【逆天邪神】沉闷一扫而空,转而被热烈到几乎要沸腾的【逆天邪神】欢喜气息所充斥。就连轩辕问天留下来的【逆天邪神】沉重阴影,都似乎已烟消云散。

  而作为十二守护家族之首,云家气氛的【逆天邪神】变化,也隐隐将整个妖皇城的【逆天邪神】阴霾都驱散了许多。

  只是【逆天邪神】,最初的【逆天邪神】热烈过后,平静之时,依然不得不面对来自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巨大恐惧……随时可能降临的【逆天邪神】灭顶之灾。

  ————————————————

  十几天过去,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已经痊愈,小妖后和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伤也已好了七七八八,妖皇城的【逆天邪神】善后工作已基本完成。妖皇城以十二家族为引领,开始部署随时可能降临的【逆天邪神】危机……那日轩辕问天带来的【逆天邪神】恐怖阴影,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疏忽与松懈。

  幻妖界各方强者也或应招、或自愿的【逆天邪神】开始集聚妖皇城,准备一同抵御轩辕问天。毕竟,妖皇城若是【逆天邪神】被毁,整个幻妖界也将分崩离析。

  在抵御轩辕问天一战中牺牲的【逆天邪神】云河、云江、云溪三大太长老都已安葬,云家子弟每日的【逆天邪神】修炼时间和强度倍增。萧永安出生带来的【逆天邪神】喜悦逐渐归于平静后,云家,以及整个妖皇城都被越来越浓重的【逆天邪神】紧张气息所笼罩。

  因为,妖皇城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危机,远非淮王之乱所能相比。若不能抗住,世上将再无妖皇城……毫无夸张。

  云轻鸿每日都会离家,与众家主、郡王商议应对之策。云澈不需要问结果,看他的【逆天邪神】神情便知道他们无法找到真正有效的【逆天邪神】应对之策。毕竟,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实力太过可怕,在这太过压倒性的【逆天邪神】实力面前,策略、玄器、数量,都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而且,作为和轩辕问天正面交过手的【逆天邪神】人,他比他们更加清楚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可怕。

  云澈坐在云家最高的【逆天邪神】那处房顶上,眼神平静,默然看着远方。他保持这个动作已经大半个上午。这时,他身边彩衣飘荡,小妖后俏生生的【逆天邪神】来到他身侧,面孔冰冷的【逆天邪神】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妖皇宫?”

  云澈转过脸,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彩衣,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时辰见不到我,就想念的【逆天邪神】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呀?”

  “哼!”小妖后冷哼一声:“别忘了,你现在是【逆天邪神】我妖皇族的【逆天邪神】人,既然回来了,当然要住在妖皇宫。”

  “我知道。”云澈满脸无奈:“但我娘总是【逆天邪神】不舍得我走啊。”

  “你是【逆天邪神】怕你的【逆天邪神】女皇老婆和雪児吃醋吧!”说完这句话,小妖后不自觉的【逆天邪神】侧过目光,不和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对视。

  “呃……”云澈抓住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手,轻轻一拉,将她娇软玲珑的【逆天邪神】身躯一下子抱到了怀中:“月儿和雪児会不会吃醋我不知道,但我的【逆天邪神】彩衣老婆肯定是【逆天邪神】吃醋了。”

  “你……”小妖后眸光一慌,然后倔强的【逆天邪神】别过脸去,但却也没有极力挣脱云澈的【逆天邪神】怀抱。

  “好,我知道了。从明天开始,白天我在云家,晚上就回妖皇宫陪我的【逆天邪神】彩衣老婆。”

  云澈的【逆天邪神】温声细语让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娇躯软了下去,小声道:“我只是【逆天邪神】随口一说,你不用……勉强……”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颤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忽然覆上了她的【逆天邪神】胸脯,轻轻的【逆天邪神】*了起来。

  “……”小妖后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挣扎了一下,但马上又软了下去,任由他胡作非为,只是【逆天邪神】呼吸微微变得急促,脸上也泛起娇媚的【逆天邪神】红霞。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腕一动,手掌很娴熟的【逆天邪神】直接探入小妖后的【逆天邪神】彩衣中,毫无阻隔的【逆天邪神】享受着掌间雪脂的【逆天邪神】形状与柔软,心中阵阵感叹,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仙脂玉液果然很好用,居然已经可以抓满整个手掌了!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温顺换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得寸进尺,他动作轻盈的【逆天邪神】从后方解开她的【逆天邪神】彩衣裙带,手指一拉,将她的【逆天邪神】裙裳直接拉到腰间,莹白如玉的【逆天邪神】雪肩和娇乳顿时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如果这里是【逆天邪神】在妖皇宫,她可以让云澈为所欲为,但这里是【逆天邪神】云家!微微的【逆天邪神】凉意拂过雪肌玉体,她顿时如触电般推开云澈,匆匆的【逆天邪神】揽好自己的【逆天邪神】裙裳,妖后威仪,这一刻荡然无存。

  “你……你好像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在想什么?”怕自己的【逆天邪神】举动伤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自尊,小妖后微微咬了下嘴唇,主动说道。

  “……我在想一个所有人都在想的【逆天邪神】问题,轩辕问天再来的【逆天邪神】话,到底该怎么对付。”

  云澈微微吐了一口气,颇为惆怅的【逆天邪神】道:“这三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因为雪児,我的【逆天邪神】玄力突飞猛涨。增长的【逆天邪神】幅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我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彻底脱胎换骨,达到了一个以往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逆天邪神】境界,甚至都有了一种已经天下无敌的【逆天邪神】感觉。”

  “但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实力明明增长了这么多,却即使和你以及雪児联手,却依然胜不了轩辕问天。”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小妖后微带嫣红的【逆天邪神】脸颊变得沉重起来,她忽然道:“云澈,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一笑:“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想说,如果轩辕问天再临幻妖界,要我用太古玄舟带着所有人逃走,却唯独留下你。”

  “……不错!”小妖后重重点头:“当日,轩辕问天为了强行破开护城大阵,已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力量。但纵然如此,我们三人联手,却依旧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他虽然看似伤的【逆天邪神】很重,但根本未动根基。”

  “而他上次逃走前清楚的【逆天邪神】说过,再有三个月,他的【逆天邪神】魔血会完全觉醒,到时候,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会达到所谓的【逆天邪神】‘完美’状态。他当时的【逆天邪神】样子,并不像是【逆天邪神】危言耸听,若一切成真,那么,再次出现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会比上次更加的【逆天邪神】可怕。”

  “这些天,我同样在思虑应对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方法,但却找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可能性。若是【逆天邪神】留下强行抵挡……不过是【逆天邪神】白白送死!逃走并不可耻,而是【逆天邪神】最明智的【逆天邪神】选择!轩辕问天的【逆天邪神】实力太过不正常,必定有瓶颈和巨大的【逆天邪神】副作用……而你和雪児暂避一时,总有一天,你们一定能胜过他!”

  “既然是【逆天邪神】最明智的【逆天邪神】选择,那当然要连同你一起!”云澈锁着眉头道。

  “我不能走!”小妖后决然摇头:“别忘了我的【逆天邪神】身份。我是【逆天邪神】幻妖之帝,继承者妖皇一脉万年的【逆天邪神】意志,我若逃走,不单是【逆天邪神】背弃了妖皇城和幻妖界,更是【逆天邪神】践踏了妖皇一脉的【逆天邪神】尊严,背弃了我妖皇一脉万年的【逆天邪神】意志和所有荣耀!”

  “所有人都应该尽早离开此地,而不是【逆天邪神】无谓等死。唯有我,只有战死,没有逃离!”

  “好。”云澈微笑点头:“既然如此,我当然要陪你留下。”

  “愚蠢!”小妖后冷目而斥:“你若死了,谁来照顾和保护你的【逆天邪神】家人和女人,谁在将来击败轩辕问天,拯救幻妖界于水火!”

  “……”小妖后的【逆天邪神】语气随之缓下,轻声道:“别忘了,我本就是【逆天邪神】个将死之人,就算没有轩辕问天,我的【逆天邪神】寿命,也只余不到两年而已。”

  她转过身,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澈,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能与你成为夫妻,我已无尽满足。与其静待死亡,秉承妖皇意志与荣耀战死,对我而言是【逆天邪神】更好的【逆天邪神】归宿。”

  “只要你愿意答应我这件事……那天到来之前,你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如你所愿。”

  说完,小妖后飞身而起,远远而去。身影消逝在云澈视线中时,一缕轻喃的【逆天邪神】声音传到云澈耳边:“回妖皇宫时,允许你带着你的【逆天邪神】女皇老婆和雪児一起。”

  云澈:“……”

  ————————————

  【晕……刚刚才发现,昨天居然漏发了一章!!】

  【沧云篇章即将开启,晕车要究极进化了!只是【逆天邪神】进化的【逆天邪神】方向会有些……】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