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67章 萧云之子 上

第867章 萧云之子 上

  “第七怎么了?”

  “她……她好像……”萧云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快要生了!”

  “啊!!”慕雨柔惊呼一声,一把拨开萧云,风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了出去。

  萧云也连忙跟在身后,都没来得及向云澈和苍月打声招呼。

  “夫君,我们也去看看吧。”苍月柔声道。

  她为云澈平复了悲伤,换上了新衣,虽然表面看上去已是【逆天邪神】恢复如常,但她依然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云澈心中沉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压抑。他们所有人都一直在期待萧云与天下第七孩子的【逆天邪神】出生,她希望这个小生命的【逆天邪神】到来,能多少驱散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沉重阴郁。

  原就忙成一团的【逆天邪神】云家顿时更加闹哄了起来,在外的【逆天邪神】云轻鸿火速赶回,而正要去城北指挥重整护城大阵的【逆天邪神】天下雄图接到消息之后,顿时如火烧屁股,丢下所有人向云家狂奔而去。

  云澈、苍月、凤雪児一起到来时,萧云和天下第七所住的【逆天邪神】庭院人影匆匆,紧闭的【逆天邪神】房门不断传来混着紧张气息的【逆天邪神】噪杂声,并不时传出天下第七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

  “大哥!”看到云澈到来,等在外面的【逆天邪神】萧云连忙迎了上来,他脸色通红,紧张的【逆天邪神】手足无措。

  “萧云,恭喜你,马上要做父亲了。”苍月微笑道。

  “嘻,不知道会是【逆天邪神】*宝还是【逆天邪神】*宝。”凤雪児满是【逆天邪神】期待的【逆天邪神】道。

  “嘿……嘿嘿。”萧云又是【逆天邪神】激动,又是【逆天邪神】紧张。

  庭院门口,萧泠汐和萧烈脚步匆匆的【逆天邪神】走了进来。看到云澈,萧泠汐低呼一声,快步的【逆天邪神】扑了上来:“小澈,你……你没事了吗?”

  “当然没事了,你看我现在像是【逆天邪神】有事的【逆天邪神】样子吗?”云澈满脸轻松的【逆天邪神】笑道。他来到萧烈身边,关切的【逆天邪神】道:“爷爷,孩儿回来后还未来得及向你问安。在这里住的【逆天邪神】还习惯吗?”

  “好,我在这里很好。”萧烈微微点头,看到云澈样子如常,似已没有大碍,他心中一块重石落地,神情也轻松了很多,颇为感叹道:“在天玄大陆,我也曾数次听到关于幻妖界的【逆天邪神】传闻。传闻之中的【逆天邪神】幻妖界,尽是【逆天邪神】泯灭人性,妖性残暴的【逆天邪神】妖魔,唉,看来这世间之事,终究还是【逆天邪神】要眼见为实。有太多太多的【逆天邪神】人一生都被迫活着别有用心之人营造的【逆天邪神】欺瞒之中。”

  “啊————”

  房中传来的【逆天邪神】声音从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忽然变成了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里面医师的【逆天邪神】声音也更加的【逆天邪神】仓促起来。

  “好像……真的【逆天邪神】好痛。”萧泠汐紧张瑟瑟的【逆天邪神】道。

  “七妹。你一定要好好的【逆天邪神】……”萧云满脸心疼,站立不安,双目紧紧盯着房门,口中不断的【逆天邪神】碎碎念着。

  “爷爷,您今年才六十出头,却马上要当太爷爷了。”苍月微笑着道。她刚一说完,云澈忽然玩味的【逆天邪神】道:“也要恭喜小姑妈,马上要当奶奶了。”

  “~!@#¥%……”萧泠汐唇瓣张开,然后抓狂起来:“我……我……我才不要当奶奶,我还是【逆天邪神】个没有嫁出去的【逆天邪神】小姑娘……才不要当奶奶……不要!”

  “哈哈哈哈!”萧烈开怀大笑起来,他深深看了萧泠汐一眼,意味颇深的【逆天邪神】道:“泠汐,你的【逆天邪神】年纪也已经不小了,的【逆天邪神】确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我……”萧泠汐心中一慌,眸光偷偷侧了云澈一眼:“我才不要。”

  轰隆隆……

  随着一阵雷霆般的【逆天邪神】风暴声,天下雄图心急火燎的【逆天邪神】冲了下来,云轻鸿也和他一起到来,后方,还跟着满头大汗的【逆天邪神】天下六兄弟。

  天下雄图一落地,便急躁的【逆天邪神】吼道:“七宝……七宝现在怎么样了?”

  云轻鸿拍拍他的【逆天邪神】肩膀:“天下兄,不必担心,第七又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女儿家,肯定是【逆天邪神】顺顺利利。你还是【逆天邪神】先想好给你的【逆天邪神】外孙或外孙女准备什么见面礼。”

  “对,这倒是【逆天邪神】,这倒是【逆天邪神】。”天下雄图小鸡啄米般的【逆天邪神】点头,一通手掌乱搓,然后冲着那扇紧闭的【逆天邪神】房门吼道:“七宝,你乖乖的【逆天邪神】,爹就在外面,好好给爹生个大外孙,你有什么要求,爹都答应你。”

  “啊!!!!”

  回答他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天下第七一声长长的【逆天邪神】惨叫声,直听到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心中一紧。

  “天下前辈,暂且不要和她说话,防止分散她的【逆天邪神】注意力。”云澈开口道。

  “啊……好。”天下雄图立马收声,然后还不忘记小心向六个儿子警告道:“听到没有,都给我闭上嘴,谁都不许出大声。”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他看着房门的【逆天邪神】方向,脸色微微凝重。

  “夫君,怎么了?”注意到他的【逆天邪神】神情变化,苍月轻声问道。

  云澈微微摇头:“没事……应该是【逆天邪神】我多心了。七妹是【逆天邪神】精灵一族的【逆天邪神】公主,有自然之力庇佑,一定会无比顺利。”

  在一行人激动焦急的【逆天邪神】等待之中,时间缓慢流逝。房中的【逆天邪神】动静不断变得剧烈,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痛吟声不断的【逆天邪神】响起,而且……似乎一声比一声凄厉。

  “第七。不要紧张,放松身体……小心的【逆天邪神】用力。”这是【逆天邪神】慕雨柔的【逆天邪神】声音。

  “娘……我……我好难受……好痛……”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这个在宠爱中长大的【逆天邪神】精灵公主,从未承受过如此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折磨。

  “没关系的【逆天邪神】,很快就会好的【逆天邪神】……”慕雨柔不断的【逆天邪神】安慰着,而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已经开始带上了颤抖。

  半个时辰过去……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

  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惨叫在继续,声音已完全嘶哑。房间清晰传来御医们粗重的【逆天邪神】呼吸声……这些呼吸声中,都带着明显的【逆天邪神】惊慌。

  最初的【逆天邪神】期盼、激动与喜悦,在这一个多时辰的【逆天邪神】等待中早已被消磨成紧张和焦心。萧云来回踱步,手时而紧抓头皮,时而撕扯胸口,全身大汗淋淋,口中混乱的【逆天邪神】呢喃着:“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一定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

  云轻鸿和天下雄图的【逆天邪神】脸色也都变得有些难看……他们极力的【逆天邪神】遏制住自己心口不吉利的【逆天邪神】想法,但不安的【逆天邪神】感觉早已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胸腔中蔓延,让他们心脏死死的【逆天邪神】揪起。

  “夫君?”看着云澈沉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脸色,苍月担心的【逆天邪神】轻唤道。

  “……”云澈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如果是【逆天邪神】寻常女子,从分娩状态到婴儿出生,一个时辰,甚至数个时辰都属正常。但天下第七却绝不是【逆天邪神】寻常女子。她有霸玄境的【逆天邪神】修为在身,所修玄力又是【逆天邪神】最为纯净无垢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有着远远超脱常人范畴的【逆天邪神】体质,她分娩的【逆天邪神】过程本该是【逆天邪神】简单顺利之极,而且只要她愿意,甚至不用承受什么痛苦。

  但,已经整整一个时辰过去,而且她一直在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到了后来,甚至比寻常女子的【逆天邪神】声音还要凄厉。

  云澈数次想要亲自去确认天下第七的【逆天邪神】状态,但又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忍住。到了现在,他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一把拽住萧云:“萧云!你马上进去为七妹盖好床被,她的【逆天邪神】样子有些不正常,我必须亲自去看看!”

  惶然无措中的【逆天邪神】萧云全身一激灵,根本来不及多想,连忙点头,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冲向前去……但他刚跑了几步,房中传来天下第七一声惨叫,随之响起慕雨柔欢喜的【逆天邪神】声音:“出来了……出来了!”

  萧云脚步停止,沉浸在紧张中的【逆天邪神】众人也都如闻仙音,尤其是【逆天邪神】萧烈和天下雄图,激动的【逆天邪神】瞬间热泪盈眶,脚步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向前。

  但他们的【逆天邪神】惊喜并没有持续太久,表情便全部定格在了脸上。

  因为,房中并没有传来婴儿的【逆天邪神】哭声,甚至,整个房间都变得一片死寂,没有传来半点喜悦的【逆天邪神】欢呼声。

  “我的【逆天邪神】孩子……让我看看我的【逆天邪神】孩子……”天下第七急切的【逆天邪神】呼喊着。

  “云夫人,少夫人……”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御医的【逆天邪神】声音,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发颤:“这是【逆天邪神】个……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死胎。”

  颤抖的【逆天邪神】声音,如同晴天霹雳,无情的【逆天邪神】炸响在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耳边。

  萧云一下子懵在了那里,瞳孔瞬间涣散,全身摇晃,然后忽然大叫一声,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了过去,将房门粗暴的【逆天邪神】撞开:“不可能……不可能!!”

  门被撞裂的【逆天邪神】声音惊吓到了里面本就心惊胆战的【逆天邪神】众医,冲进去的【逆天邪神】萧云一眼就看到了被慕雨柔抱在怀中的【逆天邪神】娇小婴孩,没有剪断的【逆天邪神】长长脐带还连在他身体上……而慕雨柔的【逆天邪神】脸上满是【逆天邪神】泪痕。

  萧云踉跄着冲过去,粗暴的【逆天邪神】将婴儿夺到了自己怀中。婴儿柔软的【逆天邪神】身体入怀,他的【逆天邪神】动作又瞬间变得轻柔……怀中的【逆天邪神】婴儿没有动作,没有哭泣,没有呼吸,甚至没有温软的【逆天邪神】体温,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让萧云如坠绝望冰渊的【逆天邪神】冰冷感。

  噗通……

  萧云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全身痛苦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天下第七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逆天邪神】如刚生了一场大病。而她的【逆天邪神】眼瞳一片可怕的【逆天邪神】空洞,像是【逆天邪神】被抽离了魂魄。萧云跪地的【逆天邪神】声音将她从噩梦中惊醒,她从床上扑起,发出撕心裂肺的【逆天邪神】大哭声:“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孩子……把我的【逆天邪神】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七宝!”天下雄图冲过来,将她牢牢抱住,心痛如刀割:“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和萧云还这么年轻,你们还可以再生……只要你们愿意,你们还可以生很多很多个……”

  “不……你们都在骗我……”天下第七嗓音撕裂,哭的【逆天邪神】如杜鹃泣血,这个平日里无比坚强乐观,纵然面对全家反对,世人嘲讽也要和萧云在一起的【逆天邪神】精灵少女此时彻底崩溃:“我的【逆天邪神】孩子……你们都在骗我……把我的【逆天邪神】孩子还给我……还给我……啊……”

  慕雨柔侧过脸去,倒在云轻鸿肩膀上,泣不成声。云轻鸿抬起头来,一声沉重的【逆天邪神】叹息,双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攥在一起。

  “……”萧烈的【逆天邪神】身体剧烈摇晃,如果不是【逆天邪神】萧泠汐在侧搀扶,他早已倒了下去。

  “怎么会是【逆天邪神】……这样……”凤雪児紧捂双唇,低声而泣。苍月伏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肩膀不断的【逆天邪神】抽动着。

  所有人翘首以盼的【逆天邪神】喜悦与新生,迎来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灰暗的【逆天邪神】梦魇。萧云跪在地上,犹若失魂,天下第七哭的【逆天邪神】撕心裂肺,所有人内心都如被万箭刺穿,痛苦到窒息。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阴暗,但眼神还足够冷醒。他来到萧云的【逆天邪神】身边,将手掌伸向他怀中毫无声息,全身冰冷的【逆天邪神】婴儿。

  就算是【逆天邪神】死胎,天下第七也不应该生的【逆天邪神】如此漫长和痛苦……他必须知道,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捏在婴儿柔细的【逆天邪神】冰冷手腕上……只一瞬间,他的【逆天邪神】整只手臂如触电般收回。

  这是【逆天邪神】……

  魔气!!

  为什么会有魔气?!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